[丧丧又浪浪]的全部小说

偷吃月亮忘擦嘴 偷吃月亮忘擦嘴
作者:丧丧又浪浪
简介:
    【全文完结】【接档文《在离婚的边缘疯狂试探》《反咬一口》求预收】 嘉蓝中学新一次月考成绩出来,傅明灼垄断了整整两年的年级第一以一分之差,被截胡了。 截胡者正是两年前理科满分、风头无两的中考状元倪名决,自入学以来,他已经自甘堕落了两年,被所有人列入了差生的行列。 傅明灼开了一瓶八二年的雪碧为其庆祝。 倪名决晃着杯中澄净液体,眼神探究:“抢了你的第一,有没有不高兴?” 傅明灼矢口否认,笑容无邪又诚挚:“怎么会呢?你说过会为了我重新变成优秀的人,你做到了,我比自己拿第一还高兴。” 三天后。 倪名决忍无可忍,对眼下挂着浓浓黑眼圈、时不时看一眼手掌心的某人说:“傅明灼,你差不多行了吧?吃个饭还要偷背英语单词?” #我愿意和你共享我生命中的一切…… 那我下次还想考第一。 不行。# 奶凶腹黑校宠vs你爸爸始终是你爸爸的状元校草 *日更,特殊情况wb@丧丧又浪浪 和文案请假。 *接档文《在离婚的边缘疯狂试探》和《反咬一口》,预收点进作者专栏可见。 《在离婚的边缘疯狂试探》 好友结婚,云雾来作为伴娘登台。 “祝新郎新娘?”司仪让伴郎伴娘们给新人送祝福,轮到云雾来的时候,司仪使坏:“祝伴郎伴娘?” 所有人等着看好戏,包括她余光里别着伴郎胸花的那位,也朝她望了过来。 云雾来眸光微闪,任由答案引发全场起哄:“百年好合。” 司仪:“注意听题,我问的是伴郎伴娘哦。” 话音未落,云雾来波澜不惊地换了答案:“永浴爱河。” 婚宴过后,宾客尽散。电梯间,云雾来看着光可鉴人的电梯门壁里,有人越走越近,直至停在她身后。数年不见,光是衣角间若有若无的触碰都足够引人战栗。    祝凯旋半低着头,似笑非笑地与她在镜中对视,撩人的灼热呼吸撒在她耳畔,“口说无凭,拿出点诚意来。百年好合,永浴爱河,还有什么,我想想……”他一点一点往她贴身口袋里塞进一张酒店房卡,“早生贵子?你觉得呢,老婆。” 一个凯旋归来、来也归凯旋的故事。 #小朋友们请注意凯旋归来不是成语考试不要答错# #男主结婚了还当伴郎除了因为新郎太爱男主了还因为作者剧情需要# 《反咬一口》 边赢的父亲另娶了,后妈带来一个生父不详的女儿,跟着母姓叫云边,边家的边。边父待其关怀备至,满城风雨盛传云边是边父的私生女。 “阿赢,叫妹妹。” 边赢看向云边,面上闪过一抹古怪的讥笑,不屑一顾:“小杂种。”    DNA报告显示,云边与边父没有血缘关系。 可边赢也没有。    狂风暴雨中,边赢被拦在边家大门外,边父不愿再见他。 正僵持着,有加长版劳斯莱斯缓缓在他身边停下,摇下的车窗露出云边半张脸来,那双目若秋水的瞳子里染上一点似是而非的怜悯,门卫皆以为她是想安慰边赢。 只有边赢知道她想说的是什么,不过碍于门卫在场,为维持纯良无害的人设,她只得通过比口型的方式将昔日称呼原封不动奉还于他: “小、杂、种。”    长了满口獠牙的小白兔vs虎落平阳被犬欺的纨绔公子哥#当然了边赢有男主光环一定会东山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