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标记我一下 > 13、政治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校园网顶上来一个新帖子。

  “????????”

  标题一个字都没有,连打了一串问号,一打眼还以为是校园网崩了把标题给抽没了。

  但点进去,主楼还是一串“???”,到了一楼:

  “二中最骚的B:夭寿啦!为什么主席会和那个罪孽深重的男人抱到一起去了!我居然信了你们说他们是情敌的鬼话!!”

  附了张照片,不知道谁拍的,角度拿捏得很到位,像是两个人主动抱到一起的。江淮脚尖碰地,显然大部分力量都压在薄渐身上,宛如亲密无间的情侣。

  “影流之主:卧槽?”

  “成败在此三年:???”

  “姜子牙疼:楼主你照片哪来的?真不是P的?这两位Alpha大佬是要冲破世俗的禁锢准备出柜了吗??”

  “不想学政治:那总裁文一看就是瞎几把编的,太离谱了,还依据事实?江淮这种人有优点吗,他跟薄渐有竞争力?当情敌,他配吗?救Omega肯定也是瞎几把编的,江淮不**人家就是奇迹了,也就楼主这种弱智会信。”

  “二中最骚的B:@不想学政治,你不喜欢江淮,那你他妈骂我干什么??”

  “不想学政治:骂的就是你这种好凑热闹,没有脑子的傻B。”

  “二中最骚的B:我*你****”

  “不想学政治:**”

  “不想学政治:laji”

  “学好物理:呃……楼上冷静,在现场,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今天体测测引体向上,体育老师让两两搭档帮忙……描述不清楚,反正就是个意外,没出柜,应该也不是情敌,就是同班同学。”

  “二中最骚的B:懒得跟**说话了。”

  “不想学政治:江淮就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匿名校园网真是**多。”

  “小白熊:唉,你江大爷还是你江大爷,在哪出现都能骂起来。”

  “出师表没背过:骂人的封号警告。”

  “理想是世界冠军:@不想学政治,江淮一千五跑三分五十八,跳高跳两米,他是一无是处的废物,你是什么?重拳出击,刚上初一?”

  “小白熊:??多少?跳高两米?”

  “影流之主:牲口???”

  “学好物理:跑一千五在现场,江淮体测破校运会记录了。”

  “HCL:跳高一米三没过的菜鸡流下了眼泪QAQ”

  “二中最骚的B:卧槽,哥哥有没有江淮长跑或者跳高的照片?想看。”

  “理想是世界冠军:@二中最骚的B,照片没有,不过我怀疑江淮和薄渐可能确实是情敌,江淮跳高的时候,我看见一个女孩子去给他送饮料,江淮在和那个女孩子聊天,跳高的时候,薄渐就在不远的地方看着。”

  “二中最骚的B:卧槽???”

  “小白熊:主席实惨。”

  “理想是世界冠军:不过可能江淮是为了在这种时候展示一下自己吧,他跳高的时候翻了个跟头,帅是挺帅的,过也过了,但他跳高零分。”

  “HCL:……”

  “二中最骚的B:……”

  “影流之主:……”

  卫和平第二天才刷到这个帖子,虽然前面有骂江淮的,但到了后面说到体测,都是在吹江淮了……一直为江淮的校内风评操碎了心的卫和平颇感欣慰,刚刚准备把帖子发给江淮看看,结果这个帖子就因为侮辱性言论太多被删了。

  “不想学政治”被封号十五天。

  卫和平怀疑这个逼就是刘畅,回家反省呢,还挺闲。

  -

  虽然分了文理,但高二下学期期末有会考,所以理科班依旧每周各有一节政史地。

  星期五下午最后一节课就是政治课。

  到了周五了,又是最后一节课,还是“非主科”,班里吵吵嚷嚷,上课铃响了,却好像没人听见。第二排的卫和平如猛虎下山,鱼儿出水,招呼着前后三四排暗通款曲,互通有无,时不时给江淮发两条微信,上课说闲话能忙得连轴转。

  政治老师就是在这么个氛围里进的教室。

  政治老师是个瘦高个的女Beta,穿着一套刻板的女教师套装,得有五十多岁,文科班班主任,还是年级副主任。

  她走进来,班里安静了一点。

  只是一点。

  政治老师明显脸色不虞,压着火气拍了拍讲台:“都别说了,已经上课了,都安静……把课本和前天发的预习学案准备好。”

  班里慢慢安静下来,闹市区变成了小声的窸窸窣窣,坐得七歪八扭,翻桌肚倒书包地找政治书。

  政治老师沉着脸说:“以后上课前都把课本和学案准备好。”

  她在讲台上等,但等了两分钟,下面的同学还是在翻桌肚倒书包地找政治书……她又等了两分钟,下面的同学还是在翻桌肚倒书包地找政治书。

  顺便交头接耳。

  政治老师心窝子一下子窜上一股火,拿教鞭指着下面问:“找个书找不着?你们上学干什么来了?你们班纪律就这么差?”她噔噔噔下来,“上课多长时间了自己都没点数?找书我还得给你们留半节课?”

  她往第一排扫,六七个同学,还有俩书都没找出来的,文案更不用说了,没一个写的。

  政治老师一教鞭“砰”地抽在讲台上:“都别找了!”

  她这一杆,震得讲台整个都发颤。

  “都把手放在桌子上坐好!谁也不许再找书!”

  教室一下子鸦雀无声。

  政治老师从第一排往后走,教鞭指在人课桌上:“你,站起来……你也站起来,你,还有你,”她踩着高跟鞋一排排往后走,“你,你,你……”

  班里种树似的长出了七八颗“树苗”。

  政治老师到了倒数第二排。

  靠后门的这张课桌上比她洗了的脸还干净。课本没有,文案也没有。

  教鞭“啪”地一指:“江淮,你课本呢?”

  她没教过江淮,但对这个学生的赫赫威名耳熟能详。

  “没带。”

  “那你预习学案呢?”

  江淮沉默着。当初开学他就没记得要带政史地的书,至于学案,他好像很久没有见过这种东西了。

  “没有。”他说。

  政治老师满面怒容:“江淮,站起来!”

  江淮慢腾腾地站了起来。

  政治老师又噔噔噔地去检查了倒数第二排靠门的几个同学。

  还有最后一排。最后一排一共靠窗靠门四个座位,靠窗的那两个座位已经检查过了,还剩靠门的薄渐。但政治老师掠过江淮,提着教鞭径直往讲台走了。

  薄渐仿佛不在检查服务区。

  像薄渐这样的三好学生属于免检范畴。政治老师甚至都没去看一眼。

  但她刚刚扭身,江淮扭头向后觑了一眼:“老师,薄渐也没课本和学案。”

  薄渐倏地抬头。

  江淮拧巴着上半身,仔细观察了一下:“主席,这是物理作业么。”

  薄渐:“……”

  政治老师一下子停住了脚,转回身。她慢慢地转回倒数第二排,抽过薄渐压着的那张卷子,看了一眼。

  物理综合突破测试。

  她把卷子放回去,语气平和,脸色可怕:“薄渐,站起来。”

  班里一阵小声的哗然。

  政治老师转头走了,越走越快,越走越快。像岩浆冲向活火山山顶。

  她噌噌噌上去,一教鞭抽在讲台:“你们这些找不着课本的,现在带着你们的课本和学案去走廊上站着,不补完作业不准进来!课代表把人名记一下,下周我一个个检查!”

  站起来的一个个如丧考妣,慢腾腾地向外挪。

  江淮在后面举手:“老师,我学案没了。”

  “那就抄一份!”政治老师吼。

  江淮细微地一抖,赶紧出去了。

  走廊上出来了十个人。

  江淮靠在窗户沿儿上,把这几个同学挨个看了一眼……除了薄渐,都不认识。

  江淮站在原地想了想,又折回教室,拿了抄作业的家当。

  -

  走廊上没桌子没凳子,就俩窗户沿,有的弯腰垫在沿上补作业的,有的撑在墙上写,有的直接坐到了地上。一个个苦哈哈地翻崭新的政治书找知识点。

  唯独薄渐一个人不靠不倚地站着,把书抵在小臂上,低着眸子,垫着书写学案。

  一个看上去舒服,但写字难受的装逼姿势。

  江淮左手拎着张白纸,右手攥着支中性笔,慢吞吞地挪过去,主动搭话:“主席,这么写作业不难受吗?”

  薄渐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你可以坐地上的。”江淮提议。

  半天,薄渐惜字如金地说:“脏。”

  江淮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白纸,又抬头,认真地看着薄渐:“主席,我刚刚把你正义举报了,你生气吗?”

  薄渐没有诚意地笑了一下:“没有。”他说,“正义举报,你做得对。”

  “哦,”江淮说,“主席大度,非常人能及。”

  “谢谢夸奖。”

  “那大度的主席,”江淮顿了一下,“你……可以把你的政治学案借你的前桌抄抄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