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标记我一下 > 搭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淮向后仰了仰,脚却钉死在原地似的没动。他把水丢回给薄渐,面无表情地问:“和你有关系?”

  在陈逢泽那边地上,江淮瞥见了一瓶还没拧开过的矿泉水。

  这估计才是卫和平给他放的水。

  薄渐稍稍侧身,随手把江淮喝过的矿泉水瓶丢进了垃圾桶。他笑了笑:“没什么关系。我只是觉得你用的阻隔剂效果很好……如果学校所有Alpha都用的是和你一样的阻隔剂,那学校就没那么多矛盾了。”

  “哦。”江淮低着眼,按了按指关节,“确实。”

  他走过去,从地上拎起那瓶真正的卫和平留在这儿的矿泉水:“不过可惜了,就算是再好用的阻隔剂,不带在身上随时喷,一样运动完连喝口水都会留下信息素的味儿……我先去测引体向上了,拜拜。”

  “好的。”薄渐像是没有听出来江淮说的是他,弯了弯嘴角,“前桌拜拜。”

  江淮走了。

  陈逢泽突然严肃地转头看向薄渐:“刚刚江淮尝到了你的信息素吗?”

  “可能吧。”薄渐散漫道。

  陈逢泽又严肃地问:“那他也应该闻到了是吗?”

  薄渐扫了陈逢泽一眼,没有说话。

  陈逢泽一脸怀疑自己的表情,把矿泉水瓶放到鼻子前面,闻了闻瓶盖:“可我怎么没有闻着……我鼻子不好使?”

  同性相斥,所以Alpha对别的Alpha信息素的敏锐度不是很高。

  但江淮都闻着了,他没闻到。陈逢泽闻着瓶盖的塑料味说:“我离你也不比江淮远啊,江淮这是狗鼻子吗,这都能……”

  他没说完,薄渐站了起来:“我建议你现在去承担起风纪委员的责任。”

  “啊?”陈逢泽没反应过来。

  薄渐指了指几米外:“清理操场,去捡垃圾。”

  陈逢泽:“……”

  薄渐抻齐整了校服上的小褶儿:“你去捡垃圾,我去测引体向上。拜拜。”

  陈逢泽:“……”

  有了新A忘了旧A。

  薄渐这个喜新厌旧的狗Alpha。

  -

  引体向上是Alpha和Beta的项目。

  Alpha和Beta加起来占了级部总人数的九成往上,所以引体向上是分班级来做的。但单杠不多,一共就四根,所以测引体向上,班级还要排队。

  江淮到的时候,卫和平已经早在单杠那儿等着了。  

  他们这边是一班二班三班共用一根单杠。

  卫和平在跟人聊天。他远远就瞧见江淮,连忙招手:“嗳!江淮,在这儿!”

  江淮过来,卫和平用肩膀撞了他一下,一脸亢奋又好奇的样儿:“操,刚刚听人说你体测一千五破校记录了……真的假的?”

  跟卫和平聊天的几个同学也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江淮。

  江淮瞥他:“真的。”

  卫和平竖起大拇指:“强!我就知道这事儿假不了,几分几秒?”

  “记不清了,”江淮说,“四分钟左右吧。”

  旁边竖着耳朵听的几个同学顿时也对江淮投去了敬畏的目光。

  “我靠!”卫和平一巴掌拍在江淮肩膀上,“淮哥,你是牲口吗?我跑一千米都够呛能进五分钟……你一千五四分钟??” 

  “你平常又不锻炼。”江淮懒懒地抬了抬眼皮,翻页了,“你跳远成绩怎么样?”

  “我怎么不锻炼了,暑假我天天去跳广场舞……”卫和平嘟囔了几句,“成绩还行吧,比你高五公分。应该是及格了。”

  江淮一米八一,多五公分就是一八六。

  引体向上已经开始测了。

  从东往西一共四根单杠,第一波测的依次是一班,四班,七班,十班。

  二班排在第二波。

  江淮瞥了眼单杠上吊着的涨得脸通红,使出了吃奶的劲,但水平高度分毫没往上走的同学,问卫和平:“你引体向上怎么样?”

  卫和平一脸菜色,没有说话。

  -

  高一上学期开学有军训,所以不需要体测。

  所以体育老师没想到,高二的同学们体育中考完一年整以后……能菜成这个批样。

  如果不是花名单上都标着A、B、O,体育老师几乎要怀疑来测引体向上的都是Omega。

  “你们中午都没吃饭吗?”体育老师背着手吼,“一个个都吊在上面干什么?你们是来测引体向上的还是来上吊的??”

  后面排队的学生哄地笑开了,笑完又心有戚戚,仿佛看见了待会儿的自己。

  “笑什么笑!”体育老师转头吼,又拿成绩册狠狠地拍在一个“上吊”的学生背上,“王喆,你还是一班的体育委员!你倒是往上撑啊!”

  王喆同学一哆嗦,艰难地往上撑了十公分。

  又一阵哄笑。

  测引体向上是测一分钟内能上几个。

  Beta八个及格,Alpha十二个及格。

  王喆哆嗦着肩膀:“老师,什么时候到一分钟……我吊不住了。”

  体育老师:“……”

  江淮排在二班队尾,前面什么情况他看不到,只依稀听得见体育老师火冒三丈的怒吼:“……你一个Alpha引体向上做三个你好意思的吗??”

  卫和平忧心忡忡,去前线打探战况去了。

  等他回来:“完了,体育老师发飙了。”

  江淮:“怎么了?”

  “一班快测完了,我看了看他们的成绩单,”卫和平一脸兔死狐悲的悲痛,“有一半没超过三个。”

  其实这很正常。体育中考完了,除了撸铁高中生,基本没人会去练引体向上这么个累又没几把用的项目。

  “哦。”江淮点了下头,但没放在心上,“不就是不及格么。”

  卫和平问:“你能及格吗?”

  “能。”

  “我不能。”卫和平说。

  “……”

  卫和平抻着头往前看看:“不行,淮哥,我先去前面看看情况了……你一个人在后面可以吗?”

  江淮皱了皱眉:“我是残疾人?”

  “不是不是,不是这个意思……那我先过去了。”

  体育老师看了一眼第一波四个班的成绩,顿觉天旋地转。

  他把成绩册扔给帮忙的体委,自己冷静了一下,拍手道:“安静,都排队站好了……引体向上Beta八个及格,Alpha十二个及格,都知道吗?”

  下面蔫蔫巴巴,参差不齐地响了几声“知道”。

  体育老师说:“按照这个标准,你们一半没及格,知道吗?”

  又几声“知道”。

  “你们这个学期就练引体向上,”体育老师又拿过来糟心的成绩册扫了一眼,“但这也太不像话了,都不及格,你们不嫌难看吗?”

  体育老师吹了声哨子:“测过的班级到后面去,下一个班到前面来!两个两个分组站好……没让你们乱动!不许交头接耳,站好了!”

  江淮吊在最后面,前面说了什么也没听清,光看见体育老师从前面大步向后走,粗暴地用手把人拦成了一对一对的。

  最后剩他一个单数……

  不是单数。

  走到江淮这儿,江淮看见体育老师忽视了他,径直越过去……从他身后拽了个人过来。

  “你们两个一组!”体育老师匆匆丢了句话,又吹着哨子回前面去了。

  江淮扭头。

  薄渐沉默地看着他。

  “这是什么分组?”薄渐先问。

  江淮诚实地摇了摇头:“没听清楚。”

  “去问问?”薄渐又问。

  “你去吧。”江淮回答。

  体育老师赶回前面,吹了声哨,示意安静,但收效甚微:“都闭上嘴,你们不及格的太多了,这样不行……给你们一个互助解决的机会。现在已经分好组了,你们轮流测引体向上,搭档在下面扶好,如果他做不上去,抱也得把他抱上去!不及格不准下来。”他顿了下,“待会儿一班四班七班十班重测。”

  话说到“在下面扶好”,下面就一片哗然,吵吵闹闹。

  江淮眉心蹙起了褶儿:“老师说什么了?”

  这回是薄渐说:“没听清楚。”

  江淮:“……”

  江淮第一次有点烦他为什么要吊在队伍最后头。

  这他妈猜就能猜出来绝对没好事。

  江淮瞥了一眼薄渐,薄渐也瞥了一眼他。

  江淮问:“你看我干什么?”

  薄渐说:“你也在看我。”

  于是两个人又都转回了头。

  卫和平在最前头,他抻头往后瞄了眼……倒吸一口凉气。

  江淮居然和主席一组!

  体育老师拿成绩册拍了一下卫和平肩膀:“看什么呢,后面有宝贝?你俩第一组,过去等着。”

  卫和平几乎扭头秒答:“老师我肚子疼我想去上厕所!”

  体育老师:“?”

  他狐疑地看了眼卫和平,但没有说什么:“去去去……后面第二组过来。”

  第二组有许文杨。卫和平冲许文杨一阵挤眉弄眼,意思他有事,许文杨先上。但许文杨会错了意,犹犹豫豫地说:“老师,我也肚子疼……”

  体育老师:“??”

  体育老师:“你们班肚子疼传染??”

  许文杨不敢吱声。

  体育老师把目光锁定到了第三组身上。第三组的同学看了眼卫和平,觉得他这是逃避第一个上在找借口,心里很不平衡:“老师……”

  体育老师要冒火了:“你也肚子疼??”

  “不是,”第三组同学说,“要不从后往前测吧?不然这么多上厕所的,顺序太乱了。”

  江淮懒洋洋地吊在队尾这儿。

  突然,他看见前排同学后浪推前浪似的,一排排扭过了头,看向了他……和薄渐。

  江淮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然后体育老师分浪而来,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就你们班事儿多。从后往前测,你们两个先来。”

  江淮:“?”

  他问:“来什么?”

  体育老师一下子爆发了:“引体向上啊!你说什么!都去前面!”

  江淮被吼得往后一仰。薄渐聪明地没说话,免遭了体育老师的怒火。

  一起计时,其他三个班还没开始,但都两个两个在单杠前站好了。

  江淮和薄渐一过来,下面突然乱糟糟的哄动起来。

  薄渐抬了抬手,很有风度:“你先。”

  江淮皱了皱眉,轻轻一跳,脚底悬空地抓在了单杠上,等吹哨开始。

  ……分组做引体向上,是让另一个计数?

  江淮余光往眼尾走,向其他班扫了眼……他愣了一下。

  体育老师走过来,冲在旁垂着手的薄渐吹了声尖锐的哨子,讽道:“这位同学,请你伸出你的双手,放在你搭档的腿上或者腰上。”

  卫和平在后面呆呆地说:“我操,要完……”

  薄渐蹙了下眉,抬眼问:“你想我抱你腰还是腿?”

  江淮低头,冷冷道:“都他妈不……”

  体育老师冲江淮吹了一个长哨,已经没了耐心:“能不能别墨迹了??多少人就等你们两个?你们两个Alpha在这里说什么悄悄话,要不要也和我们说说??”

  底下排队的同学一阵压抑的……不明叫声。

  “我数一二三,数到三,吹哨开始!计时一分钟!”体育老师转头吼。

  江淮话到嘴边,硬生生改成了“你别碰我腿”。

  “……开始!”

  一声长哨。

  还没向上撑,江淮就差点从单杠上掉下来。

  薄渐的手臂环过他的腰,温热的手掌贴在他的两胯上,只隔了一层校服单衣衣料。江淮一动,手掌心便像摩挲在他腰胯上。每一次吐气,都几乎拂过江淮的小腹。

  他向下看,只看得见薄渐长而垂下的睫毛,似乎在轻轻颤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