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标记我一下 > 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才早上六点。

  九月份,天刚蒙蒙亮,罩着层青灰的阴翳,晨晖刚刚冒了个头。

  小区公园自成秩序地划了几个片区,在健身器材上活动筋骨的老头儿老太太在这边,自带音响,捎着花绢面扇,花架子剑来练太极的老头老太太在那边,长凳上坐着几个老头和老头的鸟笼子。

  一派祥和。

  忽然一老头“嚯”地一声惊叹。

  几十米外一栋还没竣工的半成楼,三楼阳台边儿径直跳下来一个穿黑色兜帽衫的少年,膝盖一曲,双手碰地,跳在二楼沿儿上。

  少年手掌心一撑,双腿又直冲下面一得近两米高的,还没贴砖的水泥台子上去了。

  水泥台子上早放好了一块短滑板。

  少年短暂地直线跑,跳到了滑板上。

  台子往下倾,滑板持续加速——到了末边,滑板头一个拐弯,轮子重重着地,少年晃都没晃,踩着滑板嗖地走了。

  滑板落地点离一摇绢扇的老头就四五米。老头懵了好半天,一扣扇子,指着少年一会儿就快没影了的背影骂:“不要命了你!”

  旁边老头嘿嘿笑:“看把你吓的……这小子挺利索啊。”

  “利索什么!从楼上跳下来不怕摔死!”

  “摔死不至于,顶多残废……”老头摆摆手,“他们年轻人玩的,这不是叫跑酷么。”

  -

  六点半,江淮抱着滑板回了家。

  阿财已经起床了,自己穿好了衣服裤子,收拾好了……书包还没有收拾好,团在客厅地毯上握着蜡笔每日涂鸦。

  江淮瞥了一眼……画得真丑。

  “又是薄渐?”江淮绷着脸问。

  阿财拿了绿色蜡笔,在小人后脑勺画了根草,又指指小人:“江淮!”

  江淮:“……”

  呵呵。

  合着他在阿财眼里就长这逼样。

  江淮嗤了声,往厨房那边走:“早上想吃什么?”

  没有人回答。可能是阿财不想搭理他,也可能是阿财没有听见。

  江淮打开了冰箱:“烤面包吃吗?”

  没有人回答。

  “煎鸡蛋,煎火腿肠呢?”

  没有人回答。

  “要不早上再炒个菜?”

  没有人回答。

  “好,”江淮敲定了,转身从柜子里拿了两包泡面,“那就吃方便面吧。”

  阿财这才好像想起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放下蜡笔,左晃右晃地挪到厨房,扒着门:“鸡蛋!”

  “好的,”她哥点头,“知道了。”

  江淮转身又去冰箱拿了个鸡蛋,想了想……把鸡蛋冲了一下,直接带壳放进了锅里。等水开了,他再把方便面下下去。

  这样在方便面里煮鸡蛋,鸡蛋不容易散。

  还省时间。

  冷水煮开时间比较久。

  江淮盯着锅底咕嘟咕嘟的小气泡,突然想起来……卫和平说他把昨天拍的薄渐的照片发到校园网上去了?

  江淮从裤兜掏了手机出来,登了校园网。

  他也没别的意思。

  就是如果拍的不好看,他可以给阿财看一看。

  一进校园网,江淮就看见了首页上一个飘红的Hot贴。

  “禁忌三角!那一夜,他孤苦无依:神秘Omega,竟引来高二级部两位大佬Alpha保驾护航!”

  江淮把这疑似QQ看点推送小说的标题来回扫了三遍。

  半天,江淮点了进去。

  一楼只有一句话:

  “本文依据事实改编,请理性看待”。

  下面开始了图文并茂的描写。

  “夜已经深了。”

  “冷冷的冰雨在他脸上胡乱的拍。”

  “他惊慌失措,小鹿乱撞进无人的巷道,却被狠狠绊倒!淫邪的笑声从身后响起:‘嘿嘿嘿,还想跑?你叫吧!你就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他尖叫后退,‘不要啊!不要啊!’他鲜花般绝美的面庞上满是凄惘,‘不要对我作出这种事!’他想逃,可他逃不掉,他只是一个无助的Omega,要如何才能逃脱色魔Alpha的魔爪?!……”

  下面画了一个马脸小人,脸上写着色魔两个字,揪着一个脸上写着“神秘Omega”的小人欲行强人锁男之事。

  画得这么抽象,江淮莫名觉得这马脸小人画的有点像刘畅。

  “……色魔桀桀怪笑着逼近:‘你跑不了了!小子,你就从了我吧!’”

  “他绝望地闭上眼,花瓣露珠般的泪水大滴大滴从眼角滑下……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命运要待他如此不公?”

  “那个男人会来吗?会来救他吗?想起那个地狱修罗般的俊美男人,他的眼泪愈发凶猛了……”

  “他已经绝望了,可预想中的折辱却没有如期而至,他只听见了一声惨叫!世界安静了。”

  “他不可思议地睁开眼……在泪眼婆娑中,他看见了那个男人刀削般的面庞!”

  “那个男人来了!那个男人,是他数不尽黑夜中无法摆脱的梦魇,是他漫漫白日中无处寄托的情思,是他的情,他的恨,他的痴心妄想,他的罪孽滔天!”

  “江淮,那个罪孽深重的男人,他来了。”

  小人画里,出场了一个扎小辫的小人。

  江淮往下划的手突然顿住了。

  “江淮”。

  三点水的江,三点水的淮。

  这个帖子是昨晚发的,发帖人叫“薄渐二中后援会副会长”。

  用极尽浮夸,成语瞎几把用的总裁文文风描述了一个双A一O的禁忌三角爱情故事。男主角,神秘Omega,姓氏籍贯不详。

  男一号,江淮。

  男二号,主席。

  图文并茂,栩栩如生。神秘Omega遭色魔毒手,江淮与主席及时赶到,击杀色魔。

  人物关系极为复杂。

  神秘Omega与江淮是契约情人,与主席是青梅竹马,江淮与主席不共戴天,作为情敌,互相看不顺眼。

  一晚上顶了几百楼。

  “小白熊:我缓缓打出一个?”

  “我爱学习学习学习:我竟然在校园网上刷出了总裁文?”

  “薛定谔的狗:楼主,你号没了。那个罪孽深重的男人不会放过你。”

  “我最棒了:对不起,好刺激,我想看下文。”

  “文曲星:原来江淮和薄渐是情敌关系吗?” 

  “出师表没背过:就我一个注意到了一楼上写着依据事实改编吗?”

  “学好物理:呃……我是二班的,在现场,这事确实是根据事实改编的,那个色魔的原型已经回家反思了……”

  “玛奇朵:???”

  “别拦我送人头:江淮和主席是情敌也是根据事实改编??”

  “学好物理:情敌不清楚,但江淮和主席确实不太对头,刚开学第一天就差点打起来。”

  “三分甜:FBI已经介入神秘Omega的身份调查。”

  “同学借我作业抄抄:我可能是个魔鬼,我居然想看楼主把江淮和主席写成CP……”

  半夜三点,楼主回复:

  “薄渐二中后援会副会长:@同学借我作业抄抄,你的建议很有建设性,我们会考虑的。更多精彩,请关注下部连载。”

  锅底咕噜咕噜冒上来一个个水泡。

  江淮登了微信,给卫和平按了几个字。

  -真正的强者:薄渐后援会副会长是谁?

  还没到七点钟,卫和平在学校应该都还没起床,但居然秒回。

  -扶我起来浪:不知道,我是干事!

  江淮没什么表情,捏碎了方便面,撒副会长骨灰似的把方便面撒进了锅里。

  “阿财,吃饭了。”

  -

  早上到学校,陈逢泽拎着要转交给薄渐的两张文件纸去了二班。

  薄渐坐在后排,低着头倒饬一个小小的木质相框。

  托着木支架的手很稳,把一张似乎折过了但又压平了的纸轻轻合进相框,又按上背板。陈逢泽就在薄渐写卷子的时候见他这么认真过。

  还没走过去,陈逢泽问:“这是什么?”

  薄渐没抬头,用气音很轻的笑了声:“江淮给的情书。”

  陈逢泽一悚:“我操……什么东西?江淮的情书??”陈逢泽赶紧过去看了眼……相框挺好看的。相框里面是张画,这画的水平……陈逢泽保证,他小学二年级就画得比这好了。

  “……这是江淮给你的?”陈逢泽问。

  “嗯。”

  “你确定这叫情书?”陈逢泽又问。

  “江淮说这是情书。”

  陈逢泽见了鬼似的,看见主席把相框的小支架勾出来,仔细地在他课桌前边沿儿上放整齐了。

  陈逢泽问:“薄渐,你认真的?”

  “不就放个相框么。”薄渐漫不经心地说。

  “不是相框,主要是……”陈逢泽一脸不可思议,“别人送的你都扔了,为什么江淮送的你就留下来了?还给人裱起来?”

  别人不了解,但他们这几个学生会里和主席走得近的对薄渐什么德性可是太清楚了。

  挑得不行。别人送什么东西都不要。对什么都挑,零食,文具,小物件,甚至书本装订样式,能入他眼的寥寥无几。

  事儿还贼他妈多,自己的东西什么都不让别人碰。

  当面笑着说谢谢,转头就把人东西扔垃圾桶去了。

  白瞎那么多对他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的Omega。

  陈逢泽突然想起来昨天在校园网刷到的那个禁忌三角恋的帖子,鬼迷心窍地问:“薄渐,你不会和江淮……”

  薄渐掀了掀眼皮,没让陈逢泽把话说完:“前后桌友谊。”

  陈逢泽:“啊?”

  “江淮送都送了。”薄渐重又拿起相框,屈指敲了敲框边儿,“我帮他裱起来放在这儿,有人问,我就说江淮送的。天天寒碜他,不挺好的吗?”

  陈逢泽:“……”

  是他鬼迷心窍了,居然觉得这俩人会有不正当关系。

  陈逢泽放了那两张文件纸:“行,主席高瞻远瞩……我先回班了。”

  他一抬脚,看见江淮挎着书包进了后门。

  于是薄渐刚刚打开书,就听见陈逢泽冷不丁地说:“那个罪孽深重的男人,他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