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标记我一下 > 高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清早,二班还没开始上早自习。

  班里吵吵闹闹的,尤其前几排,聚堆都在听一个同学活灵活现地大声说:“哎哟……你们还有人到现在都不知道高一下学期宋俊的那件事吗?”

  这同学就是刘畅。

  他旁边的同学问:“宋俊?宋俊是谁?”

  卫和平就坐刘畅后桌,脸色很差地盯着刘畅:“刘畅,你别……”

  刘畅没听见卫和平说话似的,哈哈笑了两声,说:“你不知道宋俊是谁,那你总该知道江淮是谁吧……宋俊就是被江淮高一下学期给逼到转学了的那个Omega啊!”

  “啊?就是这件事吗?”旁边的同学有点吃惊,“这件事我听说过!”

  “这事儿当初闹的,全校谁没听说过啊。”刘畅啧啧,“江淮当初放话说看上宋俊了,结果被宋俊拒绝,他就动手打了宋俊一顿……还威胁说见一顿打一顿!打到宋俊听话为止,后来宋俊差点被江淮终生标记,就直接被吓到转学了。连我四中的初中同学都听说过这事儿了,听说咱们学校有个败类Alpha……”

  卫和平拳头攥得越来越紧,到最后,他猛地站起来,指着刘畅鼻子:“你他妈再说一句?”

  刘畅停住了,抬头看着卫和平:“我说什么了?”

  “你再说一句江淮的坏话?”卫和平瞪他。

  “我说的这是江淮的坏话吗?”刘畅嗤笑,一字一句地说,“我这是在说人尽皆知的事实。”他回头看了一圈周围的同学,“全二中,谁不知道江淮就他妈是个……”

  卫和平吼道:“你闭嘴!”

  刘畅被打断,脸色冷下来:“有你什么事?”

  “你他妈的认识江淮吗?”卫和平吼,“你又了解江淮多少?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不就是在这里瞎嚼舌根??”

  刘畅踢了凳子站起来。他比卫和平高半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我怎么不知道?谁不知道江淮就他妈是个烂人?江淮给整个二中的Alpha都丢脸了,我作为学校Alpha的一份子,我骂他不应该?”

  卫和平情绪激动:“你……”

  刘畅冷笑:“你说啊,别他妈说的跟有苦衷似的,干了亏心事还让人闭嘴,你问问江淮他配吗?”

  卫和平气得发抖,却“你他妈”了好几遍说不出话来。

  许文杨怕再这样下去要打起来,连忙过来拉住卫和平:“好了……待会儿上课铃就响了,你们冷静一下……”

  卫和平一挣肩膀,撞开许文杨,眼睛发红:“有本事这些话你当面去和江淮说!你去和江淮打一架!背后到处说人坏话算什么本事,你配说自己是Alpha吗?!”

  “嘁,”刘畅撇了撇嘴,抱胸嘲笑,“你这是什么强盗逻辑?看不惯就打,那我跟江淮这种傻逼有什么区别?”

  卫和平刚刚要说什么,但突然闭了嘴。

  周围的同学也都安静了。刘畅觉得不太对,顺着别人的视线往门口看了一眼。

  刘畅脸色一下子变得不太好。

  江淮进了前门,离他只有几米远。

  江淮……听见了吗?

  江淮走了过来。

  刘畅心脏一下子吊到了嗓子眼。

  可江淮就这么从他边上走过去了。

  江淮脸上没什么表情,也没看刘畅一眼,只在经过卫和平课桌边上的时候,懒懒地停了停,打招呼似的撞了下卫和平肩膀。

  然后江淮又抬脚向教室后排走了。

  刘畅一下子松了口气。他扭头嗤了一声。

  江淮一进来,原本吵吵嚷嚷的教室现在安静下来了。

  前门口响起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格外清晰,怯怯地问:“同学请问……江淮今天来了吗?”

  倪黎扶着门框,向二班教室里小心翼翼地打量……但刚刚说完,她看见二班突然转过来无数双眼睛往她这里看。

  倪黎不安地扯了扯校服,又小声地重复了一遍:“江淮。”

  薄渐刚好从后门进了教室。

  他不经意地向江淮扫了一眼,又向前门口的女孩子扫了一眼。

  江淮脚一顿,又转回了前门。

  他插兜站着,和倪黎隔了一米多。

  倪黎递过一杯奶茶,冲江淮一笑:“今天帮你带的。”

  江淮视线落下去,皱了皱眉:“不用天天给我带。”

  可嘴上这么说,手还是接了过来。

  刻意保持距离似的,江淮的手轻轻地避开了倪黎的手。

  江淮随手转了转杯子,瞥了眼今天的小卡片……他手一顿:“又是焦糖的?”

  “啊……对,”倪黎点头,“昨天的忘了给你加珍珠了,但我觉得焦糖的没加珍珠不好喝,所以今天又给你带了一杯,”她看着江淮,眼睛微微睁大,“……你不喜欢焦糖奶茶吗?”

  江淮沉默了一会儿。

  “没有。”他说,“谢谢。”

  “不用谢,”倪黎低下头,轻轻地说,“只是一杯奶茶而已……”

  薄渐抱着一沓物理作业本进了前门,从江淮旁边路过。

  作业本放在了讲台上。

  倪黎眼睛弯弯地又向江淮笑了笑:“卫和平和我说你经常不吃早饭,要不我以后给你带早饭怎么样?”

  薄渐放完作业本,出去了,又从江淮旁边路过。

  “不用了,我……”江淮说,没说完,从他旁边的路过的薄渐肩膀无意撞了他一下。

  但两个人谁也没看谁。

  “我吃早饭,卫和平瞎说的。”江淮说。

  倪黎似乎有点失落,但又向江淮笑了下:“好吧,那我先回班里上自习了。”

  薄渐去座位拿了支笔又回来了,第三次从江淮旁边路过。

  江淮没动,神色淡淡:“嗯,拜拜。”

  倪黎走了。

  自江淮进了教室,早上剑拔弩张的前几排就安静下来了,又恢复了早自习该有的氛围,背单词的背单词,补作业的补作业……看好戏的看好戏。

  江淮回了教室,往后排走。但还没走几步,身后一句不屑的,小声的咕哝传到了他耳朵里。

  “啧啧啧……就江淮这种Alpha,居然还有Omega舔他……估计那女的不是没脑子,就是个虚荣心作怪的烂货……”

  江淮停住了,他转回身去。

  卫和平前桌坐着个男生,小眼长脸,长得不算矮,得有一米八,但被安排到了第一排……一般这种情况都是家里送礼找老师安排来的。

  第二天开学,江淮还没记住这个男生的名字。

  但也不重要。

  江淮抬起脚来。

  “哐!”

  旁边的女生“啊”的尖叫了一声。

  刘畅的课桌整个儿掀翻在了过道上,滑出去将近两米,最后撞在教室前门门框上。课本、水杯、中性笔,还有用过了还没扔的,脏兮兮的卫生纸团,零食包装袋撒出去一地。

  刘畅整个座位空了,只剩下一个坐在板凳上的刘畅。

  刘畅懵了下。

  江淮低眼望着他:“你再说一遍?”

  “江淮,你,你……”刘畅指着江淮,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害怕,手指直打哆嗦。

  江淮每一个都念得很清楚:“你,再把刚刚说过的话重复一遍。”

  刘畅终于顺畅地挤出一句话:“你敢打人?”

  “我打了?”江淮轻嗤,“我打在你哪儿了?”

  他活动了下手腕,小辫儿扫在肩膀上,声音像结了冰碴儿:“既然你都说到这儿了,那朋友……我就教教你怎么打人。”

  周围的同学这才反应过来,许文杨领了几个男同学赶紧冲过来拉架。

  可来不及了。

  许文杨刚刚冲到第一排,江淮已经抬起脚,狠狠地朝刘畅踹过去了……这一脚要是踹在刘畅肚子上,非得把人给踹吐了。

  但谁都没有料到,在鞋底离刘畅还有小半米的时候,江淮一下子收住了脚。

  然而更没有人料到的是,这一脚没有落在刘畅身上,刘畅却一个趔趄,连板凳一起倒在地上,向后摔了个四脚朝天。

  许文杨猛地刹住脚,愣住了。

  旁边的同学也都愣住了。

  江淮短暂地愣了一下,随即神色恢复平常,低着眼,散散漫漫地从嘴里吹了个粉色糖泡:“主要靠气功。”

  几秒钟的死寂,周围一圈骤然爆发出一阵响亮的“哈哈哈哈哈”。  

  卫和平吹了个长口哨,振奋地拍桌而起:“江淮选手使用技能‘无中生有’,击败对手,先得一分!”

  “我操牛逼啊哈哈哈卫和平请你坐下……”

  “妈的有没有人把刚刚录下来?”

  “高手!真正的高手!”

  “……他们认真的吗?”

  “哎怎么了?刚刚没看见……你们笑什么,不是打架了吗?”

  两个打架的Alpha,一个不战而败,一个在边上插兜嚼泡泡糖。

  许文杨要去拉架的手空了下来,有点尴尬地握了握,该说的台词还是要说:“你们……你们别打了,有话好好说。”

  同学笑得更凶了。

  刘畅涨红了脸,不知道是气愤还是尴尬。他从地上爬起来,扶正了凳子,冲周围吼:“你们笑什么笑!”又指着江淮,“你这是校园暴力!”

  “什么校园暴力?”正好林飞迈进教室。他还没有到二班,就远远看见前门倒了一个课桌,零儿八碎的东西撒了一地。

  林飞一来,围了一圈看戏的同学立马作鸟兽散了,各自回了座位。光剩下了两位事发当事人,和在旁边尴尬地笑了笑的班长许文杨。

  薄渐低着头,与世无争地收拾物理作业本。

  “前门那桌子谁的?”林飞进门看了眼江淮,“怎么回事?”

  刘畅想先声夺人,说“江淮打人”,但这么多双眼看着,江淮又没碰着他……他又想说“江淮想踹我”,但江淮踹到一半莫名其妙停了,想踹又没踹着……他只能说一个“江淮把我桌子掀了”。

  掀桌子倒是物证俱全,可掀桌子不算打架,处分最多一个班主任教育批评。

  刘畅憋半天,没憋出话来。

  于是江淮吹出一个泡泡,指了指刘畅:“他想碰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