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标记我一下 > 主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开学第一堂课,这位传闻中极其不好招惹的江淮同学从班主任说第一句“大家好”睡到了说最后一句“大家休息一下,待会儿去操场开开学典礼”,从头睡到尾,动都没动过。

  周围一圈的同学对这位班主任眼皮子底下睡觉还睡眠质量很好的选手顿时有了敬畏之心。

  下课铃一响,班主任走了。

  江淮脑袋歪了歪,没醒。

  原本搭在后面的小辫子倒到了一边去,露出一截后脖颈,因为消瘦,脊椎的凸起也格外明显。

  薄渐是江淮后桌。

  他浅浅地扫了江淮的辫子和江淮的……后颈一眼。

  卫和平个不高,坐前几排。林飞前脚刚出门,卫和平就站起来想去后排找江淮,可他抻着头往后看了一眼,看见坐倒数第二排的江淮还在睡觉。

  “卧槽,”卫和平咕哝,“还在睡,牛批……”

  卫和平回过头,又在教室前门看见了个熟人。

  -

  有点吵。还有起哄的声音。

  江淮打了个哈欠,揉着眼抬头。

  同桌远远地敲了敲他桌子,语气充满促狭地问:“江淮,你女朋友吗?”

  江淮眯起眼看了看他的新同桌。

  相当高,短寸头……估计是个篮球体育生。新同桌被江淮看了一眼,手一下缩回去了,冲他讪讪地笑了笑。

  周围人倒还在起哄,窃窃私语。

  “没听说江淮有女朋友了啊。”

  “这是来表白的?”

  “开学第一天,就围观大佬早恋,刺激!”

  陈逢泽捣了捣薄渐,有点惊奇,小声说:“哎哟?那个女生我有印象……十三班的,Omega,江淮这种Alpha居然还能有女朋友?” 

  薄渐散慢地看了一眼那个女孩子,没有说话。

  “不过……也不关我屁事,”陈逢泽耸了耸肩,突然想起来他来找薄渐的目的,“哦,对了,待会儿我们班班主任找我有事,今天上午开学典礼结束,你替我一下,帮我查校服风纪行吗?”

  薄渐视线又落回江淮身上。

  江淮课桌前站着一个女孩子,个子不高,白白的,老老实实穿着校服。样子很秀气,却有点胆怯地站在那里。

  江淮课间没醒,她来找人,不知所措地在这儿站了好几分钟,也不敢叫醒江淮。直到江淮醒了,她总算如释重负,在江淮课桌上轻轻放了一杯焦糖奶茶:“帮你带的。”

  江淮低着眼:“嗯。”

  女孩子揪了揪校服衣角:“那我先走啦?”

  “嗯,”江淮点点头,“谢谢。”

  女同学在这里等了好几分钟,江淮却要死不活地就这么两句话,就差把“不熟”写在脸上了。

  旁边的起哄都弱下去了。

  这位女同学也好像就是来送杯奶茶的,送完就走,没有别的意图……譬如吃瓜群众喜闻乐见的爱恨瓜葛,现场表白。

  薄渐短暂地瞥了一眼从教室后门出去了的女孩子的背影。

  陈逢泽一巴掌拍在薄渐肩膀上:“薄主席?您发呆呢?您能不能答应我这个卑微的风纪委员的请求?”

  薄渐收回眼:“你刚刚请求了什么?”

  陈逢泽:“……” 

  陈逢泽咬着牙又把“风纪委员的卑微请求”重复了一遍。

  薄渐点点头:“哦,可以。”

  “谢了,改天请你吃饭,”陈逢泽松了口气,“那我们走吧,待会儿你不是还要在开学典礼上演讲吗,早去早准备。”

  薄渐转身出了座位,“走吧。”

  江淮半扭头,看了眼教室后门口。

  薄渐半侧着身,向门外走。日光很好,少年的发丝都染上了层浅金色。

  “啧。”江淮发出了个语气词。

  卫和平在前排隔岸观火,女同学走了,他才过来,一脸揶揄:“淮哥,倪黎又来找你了?”

  江淮眼皮都懒得抬:“是啊。”

  卫和平说:“你看你俩,一个Alpha,一个Omega,外在条件都不差,咱们仨还是初中同学,要不淮哥你主动一把和倪黎……”

  “没可能。”江淮打断了卫和平,没什么表情,“我不喜欢她,她也只是感激我。别再起我和她的哄。”

  卫和平立马闭嘴:“我就说说玩玩……我知道,我不起哄了。”

  江淮伸手从桌上拿了那杯倪黎送过来的奶茶,转了转。

  有一张手写小卡片。

  焦糖的,半糖。跟了一个小小的笑脸。

  卫和平眼前突然多了杯热奶茶:“……嗯?”

  “这杯你喝了吧。”江淮一根手指把奶茶推过去。

  “为什么?”卫和平问,“不用这么避嫌吧……以前倪黎给你带的奶茶你不都喝了吗?”

  “不是避嫌。”江淮面无表情地说,“我不喜欢焦糖。”

  -

  开学典礼在操场。

  操场上已经到了很多班级,今天天气很好,校服衬衫在阳光下几乎白得发光。

  江淮蹲在二班队尾,耷拉着眼皮,昏昏欲睡。

  卫和平站在他旁边:“……淮哥,不是吧?现在才上午九点多,你昨晚通宵了吗,怎么这么困?”

  “没通宵,”江淮打了个哈欠。

  “那怎么回事?”

  “天才觉多。”江淮说。

  卫和平:“……”

  开学典礼的班级队伍大致是按身高排的,高的站后头,矮的站前头。江淮还好,可以站后面,卫和平站最后一排,就是纯为了跟江淮站一块了。

  江淮头一节班会课睡过去了,卫和平滔滔不绝和江淮讲起来第一节班会课都干了什么:“……老林选班委了,但你没投票……咱班选出来的班长叫许文杨,就是昨天那个管签到表的那个,薄渐没参与班长竞选,不然就凭这位大佬的人气,班长肯定是他的……”

  江淮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踢了踢脚底下的小石子。

  “刚刚在教室,我还看见有人来找薄渐了……”

  卫和平跟江淮初中就认识了,一向是个消息极其灵通的主儿,又热爱八卦。高一入学第一天,江淮看过他手机,微信加了六十多个群,全是二中相关。明明是个Beta,Alpha和Omega的群里却都有他。

  卫和平拉着江淮说:“我记得那男的叫陈逢泽,咱学校学生会风纪委……暑假校园网那个最想和哪个Alpha谈恋爱的匿名投票的第二名!果然长得帅的交的朋友也帅……不过那个投票我还是投给了薄主席,因为我觉得薄渐更帅,还……”

  江淮把一粒石子踢得特别远,皱了下眉:“你能不能别和我提薄渐了?”

  卫和平一愣,立马收嘴,态度良好:“没问题……我不提他了。”

  然而下一秒又好奇地问:“淮哥,咱高一又不跟薄渐一个班,他是哪儿得罪你了吗?我记得高一的时候还没事啊……怎么过了个暑假你就这么不待见他了?”

  江淮扭头,皮笑肉不笑地问:“我刚刚说什么来着?”

  “哦!哦哦哦!”卫和平捂嘴,“我不提薄……好的,我闭嘴。”

  江淮转回头,敛了表情:“没得罪我。我就是单纯的听他名儿烦,看见他那张脸烦。”

  开学典礼开始了。

  薄渐是第一个上去演讲的。

  江淮从兜里掏了手机,刚刚调到摄像头,突然看见他前面站着一座山,估计一米九几。薄渐已经开始演讲了,他光听得见声音,薄渐头发丝都看不着。

  班级队伍是按身高排的。

  除了他跟卫和平。

  卫和平看着江淮。

  江淮仰着下巴看了一会儿一米九的后背,抬手,弯起手指,用食指关节敲了敲一米九的肩膀:“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有点吓人。像是学长向学弟收保护费。

  一米九回头,看见江淮,被吓一大跳:“……江,江淮?”

  “你的名字。”江淮说。

  一米九像小学生学念书:“我的名字?”

  “……”江淮眉心起了几道皱褶:“我在问你,你叫什么名儿。”

  “哦……哦!”一米九恍然,“我叫赵天青!”

  江淮点头:“我是你同桌。”

  一米九立马回:“我知道你是我同桌。”

  江淮这才说了他的想法:“好的,同桌,你往旁边一点,挡着我了。”

  一米九:“……”

  卫和平捂脸……好尴尬,他受不了了。

  赵天青往旁边站了站……歪出了二班队伍后,就直接去了江淮和卫和平后面,给大哥让了一个身位,浮夸地做出迎宾手势:“同桌,您前面请。”

  江淮:“……”

  往前调了半步远,江淮重新拿出手机,重新调到摄像头……这次看得到头发丝了。而且不但看得到头发丝,还看得到薄渐嘴巴以上的半张脸,以及前面无数颗黑压压的脑袋。

  江淮盯着手机屏,“啧”了声。

  卫和平看江淮:“淮哥,你干嘛呢?”

  “拍照片。”江淮看着手机,心情不大好。

  卫和平瞪大眼:“给薄渐拍吗?”

  江淮看向卫和平,掀了掀嘴皮:“你觉得呢?”

  卫和平本来想问,你不是看薄渐不顺眼吗,怎么人家演讲,还给人家拍照片?

  你这是战术不顺眼?

  但看了看江淮那张拍照时候的送葬脸,卫和平忍住了。他想了想:“淮哥,你是想享受拍照的过程呢,还是只想要薄渐演讲的几张照片?”

  江淮扭头……听上去卫和平有路子:“我享受个屁,当然要照片。”

  “要照片那好办,”卫和平翘脚往四周打探了一遍,看见没有老师,才从裤兜拿出手机来:“你加个群,群里肯定有。”

  江淮随手扫了扫二维码,低头看手机:“什么群?”

  群名叫“快乐齐天”,也看不出来干嘛的。

  卫和平说:“二中的Omega群。”

  江淮:“?”

  江淮的手顿在了申请加入那里。

  “Omega的群,”江淮捏着手机,冷冷地看着卫和平,“我加个屁。”

  “没事啊,Omega的群怎么了?”卫和平没摸着头脑,抬头说,“我一个Beta不也在里面吗?”

  江淮手稍微松了松,他瞧卫和平:“那你是怎么进去的?”

  卫和平突然不说话了。

  江淮问:“怎么不说了?”

  “这个群成员主要是Omega,有百分之九十吧,但这个群……”卫和平摸着鼻子,吞吞吐吐地说,“这个群吧,它以前不叫快乐齐天。”

  “那叫什么?”江淮继续问。

  “它以前,它以前叫……”卫和平心虚地看了一眼江淮,“叫薄渐二中后援会。暑假投票那会儿建的。”

  江淮:“…………”

  卫和平连忙保证:“不过你放心!薄渐不在群里!”

  江淮:“……”

  “里面肯定有薄渐今天演讲的高清大照……”卫和平又说,“想要照片,淮哥你忍忍。不然咱这位置太靠后了,到前面去又不敢拿手机出来,拍不着照片的。”

  江淮不说话了。

  过了好半天,他在申请加入那儿点了一下。

  跳出一条:

  “验证信息必须填班级,姓名,学号,不然不给加,进群后改名字,不改名的踢走”。

  江淮:“……”

  他抬头:“进群还要填班级姓名学号?”

  “啊!是要备注姓名……”卫和平才想起这一茬,“不过没关系,我是群管理员,我可以给你马上通过。”

  江淮:“……你他妈还是管理员?”

  卫和平挠挠头,装没听见。

  -“真正的强者”加入了群聊天“快乐齐天”。

  “淮哥你改一下备注,不然容易误踢……不过群里好几百人,你不用担心被人发现,只要你潜水,没人会去翻群成员列表的……”卫和平说。

  江淮看了一眼群成员总数……三百多人。

  Omega,Alpha,Beta大体的比例是一比二比七,二中也差不多……三百多人,还百分之九十都是Omega……

  那得是二中的Omega都进来了。

  几秒时间,那条“‘真正的强者’加入了群聊天‘快乐齐天’”的群消息提示就被翻上去了好几页。

  无人问津。

  -啊啊啊啊我死了!!!主席好帅!!!

  -我要压制不住我的信息素了!!

  -暴风哭泣好想和主席谈恋爱嘤嘤嘤

  -偷偷承包这张照片里的主席

  -开学典礼合拍集3jpg.

  -楼上在想peach!

  -姐妹们我又来啦!

  -我在后台拍的!侧面照,手动帮你们加过滤镜了!

  -!!呜呜呜谢谢姐妹!!

  -主席杀我,怎么会有这么乖的好孩子!!

  ……

  江淮翻了几页,停在“高三七班钟康”发的那条“姐妹们我又来了”上,看向卫和平:“……钟康不是男的吗?”

  “对啊。”卫和平点头。

  “男的叫人姐妹?”

  卫和平一脸“你见识太少了”的表情看着江淮:“哥,你作为一个Alpha,单身太久,缺少对Omega的必要了解……长期以往,你会找不着Omega谈恋爱的。”

  江淮面无表情:“我不谈恋爱。”他看了眼台上,“真正的强者都是单身。”

  卫和平:“……”

  虽然这个群看上去有点神经质,但卫和平没骗人,江淮的确轻轻松松地就从群里找了一沓开学典礼主席演讲的照片。

  他想挑几张丑的,但群里就没有薄渐的丑照糊照,他只能挑了几张没加滤镜的照片保存了。

  又过了几场演讲,开学典礼结束了。

  江淮伸了个懒腰,把手机放回兜里准备转头走。

  但卫和平突然开口:“等等,淮哥,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江淮停了停,散漫地站住:“想起什么来了?”

  “我想起来……”卫和平看了一眼附近齐刷刷的校服白衬衫,又看了一眼穿着件黑色卫衣格外显眼的江淮,“开学典礼查风纪。”

  江淮扭头:“?”

  “没穿校服,班级量化扣两分。”卫和平说。

  “……”

  “你觉得我现在跑还来得及吗?”江淮问。

  “应该是来不及了,”卫和平一脸壮士走好的表情,指了指前面,“风纪委已经过来了。”

  江淮一抬头,学生会就在他两米开外,他一张嘴说什么别人都能全听见:“……”

  过来查二班风纪的有两个人。

  一个不认识……另一个就是学生会主席。

  江淮和走过来的薄渐有短暂的四目交接。

  薄渐先低下了眼,他手里拿着一个级部花名册。

  风吹起一页纸脚,少年手指修长,纸页被轻轻按下去。仿佛从来没见过面,薄渐说:“没穿校服,违反校规……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学号。”

  薄渐身后的男同学看了眼江淮:“这是江淮吧?”

  薄渐抬眼:“学号。”

  这次好歹没有再问一遍班级。

  毕竟前后桌。公事公办也没有这么死板的。

  江淮抬了抬下巴,没什么表情,站在那儿问:“我是没穿校服,但我记得校规里写的是不让在最外面穿自己的衣服吧?”

  “嗯。”薄渐应。

  江淮轻嗤:“那我把衣服脱了不就行了吗?”

  旁边同学都一愣。

  但江淮没说错,二中校规里写的就是学生在校,上身的最外面一层不能穿自己从家带的衣服。

  可这个意思其实跟最外面要套校服没什么区别。

  绝对不是没穿校服就让人把衣服给脱了的意思。

  最主要的,也没人这么干。

  薄渐要在“1534”旁边做记号的笔尖一顿,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江淮,没有说话。

  江淮活动了活动胳膊:“我把上衣脱了就不用扣分了吧?”

  这一脱得脱到底。

  如果里面还有一件,里面那件也得脱了。整个上身不能穿衣服。

  薄渐掀了掀眼睑:“你想脱就脱……”

  他后面的风纪委员愣了下。

  但薄渐没说完:“没脱扣两分,脱了扣十分。”

  江淮:“?”

  “校规第三条,没穿校服扣两分,校规第七条,穿奇装异服来上学扣十分,”薄渐看向江淮,没有多余的话,“你脱不脱?”

  江淮踢走一粒石子,眯眼问:“奇装异服?”

  “一个Alpha在学校只穿裤子不穿上衣,不算奇装异服吗?”薄渐反问。

  “……”

  “那你的意思是我应该把裤子也脱了?”江淮问。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十六岁以上未成年人公共场合性骚扰他人,酌情予以拘留处理。”薄渐说。

  江淮:“……”

  薄渐表情不变,只是问:“还脱吗?”

  我脱你个几把。

  江淮差点骂人 。可他眯着眼看了薄渐一会儿,往前走了点,躬身在他身边,压低声音:“主席,一个班的,扣我就是扣你……要不通融一下?”

  校园网暑假投票,曾经给江淮总结了三大行为方针。

  校内睡觉,校外打架,天才Alpha。

  这个天才显然是反讽。江淮回回考试没离开过级部倒数前一百……算上缺考没考的同学。

  两日一见,名不虚传。

  薄渐拿着笔,漫不经心地想:这位天才Alpha还这么在意班级的两分量化分吗?

  “学号。”薄渐说。

  江淮以为薄渐松口了:“1534。”

  “没脱。1534,二班,江淮,扣两分。”然后江淮看见薄渐笔尖在他名儿旁边写了个工整的“-2”。薄渐收了记名册,扭头对旁边的风纪委说:“走吧,下一个班。”

  江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