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标记我一下 > 江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八月最后一天,S市天气还热,蝉鸣聒噪。

  明天就是九月一号,开学日,今天是二中开学前提早报到的日子。

  新高二刚刚分了文理班。

  二班,理科班。学生稀稀拉拉地从二班教室门口进进出出,今儿还没正式开学,没人穿校服。二班班主任安排了个男同学,在门口坐着管报到表和座位表,低着头听人名给同学打勾。

  “我叫陈逢泽。”

  “好……陈逢泽到了。”打勾。

  “同学,我叫刘畅。”

  “哎……好,我找找……刘畅到了。”打勾。

  “我叫王静……名字在这儿。”

  “好……”打勾。

  ……

  刚刚分班,基本上谁也不认识谁,但大家熟得倒挺快,二班同学在门口聚成几撮,一边看报到表上自己高中接下来两年的同学都有谁,一边嘁嘁喳喳的讨论。

  但正热火朝天,门口凑堆的同学都突然不约而同的安静下来了。

  管签到的男同学抬了抬头。

  来了一个少年,高个儿,肤色很白。瞳仁颜色很浅,像是融化了的松脂。

  其他人都穿着自己的衣服,唯独他穿着学校校服。短袖白衬衫工工整整。

  “薄渐。”他说。

  男同学愣了一会儿,又猛地回过神:“薄渐……哦!薄渐……好了。”

  他在报到表最顶上的名字右边打了个勾。

  报到表名字顺序是按学号来排的,学号顺序是按高一下学期期末考试成绩排名来排的。

  薄渐。

  0001。

  年级排名。

  男同学目送着这位0001又出了教室门,没像其他同学一样在教室逗留。

  薄渐一走,刚刚鸦雀无声的教室炸了。

  “卧槽我刚刚没看报到表……薄渐分到咱们班了???”

  “我男神还是一如既往的帅!”

  “啊啊啊啊薄渐走了,我忘了拍张照片和小姐妹分享了!!”  

  “牛逼啊,年级第一,学生会主席,长得又帅,学习又好,能力还强……这就是强者Alpha的世界吗?”这句话酸溜溜的。

  管签到表的男同学叫许文杨,许文杨说:“那肯定的啊,校园网投票Alpha第一名和你开玩笑的吗?”

  “Alpha第一名?”不知道是谁讥笑了一声,“咱们班分班分的也真是神了,校园网上的两个Alpha第一名都在咱们班了。”

  “第一不就是薄渐吗?还有哪个第一名?”

  许文杨问:“你说还有哪个第一名?校园网上那个全校攻击性最强的Alpha投票你没投过还是没投给最后那位78%得票率荣登榜首的那位?”

  “卧槽,江淮??”

  “嗯,”许文杨点头,摊平报到表,“江淮。”

  报到表上,拉到最底,倒数第一。

  学号1534。

  江淮。

  高二级部一共一千六百名学生不太到。

  二中的假期安排,作业安排,考试时间,考试成绩都会提前放到校园网上,所以二中校园网一直十分活跃,老师学生都用,有事没事水一帖。

  经常有好事的发这种“一班哪个男生最帅”,“高二级部哪个老师最烦人”,“学校这几个著名渣男你觉得哪个最渣”这种天天上学闲得慌,没事找事干的投票贴。

  除了极个别的,一般这种投票贴掀不起多大水花。

  但暑假里火热一时的投票贴“你最想和学校哪个Alpha谈恋爱”就是那个极个别的。因为投票人数特别多……高二级部不到一千六百人,有两千五百多人参与了投票。

  新高二学生会主席薄渐,81%得票率碾压了其他十好几位提名选手,荣登榜一。

  另一个极个别的,就是“你觉得学校哪个Alpha最不好招惹”了。

  一千二百多人投票,江淮选手,78%得票喜提状元。

  这次投票过去后不久,江淮选手又喜提了老师内部投票,“你最想打死哪个学生”,参与人数不明,百分百通过。

  官方认证。江淮选手,一战成名。

  刘畅看着报到表,咽了口口水:“我听人分析……江淮可能是反社会性人格,有严重暴力倾向……”

  “你听谁分析的?”旁边同学问。

  “校园网。”刘畅回答。

  “……”

  刘畅想了想,补充:“好几百人点了赞的。”

  “越说越离谱……”许文杨放下笔,叹了口气,“别把人家妖魔化好吗?江淮早来签到过了,我觉得……他人还可以嘛。”

  报到表上最底下一个名字边上已经打过了一个勾。

  可又不知道谁提了一嘴:“可你们没听说过江淮高一的那事吗?江淮一个Alpha,看上隔壁班一个Omega,对人家不但口头威胁,还动手打人,硬生生把人给逼得转学了。”

  “我记得,”有同学小声应,“江淮当时好像还放话说,如果那个Omega不听他的话,他就要强制标记人家。”

  “啊?太差劲了吧,这不就是……”

  这句话剩下两个字没说出口。几个同学面面相觑。

  没有人继续接话了。

  -

  今天三个年级一起来报到,校门口车行车停,人来人往,拥堵得很。

  薄渐下了教学楼,却没向正门走。

  二中南边北边两扇门,南边正门,北边后门,但这个点正门后门都塞满了家长和学生。

  往后门西边走,走到小树林,有一面旧墙,不高,手脚活泛点的都能翻过去。

  往这边翻墙走,就没人,不挤也不吵。

  这面墙不知道多少年了,学校始终规划着拆了它,但到如今还是没有拆。平常迟到了,进不了校门的,翻墙进来,翘课的,偷溜出去的,翻墙出去。

  薄渐双手一撑,膝盖抵在墙面上,一用力就上去了。

  墙这边没人,但他一跳到墙那边,差点跳歪了。

  他没想到墙那边有人。

  “嘭”,拳头打在身上的声音。

  或者说打在脸上的声音。

  薄渐瞥了一眼,看见三个人。两个看不出具体年纪的青年,一个黄毛一个寸头,堵着一个穿黑色卫衣的男孩子。明明是二打一,那男孩子却凶悍得很,抬手一拳打在寸头脸上,又迅速屈膝一膝盖顶在寸头肚子上:“堵我……就你们这几个垃圾,宋俊再找十个来又顶屁用?”

  寸头勃然大怒,扑上去攥着拳头往他脑袋上重重砸过去:“毛都没长齐的崽种,你再你妈的叫?……”

  黄毛打配合,阴着脸去按那少年。

  少年一挣,一偏头。他和薄渐有短暂的四目相对,接着又转回去了。黄毛没按住,寸头一拳落在少年肩膀上,小腿上又被狠狠踹了一脚。  

  “垃圾。”他掀了掀嘴皮。

  寸头黄毛两个人立时暴怒,冲了上去。

  薄渐收回视线,抻了抻因为翻墙稍显凌乱的校服,像什么也没有看见一样,转身走了。

  -

  九月一号。

  正式开学的第一天。

  二班班主任还没到教室,但同学基本都到了,按着早排好了的座位表找好座位,叽叽喳喳的吵闹成一片。第一次见面,做个自我介绍,以后就是好同学了。

  “哎,我叫卫和平……”前排一个嗓门大的男同学跟前后左右桌嚷嚷,“世界和平的和平……不是开玩笑,我就叫卫和平……这名是我爷爷给我取的,他是退役老兵,就是希望我以后能……哎哟!”卫和平余光瞥见教室门口走进来一个中年男人,连忙坐好了,“班主任来了,不说了,不说了。”

  二班门口走进来一个中年男人,板板正正地穿着学校发的教师制服,可能三十几,也可能四十几,微微发福,戴着一副得上世纪末流行的小方框眼镜。

  二班班主任叫林飞。

  林飞一进门,原本教室安静下来了,但林飞走到讲台上,看见最后一排还空着个座位,就没说话。

  班主任没说话,下面又热闹起来了。

  卫和平坐了一会儿,闲不住,又跟人聊起来了,往后抻着头侃侃而谈:“江淮?你们在说江淮?江淮是我哥们儿啊!我跟他初中同学,高一同学……”说起江淮,卫和平边扭头边往后面指,“现在分班又分在一个班,你们看,他不就坐在最后一排靠窗数第……”

  话说一半。

  卫和平愣了下,他看见江淮的位是空的:“哎?江淮今天怎么没来啊?”

  八点。

  上课铃响了。

  林飞坐在讲台边上,对着座位表一个个认学生。

  底下正讨论得起劲儿。

  卫和平对他前后左右桌信誓旦旦地担保:“我有预感,咱们班会变得很强!”

  “哪方面的强?”旁边的同学问。

  “哪方面都强!学习咱班有爹,打架也有爹,双爹合璧,天下无敌!”卫和平说。

  “那是叫渐爹和……淮爹?”

  “得了,你渐爹考750也拯救不了你考几分,江淮……”他前桌刘畅笑了,“这个爹你就算了吧,你要认江淮当爹,那他揍你一顿,不成了爹打儿子爹有理了吗?”

  卫和平:“……”

  “行了行了……”许文杨出声,向后瞄了一眼后排的薄渐。上课铃响了以后,唯独学神没有找人聊天,低着头专心致志地看书。瘦长的手指映在书页边上,很赏心悦目。“你渐爹已经开始学习了,你们就别吹牛逼了……江淮的话……”

  许文杨又往最后一排扭头看,可他还没说完,林飞突然用力地拍了拍讲桌:“坐好了,安静!上课了!”

  教室一下子声响就小了,慢慢安静下来。

  许文杨扭回头,向讲台上的班主任看了一眼,又下意识地跟着旁边同学的视线看向了门口……门口站着一个穿着黑色卫衣的男同学。

  少年插兜站着,耷拉着眼皮,好像还没有睡醒。他站在那儿,谁也没看,嚼着泡泡糖,慢慢从嘴里吹出一个泡。

  长得挺帅,但嘴角有一点破伤,刚刚结痂的样子。

  最瞩目的是……少年留长了头发,在脑后扎了个不长不短的马尾辫。

  薄渐抬眼。

  不知道为什么,脑中忽然闪过昨天学校墙外,少年回身一脚,踹在别人小腿上,小辫子扫过白皙的后脖颈的一幕。

  江淮这个名字谁都听说过,但江淮不是谁都见过。

  可……二中全校,留长头发的男同学大抵只有江淮同学一个。

  林飞看了眼姗姗来迟的最后这位江淮同学,拍了拍手:“好,咱们班迟到的同学也来了,那现在就算人齐了……在我自我介绍前,我们就让来得最晚的这位同学先向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吧。”

  响起稀稀拉拉的掌声。

  班里所有眼睛却都一眨不眨地瞧着这位扎了个小辫子的同学。

  “哦,”这位同学点了点头,站在门口,像是根本没准备进门似的,“我叫江淮。”泡泡吹破了,他舔了舔牙,“三点水的江,三点水的淮。”

  林飞点了点头。

  然后……然后就没有了。

  林飞等了一会儿,等来一片全教室的寂静。

  “还有……别的吗?”林飞问。

  “没了。”江淮说。

  林飞:“……”

  “好的,”林飞说,“江淮,把你嘴里的泡泡糖吐掉,你可以去你的座位上坐好了。”

  江淮点点头,但刚刚抬脚……林飞突然问:“江淮,你书包呢?”

  江淮脚一顿,“忘带了。”

  林飞:“?”

  教室猛然激起一阵哄笑。

  林飞看着江淮,像看着世界十大不可思议:“今天是开学第一天。”

  江淮点点头。他说这种话,眼神居然还很真诚:“今天开学,早上事情太多了,就忘带了。”

  “你连书包都没带,”林飞瞪大眼,瞪着江淮,“那你早上忙什么去了?”

  江淮想了想:“五点起床,晨起锻炼。我还没吃早饭呢。”

  林飞:“……”

  教室里笑得人仰马翻。原本纪律安定下来了,这么一闹,又吵吵嚷嚷的了。

  二中可能有不知道江淮的同学,但不会有不知道江淮的老师……二中全体教师,都对这位校内睡觉,校外打架,荣登假期老师匿名投票“你最想打死哪个学生”榜首的学渣有所耳闻。

  林飞有预计了,但还是没想到开学第一天,这位优秀同学就给他来了个下马威。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好的,江淮,去座位上坐好吧,今天中午回家拿书包。”

  江淮点点头,看了眼座位表去找座位了。

  教室座位按身高排,薄渐和江淮的位置离得并不远。

  江淮坐好了,林飞才开始做自我介绍:“行了,那开始我们新学期的第一节班会吧……我是你们以后两年的班主任……我叫林飞……”

  薄渐瞥了一眼江淮。

  江淮从桌洞里掏了本数学书出来,又从兜里掏了对耳塞出来。

  然后戴上耳塞,往数学书上一趴,早上八点,开始睡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