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标记我一下 > 15、不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辆银古思特拐了个弯,向浓青的林荫窄道开过去,路侧僻静。

  车内放着舒缓的古典音乐。

  “今天晚上先生和夫人都不在家,”前面的司机说,“可能会回来得很晚,所以夫人让我叮嘱你一个人在家要自律。”

  薄渐倚在车后座,支着头“嗯”了一声。

  司机停顿了一会儿,又说:“夫人还叮嘱说,如果这个周末你没有自己的安排,她给你准备了一些同龄人聚会和课外的培养学习……”

  薄渐合了合眼:“有安排,不去。”

  司机有点尴尬,却也在意料之中,应道:“好的。”

  薄家给他发工资,但他的工作不多,基本就是接送老板儿子上下学。顺便做一些私人性质相对来说比较强的事。比如先生和夫人忙的时候,帮他们给薄渐带话。

  但大多数时候,先生和夫人都很忙。

  薄家是典型的男A女O的富人家庭。先生薄贤是S市有名的企业家,每天赶着开会,出席活动,忙得脚不沾地,夫人柯瑛有很多社交活动,基本也是一天到头不着家。

  但先生和夫人都对他们这个唯一的孩子要求很高。

  司机缓了一会儿,又说:“但夫人说如果你不愿意按她的安排走,记得做一个利用到每一分钟的时间规划表出来,在周六前发给她。”

  薄渐合着眼假寐,神情倦懒,连应都懒得应了。

  -

  不出意料,家里没人。

  薄渐径直上了楼,习惯性地反锁了房门,把书包在门口的立式钩上挂好。

  他站了一小会儿。

  薄渐习惯在放学前就把作业做完。像今天最后一节课,出了点意外,在走廊上站了小半节课,但回去以后,他还是把最后一张物理卷子写完了。

  如果没有前桌的“正义举报”,或许他还会空出小半节课无事可做。

  薄渐压着嗓子很低地笑了声,又抬手,拉开了书包拉链。

  外层,他拿出一个小小的木制相框。干净光亮。

  框着一张丑丑的蜡笔画。

  薄渐端详了它半晌,拉开支架,去放在了自己书桌上。

  -

  阿财布置的手抄报作业主题是“秋天来了”。

  阿财在客厅地毯上团成一团,趴着画手抄报,江淮蹲在旁边支招儿:“秋天……你画几只黄蚂蚱吧,就是好几根腿,还会飞的那种。”

  阿财不搭理他。

  江淮倒觉得自己说得很在理,拿手机出来:“你等等,我给你找几张照片,你照着画……”

  手机一震。

  一条消息发过来。

  -BJ:写作业了么?·v·

  江淮手顿住了几秒。他装作没看见,又把手机揣兜里去了,继续给阿财进行技术指导:“不行,蚂蚱太难了,你不会画……画几个黄柿子吧,这个好画,先用黄蜡笔画个圈……”

  阿财耳朵动了动,反射弧绕地球一圈:“照片!”

  她伸手:“哥哥,照片!”

  江淮眼皮子一跳,装作听不明白:“我就是你哥哥,你要什么照片?”

  阿财指他:“你……江淮!”

  阿财的“哥哥”专指薄渐这个逼。

  江淮也不知道这他妈是跟谁学的。薄渐是爱豆,粉丝都管他叫哥哥??

  江淮有点后悔,第一次和阿财做自我介绍的时候……他说的是“我是江淮”,要那时候他说的是“我是你唯一的哥”,就没薄渐的事了。

  江淮不给手机,阿财眉头皱得可以夹死蚊子:“照片,手抄报!”

  江淮:“……你要拿薄渐照片画手抄报?”

  阿财点点头。

  江淮:“……”

  他捏着手机,冷笑着问:“薄渐跟秋天有关系?你画薄渐不怕老师给你零分?你又不认识薄渐,凭什么画手抄报画他不画我?”

  江淮语速快,阿财一脸懵逼。

  于是她直接去掏兜了,懒得跟江淮计较。

  江淮深呼吸了一口气,默念着“妹大留不住,早晚有这天”,推开阿财的手:“你等等,我去帮你要几张新的。”

  阿财这句话听明白了,想了一小会儿,点点头,又趴回地毯上,回归手抄报涂鸦大业了。

  薄渐漫不经心地转着笔等了半晌。

  江淮没回他。

  天色暗了,他起身去拉了窗帘。还没坐下,手机响了一声消息提示。

  -真正的强者:主席,有照片吗?

  薄渐不自觉唇角微勾。

  -BJ:什么照片?

  -真正的强者:你的照片。

  -BJ:你要我照片做什么?

  这次回复过了好一会儿。

  -真正的强者:观摩。

  -BJ:观摩?

  -真正的强者:对,看你照片,向你学习。

  -BJ:哦,那介意说一说,你是怎么观摩我的么?

  观摩你妈。江淮想。

  -真正的强者:就是带在身边,想起来就看一眼。

  -BJ:哦,看得多么?

  -真正的强者:还可以。

  -BJ:那你一般都看哪?

  -真正的强者:……

  江淮面无表情地把输入栏里的“你哪来这么多批话,到底给不给照片”一个字一个字删掉了。

  -真正的强者:看你英俊的面容和健硕的身材。

  薄渐的手顿了会儿。

  -BJ:还好吧?

  -真正的强者:?

  -BJ:我没有很健硕。

  薄渐垂着睫毛,想了一会儿,向后倚了倚,指肚勾起白衬衫下角。

  阿财画了一个小太阳,又爬起来去够江淮的手机:“哥哥,照片!”

  江淮皱眉:“等等,还没发过来,你去……”

  话没说完,江淮猛地站了起来。

  阿财猝不及防,够倒在地毯上。

  -真正的强者:???

  薄渐刚刚发了张照片过来。

  校服衬衫下摆向上勾起来了,露出紧实的小腹,腹肌的轮廓线向下微微凹陷,阴影浓重,依稀看得见胯侧的小半截人鱼线。

  -BJ:不是很健硕吧?·v·  

  -真正的强者:……

  -BJ:对了,你写作业了么?

  -BJ:如果你哪张卷子丢了,可以找我,我把答案都打码了以后拍照发给你。

  -真正的强者:……

  -BJ:怎么了?

  -真正的强者:您可以撤回顶上那张照片,然后发一张您的全身照给我吗?

  过了一会儿。

  -BJ:不行。

  -真正的强者:为什么?

  -BJ:前桌,我们还没有熟到我可以把裸-照给你。

  -真正的强者:????

  -BJ:好了,我去吃饭了,拜拜。

  -真正的强者:??

  -真正的强者:谁他妈说要你裸-照了?

  -真正的强者:在?吃饭前先把上面那张照片撤回?

  薄渐没有再回。

  阿财揪了揪江淮校服:“照片?”

  “照片?”江淮扭头,阴测测地问。

  阿财勇敢点头。

  江淮唇角挑了挑:“你的薄渐哥哥下周一就没了,听话,以后别再向我要一个即将离开这个世界的人的照片。”

  阿财一个小哆嗦。

  江淮直接删了微信,从网上找了几张柿子的照片丢给阿财:“好好写作业,我去做饭。”

  阿财拿着手机,目送江淮进了厨房。

  然后关闭浏览器,进入系统相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