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标记我一下 > 14、知识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薄渐拿眼尾瞥江淮,半晌:“想抄作业?”

  江淮向薄渐垫在政治书上的学案觑了一眼,就刚刚写了个名儿:“我当然不是抄作业,你这不也没写么,我就是没书,想借你课本看看。”他想起来手里名儿都没写的白纸,又说,“再借你学案看看。”

  “哦。”薄渐点了下头,“等我写完再借你看?”

  江淮刚刚也想点头说“好啊”,但突然反应过来薄渐这是给他下了个套。

  薄渐写完他再看,这不就是抄作业吗?等薄渐写完,能借他抄才有鬼。

  “不用了,”江淮坚守本心地说,“你把答案写上去了,影响我答题,我就借你课本和空学案看看,我自己做。”

  “哦。”薄渐又点了下头,不紧不慢地问,“但我把课本和学案借给你了,我用什么?”

  江淮略一停顿:“一起?”

  -

  江淮靠墙坐下来,把纸垫在膝盖上写了个名。他不嫌地脏,也不嫌墙脏。

  江淮照着学案用狂草记了几道填空题,现在薄渐的政治书暂时在他手里。

  一般新发的教材都带着股不太好闻的纸张油墨味儿,但薄主席似乎把书都熏过了,不仅闻不到油墨味儿,还有股清且轻的淡香气。

  江淮一边到处翻“物质资料生产方式是由什么组成的”,一边心想薄渐怎么这么喜欢搞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徒有其表。

  非强者所为。

  但强者把带香味的政治书从第一章翻到了最后一章,都没有看见“物质资料生产方式是由什么组成的”这道填空题的答案。

  政治书上每个字他都认识,但拢到一块儿……江淮其实也没有看明白这道题是在问什么。

  江淮合上书,又向站在旁边的薄渐瞥了一眼。

  政治书在他这儿,薄渐只有张空学案,笔动得倒挺快。

  江淮手一撑,从地上翻起来。

  他慢慢踱步到薄渐边上,向薄渐的政治学案觑了眼……但他还没找着第一道题的答案,薄渐偏过头望着他:“不是不抄作业么?”

  江淮:“……”

  “我不是抄作业,”停顿了半晌,他说,“我就是想问你个事。”

  薄渐唇角微勾:“什么事?”

  江淮拎着毫无用武之地的政治书,问:“物质资料生产方式是由什么组成的?”

  薄渐笑了一声:“第一道题?”

  江淮不说话。

  薄渐的视线掠过江淮捏着的充当学案的白纸,杂草丛生,根本看不出来写了什么。反正肯定没有答案。“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他回答。

  “哦。谢谢。”

  江淮低下头,迅速地又在纸上种了两颗杂草。

  种完草,江淮无比自然地接上了下一句话:“你是提前预习过了么……那唯物主义的定义是什么?”

  “是预习过了。”薄渐垂着眸子,旁观江淮种草,“承认世界的本质是物质,先有物质后有意识,物质决定意识,意识是物质……”

  江淮手速飙快,唰唰唰地种了两排野生绿化带:“等等,慢点说……”

  “意识是物质的反应。”薄渐慢慢地说完了最后一句,嘴角上挑,“前桌,你不抄作业,所以改成汉字听写了是么?”

  江淮笔一停:“?”

  薄渐掀了掀眼睑:“需要我帮你把政治学案从头到尾念一遍,看看你哪个字不会写么?”

  江淮:“……”

  薄渐看着江淮。

  江淮看着薄渐。

  江淮先耷拉下眼皮,把政治书递回去:“还你。谢了。”

  “你不用了?”薄渐问。

  “不用了,我写个屁的作业,”江淮没什么表情,“麻烦。”

  薄渐瞥他:“不行,作业还是要写的。”

  江淮转了身,侧在后门边,瞥了眼政治老师,趁老师在黑板上写字的空档儿,从桌肚抽了书包出来,准备提前放学。

  他背对着薄渐摆摆手,懒洋洋道:“那您自个儿写去吧。”

  “出于前后桌的情谊,”薄渐轻笑道,“你不写作业,我不能坐视不管。”

  如果陈逢泽在这儿听了薄渐这话,准跟见了鬼似的。

  这话绝对不是实话。

  别说前后桌了,陈逢泽和薄渐认识一年多,他都敢肯定要是哪天他考到年级倒数,薄渐绝对见死不救,甚至还可能给他成绩单拍个照片,以备不时之需。

  Alpha的嘴,骗人的鬼。

  但江淮并不了解薄渐的秉性。他扭头,挑了挑嘴角:“原来主席这么乐于助人么?”

  “没有。”薄渐神情松散,“一带一路。先富带动后富,最终达到共同富裕。”

  江淮:“……”

  薄渐说:“政治知识点。”

  “不愧是好学生,”江淮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随时提醒自己肩负着重大的历史责任和时代使命。”

  薄渐垂下睫毛:“应该的。”

  江淮:“……”

  江淮拎了书包,靠在墙边,嗤笑着问:“那作为班级一份子,需要我为你的伟大事业添砖加瓦吗?”

  薄渐抬眼:“需要。”

  江淮:“??”

  “既然你都主动提了,那加个微信。”薄渐说,“回去我把周末作业发给你,你好好写。如果有不会的题,你就……”他嘴角弯了弯,“自己多努力。天道酬勤。”

  江淮:“……”

  -

  没打下课铃,江淮就先给自己放学了。

  因为不放学,他怕待会儿没忍住对薄渐动手。

  江淮挎着包,径直从后门西边儿的瓦墙那儿翻了出去。

  还没到五点半,但明诚小学早放学了,校园空空荡荡,夕阳斜照在白色教学楼上,映出一片暖澄澄的黄。

  江淮照常进了三年级二班。

  跟往常不一样,今天讲台上还有一个短头发的年轻女人,穿着身白裙子,在收拾东西。是三年二班的班主任柳虹。

  江淮懒散地抬了抬手:“柳老师。”  

  柳虹笑了笑:“来接星星了?”

  阿财依旧在第一排埋头忙活自己的事业,头也没有抬。

  “嗯。”江淮点点头,想了下,“这周没什么事吧?”

  柳虹望着眼前的少年。

  从江星星转学手续到开学准备,到每天来接送江星星上下学,都是她哥哥来办。她还没有见过江星星的爸爸妈妈。

  柳虹知道江淮在指什么:“没有,没有同学欺负她……但是江星星可能太孤僻了,她不太搭理别的小同学。”

  “没事。”江淮低着头把阿财桌面上乱七八糟的笔都拾掇起来了,“没人欺负她就行,交朋友不急。”

  柳虹有点无奈地叹了口气,江星星的身体情况她是大致了解的。“那就慢慢来吧,刚刚开学,也不着急。”柳虹犹豫了一下,“但下周学校举办亲子运动会……江星星爸妈会来参加吗?”

  江淮抬眼:“亲子运动会?”

  “对,亲子运动会,但没有运动量很大的项目,主要就是体验亲情,让家长和孩子一起玩玩。”柳虹说。

  江淮问:“周几?”

  “周三。”柳虹说。

  江淮又低下头:“江星星同学的家长来得多么?”

  柳虹稍有些迟疑:“目前统计到的情况……是我们班的家长是都准备来的。”

  “哦。”江淮点头,“我知道了。”

  柳虹叹了口气:“不过你们家里人如果实在抽不出时间的话,也没事,本来江星星活动也不是很方便……如果星星想玩什么,我可以陪她。”

  江淮表情没什么变化,低头给慢腾腾挪下椅子的阿财一把扣上小帽子:“谢谢老师……但不用麻烦你了,我会来的。”他揪起阿财书包的手拉环,“我先带江星星回家了。”

  柳虹愣了下……江星星哥哥不是还在上高中吗?

  但她还没来得及问,江星星哥哥就已经拉着江星星走了。

  -

  明诚小学校门口几乎没人了。

  江淮在门口等了等,江星星在几米外龟速前行。江淮打了个哈欠,心不在焉地问:“周末有作业么?”

  “有。”阿财蔫蔫地回答。

  “有什么作业?”

  “手抄报,”阿财掰着手指头,“加上……背诗歌!”

  江淮叹了口气。他作业比阿财多多了。

  狗逼薄渐,加他微信给他发作业。

  这是人干的事??

  阿财突然想到什么,眼睛点起一小簇光,一摇一摆,乌龟加速,晃到江淮身边,扯了扯江淮的校服下角:“你……手抄报!”

  “我帮你做手抄报?”江淮问。

  阿财美滋滋地点点头。

  “不可能。”江淮无情地把衣服拽了出来,“想得美。”  

  阿财难过地叹了口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