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数据废土陈兴叶阳白柳完整版 > 第六十八节 吃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兴伸出手,轻抚着白玉般的脖子。

  入手微凉,但很快就暖了起来,变得温润腻滑。一丝丝热力依附在手指上,逐渐散开。

  苏娜涨红着脸,却一动不敢动。她不知道这位亲爱的大哥哥想做什么,既感到害怕,又有些好奇,但更多的是顺从。她已经习惯于服从他的每一个指令,看他的脸色行事。

  只要一天见不着他,心里就会空落落的,像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而看见他的时候,心里就会像有头小鹿在乱撞,扑通扑通地跳着。他露出笑容的时候,就是她的春天,他生气的时候,就是她的冬天。

  她总想尽一切所能地去讨好他,这样他就不会离开了。

  在这个阴暗潮湿的地穴里,他是唯一的光、唯一的温暖,是让她记起过去,知道自己还是个人类的枢纽。

  所以,无论他要求什么,她都会照做,哪怕她做不到,也会拼尽全力去做。

  陈兴的手,缓缓向下游走,逐渐掌控了一片温暖……

  “嗯啊~”

  一声低吟将陈兴拉回了现实世界。他龇着牙,强忍着咬上去的冲动,放开了双手。

  这大号集装箱卡车的身体,实在无从下手。巨大的失落感油然而生,让他禁不住地甩了甩脑袋。可没过多久,他就留意到了她的小嘴。

  樱桃的粉色,洁白整齐的牙齿,正伴随着胸前的起伏一张一合。

  “过来!”陈兴再次露出严肃的表情,命令道。

  “哦~”苏娜略显呆滞地俯下了身体。

  “再低一点儿……”

  ……

  许久过后,陈兴心满意足地摸了摸苏娜的头。苏娜靠过来,脸颊在他手臂上蹭了蹭,以示乖巧。

  “做得不错。”陈兴夸奖道,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块棒棒糖,撕开包装纸,塞进了她嘴里。

  然后,苏娜就开开心心地吃了起来。嘴里还有些奇怪的味道,不过很快就被糖果的甜香代替了。

  半小时后,陈兴坐着由六只工蚁拉的“虫车”回到了房间里。

  从柜子里出来,他解下装备,舒舒服服地泡了个热水澡,又喝了点小酒,爬上床睡了起来。之前的战斗,以及后来的运动,让他身心疲倦,一直睡到晚餐时间才醒来。

  他穿好衣服,走出房间,穿过训练区,来到了队员休息区。

  如今,休息区已经被划分为六个大房间,用木板隔开,可供五十多人居住。接着,他从休息室坐上升降梯,来到了地面。

  环眼望去,这是一个单层的钢筋混凝土堡垒,呈梯形结构,墙上有三行射击孔和两条回廊。另外,可以搭乘升降梯到堡垒的顶部,上面能装两座重型迫击炮。不过由于资金问题,现在只是从沙地车上拆了两台滚筒式火神炮下来,安在上面,做做样子。

  出了水站聚集地的主体堡垒,外面灯火通明,工人们来来往往,正在收拾劳动器械。远处的搅拌车停了下来,几个工人在旁边倒出最后的水泥砂浆。

  而另一边,烧制红砖的简易砖窑也停工了,满身红泥的工人三三两两地走出来。

  这里大多数人都认识他,看到他时,都会脱下安全帽,颔首行礼,叫声“陈队好”。而他也会停下脚步,颔首回礼。

  在这里,他是名副其实的大老板,最高领导者。

  整个红土大陆都实行“领主分封制”,领土之内,即为国王。

  领主对公国国王,乃至王国国王都只有从属关系。国王只对领主施放命令,但对其领地内的一切事物都没有管制权。用一句话概括就是:“我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

  虽然陈兴没有贵族头衔,无法在官方的层面上获得分封的土地,但各地贵族都会依照传统,给予附庸足够的权利和保障。如果不是陈兴犯下大错,镇长是不会轻易收回土地的。

  简单来说,一个不尊重承诺的领主,是不会有真心实意的追随者的。

  上一世,陈兴就听说过,有些信誉不好的领主,独自一人守着一座死镇,根本没人敢来投效。最后只好把土地卖给商人,变成空有贵族头衔,却没有土地的“流浪贵族”。

  而这种由商人组织管理的城镇,又被称之为“自由贸易镇”。由于没有荒野守护者的庇护,也没有公国法律的既得利益者——拥有贵族头衔的领主,治安通常很差,所以又被称之为“黑镇”。

  并且在大多数情况下,单个的商人组织是无法买下整个镇的土地的,于是就出现了数个商人组织和数个佣兵组织的“联合收购”,当真是鱼龙混杂,不是一般的乱。

  红龙公国最有名的黑镇就是“犄角镇”,位于龙牙山脉的西北面,差不多是整个北部荒野通缉犯的聚集地,酒吧里天天出人命。虽然兰花镇也不怎么样,但和那边相比,简直就是乐土了。

  至少镇长还是讲点儿规矩的,但犄角镇那边,就只剩下商人的价值观了——见利忘义,有奶便是娘。

  不一会儿,陈兴走进作为食堂的大帐篷。一个胖厨娘见到他,立即挪着水桶般的身体,快步跑来,双手擦着围裙,带着些许献媚问道,“陈队长,今晚有土豆烧午餐肉、白萝卜煮羊肉干、蔬菜干蛋花汤、猪油渣抄菜花、黄油起司面包、番茄肉酱粉条。如果没有合适的,我再去给您做些别的。”

  “随便弄一点儿就行了。”陈兴说道。虽然他对吃也讲究,但身为营地的最高领导者,他必须以身作则。否则下面的人就会有样学样,经常要求食堂开小灶,不仅浪费粮食,还会形成不良的风气。

  没过多久,胖厨娘就给陈兴打来了饭菜。陈兴囫囵吃了起来,纵然味道一般,也吃得津津有味。

  说起来,叶阳白柳对食物是相当挑剔的,所以很少来水站的饭堂吃饭,都是在镇上的吃的。

  她不吃肉干,只吃新鲜肉,不吃蔬菜干,只吃新鲜蔬菜,每天还要吃个苹果雪梨什么的,相当要命。

  荒野之所以被称之为荒野,就是因为土地贫瘠,不适合种植作物,也不合适畜牧业,只有数千公里外的龙涎河流域才有农场。

  所有的新鲜肉都是从那边用飞空艇空投过来,光是运费就已经很吓人了,价格可想而知。

  叶阳白柳一天就能吃掉几个金币,相当于整个小队的开销,没钱真是养不起。

  不过谁要她是大小姐出身,而他又愿意养呢?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也是没有办法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