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陈兴叶阳白柳全文免费 > 第二百六十八节 心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没过多久,陈兴和阿乔木来到雷火团的营地里。

  刚坐下,铁诺过来了。先是对两人的归来表示问候,然后询问雷火团其他人的情况。当他得知陈兴两人在一开始就和沈光明、火咀他们分道扬镳的时候,脸上露出了遗憾的表情。这让陈兴有些惭愧,感觉对不起老团长。在这种心情的驱使下,他取出其中一件青铜器物——权杖,交给了铁诺。

  仅一瞬间,他就做好了打算。戒指留给自己,短刀给阿乔木。虽然他不知道戒指的用途,但根据他以往的经验,通常越小的器物越珍贵。而且他已经有黑老怪送他的开膛刀,没必要再装备一把匕首。阿乔木本来就是用刀的,应该会喜欢。

  还有就是,这里真正值钱的东西是雷格尔留言中提到的“巫王至宝”。相比那个,这些都是身外物。他需要雷火团的庇护,必须和铁诺搞好关系。

  “你这是……”铁诺面露疑惑。

  “如果没有你们的帮助,我们也无法顺利进去。这是属于你们的一份,请收下吧。”陈兴认真地说道。

  站在旁边的阿乔木皱起了眉头,似乎对他的擅自决定有些不满。

  或许是觉察到阿乔木的想法,铁诺将权杖还了回去,说道,“这是你们应得的,我们的交易仅限于开门的钥匙。”

  陈兴皱起眉头,看向了阿乔木。后者腰身一扭,出去了。

  “收下吧,不然我会歉疚的。”陈兴再次将权杖塞到铁诺的手里。不管怎么说,在前黑鹫团团长的事情上,铁诺不惜与巨猿团翻脸,尽最大能力维护了他。他必须偿还这份恩情,否则心里会不舒服。

  铁诺也是个直爽的人,没有再推迟,收下了东西。

  “陈团长,你可真大方啊。”

  铁诺前脚刚走,阿乔木后脚就进来了,态度有些阴阳怪气。

  “你的。”陈兴拿出青铜短刀,用行动安抚了她。

  “其它东西呢?”阿乔木似乎还不满意。

  “就这些了。”陈兴说道。

  阿乔木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似乎还有怀疑,于是他又补充了一句,“如果你不相信,可以搜我的包。”

  他这是以退为进,如果阿乔木真要这么做,他就会提出解散队伍,因为已经没有互相信任的基础了。至于高塔的钥匙,他是不会交出来的。

  虽然这样做有点儿霸道,但世界的本质就是弱肉强食。阿乔木有本事,就从他手里抢过去吧。

  但从之前的表现来看,阿乔木需要他,是决不会和他拆伙的。

  “好吧,我相信你。”正如他所料般,阿乔木选择了让步。

  “过来。”陈兴朝她勾了勾手指。后者迟疑了一下,挪着脚步靠过来。

  “帮我揉揉肩,还有点儿酸。”陈兴脱下外套,在对方仿佛受到惊吓的目光中说道。

  阿乔木松了口气,在他身边坐下,抹了些药膏,十指搭着他的肩膀,轻揉慢捏。不得不说,阿乔木的按摩技巧十分娴熟,似乎以前经常做这样的事情。力度恰到好处,轻一分不轻,重一分不重,非常舒服。

  “你会刑讯技巧?”

  享受着阿乔木的伺候,陈兴回想起宫殿中的事情,有些好奇地问道。

  过了好几秒,阿乔木才应了声“嗯”,似乎兴致不高。

  “在哪学的?”陈兴随口问道。

  肩膀上的力度重了几分,过了好一会儿,身后响起幽怨的叹息,“用身体学的……”

  一句话,就概括了所有的一切。饱含其中的沉重难以形容,以至于陈兴都有些不好意思问下去了。

  “我精通上百种折磨人的手段……”她幽幽地说道,“特别是女人,我可以让她们一整夜一整夜地惨叫,却不会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让这个游戏可以一直持续下去,直到她忘记自己,变得一具只会对疼痛有反应的行尸走肉……”

  “即使她们离开,这些经历也会像烙印一样伴随着她们,在无数个梦境中重复上演,直到永远。”

  “所以她们会去折

  磨别人,以此获得心理上的补偿?”陈兴问道。在地球上的时候,为了更好地把握客户的心态,提高营销水平,他曾经学过一段时间的心理学,其中包括社会心理学和变态心理学。

  在变态心理学中,这种现象被称之为“心理补偿”,比如受到欺负的人会去欺负比自己更弱小的人,或者孩童时期受到欺负,长大了就去欺负其他人等等。

  还有另外一种心理状态叫“升华”,就是曾经遭受欺辱的人在获得力量后,去保护弱小的人免于劫难,终止类似的悲剧。

  显然,阿乔木属于前一种。她直言不讳地说道,“是的,我喜欢折磨男人。”

  “他们的哀嚎就像绿洲的泉水一样动听,像仙人掌花酿的酒一样甘甜,让我兴奋不已。我喜欢看着他们脸上的痛苦和绝望,失去尊严地乞求我的宽恕。我就是他们的神,掌控着他们的一切,生、死、痛苦、欢愉……”

  听着阿乔木近乎梦呓的自白,陈兴感到不寒而栗。这个女人的心理,已经极度扭曲,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万一哪天落到她的手里,实在无法想象有多可怕。

  袁老五的惨状浮现眼前,整整一条腿被剔成了白骨。寒意袭来,陈兴差点儿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好在他意志坚定,否则就露出脆弱的一面了。

  他怎么可能怕阿乔木!

  他开始说服自己,这个女人不过自己的胯下之臣,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尽管心里这么想着,但他已经彻底放弃上阿乔木的念头了。这女人是带血的荆棘,不好惹。

  肩膀处的酸胀已经逐渐褪去,他活动了几下,感觉差不多了,就让阿乔木去煮水泡茶。

  接下来,要等到最后一块钥匙的消息才能计划下一步的行动。在此之前,就好好恢复,顺便试验一下青铜器物。

  用煤油灯煮开水,泡上茶后,阿乔木直接躺到床上摆弄手镯。

  “咦,好像可以了!”

  陈兴没喝几口,就听见阿乔木的叫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