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陈兴叶阳白柳全文免费 > 第一百五十节 赝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连探索了五、六个房间,陈兴来到一个超大的实验室。手电筒扫去,足有数千平方米。像是经历过一场巨大的灾难,到处都散落着破碎的仪器设备,还有大量的枯骨。

  陈兴左右环顾,小心翼翼地前行着。四周静悄悄的,脚下不时传来玻璃或是骨头的碎裂声,十分渗人。

  实验室的中间摆着一排长桌,宽约三米,长约二三十米,应该是研究人员开会讨论的地方。走近长桌,一个突兀的东西落入了眼帘。

  说它突兀,是因为它和周遭的一切都格格不入。其它东西都乱糟糟的,不是破损就是东倒西歪,但只有它端端正正地摆在那里,像是独立于世界的存在。

  那是个“耳壶”,约半人高,青铜色,两侧有抓手。壶的表面布满灰白色的锈蚀,似乎年代十分久远。定眼看去,上面镌刻着的螺旋形的花纹,古朴而神秘。看久了,仿佛会陷进去。

  壶口朝上,壶盖放在旁边,如同传说中神祗的器物。

  陈兴不由得想起了一个名词——赝器。

  这是他上一世在杂志上看到的。赝器的定义,如同伪神之于真神,“赝”是假的、伪造的,“器”是神器、重器,合起来的意思就是“神器的赝品”。至于其他的,陈兴也不太清楚,毕竟这属于上层阶级的隐秘,只有零星的信息,偶尔才会提到一两句。

  他不敢贸然触碰,于是在散落于地面的细碎中寻找线索。

  没过多久,他发现了一个研究记录本。翻开来看,是大量的实验数据。最后的几页,数次提到了一个叫“恶魔之壶”的东西,看来这就是耳壶的名称。

  关于“恶魔之壶”,记录中有提到一句话:“神灵的奇迹,禁忌的大门。”

  陈兴抬起头,目光随着手电筒在天花板上扫动。不出所料般,所有通风管道的盖子都被掀开了。再结合之前看到的信息,不难推断出当时的情况。

  65号地下求生所的探险人员在外面发现了恶魔之壶,送回了研究所。在研究的最后阶段,研究人员开启了壶盖,里面可能是个芥子空间,跑出了大量异界生物。

  在场的研究人员都死了,各个房间的门都被关上,但异界生物沿着通风管爬出,继而感染了整个求生所的人。

  想到这里,陈兴看向了长桌中间的耳壶。

  拿,还是不拿?

  短暂的犹豫过来,陈兴来到旁边,一咬牙,伸手去拿壶盖。

  那壶盖不知是什么材质做的,入手冰凉,体积不大,却沉重无比。陈兴第一次拿还拿不起来,再次发力才拿起,朝壶口盖去。

  “咚!”

  仿佛有一股巨大的吸力,在盖子接近壶口的时候,直接被吸了下去,发出沉闷的响声。

  盖子一闭合,就再也打不开了。陈兴跳上桌子,双手用力,结果整张桌子都碎了,还是没能打开壶盖。由于时间紧迫,他没有多做研究,从腰包里取出绳索,再找来几块破布,将耳壶包裹起来,绑好,背在背后。

  耳壶体积不小,背在身上沉重无比,至少有七八十公斤重。陈兴的感觉,就像在背后背了个大煤气罐。如果是以前,陈兴肯定背不动,但他现在的力量有十五点,是普通成年男性的一点五倍,背上后还有点空余的力气。

  东西已经得手,他不再耽搁,沿着原路快步返回。穿过数个房间,拐入通道中,他突然头皮一阵刺痛,急忙停下脚步,半蹲下来,四处观望。

  通道前后都黑漆漆的,手电筒照去,空无一物。

  过了一会儿,他没发现什么异状,尝试性地向前走了一步,头皮更疼了。

  怎么回事?

  他皱了皱眉头,加倍小心的观察。终于,他发现前方三米处,横着一条极细的丝线。

  走近观察,丝线呈银灰色,表面黯淡无光,即便手电筒照上去,也很难觉察到。丝线的表面布满了细密的锯齿,高度在他脖子的位置,一旦撞上去,脑袋都得掉下来。

  陈兴禁不住吸了口凉气,是谁这么阴毒,在他返回的路线上设下这样的陷阱。要不是他有危险感知,现在已经身首分离了。

  脑海中迅速闪过几道人影,似乎罗伊的嫌疑最大,但也不排除是张猛/干的。虽然表面上张猛显得比较憨厚,但这些人藏得很深,背地里是怎么样的,很难说。

  陈兴思考了一会儿,转身走向通道的另一端。他不敢再按原路返回,天知道后面还有什么陷阱,危险感知并非万灵药,或许下一次就中招了。

  他一边走,一边打开黑表,对照上面的简易地图,朝白石家的区域走去。

  罗伊、张猛、洛少卿、炀智勇,或多或少都和他有些冲突,而且前两者已经下来了,肯定是得到了什么线索。从他们的通道走,无异于自投罗网。至于白石家,他对双胞胎姐妹的印象还不错,希望能蒙混过去。

  在黑暗中前行了十多分钟,他来到了一处住宿区,东西都摆得整整齐齐的,一看就知道被探索过了。再往前一段,看到墙上喷涂着“白”字样的标志,陈兴终于松了口气。

  “什么人!”

  临近出口的时候,陈兴故意加重了脚步,让声音远远传去。很快就有两道手电筒照过来,并伴随着士兵的喝问。

  “别开枪,我是叶阳家的人,在里面迷路了。”陈兴举高双手,同时侧过身体,让手臂上叶阳家的标志更加显眼。

  “等等,站在那别动!”一名士兵瞄准着陈兴,另一名拿起来对讲机,通知上面的人。

  陈兴只好站在原地,耐心地等候。

  没过多久,白石家的两姐妹下来了,身后跟着面貌慈祥的老者。不过在陈兴看来,无论是少女还是老头,都是危险的肉食动物。

  “你是谁?”两姐妹异口同声地问道。

  眼看身份无法再隐瞒下去,陈兴摘下钢盔,扯开防护镜,说道,“我是陈兴,我们之前见过的。”

  “呀,小哥哥,原来是你啊。”“怎么迷路了?”白石家的两姐妹一前一后地说道。

  “我……”陈兴编造了一番,就说自己和大部队走失了,在里面乱转了两天,这才找到路出来。

  两姐妹围着陈兴,打量了一圈,白石莺忽然指着陈兴背后的大背包,问道,“小哥哥,你在里面找到了什么好东西?”

  “给我们看看嘛~”白石瞳跟着附和道。

  两姐妹娇憨的样子,落在陈兴眼里却像恶魔似的。给她们看到,就要分她们一份,甚至被留下来。陈兴从不相信,世上有不吃肉的狼。

  “看看嘛~”两姐妹一左一右地拉扯着陈兴,央求道。

  “都是些破烂……”陈兴讪讪地说道,额头冒出了冷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