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带着采集系统回远古 > 阿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男主从荒原捡回来一个雌性,但他没有和她结成伴侣的意愿,所以将她安置于族内。

  而嗤部落当时仍有许多男人因为战斗力低下无法拥有自己的雌性,于是这些男人为了争抢雌性大打出手,女孩则成了最后胜利者的战利品。

  而现在的她似乎也面临的同样的困境,她在黎部落毫无根基,没有父兄的保护,自然会成为那些万年光棍争抢的对象。

  如果早知道自己穿的是那本操.蛋书的话,她绝对不会跟穆辛回来,她宁愿做鲁滨逊独自一人在荒原上飘荡,也不会容忍自己像个物品一样被争来抢去。

  而且如果是穿书的话,是不是意味着她回家的几率又小了几分。

  尢兰心不由沉了几分。

  “姐姐,你想穆辛哥了吗?”哈鲁见她失神,连自己叫她都没有反应。不由咯咯笑了起来。

  被小屁孩嘲笑,尢兰脸还是忍不住红了几分,虽然刚刚的确有想到穆辛,却根本与他所想不是一层意思。

  看在哈鲁眼里,却是她默认了,又怕她不好意思,连忙道:“姐姐是穆辛哥的雌性,会想穆辛哥很正常的。”

  她什么时候成了穆辛的雌性,尢兰满脑子黑人问号脸,深觉哈鲁可能误会了。自己虽然是同穆辛一起回来,却不是他的雌性。

  等等,她好像一直忽略了一些比较关键的地方。

  原文提及到的那个雌性是被烛风直接安置在族内的公共山洞,于是她便成了无主之物,可以被人抢夺。

  而她却被穆辛直接带回了他的居所,所以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她成了穆辛的私人物品,这也好不到哪里去。

  尢兰快被自己的认知气哭了,自己好歹也算救了他的命,他这是给自己挖了个巨坑。

  哈鲁见尢兰脸色不好看,本来想带她去族内转一转,但一想到现在太阳即将下山,而且穆辛哥离开很长时间,应该也快回来了,所以也就作罢不提。

  而就在他心底念叨穆辛的时候,穆辛的身影出现在山洞口。哈鲁朝他打了声招呼,便飞快地跑出了山洞。

  以前和穆辛单独相处的时候,尢兰还不觉得有什么,当时他们双方关系是平等的。但是现在处境一换,又想到刚刚回忆到的那些情节,她就觉得很不自在。

  不过好在穆辛并未靠她太近,而是离了她一定的距离,让她不由松了一口气。

  穆辛知道小雌性对他防备心还很重,所以并不急于一时,只是先将他划到自己的保护圈内,再徐徐图之。

  不过她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心头一慌,“穆辛,我觉得我不太适合这里的生活,所以我想明天就离开这里。”

  尢兰见穆辛仍旧一脸漠然,不由有底气弱了几分,还好自己没有一来就质问他,不然人家没那意思,岂不是很尴尬。

  “危险”,穆辛眉头几不可见的轻皱了一下。

  尢兰也知道自己太过冲动,今天回想到书中情节让她有些乱了章法。这一周她们的确遇到过很多次危险,甚至有一晚竟然有一只鬣狗不怕火堆前来攻击他们。

  如果不是因为穆辛强大的战斗能力的话,只她一人的话很可能走不了那么远。

  而且即便有系统傍身,却只能为她指引方向。但真正安全的采集点非常少,大多有食物和水源的地方都会有野兽看守。

  之前一周她也只遇到过一个安全的采集地。

  而且毫无目的的情况下,她连自己去哪都不知道。之前同意跟穆辛来他的部落,不就是因为无法适应一个人生活吗?

  以前看书的时候总觉得书里的女人不争气,被人挣来抢去却不知反抗,可是真正身处这种环境,才能切身体会到那种无奈。

  弱小即是原罪。

  她其实惜命的很,至少在没有真正被逼上绝路时,她是不敢真的拿自己的命去做赌注的。摆在她前面两条路,离开或是留下,她很清楚哪条路会是最优的选择。

  她眉头紧紧皱在一起,有些挣扎。

  最后她长叹了一口气,她觉得或许可以同穆辛商量,他看着似乎不像对自己有兴趣的样子。

  而且从这一周相处来看,他其实是个很不错的人,对她一直很尊重,从来没有依仗武力做出格的事情。

  “穆辛,我留在你的住所似乎不太合适吧!”尢兰斟酌道。

  “别人会骚扰你。”

  穆辛说话一像简洁,这和他对语言熟练程度和性格有关,他本身就是沉默寡言的性子,而且也不知是不是上辈子留下的阴影,导致他对说话很不喜,也是在尢兰面前,他才会说这么多话。

  “那不会耽误你找雌性吗?”尢兰道,她有些不习惯将女性说成雌性,但这片荒原的语言里并没有同女性对应的词,她也只好入乡随俗。

  “不会”,穆辛道,他没有找其他雌性的想法。

  尢兰噎了一下,穆辛已经说得这么明白了,再纠结下去倒显得她矫情了。

  和穆辛搭火的确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虽然有些占他便宜,毕竟自己没有捕猎动物的能力,肉类食物都要依靠穆辛,但她会想办法在其他方面弥补他的。

  将心放下后,尢兰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见外面天色将晚,他刚回来还未参与族内的狩猎,是没有资格分享族人猎取的食物。

  不过他可以不吃东西,但小雌性不能跟着他挨饿。

  打定主意,穆辛准备带尢兰去公共山洞,现在这时候狩猎队应该回来了,或许可以想办法借到一些肉食。

  大约走了半个小时,他们才到了穆辛所说的公共山洞。

  这处公共山洞大约一个足球场大小,穆辛同她介绍是几代黎部落几代人慢慢开发出来的。是族内存放天火火种,祭祀和分配食物的地方。

  他们去的时候,山洞里已经挤满了人,正围着天火载歌载舞,有男有女,参与狩猎的人或者身上挂了彩,但脸上大都洋溢着笑容,似乎今天收获还不错。

  有几个同穆辛相识的人同穆辛打了招呼,穆辛不大记住他们是谁,但也都不动声色的点头回应。

  尢兰见他从始至终都没有笑过,才发现他的冷漠不是只针对她的,原来对谁他都这般。她心里不由暗道也不知谁有幸能见到让他温柔相待。

  “穆辛,你终于回来了,没了你咱们狩猎小队第一的位置都快丢了”,一个比穆辛还要壮实,但身高却不及他的壮汉挤了过来。

  黎部落因为人数众多,可以参与狩猎的成年男性有一百多人,这一百多人并非一窝蜂出动,而是分十个小队,每一小队有一名队长,这名队长由小队成员共同推选出,一般是队伍中战力最强的。

  当完成狩猎任务后,每队私底下都会就狩猎所得进行比较。而以往穆辛所带的队伍都会将第二名遥遥甩在身后。

  比较后,上缴一部分所得后,每队会由队长对狩猎所得进行按劳分配。

  一年前,穆辛前往荒原进行继任族长试炼,只要他能够活着回来,便有资格成为下任族长,这是他成为族长之前的仪式,当然这并非是必要条件,只是锦上添花而已,只是穆辛心高气傲,万事都要做到极致。

  他离去后,他们小队便由阿弥做代理队长,只是阿弥非但战力不及穆辛一半,还心胸狭隘,斤斤计较,分配食物也不够公正。

  惹得许多人颇有怨言,平常狩猎也不如穆辛在时那么用心,所以他们公认的第一小队眼看着就要被第二小队给超越。

  一队的人都盼着穆辛能够早日回归。

  穆辛听他一顿诉苦,才对眼前的人稍微有了些印象。

  “雷蒙,食物借我,明天还你”,穆辛道。

  “别说什么还不还了,只要你回来就好,我实在是受不了阿弥那混球的窝囊气,带踏马什么队?再说你有了雌性,我还没来得及和你祝贺”,雷蒙爽朗道。

  他发现穆辛这次回来有些变了,以前的他眼里除了他自己根本看不到其他人,更别说开口求人,而且穆辛何时缺过食物。

  穆辛不语,只是眼神却凌厉了几分。阿弥,他的好兄弟啊!

  —

  山洞外,妮娜对着一个男人泣不成声的哭诉。

  “穆辛太过分了,他怎么能这么对你,我现在就去找他,帮你讨回公道”,男人似乎为妮娜的遭遇感到愤愤不平。

  妮娜拉住了他的手,“阿弥哥,都是那个雌性勾引穆辛哥,你帮我把她赶出去好不好。”

  阿弥稍微安抚了她,怒气冲冲地往山洞走去。妮娜则抹了抹眼泪,紧随他身后。

  山洞里一片欢声笑语,阿弥站在山洞口,那张脸藏在黑暗里,眼底却满是恼恨。他没想到穆辛竟然能从荒原活着回来。

  尤其是平日里对他冷言冷语,消极抵抗的那些小队成员在穆辛面前却俯首听令,无边的嫉妒将他眼睛都烧红了。

  他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

  “穆辛,你给我滚出来”,阿弥大喊道,整个山洞的人都能听到他的怒吼声。

  妮娜则在他身后扯了扯他的兽皮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