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云尘录 > 55羡慕与震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然,孙雨只是在心底略微羡慕了一会儿而已,驱灵的天赋虽然看上去很好,但代价却也不是一般人愿意接受的,尤其是已经踏上修行道路的修行者们,对于他们来说,被灵力排斥,只能像个普通人,不,甚至还在一些方面连普通人都不如,毕竟就算是无法修行的人,接触灵力多了,只要在承受范围之内,也会有些延年益寿的好处可以得到,但是这些,对于驱灵者来说,是彻彻底底的不可能的事情。因此,驱灵者也被称之为“弃人”,意为被上天抛弃的人。

  虽然因为此时那个驱灵者表现的安逸无忧,孙雨心中默默产生了些许羡慕,但那终究只是一时兴起罢了,所以孙雨很快就转移了关注点,毕竟驱灵者虽然是道派来的,但是他自从进了大厅,除了刚开始的时候配合淳于真演了一会儿的戏,让孙雨等人误以为他是进来报信的士卒,之后就只是百无聊赖地站在原地看着大厅中的种种打斗,有什么波及到他的余波也只是闪身躲开,对于孙雨他们这一方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敌意,再之后,更是默默看着侯遂昌被抓住,也没有一点表示,再加上孙雨之前对于驱灵者的一些了解,他大概可以判断出,这名驱灵者并不是直属于“道”的手下,而是一种类似于雇佣兵的存在,而这,也恰恰是大多数天赋并不适合修行,但又不甘于平凡,想要凭借天赋来谋得一份事业的人的选择。察觉到这点后,孙雨也就稍微放松了些许对于驱灵者的警惕,当然,就算是放松,也只是些许,更何况,孙雨在这之前为了防止驱灵者突然出手,也是预先准备了不少,就算他真的去帮助道一方,孙雨也有办法应对。

  越过驱灵者,在大厅之中,孙雨已经听不到什么活物的声响了,不过也对,之前开宴的时候,侍从在一旁的仆人侍从就没多少,而且在淳于真开始伏击的时候,孙雨可是看到了他们都一个个的轻车熟路地溜到了大厅外边,也不知道是他们没有参与伏击的计划,还是淳于真事先提醒过他们,总之那些仆人现在是一个都不在大厅之中,也不知逃到外面之后是死是活,当然,那并不是孙雨现在需要考虑的事情。

  在又一次确认过大厅中没有什么自己没有注意到的活物后,孙雨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大厅的门外,准备开始倾听大厅之外的动静,但是事情却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在他耳中,大厅的门外寂静一片,没有一点声音,不仅仅没有人呼吸声,就连夏日里一直悉悉索索的虫豸鸣叫的声响都没了,甚至在孙雨仔细倾听之下,就连风声都听不到一点,这种感觉太不正常了,就算外面打斗已经结束,或者假设外边的所有人都已经死了,没了呼吸,但是那样也不至于连风吹的声音都没了,这就好像这间大厅和外面的世界完全隔离开来了一样,才会完全听不到外面的声响……

  隔离!孙雨心中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他睁开眼,悄悄的弯下身子,从地上拾起来一块有些残破的腰刀碎片,那只是个四寸多长的刀尖,也不知道这是亲卫或者武士中那个倒霉蛋留下的东西,在打斗中被击飞落在了孙雨的脚边。

  拾起刀,孙雨又看了看大厅那敞开的门口,从可以看到的角度来看,大厅外边就和他们来时一样,依旧平静,只是冷清了许多,没有了一个人影。

  仔细看了一会儿门外的景象,孙雨心中冷笑一声,一扬手,将刀尖当作飞镖射了出去,而他的目标,正是之前那个脚步声停下来的大概方位。

  “扑哧”一声,刀尖刺破了木制的窗户,想要顺势扎向外面,但是它却被挡住了,或者说是被接住了更为恰当,因为就在它停在窗户中间的时候,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在大厅门外响起,“小混蛋!你这么想我死啊!老子没死在敌人手里,倒是差点死在你的偷袭之下!你说,你要怎么赔偿我?”

  那个声音清朗悦耳,颇为动听,但是听在侯遂昌的耳中,却显得格外刺耳难听,原因无他,这不是他熟悉的何若月的声音。

  而孙雨也听出了那个声音的主人,但是他脸上并没有什么高兴的一丝,而且声音还反而更加冷冽了几分,“要是你楚美人这么简单就死了,外边道的人可是会哭死的,更何况,我刚才瞄准的位置可不是什么要害之处才对,根本就要不了你的命。”

  “喂喂喂,你刚才瞄准的是脑袋吧,是脑袋啊!这都不算要害,哪里算啊!”嘴里愤愤不平地叫嚷着,楚大荒迈过了大厅的门槛,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我瞄准的是你的脸,不是脑袋。”孙雨说完,仔细看了看自己这名分别明明没有多久,但却好像好久不见的朋友,发现他除了衣服上破损了不少,头发凌乱了些许,并没有受到什么明显的伤势,心中略微宽心了些。

  “什么叫瞄准你的脸啊!”楚大荒听到孙雨又一次的解释后,整个人就好像炸毛的猫一样跳了起来,大声嚷嚷道,“孙雨你个小混蛋是诚心要给我脸上来上一道口子,让我毁容是不是?我就问你,是也不是!”

  “你才知道?”看到楚大荒一幅精神奕奕的样子,孙雨也放下了心,好似开玩笑,又好似认真地对着楚大荒笑道,“我有这想法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还以为你早就知道了呢。”说着,还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似乎对于楚大荒的迟钝很是吃惊的样子。

  “你!”楚大荒一跺脚,决定不再理会孙雨,现在的孙雨好像已经忘记了自己依旧身在敌人的埋伏圈之中,全心全意地开起了玩笑来,现在再去理他,那就是给自己找罪受,他楚大荒可没有自己去找骂的习惯。

  楚大荒直接忽视了笑着看向自己的孙雨,向着孙雨身后脸上同样露出笑容,不过不是戏谑而是欣慰的笑容的孙社点了点头,示意了一下。而孙社也是微微点点头,两人之间仿佛一切尽在无言中一般,无需多言,互相之间就可以理解彼此。

  而就在这时,一个混杂着惊讶,恐惧,愤怒在一起的声音打破了楚大荒和孙社两人之间的宁静。

  “你,究竟是什么人!还有,剑圣大人呢!何若月他人呢?他究竟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这是侯遂昌声嘶力竭地发问,他实在弄不清楚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才会让自己的希望又一次落空,而事情又一次像孙雨那个小鬼预料的那样进行,那个家伙是神吗?明明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却偏偏发生在了他的眼前,楚大荒回来了,来的不是他心心念念的剑圣何若月,而是那个不知名的木灵楚大荒!自己想不明白,侯遂昌索性就放下了矜持,张口向着楚大荒大声询问起来,他对于自己的处境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毕竟孙雨的种种行为都明确地表示出来了他对于道的敌意,侯遂昌可不相信孙雨会好心放过自己这个在大意之下才被抓住的道的使者,现在,侯遂昌他唯一想知道的就是自己到底是输在了什么地方,想要做一个明白的鬼罢了,依他想来,这么简单的要求孙雨他们应该不会拒绝吧。

  但是很可惜,侯遂昌猜错了。

  就在楚大荒转身看向声音的来源,带看清楚直挺挺的将双臂环抱在胸前,以一种颇为奇特的姿势站在原地的侯遂昌的时候,先是吓了一跳,然后转念之间,根据侯遂昌刚才的问话,以及他对于孙雨的了解,隐约猜到了是怎么一回事,于是,张口准备回答他的疑问。

  而就在这时,孙雨抢先开口阻止了楚大荒,“侯大人,您觉得,就凭借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问话,我们就有义务把自己的底牌说给您听?这代价未免太过低廉了些吧,虽然旁边有个长得很好看的蠢货似乎打算回答,但是我可不笨,不会就这样白送情报的哦,当然咯,也不是说侯大人您就没法得到答案了,我这人可是信奉一个圭臬的,那就是凡事都是可以等价交换的,我这边有侯大人您想要知道的消息,但是,就是不知道侯大人您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可以用来交换呢?”

  虽然被孙雨含沙射影的又嘲讽几句,但是楚大荒也不好真的就此对孙雨发火,毕竟孙雨说的也没有错,作为敌人,想要从敌方知道事情就得付出代价,这不是肯定的吗?楚大荒自己倒是一时没想到这茬,差点就直接将刚才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还好孙雨想的多了一些,制止住了。但是,这时候不和孙雨计较,可不代表楚大荒不会和孙雨计较,至少孙雨就从楚大荒看向自己的目光中看出了“秋后算账”这四个大字。

  嘴角弯了弯,孙雨没有理会楚大荒,看向一脸不可思议的侯遂昌,笑道,“怎么,侯大人可不要告诉我,您这么大的一只鱼,却没有一点价值哦。”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