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丹路纵横 > 第二十三章 离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萧奇眼见胡西行半搭不理,知道是在故意捉弄自己,他本就脸皮甚厚,也不以为意。

  又殷勤的搬来了椅子,还给胡西行沏了茶水,小心伺候。

  胡西行拿腔作调了半天,喝足茶水后,才稍稍指点了萧奇几句,又解惑答疑,回答他提出的问题。

  萧奇见这胖子虽是随意解答,但皆有理有据,很有大家风范,更是曲意奉承,哄得胡西行抚须而笑。

  却说“鬼医”莫太平拿了那四颗“复生丹”直如得了稀世珍宝一般。

  他当年抱着襁褓中的莫离自京城逃离,身后霞余国御前高手紧紧追赶,幸亏他符道惊人,连续击退几波高手,才让那些人不敢逼得太紧。

  可怀里的婴孩自始至终哭个不停,最后哭得声音嘶哑也不停歇,起初莫太平还以为她是困饿而致,路上捉个了刚刚生产不久的女人逼她喂奶,可是小孩子吃罢依然啼哭不止。

  莫太平用符眼细细探视,发觉这孩子体内有一股剑意正沿着血脉向上,却是他在午门外与剑士俞不智激斗时,那剑意纵横而至,被莫太平的符意阻挡,结果反射进了莫离体内。

  剑意游走之下身体定然甚是疼痛,是以小莫离才昼夜啼哭。

  莫太平心头烦躁,一路上绑架了众多名医诊治,可这些人对这病症均是束手无策。一方面是因为莫里实在太过幼小,只怕针石之技难以承受。另一方面俞不智的剑意太过高深,又岂是普通医士能够解决的?

  莫太平抱着啼哭不休的孩子,一筹莫展。万念俱灰之下,却意外遇到了一名白发老者。

  那老者古衣高冠,道意盎然,听孩子哭得声嘶力竭,问之甚是怜悯。自言乃是一名丹士,自怀中掏出一丹交与莫太平,告知此丹名为“复生丹”,服之可保这孩子十二年寿命,说罢也不停留,飘然而去。

  莫太平将信将疑,将那丹丸放进小莫离口中,之后半晌不见声响,他大急之下只道这孙儿已经死掉了。手忙脚乱的打开襁褓一看,小家伙竟已酣然而睡。

  自此之后,莫离的病情逐渐好转。

  为了给她治病莫太平也由符道转入医道,并苦修医术。他知道那颗丹名叫“复生丹”,就到处打听材料和炼制方法,功夫不负有心人,花了很大代价终于给他得到了“复生丹”的丹方,前几日得了那“鬼面龟甲”后,花了十数年的时间终于全部凑齐了炼制“复生丹”需要的材料。

  随后“鬼医”又不惜辛苦,去衢山邀来了旧友,丹士胡西行。

  “鬼医”莫太平捧着四颗丹丸,心潮澎湃。

  今日炼丹圆满,总算这些年的辛苦没有白费。先前莫太平只当胡西行能够完成“复生丹”的炼制,就算大功告成。

  若是他道行高深,能多炼出一颗算是惊喜,可没想到胡西行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竟然分出了四颗丹丸,登时喜不自胜。

  他进了房中,轻轻扶起尚在昏迷之中的莫离,将一颗丹丸放入她口中,又以符力助她吸收丹气。

  他以符眼观察那丹气在莫离体内渐渐化开,登时将她体内的剑意团团围拢起来,眼见莫离脸色渐渐红润,想来是那丹力已然开始发挥功效,更是高兴。

  他一时心中大定,关上房门走了出来,萧奇已经将院子清整得干净,“鬼医”走到萧奇跟前面无表情的示意他跟自己过来。

  萧奇见他一脸严肃,没来由一阵心跳,望了望坐在一旁喝茶的胡西行,见他仰头望着天边不知在想着什么。

  萧奇随着莫太平走到院角,却见他沉下脸问萧奇是如何得了莫离口中的“复生丹”的。

  原来“鬼医”莫太平对莫离自小呵护,因她自幼重疾缠身,更是倍加关心,在离谷这一段时间,莫太平更是惦念不已,可方一回来就见莫离被灵宠攻击,而后又发现莫离体内的丹力大减。

  他见萧奇鬼鬼祟祟,一直怀疑是他在作怪,眼见莫离似乎对他甚是在意。见她病重,一时又不好厉声审问,不然以他的性情,早就符笔一挥将这光头小子撕得血肉横飞了。 

  “鬼医”晚年丧子,对世间一切早已心灰意冷,唯独对这个孙女儿爱逾生命,此刻暗暗后悔留两人在谷中,天知道这孤男寡女做了什么。

  他这几日见到莫离与萧奇眼中若有情意闪现,莫离发病之后,这姓萧的关心异常,莫不是自己的孙女儿被这油滑的小子占了便宜?

  莫太平越想越气,看着萧奇的眼神也愈发凌厉起来。

  萧奇被他的一对大小眼盯得心里发毛,只道他是在用符眼扫视自己的灵台寻找妖女陆轻怜的踪迹,不由更是害怕。

  就在两人沉默不语大眼瞪着小眼之际,忽听旁边发呆的胖子说道:“这光头小哥,我虽然收取了火源丹灵,消除了你外火的根源,但你灵脉之中尚有余火未除,若是不及时消灭只怕将来会成为大患。”

  见鬼医和萧奇二人都看着自己,胡西行抚了抚胡须又摇头晃脑地说道:“我乃天涯沦落之人,四处漫游,随意炼丹,身边尚缺少一个煮茶烧饭背包挑担之人,我这一身丹诀无人传授,待我归天之日,就只能凌乱风中,可惜啊,可惜!”

  他先前几句话说得甚是悲伤,但后来忍不住竟咿咿呀呀唱了起来,却是让人忍禁不俊。

  萧奇听他言语中是有要收自己为徒的意思,心头激奋之余,又满是不舍,他这些日子与莫离情投意合,情意绵绵,情难自禁,已是难舍难分,想着自己若是离去再见不到小结巴,不由心情甚是沮丧。

  胡西行咿咿呀呀的唱了几句,见萧奇满脸犹豫之色,知道他是舍不得“鬼医”的孙女。

  他适才见“鬼医”目露凶光,只怕他出手伤人,所以才说出那几句话来。他这几日看着萧奇行事,十分喜欢,而且萧奇的身体也的确如他所言若不及时修复,必成大患。

  他知道萧奇一时难以取舍,又怕自己离开之后,这“鬼医”莫太平符笔一挥,这孩子立时了账。

  于是对着萧奇又说道:“鲤鱼躲在浅池之中很是得意,却不知跃过龙门即可飞天。唉!可惜世人知道这一点的少之又少。”

  说完向莫太平作揖告辞打点行装准备出发。

  萧奇见他屡次点拨自己,甚是心动,和他一起走的念头在心里转了又转,却始终绕不过小结巴这一关。他自幼缺少关爱,只是遇到了石横舟和莫离之后才晓得世间有爱,所以对这二人很是依恋。

  石横舟离开之后,他怅然若失,幸好很快就和小结巴情投意合,再度享受有人关爱的感觉,此刻要抉择是否离开小结巴,他怎能不左顾右盼,顾此失彼?

  终于,看着走出院落的胡西行,萧奇重重的顿了顿脚,下了决心。

  他疾步走着想要去和小结巴告别,可惜远远地看到莫太平,站在门口恶狠狠地看着他,萧奇不由吓得魂飞魄散,只得打消了念头,暗自叹了口气。

  回到房间收拾了一下,找出衣衫头巾等物,匆匆打包。

  他自幼讨饭从没穿过完整的衣服。但自从入谷之后,莫离见他衣衫褴褛,找了件“鬼医”的旧衣裳给他穿。他在莫离面前也学得干净整洁了许多。

  那件衣服两人先前去割死人藤时肩头被树枝刮破了,萧奇很是惋惜。

  莫离用针线帮他缝好后,再未穿过,此刻见到更是心伤。

  他害怕胡西行走远,收拾好衣物急急向外就走,一抬头,看见墙上画着的三只乌龟。那两只小龟一个头上发辫宛然,一个头顶光光,可不正是二人。

  萧奇登时忍不住热泪盈眶,一滴一滴流下来。

  他仿佛躲避鬼神一般逃出门,不敢回头,怕一回头看见小结巴拖着病体倚门而立,怕自己立时不愿离去,他沿着小径奔跑,去寻找胡西行肥胖的身影,风里留下他满是离别痛楚的眼泪。

  胡西行渐走渐远,那“回”字符阵已经被“鬼医”打开了阵眼,眼见再走一段路就要出山谷了,他止住脚步假做休息,斜着眼睛看了看身后,见无人尾随甚是失望,不由长叹一声继续前行。

  忽听得背后有人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一个声音急急喊着:“先生慢走,先生慢走,等等我!”

  却是萧奇快步赶来。

  胡西行毫不住脚,挺着肥硕的肚子大步向前,萧奇只得连跑带颠的跟着他,一边走一边向后偷瞧,只盼小结巴发现自己不在了能追出来送自己一程。可惜边走边望,直到走出山谷也没有等到莫离出现。

  眼见和胡西行越走越远,渐渐再看不见谷口,他心绪黯淡,满腹悲伤。

  只能在心底里暗暗和莫离告别:人生就是一次越走越远的旅行,再见了,小结巴。再见了,无忧无虑的日子,再见了,那暗藏在心底的初恋!

  莫离醒来已经是黄昏时分,桌上燃着一只小蜡,烛光照耀之下,倒显得房间里静谧安详。

  莫离觉得自己好了一些,身上也有了些力气。她抿了几下嘴,发现不知何时那颗几近消失的丹丸又回到嘴里了,她品味着嘴里丹药的味道,嗯,正是她自小噙含的“复生丹”的味道。

  她一时诧异但又恍然,知道一定是爷爷赶回来了,并带回来新的“复生丹”,这下不但自己,小光头也有救了。莫离开心之余立刻下地,端着那个烛台去找萧奇,她不敢大声怕惊动了爷爷,就趿着鞋子,蹑手蹑脚的走去萧奇的房间。

  可萧奇的房子里黑漆漆的,莫离只道那小光头是躲在哪里要吓唬自己,遂小声唤道:“我看…看…看到你了,快出…出…来,,别…别…别躲了。”

  可找了好半天却没有看到那个小光头。

  烛光照耀之下,她的影子映在墙面上,很美。

  待看到墙面上的乌龟,莫离一动不动的举着蜡烛,随即那只手慢慢降了下来……

  墙面上那两只小龟手挽着手,似乎甚是高兴,那手上,歪歪扭扭的写着两个字——等我!

  莫离呀呀的叫了一声,叫的是什么,没有人知道。

  此刻,萧奇跟着胡西行已经走得很远了,忽然,感觉心很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