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大仙请指教 > 第一百二十八章,这小子真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庄羽,买下它,这可是好东西!”无界星河里的莫凡尘急不可耐道。

  “这是啥玩意?这东西很稀罕吗?”庄羽心中疑惑问道。

  “啥?很稀罕吗,何止是稀罕,简直是太稀罕了!”

  莫凡尘心中升出一阵鄙视,心中暗暗道,这个土鳖当真是没见过世面!

  什么叫也许只是一株草也说不定,什么只是经年常绿,别的没啥用处。

  真是可笑至极,这可是天缘茶树的幼苗啊!

  天缘茶树,十年为草,百年成苗,千年开花,万年为树,烹制为茶,感悟天缘,直登天道。

  从一株草的样子成长为一颗碗口粗的天缘树,需要整整一万一千一百一十年。

  在成树后,一日光阴,天缘茶树的树叶就会落尽,然后再化为草。万年的积累,不过是它的一个循环而已。

  它不需要阳光雨露的滋养,也不需要风霜雨雪的锤炼,更不需要春夏秋冬季节变换,只要给它一个相对独立的空间,就能够自行吸收天地灵气滋养自己。

  天缘茶树即便是在红尘天外天,也很少有人知道。不过凑巧的是,莫凡尘却是知道的,而且他还知道在天缘茶树真正成长为树后的另外一个名字——道劫茶!

  不管是灵道修行到了什么地步,在参悟大道的时候,只要有了道劫茶,便可以加快自己对大道的感悟!

  而眼前的这株天缘茶树,在莫凡尘这个识货之妖眼中,那木盒子里分明绕了好几圈,看样子最少最少也得有九千年以上的树龄了,距离化作另一形态的道劫茶,也就只有一步之遥。

  惊见如此神物,莫凡尘怎能不感到惊喜?

  这可是罕世难逢的超级好宝贝,即便在红尘天外天,道劫茶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珍贵神物!

  这种茶树另有一个好处,纵然在成长为道劫茶之后,也不会引人注意,表面上看起来就是一颗普普通通的茶树,若非机缘巧合,根本无处搜罗。

  想要获得这种树的唯一途径,就是在它幼苗的阶段,因其长青的特质而有所收获。但纵然有所收获,也需要万年的漫长岁月栽培,才可能成树。

  世上有几人,能够活足一万年?

  所以道劫茶,纵然是在红尘天外天,也是罕见罕闻,基本绝迹。

  莫凡尘也只是在一次极偶然的情况下,见过一株五千年树龄的天缘茶树,所以才能识得眼前的这株茶树幼苗。

  真是难以想象,在世俗界这等灵气匮乏的地方,居然发现了一株即将成型的天缘茶树,这岂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

  “你……你要了?”

  药店伙计眨着眼,有些难以理解。就这么一株草,居然真有人要了,这货不会是钱多了烧的吧?

  “这株……这药草也没定价……您真要啊?”

  见庄羽点点头,药店伙计无奈的撇撇嘴,就算你真要,我也不知道该报多少钱啊!

  “这样吧,您随缘给吧!”

  庄羽随手拿出一百两银票,淡淡道:“这些够不够?”

  “够……够了……简直太够了!”

  药店伙计不禁喜出望外,一株草居然能卖出一百两银子。何止是值,简直是太值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庄羽突然听到有一个缓慢沉重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这株药草,一千两我要了!”

  一个锦衣青年背负双手,从门口施施然走了进来,来者正是李归散!

  此言一出,那药店伙计直接惊呆了,这株草放了足足三年没人问津,今天突然就有人要了,居然一来就是两个。更过分的是,居然一个比一个出价更高!

  庄羽隐隐感觉到不对劲,脸上很是不悦,皱着眉头道:“这个是我先要的!”

  这货身上的敌意很强啊,可是自己压根就不认识这货,这货到底是什么人?

  “只能说是你先出的价,既然还未正式成交,自然是价高者得。”李归散冷淡的说道。

  其实李归散根本不知道这个木盒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木盒里面到底是什么对他而言并不重要。

  只是因为看到庄羽想要买,便立即跳了出来,摆明了就是寻衅滋事。

  庄羽嘴角抽了抽,眼底闪过一道寒光,冷冷道:“阁下说的有理,是价高者得?我出五千两!”

  李归散背负双手,两眼看天,淡淡道:“一万两!”

  庄羽眯起眼睛,道:“十万两!”

  李归散笑呵呵道:“五十万两!”

  “一百万两!”

  若是有熟悉他的人,就会知道,此刻的庄羽已经很不耐烦了。

  “二百五十万两!”

  李规散惬意的摇了摇脖子,带着一丝不屑的笑意。

  我就不信这个小店,真敢跟我要银子?

  他本就是来找事儿的,当然是什么手段都用。所以不管庄羽出什么价,他都要压他一头,摆明了就是来恶心他的!

  可是就在他这二百五十万两六个字刚刚说出口,就猛然觉得肚子一沉一痛,然后整个人嗖的一声飞了出去。与此同时,耳边也传来一声破骂声。

  “去你大爷的二百五,不知死活的狗东西,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此刻的庄羽可谓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这个不知死活的二货,居然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来膈应我!

  庄羽二话不说,直接就是一记佛山无影脚,狠狠地踹在了李归散的肚子上,势大力沉的一脚,居然将当朝太子的大舅哥一脚踹出了门!

  撞破门帘,嗖的一声,整个人全都出去了,真是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前一刻还在讨价还价,下一刻就是人仰马翻!

  噗的一声,李归散狼狈万分的摔落在大街上,无巧不巧地一屁股坐到了一筐鸡蛋上面。

  顿时,满身上下都是黄呼呼的东西,去势仍旧未止,在翻了个滚,嘴角也是黄呼呼的一片。

  不知道的一看,还以为这位锦衣公子乃是从那什么地方酒足饭饱了!

  李归散本身修为不俗,但他却做梦也没有想到,眼前那位眉清目秀的羽三少,居然二话没说上来就开踹,就在这么猝不及防之下,他才吃了这么一个大亏。

  只是这一飞,确实是摔得狼狈至极,苦不堪言!

  甚至就连他身边的两个护卫,也都没反应过来。眨了眨眼的功夫,就看到少爷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被人踹了出去。

  正要怒火冲天的做出动作,却见那打人者竟然又怒火冲天的冲了出去。

  随即,又是一阵怒骂声,如同机关枪一般地传了过来。

  “好啊,你这个欺男霸女,逼良为娼的采花大盗,你这个无恶不作,丧尽天良的乌龟王八蛋,没想到今日竟然在这里遇见了你。今天本少爷就要为被你糟蹋过的万千花季少女讨回一个公道,我要阉了你这个乌龟王八蛋!”

  站在药店门口的庄羽,长身而立,身体骨骼咔咔作响,突然一阵清风吹来,黑发迎风飘起。

  远远的望去,既有那么一丝小拽,还有那么一丝小坏,更有那么一丝小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