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学霸同桌是我死敌 > 第 10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校门口的灯是橙黄色的,沿袭了六中抠抠搜搜的风格,都不算亮堂。

  姜衢从侧边只能看到陆淮和一个背影。

  长卷发,戴着贝雷帽,薄毛衣和短裙,脚上是一双过膝靴,身材好的不行,就这么远远看着,跟女明星似的。

  而且身高和陆淮挺搭,到陆淮肩附近,一头扎进去就是胸怀的那种。

  姜衢食指在虎口处掐了掐,想起陆淮开学那天沉迷手机的样子,心想,这莫非就是,那个传说中的美丽女人?

  “操?我们从这儿出你们也要从这儿出?”卢俊仁叉腰拦住出口,“还想插队是怎么着?”

  姜衢回神,转过身,见他们班的过必镰还在栅栏那边,二班的就想在他前面先过。

  “你们班的人不都喜欢翻墙吗,非到我们这儿凑热闹?”吴询挡在卢俊仁前面,“做人也要点脸,我们走的好好的,你过来插队是什么意思?”

  韩余满脸不屑但又不肯离开,他边上二班的许凯兴开始嚷嚷:“这栅栏你们一班的?平时晚上多少人打这儿逃课,有本事收保护费啊!”

  “逼逼叨叨完了没,”姜衢走过去,一脚踩在两根圆管中间,彻底拦住去路,和二班的隔着栅栏,“要过也分个先来后到,要不就别过了。”

  许凯兴往前猛一站,和姜衢对着瞪。

  姜衢打量他的脸两秒,最后勾了勾嘴角,把脚缩回来,后退一步,抱着胳膊:“行,你先过。”

  他这幅架势完全就是“你有本事过来,我就有本事把你打一顿然后塞回去”,许凯兴不大敢出去,在栅栏那边犹豫,看了韩余一眼。

  韩余没有什么表示,他不可能在姜衢面前低头,许凯兴骑虎难下,想出来又怵姜衢。

  “不过就算了,碧莲先出来。”姜衢喊过必镰。

  过必镰瘦的和猴儿似的,嗖一下就钻出来了,许凯兴跟在他后面,总算可以光明正大地通过。

  姜衢舌尖顶了顶上唇,眼里的笑意慢慢显露出来。

  许凯兴侧着身过了一半,头被卡住了。

  “哎哟!”吴询和卢俊仁噗呲一声笑出来,“你他妈头这么大,就别挑这条路啊,这像什么样啊哈哈哈哈哈哈!!!”

  一班人都快笑得直不起腰,许凯兴脸通红,不知道是被卡的还是被他们气的。

  “出的来吗?”二班人慌的七手八脚,从各个角度帮许凯兴,可还是半天都卡在那儿。

  “妈的你们班人脑子里都装了些啥,头这么大,这么大个缝儿都出不来哈哈哈哈哈!”吴询笑得快背过去,手搭在姜衢肩上,让他撑着自己,别给倒下去了。  

  二班人本来就心焦,被他们这么一激,只能隔着栅栏对骂,声音越来越大,终于惊动了逛过来的值班老师。

  “哪个班的在那边!”

  这一嗓子下来,一班的人条件反射就跑,留着许凯兴和二班的在后面吱吱呀呀乱叫。

  姜衢刚拔腿,右手手肘就被人拉了一下,他以为是一块儿的人,干脆就往下拉了他的手臂:“别说了,先跑再说。”

  “是我。”陆淮跟着他跑。

  姜衢脚都卡了一下,难以置信,看着自己拽着的人,张嘴想说什么,但身后的声音嘈杂,他只能抓着陆淮跑了。

  “你怎么在这儿?”

  陆淮脚步和他保持在同频率:“正好看见你了。”

  姜衢抽空回头看了眼校门口,哪还有什么长发美女。

  “就这么几分钟啊……”好不容易见一面,也太舍得了吧。

  陆淮没回答他,只是跟着大部队一起放慢了脚步。

  吴询想和姜衢说,要不要换家网吧,上回那个地方给他姥姥抓住了,结果……操!他看见了什么!

  为什么这俩人会手牵着手啊!还一副挺自然的样子!

  被吴询这么无声地看了一眼,姜衢很快把手松了。

  这时候过必镰也回头,本来还大喘气,顿时就屏住呼吸:“陆陆陆陆淮?你怎么也在这里?!”

  陆淮和姜衢面面相觑,好像有点难解释,到底是姜衢把陆淮拉上了黑车,还是陆淮自己主动参与了这项逃课活动……

  “出来散心。”陆淮说。

  吴询、过必镰、一班同学:“……”

  这话一听就很假,但是从学神嘴里说出来,竟然有那么点可信度。

  “那……你和我们去上网吗?”过必镰小心试探。

  卢俊仁往他头上拍了一下:“你没事吧,让他和你逃课去上网吧。”

  过必镰:“别管我,一定是我失心疯。”

  “我不去了。”陆淮声音挺沙哑的,说完好像抵着嗓子什么地方,连着轻咳两声。

  姜衢差点都忘了,陆淮病的挺严重。

  “那咱们走了。”吴询冲姜衢招手。

  不知道是跑快了还是陆淮本来就发烧,姜衢看他眼睛还是泛红的,没了平时那副精神气儿,一个人站在马路牙子上,怎么看怎么惨。

  陆淮任由姜衢看,等了一会儿说:“你打完游戏还回学校?”

  之前姜衢答应了,打玩游戏回学校接他一起放学。

  姜衢心下犹豫,他今天是挺想玩游戏的,说不定还能顺便碰到Lu,再说……他作为带头逃课的那个人,临阵走了怎么都说不过去。

  “老姜,干嘛呢,赶紧的,没几个小时。”吴询喊他。

  姜衢叹了口气,回头冲他们说:“你们去吧,我和陆淮一块儿回家了。”

  他们几个都有些惊讶:“啊?这都到网吧门口了不去啊?”

  “下次吧,我刚跑的时候感觉脚不太对劲,我回家附近诊所看看。”他说。

  卢俊仁非常遗憾:“好吧,那你……你们先回。”

  吴询倒是不那么容易被姜衢骗,可也没戳穿他。

  人都上楼以后,只剩下姜衢和陆淮一起站在马路牙子上吹风。

  天气已经逐渐热了起来,只等清明一过,南城的人就能集体换上夏装。

  但陆淮身上的黑色卫衣和这股热风十分排斥。

  “你想去看病还是直接回家?”姜衢偏头看他,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陆淮眼里突然就有神了。

  “回家吧,书包不用了。”陆淮说。

  姜衢和他换了个方向走,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他俩现在这关系,还挺微妙的。

  姜衢得承认,他没陆淮刚来时那么讨厌他了,但他俩这状态,一看就发展不成好哥们儿。

  陆淮这个人身上藏多很多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情,就像一面全封闭密室,把所有想窥探一二的人都堵在了外面。

  但他也说不出为什么,他就是莫名其妙会凑到陆淮边上,明明自己是个特别烦管别人闲事的人。

  不过这都无所谓了,对他来说,不能成为好朋友的同学有一大批,陆淮只是其中之一,他是这么想的。

  这个点哪里都还是挺热闹的,他们常去的黑网吧,底下的地下通道就是个小购物商场,里面卖各种盗版衣服鞋子,什么阿迪斯达,新千轮……货架和人挤满整个场地。

  姜衢热的不行,将校服外套脱了系在腰上,露出里面的白色短袖。

  人潮拥挤,暖烘的热气从四面八方袭来,迅速覆盖了裸.露的皮肤后形成密集的汗珠,陆淮将卫衣袖子撸到小臂,眉头轻蹙。

  他确实感冒挺严重的,去找姜衢的时候就已经是头晕的状态,地下商城的空气像给他身上裹了层厚重的棉被,动的不舒坦,还热出一身汗。

  姜衢回头看他一眼,确认他没有跟丢以后继续往前走,过了几步,重新回头:“你脸怎么这么红?”

  陆淮:“这里温度太高了。”

  姜衢想摸他额头,但脑海里突然闪过今天在教室里凑紧陆淮鼻尖的场景。

  太近了,他真的以为自己会亲到他,就算不是嘴巴,也应该是鼻子附近。

  “走快点吧,你跟着我。”

  陆淮伸手从底下牵住他校服的一只袖子,挑了挑眉,将人用力往后拽,嘴上却笑着说:“好,我跟着你。”

  姜衢砸在陆淮胸口,心猛地跳了一下。

  就好像投了个空心篮,球带着速度线一击砸中篮筐下的地板,不断回弹,回弹……

  “走不动了吗?”陆淮勾着唇角问他。

  姜衢都忘记骂他了,很快垂下眸,离陆淮远远的:“走,赶紧走。”

  他们就这么一前一后,穿梭炙热暖潮,踏过春末与夏初的交界。

  偶尔路人会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们,但陆淮也没松手,姜衢也没说让他松手,只是姜衢的脚步都几乎格式化了。

  一步跨多少距离,都被固定了。

  地下通道的电梯很长,他们和下行的人擦肩而过,一直到风吹到身上,汗水变得有些湿凉,陆淮才松了手。

  姜衢抿了抿唇,脸还在莫名发烫,感觉到身后没人牵着以后,强行选了个话题开口:“你明天还来学校吗?”

  “来。”陆淮说。

  “那明天我等你?”他问。

  “我等你吧,顺路。”陆淮说。

  姜衢“哦”了一声,又问:“那你今天晚上还不去看病?”

  “家里有药。”

  又不知道聊些什么了,姜衢干脆和陆淮慢慢走着。

  送陆淮到楼下的时候,姜衢抬头看了眼门牌,皎厝里11号,没错了。

  陆淮把袖子从小臂上打下去,问他:“你直接回家?”

  “我肯定不能回啊,我姥姥看到我这个点回去,能把我吊着送回学校。”姜衢说。

  陆淮用钥匙开门:“坐会儿吗,我一个人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