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黎明边缘 > 第一百八十二章 你在教我做事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是不是在煮什么东西?”梁逸抽了抽鼻子,问道。

  一股糊味儿。

  “遭了,遭了!我在熬小米粥呢!”苏菲惊呼,捡起地上的锅铲就往厨房里跑去。

  梁逸忍不住浅浅一笑,眼前的之景,像极了家的感觉。

  ……

  Am7:07分,曜日当空。

  梁逸在泳池里游了一圈儿,洗去昨夜的疲惫与污秽,披上一件浴袍斜卧在客厅沙发上,抻着脑袋偏着头,看早间新闻。简单至极的作态,富得流油的生活。

  新闻标题:“万豪夜总会的惊天屠杀案!”

  新闻播报:“2020年4月21日,位于艾尔市中心的国际顶级娱乐场所,万豪夜总会,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屠杀案件,据记者传回的消息了解,夜总会一夜横死30多人,失窃现金高达数百万元……”

  梁逸一下子就从沙发上蹦了起来,人是他杀的没错,但他一毛钱也没拿,何来失窃百万元之说?

  “梁先生,你是怎么了?”

  苏菲端着一碗小米粥,一根油条,一个茶叶蛋,两个小笼包,轻轻搁在梁逸面前。

  梁逸抽了抽鼻子,露出一个享受的微笑,轻声道:“家乡的味道。”

  “谁叫你是客人呢。”

  苏菲在梁逸身旁坐下,双腿自然并拢,身姿挺拔,坐姿优雅。好一个端庄大方的气质美女。她盯着电视机里的早间新闻,好一会儿,问道:“这一起‘万豪凶杀案’跟梁先生你有关吧?”

  梁逸一边啃着油条,一边回答:“的确跟我有关。”

  苏菲板着脸,沉声道:“你干嘛杀这么多人?”

  梁逸叼着油条,甩头道:“不不不,这件事情跟我有关,那是因为,我也是受害者。”

  苏菲秀眉微蹙:“你也是受害者?”

  梁逸问道:“这油条是你炸的?”

  苏菲轻哼,眉宇间略有傲色,道:“当然是我炸的。”

  梁逸摇头道:“下锅的时间晚了点,脆而不酥;梭锅的时间长了点,色香欠佳;起锅不够利索,油渣子没抖干净——差评。”

  “你……”苏菲瞪目,眼睛一转,莞尔一笑:“梁先生说得是,以后我一定改进……”

  梁逸抿了口小米粥,笑道:“当时我正在舞池里左手画龙,右手画彩虹,突然有个带着‘绿魔’面具的人问我,‘先生你想不想玩儿点刺激的?’”

  苏菲道:“我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你这种人一定会被吸引。”

  梁逸摇头道:“我是被半拉半拽半送,绿魔把我带到一个包间,里面7、8个持枪的壮汉,摁住我就忘我嘴里灌那种血红色的小药丸儿。”

  苏菲皱眉道:“你武艺那么高强,你不会反抗么?”

  梁逸叹气道:“事发突然,我防不胜防……我吃了药丸,他们就把我扔了出去。”

  苏菲紧张道:“然后呢?然后你怎么样了?”

  梁逸端起粥碗,反问道:“这小米粥你熬了多久?”

  苏菲嘴角微微一抽,如实回答:“第一锅糊了,第二锅不算熬。”

  梁逸摇头不满道:“你这的确不能叫做小米粥,只能算是水掺多了的稀饭,并且米粥要用瓷碗装盛,你拿个不锈钢的铁腕,失了味道。”

  苏菲冷声道:“这是银碗。”

  梁逸放下碗,拾起茶叶蛋,一边拨,一边道:“然后我就继续回舞池里跳舞,越跳越得劲儿,越跳越得劲儿,完全忘记了时间,完全放飞了自我。”

  苏菲嗤之以鼻:“肮脏!”

  “但是!”梁逸神情突然严肃起来。

  “但是什么?”苏菲表情也开始紧张。

  梁逸一口吞下茶叶蛋:“但是你这茶叶蛋好像不新鲜。”

  “你真的很无聊。”苏菲翻了个白眼,起身就要离开。梁逸轻轻按下她,她急忙打开梁逸的手:“别碰我!”

  梁逸笑道:“好了,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后来我发现了吸血鬼。”

  “吸血鬼!”苏菲惊呼,因为她知道这个东西存在,所以并没有怀疑梁逸是在开玩笑,“你是在哪儿发现的?”

  梁逸道:“在一处阴暗的楼梯间里。”

  苏菲道:“你是怎么逃掉的?”

  梁逸道:“我跑回了包厢里,找到了刚刚那些灌我吃药的人,他们身上有枪,是看场子的打手。”

  这时,新闻播报里恰好响应了一段话:

  “最新消息,目前有几位死者的身份已经确认,其中7名艾尔市本地男子,6名属黑恶团伙,头目叫做‘米茨’,在万豪夜总会‘看场子’,1名叫做‘杰克’,是万豪夜总会的行政主管;案发地点发现了大量的枪械与违禁品……如图所示,这种红色的药丸就是流通在各大夜场的‘玩具’,现已移交东欧卫生局分析解剖……”

  “你看,我说得没错吧,我也是个受害者。我当时担心你,因为害杀人的吸血鬼好像就是被你打下摩托车的那3个人……操,TMD,这世上真的有吸血鬼!”

  梁逸一边咀嚼者小笼包,一边表示惊讶和怀疑,实则内心稳如老狗,并把一切都归纳在计划之中。

  苏菲紧盯着电视机,秀美的五官几乎要皱成一块儿。

  梁逸的计划完美进行,她的计划全部泡汤;梁逸心知肚明,她一头雾水。

  新闻播报:

  “最新消息!这位叫做达芙妮的小姐曾作为第一目击证人见过凶手,我们来采访一下。”

  “你好,达芙妮小姐,听说你见过凶手是么?”

  “是的,我见过他,我还和他对过话。”

  “你能给我们描述一下他的样子么?”

  “他带着一张红色的像是啄木鸟的面具,鼻子非常性感,嘴唇非常柔软,声音非常有磁性,有将近2m的身高,留着一头金色的短发,强壮得像是一头野兽……噢,天呐,抛开他的残忍,他真的是一个很完美的男人。”

  “呃……你能说一说具体的经过么?”

  “具体是这样的,他很优雅地走了进来,先是很有礼貌地问候我,然后他突然起了色心,他开始玩弄我,天呐,他真的好粗鲁,他彻底占有了我……和我一起值班的杰克主管被吵醒,想过来救我,但是被他直接反杀……杰克主管如果再晚出来1分钟,我就能采集到他的DNA,唉……实在太遗憾了……”

  ……

  “咦!真恶心!这个杀人狂肯定是个心理变态!这么肥腻的东西都吃得下去!”苏菲扪着胸口,露出一副干呕的表情。

  梁逸瞧着手中肥的流油的肉包子,一时间竟难以下口,这么肥腻的东西,他怎么可能吃得下去?不过也多亏了达芙妮的谎言,他可没有金发,他可没有2m高,他也绝不会在她体内留下DNA。

  “你男朋友不是艾尔市的超级警察么?这次凶杀案足以轰动整个欧罗,他有上电视?”梁逸笑问道。

  苏菲抬手一指电视大屏幕,道:“金色头发,最高的,最帅的,就是他咯。”

  梁逸斜眼一笑:“最高,最帅,又强壮,还是金头发,你不觉得他很有嫌疑么?”

  苏菲冷声道:“你以为我男朋友像你么?他从来不去夜店拈花惹草。”

  梁逸竖起大拇指:“真是个举世无双的好男人。”

  苏菲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好不好,她能不知道?

  梁逸问道:“你们相恋多久了?”

  苏菲道:“两年多了。”

  梁逸又问:“是怎么认识的?”

  苏菲道:“一次偶然的缘分。”

  梁逸眯眼笑道:“不考虑结婚么?”

  苏菲厌恶道:“不结婚。”

  梁逸疑惑道:“为什么不结婚?你们的年龄很适合,也很般配。”

  苏菲已不耐烦,随便找了个理由:“他平时很忙,没有时间。”

  梁逸问得更加放肆:“那你们的性 生活——”

  “啪!”苏菲一巴掌排在桌子上,银具碗筷“哗啦啦”作响,她收拾起餐盘,面色偏黑,“我去洗碗了。”头也不回地走向厨房。

  “记得帮我沏一壶铁观音,水不要滚沸,半开就行,你懂我的意思?”梁逸笑着嘱咐,点燃一根饭后烟,仰卧在沙发上尽情地吞吐着。

  苏菲顿了顿脚步,咬了咬嘴唇,“梁先生,请你记住,我是管家,不是佣人。还有,这里是东欧,不是华夏,凡是有要求,请说一个“请”字好么?华夏礼仪源远流长,到您这里,还断了不成?”

  她也不等梁逸把话驳回,气冲冲地溜进厨房。

  “有趣有趣。”

  电视大屏幕上,“洛克斯·克塞洛”警官正在接受采访:“大家不用担心,通过监控录像与一些目击证人的情报,警方已经侧写出犯罪嫌疑人的大概模样。”

  接着一张素描肖像画被摆放在镜头面前,身材,发型,五官,华夏人的面貌……和梁逸的长相虽然还有些出入,但已经颠覆了达芙妮的描述。

  “从侧写素描上来看,凶手极有可能是个华夏人,请大家时刻保持警惕,每一个华夏人都很危险!”

  洛克斯冷冷地盯着镜头,凶狠的眼神仿佛是在隔空与梁逸喊话:我要来抓你了!

  “滴!”

  梁逸用遥控器将电视机关闭,如此一来,东欧人对华夏人的偏见就会更加激烈,他的行动也会受到限制。他冷冷一笑,“找我麻烦?那就来现实中碰一碰!”

  一会儿。

  “梁先生,你怎么把电视关了?”苏菲端着一杯清茶,缓缓走了过来。

  梁逸抽了抽鼻子,摇头道:“这不是铁观音。”

  苏菲把茶杯搁在桌上,露出一副“你爱喝不喝”的表情,微笑道:“铁观音和大红袍全都被罗斯先生带出去了。只剩下一些茉莉花茶,梁先生将就将就?”

  梁逸端起茶杯,摇头晃脑,“不讲究,不讲究,”他揭开杯盖儿,轻嗅茶香,心满意足地吹了吹,抿了两口,眉头微皱,“花茶有些年头了吧?”下一刻又欣然,“茶不比酒,越老越沉,但越久越香,不错,不错……”

  “巷弄里喝茶聊天的老大爷都没你这番作态,”苏菲趁着沙发,又道:“唉对了,和你商量个事?”

  梁逸顿了顿手中的茶,黯然一笑,问道:“是赏我的事,还是坑我的事?”问完,继续细品。

  苏菲神色微微一怔,当然是坑人的事才找人商量,要是好事还不得自己闷着就干了?她义正言辞:“不是坑你的事。”

  梁逸道:“撒谎。”

  苏菲俏脸一红,放低语气:“可是我都已经约好了,你总不能让我反悔?再说了,昨天不是你说想见他的?”

  梁逸微微偏头,用眼角余光斜视苏菲:“你在教我做事啊?”

  苏菲咬唇,一拳头吹在沙发上,决然道:“我不管,反正我已经和他约定好,待会儿他就要来别墅,你自己准备一下。”

  梁逸内心暗喜,表面很镇定,问道:“他会不会抓我进警察局喝茶?”

  苏菲摇了摇头,却又点了点头,最终吐出三个字:“不好说。”

  梁逸征求道:“那你能不能帮我把这次会面取消掉?我可不想坐牢。我觉得华夏人只要进了你们警察局,就别想再毫发无损地出来。”

  苏菲咬唇,细声道:“可我都已经帮你约好了,不是说要一起共享吸血鬼的案件么?你把你知道的告诉他不就行了?”

  梁逸问道:“告诉他,他就不会为难我?”

  苏菲表情凝重,“你见到没见到他,怎么知道他一定会为难你?”

  梁逸一口饮尽花茶,把空杯子递还给苏菲,笑道:“因为我昨天也去过万豪夜总会,正巧我又知道吸血鬼的事。我想,如果你不告诉他我要约他见面,他也会亲自登门来找我的……麻烦?”

  苏菲接过茶杯,沉声道:“只要你好好配合调查,他不会找你的麻烦。”

  她转身就要离开,结束这即将让她语无伦次的对话……不,这就像是一场审问,太可怕了,这个男人太可怕。

  “他会不会杀了我?”

  冷冷一声问,惊得她手足无措。

  “啪!”

  空杯落地,粉碎无常,茶水四溢。

  苏菲的柔唇已被自己尖锐的牙齿咬出了丝丝血痕,她愣在原地,不敢蹲身去收拾残片,不敢偏头去面对梁逸。

  “苏菲小姐,你知道死的定义?”

  梁逸翻出沙发,走到苏菲面前,蹲下来一点一点儿拾起地上的碎瓷片,讲述道:“死的定义就是,失去一切,好的坏的全都与你无关了,从此以后你再也见不到他,听不到他的说话,在他身上奢求不了什么,对他的愧疚你都不用太去在意,他死了,无法找你报仇,这世上没有亡灵和鬼魂,你晚上可以很安心地睡觉,绝不会做恶梦,”他已把瓷片拾起,深邃的眼眸注视着苏菲惊恐跳动的碧眼,轻声问道:“对么?”

  苏菲背过身去,偷偷地抹了抹眼睛,声音沙哑道:“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我又不在乎这些……”

  “你爸爸和妈妈呢?”梁逸突然问道。

  苏菲心头一惊,抹眼泪的手开始捂住自己的嘴巴,沙哑的哭腔彻底变成了抽泣。哪壶不开提哪壶。

  梁逸继续道:“他们都死了,死于一场横祸。”

  大概是戳到了痛处,苏菲的抽泣彻底转换为哭泣。

  梁逸继续道:“他们的死你亲眼所见?还是说,他们就死在你面前。”

  “别说了,你别说了……”苏菲像是个受了委屈的孩子,蹲在地上嚎啕大哭,“不,不……”

  梁逸缓缓点燃一根香烟,他就是这么聪明,他所有的事情都能猜到:

  年幼的苏菲亲自看见父母死在夜鬼的利爪下,再通过某种命运的转折,被艾德里古堡的管家,也就是苏菲的继父给救了下来,她在仇恨中长大,最后加入守夜者组织,不断地学习知识和格斗技巧,让自己变强,让自己有能力为自己的父母报仇。

  她的年龄肯定不小了。守夜组织能强化机体,增强抗衰老能力,相貌能掩护年龄,但学识和经历,以及岁月洗礼后的气质怎么都挥散不去。年轻人叫她一声“阿姨”很合乎常理。

  “叮咚!叮咚!”

  门铃声突然响起,液晶监控屏中,一个金发男人,手中捧着一束暗红玫瑰,得体大方的西装,俊朗立体的五官,高大挺拔的身姿,重案组组长洛克斯·克塞洛。

  “这么快就来了么?我还想请他帮我买套衣服呢,你看我穿成这个样子,怎么见客?”梁逸嘴角一抹冷笑,勒紧了浴袍上的腰带,迈开步子就要出门。

  苏菲抢着上前拦住他,泪痕未干,目光楚楚,一个劲儿地摇头:“梁先生,你不能和他见面,你也不用和他见面,我会打发他离开的。”

  梁逸叉着腰“哈哈”大笑:“苏菲小姐,你该不会真的以为他会杀死我?我开玩笑的。”

  “那我去开门,你就留在这儿!”

  苏菲抹干眼泪,留下一句话,转身就要夺门而出,梁逸见势,一把将她给捞了回来,用衣袖擦了擦她脸上未干的泪痕,笑道:“苏菲小姐你就别为难我了,你瞧瞧你的样子,哭成了个大花猫,出去要是让你男人看见了,而我又只穿了个浴袍……他也许真的会杀了我。”

  苏菲想想也是,可他又不敢放洛克斯进来,一来一去,急得跺脚:“怎么办,怎么办……”

  “叮咚!叮咚!”

  “叮咚叮咚……”

  门铃响,苏菲的手机铃声也在响。

  “你赶紧去洗一把脸,补个妆,保持好心态,顺便沏两杯花茶来……我去会会他。”

  梁逸傲然一笑,大摇大摆走向宅门。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