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久别相思而遇宋云洱厉庭川完整版 > 第1352章 宋云洱,你慢一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保臻气呼呼的打断她的话,咬牙切齿,“宋云洱,你才是老二的解药,全部的解药。你让他骚一下不就行了吗?知不知道,我……”

  “保医生,厉庭川的伤口又严重了,人都昏迷了。你能不能过来看一下?”这回轮到宋云洱打断他的话。

  “什么?!”保臻的音量提高不少,整个人瞬间清醒过来。

  此发烧非彼发骚!

  “知道了,我马上过来。”然后快速的挂了电话,顾不得继续跟贝爽解锁姿势,快速的下床,冲进更衣室。

  甚至都来不及去洗浴室冲洗,直接穿好衣服就出来。

  “小爽儿,我得去一趟厉老二家。他伤严重了,对不起啊,再一次被打断了。”保臻一脸歉意的看着贝爽,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没有一个人在行好事时,接二连三的被打断,会乐意的。

  北老大那次还好,至少都还没进入正题。

  又被这么给打断了,还不得不结束。

  他要是被吓的不能人道了,一定让厉老二也跟着一起不能人道。

  贝爽快速的下床,“等我一下,我跟你一起去。云洱一定被吓到了,我去陪陪她。”

  然后同样冲进更衣室,快速的穿衣服。

  半小时后,保臻的车子驶入别墅院子,然后快速的上楼。

  在书房里,当他看到躺在沙发上,连手脚都无法伸展的厉庭川时,嘴角隐隐的抽搐了两下。

  要不要这么委屈自己啊,睡沙发!

  老二,你真是越来越怂了啊!

  我都让糖豆把你们俩锁一个房间了,你竟然不上她的床,委屈自己睡沙发?

  鄙视你!

  “保医生,他烧得很厉害!”宋云洱一看到保臻和贝爽,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

  保臻看着她那被厉庭川紧紧的握在手里,放在自己心脏处的手时,嘴角又是小小的抽搐了两下。

  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不是,这次该不会又是厉老二给装的吧?

  毕竟,之前,他可是装过一次的,也是装的发烧,还一副有模有样的。

  就是为了把宋云洱给叫过来,照顾他,跟他共处一室,好方便他行狼之举。

  那这次呢?

  看着厉庭川的动作,保臻觉得,这样的可能性更的很大。

  可,再一想,又觉得不太可能。

  毕竟,他和宋云洱都是伤患,宋云洱现在也没办法照顾他,至于狼举,那就更别想了。

  难不成,这次是真的?

  毕竟,他被厉埕致伤的确实不轻。

  本来应该是在医院里的,他却非执意回家。

  “保医生?你怎么还站着?他烧得很厉害,浑身都是发烫的!”见他没有任何动作,还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宋云洱一脸不解的问。

  自然,语气也提高了几分,而且还带着隐隐的质疑与责问。

  这让保臻想到之前厉庭川装病那次,她也是这么质疑他的,还说他是庸医。

  “保臻!你想什么呢!”贝爽推了他一下。

  保臻反应过来,赶紧上前去检查厉庭川。

  靠!

  还真是发烧了,烧得这么严重!

  保臻同样被厉庭川此刻的体温给吓到了。

  这都跟个火山一样了,再这么烧下去,非得烧得傻子不可。

  “我就说,让你在医院里呆两天的。你非执意要回家,这下好了,非把你烧成傻子不可!”保臻气呼呼的说道,然后是从医药箱里拿出药水和针。

  烧成这样,必须得打退烧针了。

  宋云洱看着那一枚竖起来的针,猛得吞一口口水,眼眸一眨不眨的盯着。

  然后只见保臻将厉庭川身子微微的翻侧过来,直接一针下去。

  宋云洱再一次吞了一口口水,总觉得厉庭川醒来,会找保臻算账。

  “把他衣服脱了。”保臻对着宋云洱说道。

  “啊?”宋云洱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一时之间没能反应过来。

  保臻转眸望去,然后微微一怔,“算了,我自己来。你也没办法脱他的衣服。”

  别说这会手被厉庭川紧紧的握着,就她还是个伤员来说,也没办法脱了厉庭川的衣服。

  正打算去解厉庭川衬衫的纽扣,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猛的一个转身,对着贝爽沉声道,“小爽儿,你出去。”

  “我?”贝爽指着自己的鼻子,“我得陪着云洱。”

  “陪什么陪!”保臻没好气的说道,“她又没事。不好好的吗?厉老二醒来,要是知道被除了宋云洱以外的女人给看光了,非弄死你不可!”

  这话一说完,宋云洱和贝爽的脸“倏”的一下就涨红了。

  “云洱,我先出去了。你有什么事,叫我。”然后急急的离开。

  宋云洱的脑子里不停的回响着“厉老二醒来,要是知道被除了宋云洱以外的女人给看光了……”

  看光了……

  所以,保臻是要把他给脱光?

  “那个……”

  “把他裤子也给脱了。”保臻打断她的话,很自然的吩咐着。

  “啊!”宋云洱猛的一抬头,便是看到厉庭川的衬衫已经没有了。

  肩膀处的那伤口,触目惊心。

  只是,他是怎么脱了厉庭川的衬衫?

  也没见他抬一下厉庭川,就连手也没见他抬一下的。

  不过,当她看到那被剪得碎烂的衣服时,瞬间明白过来了。

  宋云洱还没回过神来,只见着保臻已经直接开剪厉庭川的裤子。

  当那一把小小的手术刀剪到裤裆处时,宋云洱一脸谨慎的看着他,眼眸里透着小小的质疑与紧张。

  “你自己来!”保臻直接把手术刀递给她,命令般的说道。

  宋云洱摇头,“我……不会。”

  再说了,她的手被厉庭川握着呢,她怎么来?

  “要是让厉老二知道,我把他剪了,我还能有好日子过?”保臻一脸严肃的说道,“这是你老公,你自己来!也只有你,他才不会动怒!”

  宋云洱一脸愕然,不知所措的看着保臻。

  “快点!”保臻催促,“不想让他烧成傻子,就把他脱光了。我还得给他处理全身。”

  宋云洱左手拿着手术剪,手在发颤着。

  但是一想到厉庭川这火烫的温度,眼一闭,心一横,“咔嚓”下刀。

  “宋云洱,你慢一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