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小城车站 > 第五百四十三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伸右手抓了抓稍大一些的左边耳垂,向前伸着脖子——像乌龟一样(好难听的比喻),左腿为重心,右脚插在左脚后边,左手扶住门框,保持住身体的平衡。这是我之前和老秦聊天的姿势,一个二百多斤的胖子摆出了自以为有型的架势(也不知从哪学的尴尬动作)——好在没维持多久,在我听到老秦接下来的话语之后,就彻底泄了力气,险些以后仰跳投的姿势摔倒。

  想起来自己连高中的毕业照都没拍——大合影躲不掉,还是拍了的。但是“艺术照”(脱下成年的校服,自备不违反校规的个人衣服,在风景不错的校园不远处的河边与朋友老师同学或者自己一个,在学校请来的摄影师的专业技术下,拍照留念的活动)我一张也没有。拍照的当天我窝在教室里,整个年组都只有我一个(挨个班级门外转了一圈),回到空荡荡的教室里,我时而读读报纸,时而看看小说,时而望着楼下同班外班的同学和与平时不同,异常温柔,满脸笑容的老师们,在镜头前摆出各种POSE甚至齐心做帅气的傻气的组合动作的欢笑的人们。只有我,在享受孤独……不过后来知道相册价格后我释然了,不像其他几个忍痛割舍、在心之天平痛苦衡量价格的同学,我十分淡然的拒绝了“报价”,三年高中,连一张合影都没留……

  其实论味道来说,在车站吃到的饭菜更为美味——甚至比大学食堂和一些小饭店都好。小城虽然人不多,但是个个(除了我)都是做菜能手,饭店大厨的水准。而且大家来自不同的地方,拿手的菜品菜系多样,还几乎没有重复的,每次聚餐都让人大饱口福——“本来领导雇过几个厨子,后来因为吃惯了我们的手艺,干脆都撵走了”。可见小城各位的厨艺之好:未必有多精美,但是好吃是一定的。除了各位原来在“小城领导”收下干活的几位长辈,巴特尔的纯正蒙古风味在我第一次领略到之后多次前去叨扰蹭饭;独居多年的孙大爷听说做菜也不错,但是我没见识过,不好评价;平时主要负责车站饮食的老秦和经常给我们加餐的心姐虽然手艺没别人那么强,基本都是大学期间才开始自己做饭练出来的,但是由于和我年龄相近同属年轻人,口味差不多,而且做出来的花样多,还敢尝试网上见识的新“作品”——甚至“黑暗料理”,即使偶有失败,也足以满足我们正常的胃口,不至于每天都吃“毒药”。

  其实我家因为处于菜系不多的北方,本就没什么新鲜的菜肴,加之父母都不太喜欢“创新”,总是做同样的味道。还由于无条件信任那一堆“害人”的养生节目的母亲影响,几乎砍去了一大把。只要一做菜,基本上只要是沾油盐的菜肴都要严格管控,彻底把关——比某些管理部门查的还严。在母亲的眼里,几乎是只有水煮或者生吃才算健康,不放油,不放盐就是养生——“兔子吃啥我们吃啥”幽默的父亲总是这样吐槽。“专家”说什么好,我们买什么。让口味偏重的我苦不堪言,也就只有包馅的时候才能“放松”一下无味的口腹。

  不行了,想着想着口水都止不住了……

  把目光从墙上的污点移开——又不是意识流。环视了一圈宽阔空荡的车站:从左边的长椅到右边的餐桌,寻找着另一个人类的身影。老秦呢?

  刚才还傻站在大厅里的人不见了。应该是把文件都搬办公室去了吧。我推算着。

  因为懒得上楼,我向后撤了两步,在紧靠门框的位置站定,抬脚仰望着二楼,看向深处的办公室——没人。

  可能是在厨房做饭吧。因为早就过了午饭的时间,午饭时间严格守时,极为规律,堪比部队的老秦估计早就饿了——然而他除了吃饭之外的生活作息却非常无序——是比我这个随时都能饿的人“发作”时更难受的饥饿。而且我早上是在药房那里混的一顿,也不知道他早上吃的什么,吃没吃。早知道把月饼给老秦留着好了,总好过那两个“白眼狼”。

  我心里有些自责,向着厨房走去。路过餐桌,进了后厨。在没有门的门口的菜筐米袋旁边向里面探头而去:没有人——从没听见里面洗菜切肉起灶的声音我就猜到他不在了,看一眼也只是以防万一。

  并没什么挫败感的离开了厨房,我转而来到他的宿舍——要是还不在就有点过分了……难不成一个大活人就这么丢了?——掉厕所里等我捞呢?

  来到门口,果不其然,老秦在里面。和往常一样,坐在书桌旁的小木椅子上——每次见到都为这个吱嘎作响的椅子心疼。不过这次他没有读书,而是和魏叔一样玩起了手机。

  早上揣在身上的小说就放在手边,书签夹在书页中,没有漏在外面——许多人都喜欢把书签“半遮面”的漏出书脊,为的是能快速直接的翻出上次阅读到的地方。我和老秦都不喜欢这样,平时也不太注意没问过他,我是觉得这样太突兀了,还容易弄坏书签,只要插进书里不掉出来就好,反正只是做个记号,下次能找到就行了,何必特意显露出来,好像自己读过书一样——当然这是个人习惯的问题,我只是对一些喜爱“装相”的人看不惯罢了……

  至于我怎么看出来老秦书里夹带书签的—:当然是从平日观察猜到的。你要是不信就自己翻开书去看看,我是不敢“虎口夺食”。以前把老秦看到一半的《沉默的大多数》拿走,知道之后,差点没把我吃了,从身心上折磨了我好久:做饭不带我的还能去别处“要饭”,书源给我断了也可以找心姐帮忙,最恨的是把网络断了——当时正是月末,月初游戏活动就把流量耗尽的我靠着老秦“施舍”的流量热点过活。直接给我断网将近一周,逼得我花大价钱连买好几次流量包,加上玩游戏氪的金(可气的是还沉了),那一个月等于白干活,什么都没攒下来……

  我穿过几道小路,来到了水房深处,摸了一下窗台长杆上挂着的衣服:我的运动服干了,但是制服还都湿漉漉的。先把我的运动服拿下来,跑回我的屋内,把衣服扔到床上,从柜子里找到上次陪小晴去市内逛街时她送我的鞋子的包装纸袋。回到水房,把赵哥的制服拽下来——手脚太毛躁差点把竿子都拉到,随手叠了一下(自己衣服都整理不好,也要求不了太多)装进了袋子里,回到了车站大厅。

  几分钟后,我大致写好了演讲稿,瞧了眼系着蓝色头带的金发少女。

  少女坐在窗边的椅子上,抱着书包,一动不动的闭目养神,阳光倾泻在她金色的头发上,流光溢彩,具有欧洲人特性的五官在阳光下更显立体与俊俏。

  看女孩这么泰然自若,我反倒有些坐立不安。

  起身出门,看了眼对面的校长室:没人——毕竟是开学,校长肯定很忙。

  只好在回学生会室,女孩似乎听到了我走动的声音,睁开了碧绿色的眼睛,面无表情盯着我。

  “那个,校长还没回来……同学有什么事,我作为学生会长,会全力帮助你。”

  我表明自己的身份,试图让少女相信我不是个可疑的人。

  “我是从英国来的交换生,今天第一次来到学校,希望校长能带我到班上和老师同学认识一下。”

  少女陈述着自己的事情。

  “哦,那请问同学知道自己是哪个班的吗?”

  毕竟我们这个学校和海外许多高校都有合作,转学生、交换生每个学期都会有,我恍然大悟继续问道。

  “二年五班。”

  “真巧,跟我同班啊!”

  我笑着说道,希望能拉近与新同学的关系。

  “是吗。”

  少女露出了意外的神情——一瞬间看着我的眼中似乎露出了复杂的表情,但马上就恢复了平静。

  “对——这样吧,因为今天是开学日,校长估计暂时没时间。现在还有一点时间,我带你随便转转,熟悉熟悉校园吧。”

  我看了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正好可以帮着这位异国的新同学早点融入这个美丽新世界。

  “不用,这里我检查过了。”

  少女再次露出复杂的表情,看着空无一物的会议室长桌,犹豫着拒绝了我。

  “你不是第一次来吗?”

  我有点在意她的说辞,确认到。

  “……之前来参观过,今天是第一次来上学”

  女孩游离了眼神,面不改色地解释道。

  这倒是很正常,毕竟转学之前,提前来学校看看也是应该的。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毕竟以后都是同班同学了,决定了解一下对方,“我叫……”

  “嗨,你在这了,我还找你呢。”

  校长突然进屋,打断了我,冲着少女说道。

  “校长。”

  我和少女不约而同的起身,向校长问好。

  “马上开始了,小郑你是第一个演讲,先去礼堂准备准备吧——”

  “好的,那我先走了。”

  我冲着女孩摆下手,先行出了门。

  “你跟我来……”

  身后传来校长对那个女孩交流的声音,我不经意的回了下头,女孩碧绿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我,心里泛起了一样的感觉……

  穿过楼道,不同年级不同班次的同学们陆陆续续到了不少,虽然放假很爽,但是休息的久了还是会想念学校的温暖——不过上学时间久了还是会想要假期的。

  有些人带着开学的喜悦,和朋友们聊着假期的趣闻轶事;有一些看起来就是连夜赶作业没休息好,趴在桌子上,在喧闹的班级里徒劳的感受宁静;还有的在班级里追逐打闹,不小心撞在正奋笔疾书,赶着作业的同学的桌子,搞的双方都很不愉快——班主任不在,教室是真的很热闹……

  走出了教学楼,正碰到抱着个大箱子,几乎看不见路的梅雪。我走过去,轻轻从她手里接过。梅雪吓了一跳,发现是我后,放心的舒了口气。看了眼箱子的里面:是几个新话筒和绑好的电源线。

  “要送到哪?”

  “送到礼堂就好,刚才副会长检查设备,发现音响和话筒都坏了,就让我们去库房取新设备——音响男生搬过去了,还剩下这几样。”

  梅雪向我道谢后,柔声对我解释道。

  “设备坏了?”

  我皱起了眉,大礼堂是去年刚建好的,设备应该都是新的啊……

  正当我们快到礼堂的时候,李成带着学生会,后面跟着小雪和生活部的成员从大门里鱼贯而出。看见我和梅雪,拦住了走上前的我们。

  “怎么了?”

  我问着一脸严肃的李成。

  “礼堂里电子设备都坏了,后院的电缆也被切断了。”

  “就像侦探小说一样:在一片孤岛上,第一个尸体被发现,报警的时候发现电话线被割断,孤立无援的主角以‘爷爷的名义’同心狠手辣的凶手展开血雨腥风的斗争……”

  生活部那边一个粗眉大眼,脑后束着马尾辫的学生,突然滔滔不绝……

  “这不是孤岛。”

  “也没有尸体。”

  “被割断的也不是电话线。”

  “走错片场了,兄弟,小心被告侵权……”

  我只好尴尬的笑了,无语的看着同学们插科打诨。

  “好了,还有心情开玩笑!生活部的都这么悠闲嘛!”

  李成推了下眼镜,呵斥道。

  “学生会长请不要乱发脾气,生活部并可不受你们的管辖。”

  一直对我熟视无睹的小倩,据理力争的反驳道。

  “礼堂的设备一直是有生活部负责的,现在出了这么大个纰漏,你怎么负责。”

  李成也毫不相让,铁面无私地瞪着小倩。

  “如果是我们生活部的失职,我作为部长,全权负责——但是如果是放假期间出现的问题,恕我们不能承受着不白之冤!”

  两人分庭抗礼,身后的成员们也吵了起来,气氛十分紧张。

  我提起一口气,整理好脸上的表情,微笑着走了过去,抱着箱子从中间分开了两派——梅雪也走到了学生会那边。

  “大家先冷静一下,不要着急。大概情况我也了解了,具体原因暂时也找不出来。马上就要开始开学典礼了,我们先把眼前的事情处理好吧。”

  见两方都安静了,我决定扛起责任,出声布置。

  《小城车站》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

  喜欢小城车站请大家收藏:()小城车站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