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小城车站 > 第四百四十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得到调任消息后就开始紧锣密鼓加快与家乡亲友沟通联系的老秦和心姐,因为最近经常视频、通话,对家中的变化都有了一定的了解——起码父母还“认”自己——反之亦然,所以心里省却了许多包袱,“近乡情怯”的感觉不是那么严重——从心脏“炸裂”减轻为了瘙不到痒般的轻微不适。

  本想着今天太晚,第二天早早开始——时间紧迫,不能再按部就班——整理回家的事项,然而一通出乎意料的电话打乱了两人的安排,让这一天的好天气好心情阴云蒙蔽。

  打来电话的是老刘——不在海边好好浪,给我们打电话干什么?老秦一副不可理喻的表情无声地询问一旁晾刚洗完准备带走的旧衣服心姐。心姐自然也是一头雾水——“直接接电话问他不就好了?”

  “我——不太想接……”老秦犹豫了。直觉猛烈的刺痛感暗示这绝对不是好事,但又没办法放下不管。上次如此强烈的“震感”还是和上学路上看到小学同学被人堵住要钱的时候,差点和一帮高自已半拉身子的小混混打起来,幸亏两个人溜得快长的小从附近人家的狗洞钻进去逃走了,之后几个月不敢走同一条路上下学……

  附:

  看着被自己几句话耍得团团转,眼见就要分崩离析的那个一直在诋毁郑好兄弟的帅哥,心里别提多开心了:老子终于有当会主角了!本来我是为了接近苏倩才加入这个麻烦的生活部,没想到一天事还不少,好在靠着长相还有点人气,如果自己想逃避劳动,也没人敢指示我;本想着就这样慢慢靠近她,靠着我的相貌和手段,等时机成熟了就出手;之后在像对前几个“婊子”一样,玩腻了再一脚踹开——但是没想到这个娘们不一样,胆敢无视自己,不光不在意我超模一般的模样,居然还把自己当空气!明明本大爷才是主角!在知道了她居然喜欢那个一直装腔作势的郑好之后,我就一直寻找机会,即使不能把她夺回来,也要拆散他们——没想到机会来的那么快,为了赶作业开学第一天我特意早起,就发现了他们之间出现了裂痕。还没来得及幸灾乐祸,发现郑好把那一摞可以大做文章的信件扔进了垃圾桶,避开其他人注意,我就捡了回来……之后就是庄博弈那个冤大头出马了——现在郑好被抓了,正好利用他那个废物弟弟,这次绝对要击垮他……

  但是靳科的突然出现,让他慌了手脚:“你凭什么相信?”

  被突如其来的反驳打乱阵脚,一直在诋毁郑好兄弟的帅哥,恼羞成怒,面目狰狞地狂吠了起来,本来欣喜若狂、得意忘形,火热的内心突然被泼了一盆凉水,凉了一大截:这个家伙居然出来搅局!只有你一个居然敢跟老子作对……

  “你凭什么不相信?”

  被众人注视的靳科丝毫不乱,冷静的反问道。

  “我刚才不是说了嘛!”

  帅哥愤怒地喊道。

  “抱歉,我刚刚走神了,能麻烦你再说一遍吗?”

  靳科对帅哥的愤怒丝毫不以为意,笑嘻嘻地望着他。

  “你!没听到就算了,反正大家都同意我的观点,这就够了……”

  帅哥也镇定了下来:他在故意激将,我不能上钩——反正大多数人已经动摇了,已经没必要继续在这里搅局了……

  “我刚才也没注意,能再说一遍吗?”

  小伊安顿好因为接连遭受打击,面如死灰,几近心死的小倩,也站了出来,走到靳科旁边,冷冷地看着帅哥。

  “你……”

  “还有我!”

  没等帅哥说完,赵严也站了出来,紧接着越来越多的人都站到了靳科身边,为他打气。

  站在讲台上,为大局着想,不敢随意表态的李成也松了口气,欣慰地看着靳科——没想到这小子还挺不错的,下次就不用关节技对付他了……

  “好好好,既然各位都是‘选择性耳聋’,那我就再说一遍,”情势所逼,不得不上钩的帅哥叹了口气,但是自己已经稳操胜券了,就算在和他们扯一会也无所谓,毕竟能拖一会是一会,“这次听好了……”

  惰性所致,帅哥含糊着又把刚才的话差不多重复了一遍。

  “这回听清了吧——你们真是不见黄河不死心……”

  “不死心的,难道不是学长您吗?”

  靳科打断了帅哥接下来的话,露出了看穿一切的笑容,如刀般锋利的眼神“钉”在帅哥的脸上。

  “什么意思?”被靳科的笑容看毛了,帅哥心虚地问道。

  “我是说学长,明明长得这么帅气,居然真么有耐心——明明知道我们是装的,居然还愿意再说一遍,真让我没想到……”靳科突然说道。

  屋里的人都面面相觑,赵严和李成也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只有小伊似乎猜到了什么,眼中露出了光芒。

  “你这什么意思?长得帅和有耐心有关系吗?”帅哥被靳科莫名其妙的话说的一脸茫然——他到底是在夸我还是骂我?“你别在这偷换概念,狡辩是没用的……”

  “偷换概念的是学长您啊。”靳科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想看着已经踏入陷阱的猎物一般。

  “什么?”帅哥紧皱着眉,不耐烦地看着他,“都说了别在这狡辩——我是长得很帅,但是这和现在有关系吗?”

  “那我先请问一下学长:郑好会长拒绝表白和他的人品有关系吗?难道说为了自己和喜欢之人的学业不受影响,为了不轻言辜负他人的心意,所以没有答应表白就是坏人吗?也许会长是想给部长一个惊喜,亲自表白呢?”

  靳科向着苏倩的方向笑着说道。

  “你别在这给他说好话,你怎么就知道他怎么想的?别说得向你亲眼所见一样……”帅哥对靳科毫无根据的猜测极其不屑,鄙夷道。

  “这么说学长在场了?”靳科反驳道,

  “……这是用不着在场,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部长被郑好伤害了;开学的那天早上还和郑好势同水火,誓不两立了——在场的不都看见了吗?”帅哥想起了开学时在礼堂外对立的两人,出言为自己证明道。

  “那不是小两口吵架吗?怎么就深仇大恨了?”

  “对啊,我们都习惯了,每年开学都要吵上一次——不过没等到第一节课就和好了……”

  “他俩不是还一起主持开学典礼了吗?就是情侣吵架,正常……”

  “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秀恩爱!”

  “郑好不可能伤害部长,部长像母老虎似的……”

  围观的人们似乎对郑好和苏倩这对“欢喜冤家”之间的小打小闹习以为常了,但是刚才一时被帅哥的巧舌如簧迷惑,差点以为两人真的分手了——不过再被靳科的点醒后,都有些动摇了……

  “谁说我像母老虎!”,小倩似乎也恢复了精神,站了出来,假装绷着脸,对着周围人抗议道,“再说了,我和郑好哪有你们说的那么暧昧!”

  “别狡辩了,你们第一节课迟到罚站都因为有彼此陪着,一脸幸福的享受着,还以为谁看不出来?”

  死板的班长赵严居然也出声调侃,引得大家哄堂大笑。

  “等等,就算郑好没有伤害部长,也不能证明他是什么好人,”虽然发现气氛不对,但是帅哥依然不轻言放弃,继续死缠烂打着,“你们难道忘了刚才的事情?郑好的亲弟弟,那个恶心的肥宅,居然在以为部长被他哥哥甩了之后,居然恬不知耻的用信件骚扰着部长,等不到回应后,居然还死皮赖脸的写了一封又一封——你们不是都看到了吗?以安慰为由,试图与女神一般的部长建立联系,就那个样子的东西,丝毫不顾兄弟之情,做出这么不要脸、令人作呕的行为,难道他哥哥郑好不知道吗?而且看起来也没有制止的意思,反倒让他变本加厉,这次竟然还拿出来在众人面前羞辱部长……你们觉得这样异常的兄弟,做出违反乱纪的事情,难道很奇怪吗?”帅哥信誓旦旦地说着,挑衅似的看着靳科:这件事在庄博弈的运营下效果极好,生活部的所有人几乎都见证了——我看你这回还怎么翻!

  “不,不是郑浩的错,都怪我……”,帅哥没有等来靳科的反击,意料之外的小倩低着头愧疚地说着,“就像你说的那样,郑浩其实只是想安慰我而已,只是这样而已……我却把郑好拒绝我的原因和怒气都归咎到了郑浩的身上,他虽然长相一般,身体不好,但是我们是一起长大的,我本应该理解他的……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提醒,也许我还在错怪着他……”

  “原来是这样……”

  “有点心疼啊,肥宅究竟做错了什么……”

  “部长不怪你!”

  “我就说嘛就算长成那样,但是郑好的弟弟怎么会是坏人呢?”

  “都是这个家伙一直在搅局!”

  “居然骗人!就算长得帅,也要把他赶出去!”

  再小倩主动认错后,众人也都释然了,

  “你……”帅哥怒目圆瞪,距离胜利仅一步之遥,却被小倩几句话彻底粉碎,恼羞成怒的他竟然攥紧了拳头就要动手。

  “滚!”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小伊终于有了教训他的机会,一记重拳像利刃一般插到他的胸口上,在众人又惊又怕的注视下,帅哥从屋子中央被捶飞,出了空教室后,其势未减,冲出了走廊……

  “……”靳科似乎本想说些什么,但是听着小倩的悔恨的陈词,决定不再出场了:本想把信件的来源搞清楚的,但是已经没什么必要了——毕竟从小倩恢复精神之后,这场“战争”就已经结束了。正当他看着站在讲台上的李成终于可以开始正题,讨论下一步的时候,手机震动了起来,打开“侦探协会”用来通讯,熟悉的放大镜图标软件,自己的帖子下来了回复:

  郑好无辜确认,现已去解救,背后另有隐情,请继续观察。

  靳科在下面回复了“收到”后,决定不再逗留——毕竟侦探协会的办事效率自己还是很清楚的。

  还是去礼堂看看吧,总觉得那里是一切事件的开端……

  ……

  在公共厕所内恢复学生摸样的小碧到了学校,午休还没结束,小伊那边似乎进展顺利,也暂时不需要帮助——现在自己最担心的还是做事不计代价的小七。

  相对于小伊对小七行事风格的不解与反感,小碧对她还是有一定的理解的:毕竟在和平的世界线里长大的小伊,连死亡都没见证过,既无法理解国家混战、种族相残的小碧的战争世界线;更不能理解以杀人为乐,靠死人饱腹的小七那个扭曲到极点的“吃人”世界线……

  小碧本想找一个偏僻的位置或是空教室,但是回到班级后,发现屋里一个人也没有:不如就在这里吧,所谓“灯下黑”嘛,再加上自己身上的“偏折”法术,应该不会有人发现自己。

  在角落里,小碧像小七打着电话,过了好久才终于通了。

  “什么事?”小七似乎在奔跑着,穿着粗气——不应该啊,就算是奔跑以小七的身体强度,跑上几公里也不会大喘气啊?

  “你怎么了?见到‘神’了吗?”小碧不安地问道。

  “见到了,已经得到想要的了……”

  小七身后传来了警笛的声音,被耳尖(各种意义上)的小碧听到,刚刚才从警察手里逃出来的小碧慌乱的喊道:“你在干什么?怎么有警车的声音?”

  “我去救郑好了……”小七淡淡地说道。

  ……

  城市边缘,密林深处,古庙外。

  “你还在?”

  刚刚走出巨人在这个世界线的分身所居住的庙宇大门,看着如自己刚来找到这里时一样,仿佛之前的打斗是幻觉一般,仍在门口悬在半空打坐的道袍青年,小七轻声询问。本来光洁如玉的脸上,面色苍白,却更显樱唇红润,黛眉漆黑。粉色双辨披在肩头,身上依旧是黑色连衣裙,配着黑色皮靴,窈窕的身子也虚弱了许多,似柳枝般随风摇摆。

  道袍青年在身后门大开之时,便已知晓,只不过正在专心打坐,并未理会——或者说无力理会:

  虽然不知道刚才这位女施主是怎么进去的,但是刚刚自己险些命丧她手确实真实的;刚刚若不是庙宇中的高人出手相救,自己恐怕不光法宝道行尽失,连命也要丢在这里。而且看来此女也与这庙宇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在绝对力量的面前,自己没有管教的权利……而且自己作为“北陆共和国”的一个普通地方的警察局长,不顾总统禁令,在此处偷偷修炼,便是以弘扬道法、教化众生为己任,为实现天下大同而努力。为了自己的理想,必须积攒足够的力量,才能与国家对抗。此女武力高强,在这城中也从未见过,来者不善,自己没必要与她过多接触节外生枝,只要能在这处绝佳的道场修炼便好……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