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小城车站 > 第三百七十八章自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四季如春的南方海滨,某著名旅游景点的沙滩上,我和小楠、老刘以及小琪站在岸边,仰观苍穹万里无云、俯察汪洋波光粼粼,眼中望着碧海蓝天广阔无垠,嗅着明媚阳光下海潮微咸,感受着拂面而来的清爽秋风,心旷神怡、神清气爽——每个人旅行前应该都会在脑中描绘出一幅美好的图景,然而等实际到了之后,往往会发现事与愿违……

  数小时的舟车劳顿,我们终于在休假的第一天结束前两小时到达了目的地。因为途中睡得太久,尽管知道这个时间的海边没有什么可玩的,我们仍然不甘心就如此睡过了宝贵的假期。轻装简行的我们每个人身上仅有的一个背包放进了事先预定好的酒店房间内,脱下在北方正当时,然而在此地略显笨重厚实的闷热外套,换上准备好的短衣短袖,结伴到沙滩上吹海风去。我们的本意是享受一下夜晚的海边独有的那种安逸静谧的幽幽夜色,然而到了沙滩边缘,就看到岸边灯火辉煌,游人如织。几个架设在高于沙滩之上的公路附近的烧烤摊位旁,十几位顾客簇拥着,一边随着烤串的年轻店主脚下踩着的大型音响中奔腾而出的震撼心魄的滚滚音浪摇头摆尾,一边蛞蝓般吞食着并将垃圾随手扔在地上,而烤串的竹签子却都如受到吸引力的太空微尘,稳稳地扎进了店主摆设的泡沫箱子中。沙滩之上,则更加热闹,跳舞的、健身的、闲聊的人往来其间,几乎占满了海滩上的每一处空地——而没有光亮阴暗处,指不定还有更为见不得人的龌龊勾当存在……我的心情就好像一碗新做的白米饭烩入了油腻的带毛猪皮一般,完全没有了海边漫步的想法。小楠的态度和我差不多,不太愿意出来旅游还要像在市区公园广场里一样,躲得开密集的人群却防不住喧闹混杂的乌烟瘴气。老刘和小琪虽然并没有想我么一样如此抵触真实的生活百味,但是担心自己扛不住美味烧烤的诱惑的小琪从牙缝中挤出一句“我也回去”,跟我和小楠一起往回走,扔下了正和几位大爷大妈一起练习鬼步舞的意犹未尽的老刘。

  回去的路上也不安宁,每一点灯光之下就有数家不同的店铺招揽我们购买各种“只此一家”、“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不买就后悔”的批发商品。彻底败了兴致的我们加快脚步,来不及欣赏异乡美丽的夜景,就一路踩着虫鸣,回到了旅店。

  旅店里也不安生。把小楠和小琪送到各自的房间(我和小楠各位单人间,小琪和老刘住双人间),掏出房卡没等我打开房门,隔壁就传来了规律的摇床声音——看来即使是高档酒店厚实的墙壁也压抑不住人类本能的奔放热情。

  我叹了口气,把房卡揣回了兜里。怕惊扰到小楠她们,我蹑手蹑脚地下楼。本想找工作人员换个房间,但是包括前台的整个一楼大厅都不见人影——好像是我中途离开了原来的世界,迷失在了只有我一个人存在的地方。说不上是多好的事情,但也未必多坏,起码晚上睡觉的时候能安生许多……

  为了证实这一点,我推开大门,再次离开了旅店,与上次不同,这次只有我一个人。

  沿着与之前走过的相反的道路,慢慢地走着。上坡。周围是一片仿佛动物园圈养的动物一样的经过修剪改造服从我们人类多种多样无聊欲求的精致的无聊的树林,水泥石板砌成的牢固边界稳稳地锁定了树林的发展,虽有虫鸣鸟啭,却程序化的呆板迟滞,好像领完工资就辞职的职员月末赶工般敷衍。

  逐渐深入,道路愈加崎岖荒凉,罕有人迹。明亮冷淡的人造灯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清丽温和的当空皓月。皎洁的月光洒在身上,油然生出对它的爱恋,横跨数十万公里的感情,期间要跨越多少道阻隔,最后还要小心不被伐木工和兔子发现,实在是西天取经的难度,我自己是没有这个能力的。

  走到没有前路的尽头,树林终于恢复了本来的样貌,庄严肃穆,朦胧月光加持下,茂盛树冠之上,带着银闪闪的神秘光环,更添一份力量。作为人类的我被明确的拒绝在外。我坐在圆石之上,同样月华抚慰,我闭上双眼,收回无处可放的手脚,蜷缩肢体,慢慢减弱作为人类的感官,缓缓融入自然之中。夜晚的深山,潮气化为冷雾,笼罩在我身边,秋风萧瑟,远处洪波涌起涛声依旧,抛去杂念,心中唯有天地,我成为了自然的一部分,感受不到阴冷的寒气、嘈杂的噪音、人生的苦短与命途多舛。似有秋虫趴在腿上,发出阵阵鸣叫,蛙科动物跳上我的肩头,鼓动的下巴时不时捶打着我的脖颈,鸟儿自由啁啭,蝙蝠盘旋于头顶……万物演奏出美妙的音乐,为我送来美妙的困意,如此睡去,也堪称为一次美妙的体验——然而我还不能,我还有事情要做。不怎么重要,但是对于我来说不得不做的事情。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能做到什么程度我也不清楚,只能体从内心的呼唤,不断摸索着坚持下去。

  “对不起啊,蛙兄,我暂时还不能为你们提供休息的地方;虫弟,朝生暮死,生命苦短,劝你快跑;鸟妹妹不必为我而鸣,蝠姐姐也该休息了……”我向身上的两位小客人,和天上的朋友传递着我的心声。虫鸣蛙声突然消止,鸟鸣蝠转顿时停转,天地一片寂静,只听见窸窣跳动声、软体弹出破空之声,虫弟到底还是没逃脱——停战什么的,都是糊弄人的,楚霸王深有体会。

  离开密林,转头回旅店。快到门口的时候,正撞到了跳完舞吗满身大汗回来的老刘。老刘惊讶地望着我——

  “你去哪了?”

  “那边。”我指了指身后。

  “哦。那边有什么好玩的吗?”

  “有会叫的虫子和吃虫子的青蛙。”

  “……这——不是到处都有吗?”

  “确实。”我点头。

  “那为什么要特意过去看哪里都能看到的会叫的虫子和吃虫子的青蛙呢?看路途也不轻松,何苦如此?”

  “还有的按照自己心愿随意鸣叫的鸟和自由盘旋的蝙蝠。”

  “这些现在倒是少见了……”

  老刘陷入了沉思,我也一语不发只管摩擦取热。

  从刚刚的迷惘中恢复过来,仿佛是为了返回现实性世界一般,老刘重新露出了无往不利的帅气笑容,配合着周围安然的环境,轻声道:“我还以为你回去睡觉了。”

  “嗯。”

  “回去吗?还是再到处转转?”

  “回去吧。”最好的地方已经去过了。

  为了不吵醒可能已经熟睡的小琪,老刘决定先在我这屋洗个澡,冲刷掉一天的疲劳与刚才运动出来的臭汗。老刘在浴室里的时候,我倚靠着坐在了窗边的沙发上。窗帘紧闭,柔和的橘黄色灯光,将屋内的一切撒上柔和的光芒,包括如闯入民居的野猫般惊扰了和谐氛围的被我随意扔在地板上的黑色背包。我突然想到了车站里小黑。不过转念一想,早上出发前,因为担心我离开小猫会感到寂寞,便特意嘱咐老秦和心姐照看,本想着最后与小黑温存一番,却被它极力挣脱,并顺势爬上趴在老秦肩头,对我不屑一顾,无谓地舔着爪子……

  虽然背包里装了几本新书,但是我还没有刻苦到半夜两点多还挑灯夜读的地步,尽管在路上还看得津津有味,脚一沾地面,就没有这份心思了,真是奇怪——明明现在这个舒适自在的环境更适合读书。颇为无聊的我久违地玩起了手机。刷刷新闻,看看有没有什么新消息。打开视频软件,随意点开几个视频,发现是营销号标题党后,果断退出。这时候老刘出来了,身上穿着新浴袍,用崭新的白毛巾擦拭着头顶,虽然没有了时髦的发型,对老刘的研制并没有任何影响,不如过反倒加分——如果在场的是个妹子,一定会心跳加速、脸颊潮红,不敢与光彩中浸润着几分水汽的老刘对视吧……

  我收起比读完的报纸还没用的手机,问道:“洗完了?”

  老刘一边捋着潮乎乎的头发,一边回答道:“洗完了,不好意思啊,把你的浴袍和毛巾用了——一会我把我那份给你送来……”

  “不用,我带了。”临走前,和换洗的衣服一起装进包里的。

  “好吧,今天就算了,我可不想进进出出的把她(小琪)吵醒了——把有起床气的女朋友吵醒的后果可是非常可怕的,尤其是最近,人家正看我不顺眼……”老刘后怕地缩了下脖子。

  “你究竟怎么得罪小琪了?”我问出了积压在心里几天的疑问。

  “也没怎么着。前几天假期通知刚下来的时候,我怕她请不下来假,就跟她说要不今年就不一起出去了,正好单位里有几个关系不错的同事组织要一起到国外旅游去。”

  我从沙发上坐起。挺起疲劳的脊背,仰头问道:“哪个同事啊?”

  老刘说了两个名字,都是女孩。我皱起了眉。

  “都是女的?”

  “怎么可能,就这两个是女的,剩下那四个,包括我都是男的。”——如此看来,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存在。

  “你跟小琪是怎么说的啊?”

  “就这么说的啊?”

  “怎么会不高兴呢?——是因为不能和你一起出门吗?”

  “应该不是,小琪还是很大方的。之前也有过这种情况,但是从来没有过生气。其实一开始我提起来的时候,小琪也没怎么不高兴,后来问到都有谁的时候,就生气了……”

  我似有所感——“你跟她也是这么说的?”

  “是啊。”老刘照着浴室玻璃门上反映出的身影,整理着干透了的头发——似乎要做回原来的发型——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你是傻子吗?”

  “怎么了?”老刘双手交叉在头发里,意外地转过头,不解地望着我——当局者迷……

  我喟叹一声,尽量冷静道:“你为什么要先提两个女孩呢?”

  “你说话怎么和小琪一样呢?”

  “可能是因为对方是你这个傻子吧。”

  “我怎么了?”老刘朝我走近几步,一屁股坐在了靠近沙发的床脚,浴袍下摆大开,露出了胜似女子的光溜溜的大腿,两条胳膊支楞在上面。颇为不满地说道,“我怎么就成傻子了?”

  “哪有在女朋友面前提其他女人的?”

  “怎么不能在女朋友面前提其他女人?照你这么说,我妈、她——老娘还不让说了?”

  “抬杠可就没意思了。”我摇摇头。

  老刘啪啪拍着大腿,凝眉瞪目,大声呼喝道:“不是你先抬的吗?哦,你抬到我脑袋上之后,就告诉我不让动了?也太不讲理了吧?”

  “有事说事,别一惊一乍的。”

  老刘还想再喊,但是忍住了。深吸两口气,冷静了下来。

  “现在就咱哥们两个人,咱俩好好说话。你就说这件事,我有坐错的地方吗?”

  “有。”

  “有什么错?别说我不该在小琪面前不该提别的女人这种蠢话——人家两个姑娘牵头组的局,怎么可能不提到她们?再说了,我问心无愧,有什么不敢说的?我要是真跟她们有什么纠缠不清的话,我还真就不敢提了!你说我是傻子,你觉得傻子能有这个觉悟吗?”

  “你是聪明人——”

  “这不就结了!”

  “你利用逆向思维,认为与其事后被小琪发现有所隐瞒产生疑心,反其道行之,提前主动供了出来——结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反倒引起了小琪的疑心……”本来是想说个笑话,缓解一下尴尬氛围的。然而老刘并没有这个心情,看死人一样冷冷地盯着我,我只得住嘴。

  这种因为男女间个体差异造成的异性思维方式引起的矛盾说不好谁对谁错,只能靠当事人之间慢慢找机会一点一点说清道明以求相互理解的大转变。不是我能做到的。时间也晚了,老刘会去睡觉,我简单冲洗了一下,也上了床。梦中会叫的虫子和吃虫子的青蛙被鸟儿和蝙蝠载起飞上了天空……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