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小城车站 > 第三百三十九章要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可能是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钱局长决定不再与我天南海北的胡扯,说出了这次过来的原因。

  “如果只是检查的话,他们两个(同行的同事)就足矣了,我亲自过来就是为了见见你。”钱局长掐烟的手想我的方向比划了一下,微抬头,眯缝的眼中冒着精明的目光。“你还记得我吗?”

  “啊?”我愣了一下,心里一紧,嘴巴哆嗦着说不出话。知道这时候应该顺着领导的话说些好听的,但是我确实没有这个记忆。我倒也不是不会撒谎,只是时间紧心理压力大来不及编瞎话。嘴里发苦的我挠了挠稀疏的头皮,为难的眨着眼回答道:“不记得……”

  满怀期待的钱局长眼神一冷,含糊道:“是吗?这真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我摇了摇头,左眼角微微抽搐,。

  “你们当初面试的时候我还在呢?没记得?”

  ——先不说那天的场面有多混乱:一帮半大小伙子、老爷们聚在一起,谁能管理得好。而且面试的屋子是临时租得附近某社区的办公室,拥挤简陋不说,光考官和坐在后排无所事事到玩手机的领导就有二三十位。没什么经验,面对主考官——一位戴着金丝眼镜的严肃大姐——张口结舌,差点没回答上来最简单的问题的我,哪有余裕去关注其他人……

  “前两天你不是还跟着小秦一起去会议室参加画票了吗?我当时也在……”

  为了不进一步打击钱局长,我赶忙接茬道:“跟您说实话吧,我确实没记住您,就连当时坐在我对面的大局长我都忘记长什么样了……”

  钱局长扭过头,夸张地挥了挥左手,最后狠狠吸了一口右手掐着的香烟,因为没有烟灰缸,就把还冒着烟的烟头扔在了地上,用脚使劲辗灭。第一次明显流露出不满的情绪,不屑道:“你记得他干什么?现在他日理万机的,成天在单位都见不着影,就忙着往交警支队长上使劲呢,哪有工夫顾得了别人?——再说句不好听的,以你这个级别就算向往人家身上靠也够不上啊?”自觉有些失言,钱局长晃了晃大脑袋,话锋一转。“算了不和你扯这些没用的了,我就问问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来的?”

  “大概——吧……”

  “大概?还‘吧’,呵呵,”钱局长轻笑了两声,然而严厉的脸上毫无笑意,皱眉道,“你这孩子是怎么回事?——没人提点你吗?”

  “呃……”

  “你——”故意拉长着声音,钱局长睥睨着我问道,“不会以为是靠自己的实力考进来的吧?”

  我低头不语。在钱局长面前,我就想褪了毛的小鸡,站在老狐狸面前,没有任何可以隐瞒过他的。

  “你知不知道你家里人为了把你送进来费了多大的劲?是,你考试的成绩是不低。但是还有不少其他比你还要强的呢——别以为网上没有排名就真觉得名次不重要——真要是按照名次自上而下录取,你根本过不了初试这一关;面试就不用说了,这里面的水分有多大,我想你自己也知道,除了个别成绩和表现特别突出的不能乱动,剩下的基本都差不多,既然是用人单位自主选择,当然要挑看得顺眼的,就想买鸡蛋一样,谁也不会要有裂纹的臭蛋。至于从其他无论大小、光泽、质量都几乎相同的蛋里面挑选想要的鸡蛋的方式,看似简单随便,实则也有一定的规律,比如像你这种有折扣拿的,当然要率先放进篮子里……

  其实最麻烦的还是最后的体检,你知道自己体检的结果吗?”

  我摇了摇头。心里却是十分费解:记得当时面试结果出来之后,就已经通知我们通过考试,体检也只是像上学期间一样例行的身体检查,松了口气的我们都觉得只要不查出传染病之类的大毛病,应该就不会被刷掉吧——实际上也是如此。

  “不知道?不知道就对了,要是被别人知道了,早把你撵出去了!——就你那个身体素质,还当警察呢?先查查自己吧!”钱局长愤愤道。

  原来自己由于血压血脂偏高的原因,险些失去资格。听到这个结果,我还是很知足的——以我当初那个死肥宅的样子,没“三高”就不错了。不过我还是有些疑惑:记得当时为我测量血压的医生——一位和我母亲差不多年纪的和蔼阿姨——在为我测量时连续测量了三次血压,均偏高,后来趁旁边没人,在体检单上编造了正常的数值。“现在的孩子找个工作不容易……以后记得好好锻炼身体!”好在我理智尚存,并没有将这件本就不值得我拿出来炫耀的事情憋在了心里。我可不想试探他人的耐心与脾气——就像举着火把在面粉厂附近乱转一样……

  钱局长突然问道:“你觉得咱们单位怎么样?”

  不敢乱说话,我忙答道:“挺好啊。”

  “领导呢?来了这么就基本都见过了,你觉得都怎么样?”

  在面无表情的钱局长地凝视下,我战战兢兢地擦了擦脑门和脖子后面冒出来的冷汗,喉咙发出异常巨大吞咽声。斟酌了许久,我陪笑道:“这个,我我,我真不知道怎么说……”

  钱局长移开了目光,板着脸,重新点了一根烟,叼着香烟含糊道:“你是第一次参加工作吧?”

  我微微向后靠,躲避着烟雾。如实回答道:“是。”

  “一看你这个样子我就猜到了,单纯幼稚什么都不懂——有没有人这么评价过你?有啊?有就对了,四五岁的时候被人称作单纯幼稚还能算是个好词,都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了,还让人这么称呼,那就是说你傻了!……我跟你说这么多,不是为了批评你。是为了让你摆正自己的态度,跟对人,好好干,不然也不会什么话都跟你说——我是真拿你当亲兄弟!小胖啊!别在犯蠢了,认清楚现实吧,别想着单凭你自己一个人就能成事,就是我有时候也要依靠朋友帮忙——你懂是吗?懂怎么没见你有行动呢?都工作大半年了,你来市局找过我吗?成天躲在这个破地方混日子,就认识个小秦还有你们那个同一批来的小刘,一个马上要走了,一个自身背景身后,你说说这两个人,哪一个能帮你往上游趴?

  你别听旁人瞎说,以为只有大局长大领导才有权利,觉得我好像是坑了你家里多少钱的坏人一样,你父母拿的钱基本都被我拿来疏通关系了,而且如果不是关系到位,看你这孩子不错我才答应的。不然来钱的路子那么多,我才不冒这么大风险帮这个忙呢!……

  正好小城这边要重建了——你赶上好时候了——你就好好跟着我干,我保证你实习期结束,正式工作一年后,就把你从这儿调到市局,在我身边工作,好不好?你别不知足,按照规定,你这样的新警想要进行人事调动,可是需要在原单位工作满五年才可以的!你放心,到时候如果我能有更高的发展了,肯定也忘不了你,你就安心工作,其他的有我呢!小秦走了之后,虽然没确定是谁来接手,但是大概率不是咱们的人,万一有什么事也别怕,直接找我就行!”

  老秦带着两位检查员同事适时归来,钱局长放下之前的话题,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几十分钟都在枯坐玩电脑了一样,看到他们回来后,简单询问了一下检查的情况。结果当然是没有发现问题。醉翁之意不在酒的钱局长也没有继续深问。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到了十一点。

  “也差不多该回去了。”钱局长说着把手里的烟随意扔到了地上一脚踩灭,和之前的那一根被踩扁碾碎的踢到了一起——对于一无是处的垃圾们来说,这是应得的结局。

  “走这么早,还没吃饭呢!我都准备好了……”

  钱局长摆摆手,打断了今天异常殷勤的老秦:“不用了,你们也挺困难的,一个月就靠你们两个人那么点餐补,能吃什么?”

  “我还买的烟和水果呢——也没来得及给拿来。小胖,快下楼给局长拿上来!”老秦冲我喊道。还在艰难消化钱局长所说的超出我目前理解范围的话语,全心满脑子都在激烈斗争混战的我,一时竟然没能听明白老秦在说什么,还怔怔地站在那里苦恼地挠着头。

  “看我看什么,快下楼去啊!”

  “算了吧,小胖可能也不愿意——也不怪这孩子,估计你们这地方平时也见不着什么水果——就留给你们吧!把烟送到我车上就行了——反正你们也没人抽烟!”

  “好,小胖……”

  “这点小事你还至于麻烦别人?”

  “噢,那我下去直接送到车里吧!”本想让我好好表现的老秦不干忤逆,点头称是道。

  “对了,我想起来了,”钱局长敲了下脑袋,咂舌道,“差点把来这儿的重要事情给忘了——你给我装几袋‘花土’拿着。”钱局长轻描淡写的对我说道。

  “花土……”

  “花土不知道?——你这孩子,说你什么好呢——就是种花种草用的土。我家老太太也不知道跟谁学的,要在后院种菜吃,本来那是老头子种花的地方,全都给移到盆里了,还非说原来的土质不好,要农村人家里自己种菜吃的不上化肥的好土。以前我从来不搞这一套的,管下属要土算怎么回事!但是身边几个人都这么干,把周边几个单位的都要遍了,我也不好意思再去——再说了,我也不是为了我自己,家里父母岁数大退休了在家闲不住,实在没办法……”饶是钱局长也感觉到了羞耻,脸上带笑,稍带扭捏地向我们解释这丢人的行径。我们四个人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在一旁好言宽慰。

  “你们不用为难,也没要什么贵重的东西,不用担心收到拒绝。前几天XX还到XX村养老院的菜地里挖了不少新鲜蔬菜回家呢!其实都不用麻烦你们,就找几个联防、辅警到附近谁哪个老农家里要几袋田里的土就行!”

  ——小城车站全体员工加在一起共两人,一个老秦一个我,老秦走了之后就剩下我……

  最后决定由我、老秦和那位戴眼镜的和善同事出门“要土”。刚才还急着要走的钱局长这回倒是不慌不忙地坐在一楼大厅里和剩下的一个同事吃着水果悠然坐等着。

  到宿舍换了身衣服。倒不是担心穿着制服被人认出来身份——反正都是在小城里活动,就算被外人发现也没什么需要解释的,就是挖点土走,不至于贻人口实(这些事情,钱局长这位老狐狸估计早就已经想过了,所以才有恃无恐)——因为要下地里忙活,弄脏了制服平时工作就没办法。所以就换了身旧衣服。我换上的是前几日被心姐吐槽为“烧了都嫌污染空气”的刚上大学时买的一套墨绿色的运动服。老秦也换了身不怕脏的旧衣服。眼睛同事因为身材与老秦相近,而且也不需要他亲自下地挖土,只要帮忙运送就可以,所以只是简单披了件老秦褪色的旧制服。

  然而我们这边即使准备的多么完毕,仍然存在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上哪“要土”去啊?感觉比要饭还难,毕竟后者只需要要放的下身段,脸皮够厚就行,至于其他“道具”都只是辅助手段,最难突破的是心理上这一关,但是一旦突破了,以后就再也不会为此发愁,反倒是想让他重返自食其力的生活成为了难事……

  小城虽然从地理上来判断,可以称作是远郊农村地区,但是在这里住的人却没有真正能下地干活的朴实的农民,都是跟着领导一同迁来,有点类似于古代员外家干活的人,只负责伺候服侍家主,忙活家务内外活动的工作人员,而且在小城这块除了不能擅自开发的草原外尽皆黄沙荒地的贫瘠的土地上,从没听说谁家里种地……

  “你听谁说的?像真正老农那种指着种地的人确实小城里没有,但是在家附近开垦一小块土地按照心情兴趣种植各种农作物还是可以的……”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