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小城车站 > 第二百八十五章别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店员学弟小叶(后来交谈时才知道名字)开的是一辆二手的捷达,用他的话说是:“刚考下来驾驶证,先拿着个旧车练练手。”老捷达车皮实抗用,而且是通过家里亲戚的熟人买下来的,才花了两万块钱,还是相当划算的,毕竟新手需要一定时间的实践练习,保不齐会发生什么低级错误,导致车辆受损,旧车起码不会太心疼,还好保养——就是各种保险要备的齐全一些。

  本来小叶是想让我开车的——“你着急,可是我开的太慢……”但是被我拒绝了,嘴上说的是“你自己的车还不开,拿什么练手?”,心里却念着自己在半路上就下车:千万不要把小叶卷入其间,尽量减少他接触到伤害自己的危险。

  之后没有给小叶推辞的机会,我急急忙忙坐上了副驾驶座位,小叶也只好上车发动。

  因为我们两人都坐在前排,距离拉近了许多,再加上之前在便利店里热情的交流过,互相之间的印象都不错,主要还是脾气秉性上合得来,所以关系升温的很快,车子开动不久我们就几乎成了无话不谈的多年好友——当然相对于小叶这位青涩的大男孩,“卑鄙”的我还是有所保留的,虽然事出有因,但是不得不承认相较于刚出大学校门的自己,我确实变了许多,无论是好是坏……

  随着和小叶的深入交流,我紧绷的内心也终于得以短暂的放松一下(并不是说我忘记了初衷,只是为了能找回让自己恢复更好状态的平常心所需要的休整,毕竟不知道小诗那边具体什么情况,对于一个没有处理过重大事件的人,张弛有度还是很必要的),通过对话我得知小叶和小萌竟然是同一所大学的!更巧合的是他还认识小萌!由于小叶的确如他自己承认的是个新手,开车速度很慢不说,还很畏缩,即使行驶在半夜没什么人的街道仍然像觅食的鼬鼠一样东张西望地警惕着周遭一切情况,精神高度集中的他根本没精力照顾旁边人,若不是善良的小叶怕我寂寞总向我搭话(一般都是说两句就忘了上一句聊的是什么),急切的我并不想影响他——可是提到了小萌,我不得不主动向他提问。

  “你和她是一个班的?”

  好像演播厅里主播接通国外的前方现场记者一样,信号延迟在地球上绕了一圈才传到他的脑中,在路口前方闪黄灯的信号灯下,一面减速缓行一面观察着左右一马平川的水泥路的小叶脑子还没有时间转动,脱口问道:“……谁?”

  “小萌,你不是说认识她吗?”

  “噢——小萌啊,认识认识!”

  “你们是一个班的吗?”

  “我们,不是,我和她不认识!”

  “……到底认不认识?”

  “我认识她,她不认识我——我没接触过她,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人。”

  终于驶入平道后,小叶仿佛闯过九九八十一难松了一口气,脑子也清楚了许多,继续补充道:“我和她其实也算是同学,都是一个系的,还是同一年纪——就是班级不同,带我们的辅导员也不一样,不过课程差不多,平时上大课的时候能在一个教室里,但是没有私交……”

  “原来是这么一层关系。”我恍然大悟——还以为小萌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无意间伤害了她的我之后不知该如何谢罪才行……

  “怎么,她是你女朋友?”

  “不是不是不是,”我一时愕然,连连摇头,“只是认识——但是和你的认识不一样,我们真的认识……”为了不产生误会,我将自己和小萌相识的经历简短的告诉了小叶,深思熟虑下,出于对小萌的保护,让我们的关系更为名正言顺,我再次显露出了社会洗礼后的丑恶嘴脸:假称自己是她的远房表哥(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每个人之间都存在或远或近的亲属关系,只不过有的相隔千百万年之距罢了,只是善意的诡辩,算不上骗人……)。好在小叶人品不错,相信了我的“实话”(心中默默向他道歉),不然万一传出去难听的谣言我真的是万死难辞其咎了……

  我摆出了长辈的姿态。“小萌平时在学校里怎么样啊?”

  “这个,你问我,我也……”小叶认真地为难了起来,若不是双手紧握方向盘,这会估计就要“战术挠头”了。

  “要不你还是问问她们班主任吧,我确实不太清楚……”

  “我知道——但是这么晚了我也不能打扰人家休息啊……你不用害怕说错话,就把你看到的直接说出来就行。等明天有时间了我再和老师联系!”

  在我的劝诱下,小叶踌躇着讲出了他视角下的小萌那只鳞片爪的学校生活。确实如小叶所说,并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失望之余,我不禁自问道:我究竟想从小叶口中听到关于小萌的什么呢?即使小叶真的很了解小萌的事情,讲述于我之后又能如何呢?难不成指望听说了小萌在学校里生活的很好的消息后,就能够减轻我的罪过、就能够证明以后的日子里小萌依然开心快乐,不会受到下午时撕破脸皮后的渣男渣女的报复了吗?难道这样我就可以心安理得的继续自私下去,抛却过往的错误,将伤害过的他人踩在脚下,头也不回地轻松生活下去?……

  “你怎么了?”

  “没什么,那个能不能麻烦你——还是算了……”

  “麻烦什么?有什么是你就跟我说呗——趁着我俩关系正好着呢——即使是不容易的事情我也情愿帮助……不然说不好以后我就不愿意了!”直爽的小叶玩笑着说出了十分现实的话。

  受感于他的真诚,我会心一笑,还是轻摇头。“没什么。”——推卸责任只会令事态恶化,有些是只有亲自去做才能真正解决。尤其是有关人情冷暖这种复杂又矛盾的课题……

  按照我的指引,小叶不多时便越过商场,开到了需要左转的第二个路口。接下来只要拐过去前行几十米就能见到别墅所在的山脚,继续上行就能找到小诗的摩托——本人这时候不知道已经去了哪里。为了不拖累小叶,我在路口这里便叫他停下了车,说明接下来的路只要走过去不远就到了。本来想一路送我到站的小叶见我态度坚决,便不再坚持,只是临走时拄着驾驶座摇下来的窗框,有些疑惑地看了看我示意的方向:漆黑昏暗,寂静无声的乡间土道,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单位啊?在这种地方?”

  “……天文台。”

  “我怎么头一回听说?”小叶视线下移,不由自主地觑了一眼我挂在胸口的望远镜,坏笑道,“是用这个夜观天象吗?”

  “呃……好了,我有急事先走了,你也赶紧回家吧!”

  把小叶打发走,确认他驾车离开后,我掏出口袋里的便携式手电筒,握在手里照亮前方的道路。多云的夜晚,星辰多数藏在云层之后,羞于展现招人嫉恨的魅力,连不在乎旁人眼光,自在于夜色中显露并不属于自己的光明仍要为人类照亮前进道路的明月,也不时为阴云遮挡,浑浊了皎白明亮,令这夜色愈加深重,阴暗尤其浓厚,潜藏在黑暗中的恶意也越发壮大,吞噬着不幸堕入其中的万事万物。土道两旁年久失修的路灯半数泯灭,半数昏沉无力,不见飞虫夜蛾扑将上去,更照不清脚下的道路,唯有手电筒这一条清冷的光柱能够冲散眼前的黑暗,照亮仅仅一条狭窄的通道。沿着崎岖的土道走了几十米来到了下道的岔路口——因为没有路肩,若不是之前确定好了位置,不仔细寻觅的话还真的容易错过。

  走入这条看起来没有尽头的土路,转了几个弯,绕开一片废弃的旧民房,平地逐渐升高,到了上坡路的转角,转过去就是别墅所在的位置,回头望,只见刚刚走过的道路都被那一片破房子挡住了,更见不到之前来时的经过的行车道。——从高层公寓里通过望远镜观察这边的时候还没有什么感觉,亲身来到这里之后,终于感受到了别墅主人选址的隐秘性。

  因为已经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在这种情况下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一路上一直在思索如何行事的我担心别墅内情况有变,所以虽然心中挂怀小诗的情况,但是为了保险起见,并没有急于行动,先上坡行进了十几米远,在肉眼能够勉强看见别墅院墙的位置学着电视里军旅片的姿势,悄悄躲在旁边的灌木丛后,拿起胸口的望远镜望着山坡上的别墅情况。

  与我在公寓里见到的差不多一样——当然由于视角的关系,看上去和之前存在很大的不同,有一种微妙的违和感,但是里面的情形相差无几,只是不见了小诗的身影。我不再耽搁放下望远镜,连忙跑上了土坡。

  近距离亲眼所见的确与在远方鸟瞰不同,虽然是监视,但是因为是处于安全位置,所以心中总是有一种看风景的情绪其间,就像在家中看电视上新闻节目报道千里之外连名字都很忙陌生的国度发生了重大灾难一般,心里虽然也有同情之感,但更多的是漠然,甚至是抱着好玩的心思看热闹,然而当灾难真的降临到自己头上之后,只有亲身体会后,才能够理解曾经不懂甚至嘲笑的极端心情。

  现在的我就是这种心情,沿路前行,不断望着不知已经看过了多少遍的景象:小诗的摩托重重倒在院门外,大开的精雕细镂的铁栅栏门满是伤痕——现场所见更加明晰能看到遭到暴力破坏的痕迹;院中更为惊人,倒在血泊中的大汉、砸扁的汽车,曾经美轮美奂的别墅好像炮轰枪打一般面目全非……这一切的一切,无不控诉着曾经遭受暴行肆虐过的伤痛,望着这惨不忍睹的景象,第一次近距离真正见识到如此滔天罪行、恐怖暴力,实在无法想象做出这种事的人与我、与小叶、与小诗、与大家一样同为人类,震惊之余,更多的是恐惧,身体中的血液都冻结了一般,从头到脚无不感受到阵阵冷气,仿佛突然掉入冰湖深处,胸口一阵疼痛,呼吸也随之滞重了起来。

  好在事先做好了准备,对自己的胆小懦弱比较了解,提前就在心底埋下了伏笔,一想起小诗刚刚就面对着这种情况,到现在还是踪迹全无,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我迅速调整心态,很快的恢复了过来。低头发现平旁边倒在血泊中的保镖大汉们虽然依然昏迷不醒,但是都没有生命危险,我松了口气,倍感安心。迟疑了一下,我还是决定先为他们叫个救护车,毕竟人命关天——即使之后真的出了什么差错,起码不会良心不安。而且说不定小诗已经打过急救电话了……

  掏出手机却发现没有信号,连2G/3G都没有,信号栏完全是一个大大的叉。即使这里是深山,也不至于一点信号都没有吧;而且别墅的主人明显不是那种离群索居的隐士,不可能脱离现代网络;更为惊人的是,山冈之上明显能看到信号塔模糊的影子……EMP?信息战?网络封锁?得不到答案的我只能胡乱猜测。

  既然如此,我也只能接受现实。因为不知道信号被屏蔽(暂且这么认为)的范围有多大,甚至可能连方圆几公里在内的整片区域都无法通信,所以不知道那里才能找到信号,就这么贸然下山既不负责任,更不是一个明智的举动。好在这些人并没有生命危险,我只好先弃他们于不顾,重新找回自己的初衷,集中注意力在小诗身上。因为院内是平整的水泥地面(虽然遭到了破坏,也只是地面开裂、破碎的程度,仍然保持着相对完整的状态),搜寻不出小诗的踪迹,但是从之前的情况来看,小诗一定是走进了别墅——毕竟目标人物还在里面(尽管生死未卜)。我一面深呼吸一面拍了拍胸口,迈向了别墅大门……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