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小城车站 > 第二百七十五章监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我的“顽强反抗”下,小诗虽然放过了这一袋“垃圾食品”,没有直接扔掉,但是看起来仍然觉得不满意。

  为了打消她的疑虑,我竖指上天,认真保证道:“放心吧,我绝对不会扔下你做的咖喱吃这些东西的。”——除非真的吃不下去……

  一切收拾妥当之后,无所事事了起来。小诗倒还好说,毕竟是自己居住的地方,而且性格坚强的她不会因为其他人的存在而受到影响,自行其是的比较自在。我却没办法安下心来,之前抛诸脑后的想法重新浮现于脑海:我可是在女孩子的房间里啊!一想到这几件事,本来就很拘束的我更加僵硬,走动困难,呼吸急促,慌乱的目光找不到焦点而四处乱转,思维混乱不堪,像极了误入敌营的战场新兵。

  因为之前在收拾买回来的食物,我和小诗两个人都在厨房里。整理完毕后,见我十分局促地站在原地,小诗决定尽一下作为主人的义务,在一旁一面为我介绍房屋结构,一面柔声道:“这里是客厅,这里是浴室,这间是我的卧室,另一件是你的——晚上你在这里休息……基本上是可以随便走动的,即使是我的卧室,当然,前提是在我的同意下;反之亦然……屋里怪热的,你先把外套脱了放进卧室吧。”小诗见我头上微微冒汗(其实是紧张),以为我穿的太多了,便好心劝道,顺手还轻轻扯了一把我的衣角。由于没有注意,站得太近,导致小诗几乎是贴着我耳朵在说话,伸手过来的时候更是半个身子几乎蹭到我的后背。

  一向不喜欢与人进行过多接触,更害怕玷污像小诗这样的好女孩,我本能的向前一窜,躲过了小诗。——却没注意到被我躲过之后,小诗脸上的复杂表情。

  为了不让她误会,我连忙回身,慌乱地解释道:“没事,不用在意我……”话说到一半,突然发现小诗并没有注意我,而是像敏感的小猫一般,抬起双臂,脸上带着严肃的表情,仔细地嗅着身上的味道。后来还扯开衣领,闻起了……我迅速地别过脸,深呼吸,为能逃过小诗那致命的吸引力下的可爱诱人举动而庆幸自己没有失去理智。

  “洗个澡吧。”小诗闻了一会后,自言自语地嘟囔着就向浴室走去。

  “等等等等,”虽然小诗并没有对我产生怀疑令我很高兴,但是对于我这个第一次来的不速之客连一句警示都不给也未免太伤男人的自尊了(甚至可能都没拿我当男人?)。我急声问道:“你现在要洗澡?”

  “是啊,你也要洗吗?”

  “!!?”望着小诗认真的眼神,反倒是我被吓到——攻击性也未免太强了。嘴角抽搐,说不出话。

  “你想什么呢?——我是说你要洗的话你就先洗!”小诗翻脸如翻书,瞬间耷拉了下来,冷冷道。

  “我,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不洗,你,你洗吧……”——怎么就磕巴了呢?

  “那好吧——虽然我觉得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我更希望你在我招呼你之前都呆在卧室里,不要试图做出任何结局必定惨不忍睹的愚蠢行为,好吗?”面对小诗凌厉的眼神,本来高出她一头多高的我,缩成一团仿佛被她用俯视脚下臭虫的眼神蔑视着,反抗驳斥之心荡然无存。

  “好……那我这段时间——干什么呢?”

  “随便你,只要不违法乱纪就行。”

  这话说的,好像我是什么大恶人似的。可我想问的不是这个。“……那我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什么?”

  “我从小就胆小,违法乱纪的事咱肯定不会干,不管在哪都一样,这个不用你操心。可是我不是来工作的吗?什么都不干真的好吗?”

  小诗仿佛才想起来似的,柳眉上挑,双眸大张,捂着嘴微不可闻得“哦”了一声。紧接着转过身去,望了望门口墙壁上的挂钟——如果这也算是家用电器的话,就是光秃四壁上架设的唯一一个——说道:“现在还早,得一会才能回来……”

  “啥?”

  “没什么,暂时没有工作,先回屋休息一会吧。”

  虽然还有想问的,但是小诗并不给我提问的机会,直奔浴室而去。在她开门之前,我便逃命似的跑进了交代给我的卧室里。

  与室内的其他结构一样,极简风格的设计,若不是家具看起来都很值钱,真的就是家徒四壁。只有一间衣柜和一张双人床。衣柜里空空如也,穿上铺着平整的白色床单,一副冷清之色,起码近期内并没有人使用过。屋内过于简洁的一切,在天花板灯光下,反射着刺目的白光,仙气一般,看起来仿佛神圣不可侵犯的修行洞府、无人之境,我就这么进来了,破坏了这难得的平衡,真的好吗?

  犹豫再三,我还是留了下来。毕竟万一出门后真发生了什么“幸运色狼”的事故,等待我的可就不是简单地训斥、“小拳拳”,而是小诗的铁拳以及现实的警察叔叔……

  但是为了尽量不留下我的印记,破坏这里的一切,我直接躺在了地板上。——反正有地热,也不怕凉,不就比床硬一些吗?又不是忍不了。当初我还能站着睡觉呢!(高中有一次通宵看小说后上学迟到罚站困得不行就靠着桌子站着睡着了……)

  躺在地板上,比我想象的要暖和不少,伸胳膊伸腿抻懒腰转动脖子,试图消除忙碌了一天的疲惫。把紧绷的外衣脱下揉成团,塞在悬空的脖子下面坐枕头,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掏出手机,办了一个一日流量包,玩起了游戏。

  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我正因为要不要在游戏里氪金抽新人物又怕脸太黑抽不到而纠结的时候,传来了敲门声。

  “方便进去吗?”小诗的声音——听起来比沐浴之前更温润软萌,不只是不是我的错觉……

  怕自己躺在地上的窘相被小诗发现,我迅速地站起身,紧张地说道:“请进。”

  大门打开,身穿浴袍的小诗站在门口,正拿着一条白毛巾擦拭着濡湿的短发,清新自然的脸庞标致极了,五官无一处不散发着高洁的光芒,松散的领口中若隐若现着一大片洁白的滑嫩肌肤,衣袖因手臂高举滑落到臂弯处,露出光滑结实的小臂,小巧的裸足踩在地上,每一根脚趾都那么细致——浑身上下无不散发着诱人的魅惑气息,即使距离几米之遥,仍然能够闻到美人出浴的清香。饶是已经习惯了小诗之美的我也惊艳异常,好半天说不出话来。虽然脑中思绪万千,却因为我的无能没办法好好的形容其一,总结起来只有一句话:小诗无论穿什么都那么美……

  “来客厅吧,等会有事找你。”留下这句话后,小诗翩翩而去,只留下一道倩影。

  虽然心中有些怅然,我还是听从了她的命令。“自己是来工作的!”——如此自我提醒着。

  来到空荡荡的客厅里,这回不像之前在卧室里那么彷徨:因为除了坐在地上,就是站在地上,没有第二个选项。为了表示重视,我还是站在了靠近落地窗的位置,拨开薄薄的白窗纱,望着楼外的万家灯火、车水马龙。楼层高的好处之一就是视野开阔,自从来到小城以来,第一次上到如此高的位置,俯察公里之遥的千山万水,仰望光年之外的星云闪烁,如果不是晚上,估计能够看到的地方会更多也更清晰,不禁感叹人类的伟大,竟能通过努力达到难以企及的高度。当年的秦皇、法老应该也是以这种心情看待万里长城、金字塔的吧……

  过了几分钟之后,身后传来了比之前稍微沉重一些的脚步声。回头一看,小诗提着一只大大的工具箱,比一般的工具箱要大上几号,工具箱通体橄榄绿,看起来好像部队里用的东西——里面不会装着等待组装的狙击枪配件吧。想到这里我不寒而栗地颤抖了一下。

  小诗换了一身与之前无论从配色还是整体设计上几乎差不太多的衣服,提着箱子走过来,谢绝了我的协助,一直将箱子拎到窗台前,放下,将窗纱重新关好后,俯身打开箱子。

  好奇的我向前凑近几步,只见箱子里装的并不是什么凶恶大杀器,而是折叠好的三脚架和一只双筒望远镜。小诗熟练地组装好,将三脚架立在窗边,上面安装好双筒望远镜。小诗忽然回头命令道:“把灯关上。”我听命把客厅灯光关掉,屋内瞬间被黑暗吞噬,什么也看不清。适应了一会之后,我才勉强找到了小诗的身影。她正在窗边对着调试着望远镜,似乎在瞄准某个地方……

  “你过来一下。”

  在小诗的召唤下,我循声而去。幸亏客厅里没有什么家具,即使在黑暗中行走也不至于绊倒。

  “怎么了?”因为测不准距离,我停在估摸着快要贴到小诗的地方蹲下来,悄声(也不知道为什么压低音量)问道。

  “那么小声干什么?再过来一点——这边!”小诗几乎是用拖的,把我拽到了自己的身边,蹲在了双筒望远镜前。

  “你试试,看看能看清不?”

  “试什么?看清什么?”

  “你不是想说还不明白我们要做什么吧?”

  都到这一步了,要是还看不出来,那我纯属是在装傻。虽然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工作,但是从影视、文学等作品里见识过了那么多“监视”的行为,即使一知半解也算心知肚明。只是就这么突如其来的叫我做这种事,还不给任何解释,也不怪我一时无法理解。

  “我何尝不明白你的心情,但是我们也有规定,不能向其他人吐露自己的工作内容……”

  “哪怕是协助你工作的人?”

  “准确来说,要求你来协助这种敏感工作就已经算是不太规范的行为了……”

  “我不是签过保密协议了吗?”

  “那是下午跟踪活动的协议——而且为了不违反协定,我不得不留下你独自进行下一步行动……”——我现在才知道下午在商场里漫无目的的逛了那么久都是在干什么,更欣慰的是知道了小诗不是无缘无故的抛弃我……

  “那为什么晚上还要找我——当然,我说这话并不是不愿意的意思……”

  “因为实在找不到其他人了……”——这个解释,有点微妙……

  后来小诗向我解释:因为自己的同事,那个一身黑色包裹着的可疑人物,实在不靠谱,跟踪目标的时候太容易暴露,所以不得不找我(本来是老秦)帮忙;本来时只需要下午跟踪行动的时候协助就足够了,晚上的远距离监视也不用担心同事出什么差错——结果联系不上对方了……

  “好吧……”虽然仍然有一些敏感话题没办法透露,但是能从小诗那里得到这么多信息,解释了许多我心中的疑惑,我就已经很满足了。而且既然都已经答应协助了,怎么能半途而废呢?

  在小诗的指导下,我用这台明显不是量贩超市里卖的那种大众货的双筒望远镜对着远方山脚下的一处房屋窥看着,缓缓调试着焦距,对好焦点,终于看清了目标,似乎是一处私人别墅,建造在远离人烟的地方,四周戒备森严,门口还有岗哨,仿佛一个小型堡垒。——现代社会里居然还有这种地方。

  “不必惊讶,权势、财富能够创造的东西绝对远超乎一般人想象。——怎么样,看得清楚吗?”

  “清楚——这可比我上学开运动会时同学带的要好多了!”

  “这可是警用的,能不好吗?”对于我幼稚的税法,小诗没好气地吐槽着,“怎么样,看见那间屋子了吗?”

  小诗说的“那间屋子”指的是别墅二楼的大屋。比我们所住的公寓房间起码要宽大一倍。

  “能看清,但是对面一片漆黑——要不是门口路灯根本看不见,不像有人住的样子。”

  “没关系,能看见就行——估计还要一个小时才会回来,先休息一下吧。”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