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小城车站 > 第二百五十四章包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妈,你净瞎说实话,哪有骗来对象的……”再说我也没那个本事……

  “行了,妈也知道你们这些小年轻的喜欢玩,不愿听这种话——”

  旁边父亲突然插话进来,“先不唠了啊,我们正要吃饭去呢……”

  “啥?”我止不住的惊呼了起来,“不是说好了你们俩一会过来我这儿吃饭的吗?”——怎么突然变卦了呢?

  “没说啊,啥时候说去你那了?”

  “我……”

  其实之前父母和老秦联系的时候,并没有说要过来。可能是口音或者其他原因,让老秦误以为老两口要来看我——所以说到底是老秦一厢情愿还是我自作多情,居然忘记了家中的关系地位排列:虽然对我这个孩子视若珍宝,但是认识时间更长的老两口见关系最好,经常两个人之间玩得很好聊得热闹而冷落了我,毕竟要共同走过人生的是他们两人。看着他们双栖双宿,我心里既感动又安心……

  当然有的时候也会产生被冷落的情绪——比如说现在:忙忙活活一中午了,就为了给父母做顿好吃的,结果人家两口倒好(要不说是两口子呢),根本不赏脸啊……

  “别介啊,都给你俩做好了饭,我特意现去市场买的鸡和鱼,还有好多其他……”

  “我们也想去来着,但是因为是集体活动,和团队好几十号人一起,也不好单独行动啊!”

  父亲的这句话让我警觉了起来。“集体活动”、“团队”、“不能单独行动”……为什么我脑海中最先想到的是坑人的传销活动呢。特别是“团队”这个词,换个说法不就是“团伙”吗!

  我有些慌了,现在传销是多么猖狂啊:打着正经的旗号,行诈骗之实,以金钱来笼络人心,灌输各种连他们自己都不相信的理念,以此来对人们进行洗脑——根本就是变着法的“邪教”行为,更可怕的是,至今仍然有无数的人相信这些明摆着骗人的行动,像传染病一般在亲朋好友间传播着病毒,甚至与国家、警方对抗,完全丧失了独立人格,彻底沦为他人玩弄的工具。而且这帮人最喜欢的就是欺骗老年人,不知有多少传销团伙,假扮成低价旅游团,勾引老年人上当,说是带他们去景点参观,实际上在路上不断进行演说洗脑工作,并领进不同的购物场所,不花够钱就不让离开……不行了,越想越可怕,老爸老妈不会上当了吧!

  “您别吓唬我啊,老爷子,你俩究竟是跟谁一起出来的?”

  “就我们那一帮差不多岁数的人啊,跟着‘老师’一起来‘参加活动’……”——完了……

  现在都这么明目张胆了吗?直接说参加活动?还有,什么老师——老两口子都离开学校几十年来,还管人家老师……

  “你别瞎想,我和你爸没那么傻!”母亲听出了我的意思,从父亲手里抢过了电话,“你不是知道吗?我俩参加了一个团队……”

  “我可不知道,要是知道的话,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你俩让传销的给骗走……”

  “你这孩子瞎说什么呢?什么传销?”

  ——这下可坏了,开始怀疑我了。连我这个亲儿子都不相信了,看来是已经被洗脑了……我懊恼地捶打自己的脑袋,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

  “不是传销!”

  “是,是,都听你们的……”这时候可不能再反驳,要是不顺着他们的,以后更没办法交流了……

  “真不是!”父亲也在一旁喊道。

  “行,行……”

  “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们怎么说怎么是,我不敢反驳……”

  可能是对我的态度不满了,父亲的声音陡然生了一个调。“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和你妈吗?我俩哪有钱去干传销啊?”

  “还真想干啊?”

  “你先别说话!”老头被我气乐了,“我俩要真是干传销了,是不是得先把你拉入伙啊,怎么可能都快到眼前了,还不去找你呢?”——倒也是有点道理。我不会也被洗脑了吧!

  “什么洗脑!”老妈也在一旁数落起了我,“不是传销的——你也知道我们团队……”

  老两口几年前参加了一个我们当地的健步走+志愿者团队,一直跟着老师(领队)和团队到各地区参加各类旨在呼吁全民健身及其他各种公益的志愿活动,这一会就是来本市参加所谓的国际徒步大会——基本都是类似我父母所在的国内徒步团队参加……

  弄清楚来龙去脉之后,我终于放心了。也不再因为父母没来看望我而失落——没被人骗就不错了。

  “那你们什么时候能来啊?”——如果晚上过来的话,这些菜也还能搁得住。

  “今天是来不了了,活动要下午才结束,晚上还要聚餐……”

  “那明天呢?”

  “明天我们就回去了——晚上吃完饭就坐火车回家了!”

  “原来真不是来看我的啊……”我失笑道。

  “看你干什么,你都不想俺俩!”老妈也开起了玩笑。

  “那行吧,等下回——什么时候——再说吧……”毕竟也不是古代人了,想见面方法有很多,而且老两口自己也玩的挺好的,也不会太过想念我——可能吧——既然这次没什么机会,那就下次再说吧……

  可能是忙着和团队其他老头老太太聊天,母亲挂电话的时候也很干脆,不像平时打电话时那么恋恋不舍。预祝他们活动圆满成功,徒步比赛取得好成绩后,我们便挂断了电话。

  我赶忙跑回厨房,在千钧一发(眼看着鸡肉就要下锅)之际,阻止了他的行动。老秦听完了我的解释之后,像泄了气的皮球,瞬间失去了动力。看起来对于我父母不能过来的实事比我还要无法接受的样子——是真的很期望?

  没有动力的老秦一边叹着气,一边把切好的鸡肉和腌过的鲤鱼放进冰箱。随便做了几道菜之后,我们开始了寂寞的午餐。见老秦比我还失望,还有些吃不下去饭的趋势,我只好不断的对他进行安慰,才勉强吃了一小碗饭。之后便如吃了鸡肋一般,怏怏不乐地回了屋……看得我心里一阵莫名其妙,端着手里的第三碗饭,不知该不该继续吃下去……

  收拾好餐桌,有些吃撑了的我决定出去走走,消化消化——并不是故技重施想再一次邂逅小诗:对于我这种机会不会再有了……

  想起来,正好刘叔的快递还在我屋里,就想着现在没什么事就给送过去。怕他和刘婶都还在医院,没人在家,就给刘叔打个电话。

  谈话中我了解到,刘叔还在医院,但是刘婶回来了。本人不在也没关系,反正包裹上收件人写的是他们老两口的名字,有一个人在就行……

  “我不要了,你别过来!”

  果然如快递小哥所说,不管我怎么讲,刘叔都拼命拒绝接收包裹,就好像里面装的是炸药一样。最后被我说烦了,直接发起火来了。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刘叔如此生气,所以也不敢多说话,任凭着他把电话挂断。

  早知道还不如一开始就不收下好了。应该留给快递小哥,让他按照拒收处理更为方便一些。

  不过既然已经收下了,也不能再往回退了。

  思来想去,觉得这件事情不应该由我来处理,但是也不能光听凭刘叔一人有些赌气的说法,还是问问另一位吧。我又给刘婶挂了个电话,详细说明了一下情况。

  “……您看看我应该怎么办?”

  刘婶沉吟了几秒钟。“你要是不麻烦就给我送来吧——不方便的话我过去取也可以。”

  “没事没事,我正好要出去转转……”

  电话打完之后,我把屋里刘叔的快递拿好——因为只是一个字典大小的纸盒子方便携带——和老秦打声招呼后,骑上自行车(桑塔纳虽然也停在车站门口,但是这么近的距离也没必要开车),赶往刘婶家。

  刘婶家也是十分普通的农村民房,红砖青瓦,铁门木窗。坐落在距离巴特尔的蒙古包不过十多米的地方,出门就是草原风光,不像张姨他们整日面对黄土飞沙,环境相当不错,算得上是小城里比较好的位置。要不是周围有不少当年小城建设中断后遗留下来的废墟,几乎可以当做旅游景点的民居来挣钱。

  相对于书店及超市,刘婶家地处更接近镇子的地方,所以距离车站遥远上不少。不过好在最近的天气不错:无风无雨,天朗气清,中午的阳光照得人身上暖痒痒的,十分舒服。而且由于天气干燥,平日里长期崎岖泥泞的路段,也十分干燥平缓,路况很好,所以只多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我就赶到了刘婶家。

  远远就望见刘婶的身影,站在门口等待着我。我加快速度,迅速地停在了刘婶家门前。

  “刘婶!”我边下车边向她问好,并把车前框(其实老秦的自行车是登山运动用的,不过有需要装东西的时候也会安上车篮子)里的快递拿在手里。

  刘婶脸上堆着笑容,十分亲切地走上前迎接我。“小胖来了!辛苦你了,还麻烦你跑一趟……”

  互相说了几句客套话后,见刘婶想领我进屋坐回儿。因为天气不错,我还想在外面转一转,便婉拒了她的好意,说出了正题。

  “您看看这个”把手里的小纸盒子交给刘婶,“我今天在镇上去快递的时候人家快递员给我的,说是……”

  “我知道,本来我是想去医院的路上自己去拿的,但是你刘叔那个死老头子说啥也不同意……没办法了,只好找别人帮忙——我听老秦说你正好要去镇上,就让快递员找得你——不麻烦吧?”刘婶接过快递,有些难为情地样子。

  我连忙摆手。“这是哪的话呢,怎么会麻烦呢?——不过……”我挠了挠头,斟酌了两秒钟后,问出了疑惑,“刘叔为什么不收啊?——里面有什么不喜欢的东西吗?”

  刘婶把快递抱在了怀里,叹了口气。“不是快递的关系——是寄东西的人的事……”

  实际上这种情况下,我其实应该走了。毕竟这也算是人家家里的事情,但是见刘婶的表情如此痛苦,一想到平日里她待我如亲人一般的精心照顾,再加上刘叔经常去市内花天酒地,惹刘婶不开心,我内心的天平不可动摇的倒向了刘婶这一边。“所以只是刘叔不想要,刘婶您并没有什么意见?”

  刘婶点了点头。

  我吸了一口气。“恕我冒昧的问一句啊——这个快递是谁寄过来的啊?为啥刘叔这么抵触?”

  “我儿子送来的。”

  这个回答真的是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料。我想了种种可能性,却无论如何也猜不到是这种结果。

  “你儿子?——也是刘叔的儿子对吧?”问出口我就后悔了,这叫什么话啊……

  好在刘婶并没有在意。“是。”说完又叹息了起来,怀里的快递也抱的更紧了……

  这回我不敢再深入问下去了。刘叔刘婶的亲儿子,给父母邮来了东西却被父亲刘叔所拒绝,母亲刘婶接到后也只是抱着它不住叹息……虽然看起来并不是遭遇了特别大的变故——不然心软的刘婶早就哭出声来了——而是更为纠结,复杂的家庭问题。俗话说得好,“清官难断家务事”,我这个连女朋友都没叫过的家伙又怎么可能解决得了他人的家庭问题——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最主要的是,刘婶看起来并没有想要找人倾诉、帮助的意思。只是抱着儿子寄来的快递长吁短叹,仿佛比赛中最后决定哪位选手晋级的评委一般,一副为难的样子。觉得自己呆在这里什么忙也帮不上,还拽着人不好回屋,就赶紧向刘婶道别,婉谢了她又一次礼貌性的邀请,我赶紧骑上车子,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看时间还早,我顺路到巴特尔的蒙古包旁边转了一圈。巴特尔和心姐去城里办事了,他放养的天马和小苏也都不在附近,不知跑去了哪里,意兴阑珊的我也很只好在随季节逐渐败落的草原上随意转了转后,骑车向车站返程。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