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小城车站 > 第二百二十二章新消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巴特尔并没有理我。仿佛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重新又将注意力转移到吃饭上面。看也不看我一眼,就那么自顾自的大碗喝羊奶,大口吃面包……

  早知道还不如就这么算了,“狗不理”就“狗不理”吧,再怎么说也是有名的小吃——可惜自己从来没尝过,也许以后会有机会?

  一如它的主人,造成这一切乱状的罪魁祸首(之一,另一个是我)的小苏也没有再理我(果然是……)。觉得在车站门口有些冷,就移开了一些位置,偷偷溜到了靠近墙边的长椅下方,趴在那里悠然自得的闭目养神了起来。

  看到主宠二人如此冷淡的反应,我仿佛重拳砸在了棉花上,心中无限怅然与憋闷,却又无力排解……

  如果在场还有其他人的话,对旁人眼光十分估计敏感的我可能还会强迫自己再呆一会,省得被当成了讨人厌的家伙,自讨无趣的离开——既然得不到反馈,干坐在这里也毫无意义。

  我觉得还是应该礼貌一点,对着仿佛从冬眠中饿醒的狗熊的巴特尔——在餐桌上风卷残云双手上下翻飞如同指挥激烈乐章的指挥家一般——向他挥挥手,自当道别,起身准备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

  “……”巴特尔揩拭了一下下巴上沾上食物残渣的络腮胡子,趁自己因如同向满员电车中挤入其间的食物而鼓胀的大嘴咀嚼的间隙,含糊地嘟囔着什么。

  “什么?”

  好像综艺节目的效果音一样,为了说活清晰,巴特尔的消化系统中发出了巨大的吞咽声。“洗个澡——好好地……我虽然没闻出来其他动物的味道,但是你身上的臭汗味快赶上今天的‘天马’了——人家可是连续两天没得到好好休息还跑了几百公里……”说完还故意调皮地眨了眨眼。

  看着巴特尔满脸的嘲笑戏弄之色,令我想起了另一个让人头大的毒舌(老秦),难道我身边都是这种“心狠手辣”,说话毫不留情的冷血家伙吗?

  说实在的,现在的我比起糊涂度日的大学期间和懒惰推脱的宅男生活已经够注意卫生了,而且这几天一直生活不太规律直到今天早上以来,根本没穿过这身运动服,今天也没能出去晨练流汗,身上怎么会有汗味呢?不相信的我又闻了闻身上,并没有什么味道啊?

  “自己都已经习惯了,闻自己能检查出什么?——你就被负隅顽抗了,(指着作为‘证人’的逃离我几米远的小苏)面对现实吧!”巴特尔说完就回过身子继续吃饭,一副再也没有兴趣搭理我的样子。

  我的脸一下子就“掉”了下来,眯着眼,冷冷地瞪着巴特尔的后脑勺。

  “知道了!”扔下这句话,不再等待回复,我就不胜其烦地站起身,一边斩钉截铁的向里屋走去,一边有些赌气的用力扬起手臂,仿佛甩掉脏东西一样的大大挥手,头也不回地走了。哼!装高冷,谁不会啊——输人不输阵:对上老秦我可能没办法赢,但是小城的其他人我还是有把握的!

  “小胖?”巴特尔突然喊住了我。

  “干吗?”我压抑住内心胜利的喜悦,站住身子,语气淡然。

  “对不起,我说错了。”巴特尔居然摆出诚恳的态度,向我道歉?

  ——“你光洗澡不行,最好用澡巾把身上由内到外全都搓一搓;衣服也不用洗了怪麻烦的,直接烧了吧,说实话,扔到垃圾堆都是污染环境……”

  我错了还不行嘛,小城人均职业喷子……被喷的满身疮痍的我傻站在原地——这下是真的不好离开了……

  “汪汪!”

  嗅觉灵敏的小苏发现了我对它预留在我们中间的中立地区的“侵略”,马上从假寐中惊醒,与之前一样冲我警示地叫喊了起来。

  不过这回却帮了大忙,将我从“走也不是,留也不好”的窘境中巨解救了出来。

  我故意在空旷的车站大厅中大声喊着:“哎呀,今天小苏对我意见很大啊,我还是早点离开吧!”说完我生怕巴特尔的突然发言嘲弄,急忙忙快步离开大厅。半路上本想向小苏表示感谢,但是看对方警惕地姿态,我还是别随便靠近的好——所以到底是因为什么,平素温驯的小苏今天对我反应(反感)这么大……

  回屋的路上也没有遇见老秦,老秦的宿舍大门也不出所料的上了锁。包括水房、办公室、仓库在内的车站各处都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他的存在。我不禁有些奇怪,生活十分具有规律性乃至强迫症的老秦每次晨练结束后都会直接回车站的……倒也不至于担心,毕竟那可是老秦啊,可能有什么特别重要继续完成的事情要忙吧,或者只是单纯的相见心姐跑书店去了。反正还没到上班时间,书店里车站也不远,过去看望也无可厚非……

  他是“无可厚非”了,我就更“无所事事”了。本来还想着这几天没怎么在车站工作,今天好好表现一下的——观众都退票了,我还演个什么劲?反正也没多少工作可忙的,没必要提早就开始。我直接回到了宿舍,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才上午七点二十分。放下心来的我戏精上身,学着小时候电视里看到的剧情,假装中枪,直挺挺的向后倒下,砸在身后的床铺上,本就身受重伤的旧铁床不堪重负,发出了巨大的悲鸣。

  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在床上休息了一会之后,发现自己今天精神状态出奇的活跃,躺在床上也一点都没有困倦的意思,连个哈欠都打不出来(以往晨练结束我都不敢躺下,生怕睡着)——可能就像某种理论指出的月相变化影响人类情绪波动一样,每个人每个月都会有那么几天身心状态极佳,做任何事情都能够事半功倍的阶段,现在的我恐怕正处于这个阶段,而且因为生活宽松的缘故,现在想做什么都可以。

  正常来说,这种可遇不可求的机会千载难逢,正是把握住当下,并且妥善利用这个机会来得以达到各种目的的时候——一如贝多芬谱下《月光曲》、李白吟诵《将进酒》、狄更斯创作《大卫科波菲尔》(以上均为个人臆断)……现在正是我坚定目标,好好努力学习,争取实现理想抱负,达到目标的好机会——

  然而,处于人生所剩无几的鼎盛时期的我,却只是躺在床上,犹豫是不是要玩手机:自从昨天晚上早早关机之后就没碰过,有些手(心)痒,又有点懒得下床去拿——对于意志薄弱懒惰的人来说,这也是一个忘掉一切不计后果的痛快玩耍的“好”机会……

  思考再三,实在是挂心于那个连续签到了快一年多的手机游戏,估计按时间补充的体力早就已经溢满浪费了不少了——却毫不在意自己浪费的时间。

  在床上轱辘了两圈后,艰难地翻身坐起。下床,来到关押“时间杀手”(timekiller)手机的衣柜,一边抱怨自己昨天怎么突然抽风塞得那么深,一边费力地蹲下身子,在衣柜最深处摸索着。在终于摸到那令人安心的光滑坚硬的外壳后,我终于松了口气,把手机掏了出来。

  由于昨天太过用力,手机背面受损的凸出外置摄像头镜片破了一大半碎渣,不知掉进那件衣服里了——不会扎到自己吧……

  再度对自己不经过大脑的愚蠢冲动行为感到头疼,但是也于事无补了。我迅速的按下开机键。为了不“浪费”“宝贵”的玩乐时间,趁手机开机的功夫,我重新躺回床上,把枕头塞在头后,顶起长期得不到支撑的脆弱颈椎,调整了一下身子,找到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后,手机开机完毕,可以开始玩游戏了。

  感受着被高居于面前的密度高令双手关节时常酸痛的沉甸甸的手机,刚才躺在床上无所事事担心荒废时间又懒于工作学习导致的你内心的空虚被一下子填充了起来,好像用透明胶带将因锁头损坏而无法合上的装满货物的汽车后备箱粘贴到车尾一样,瞬间止住了担忧。

  稍微等待了几秒,让刚刚苏醒的手机恢复到正常状态下。我才用关节稍感酸痛的右手食指拨动手机屏幕,翻动桌面到游戏和其他娱乐软件驻扎的下一页,找到游戏图标,慢慢按下——

  等等,强迫症的我突然停住了动作——游戏软件以为我要把它丢掉,吓得颤抖了起来——这是什么?

  我松开手,发现经过我几年多的调教后整洁利落,大方得体仿佛阅兵式队列一样整齐的手机桌面上,在游戏软件上方不远处的微信图标的右上角赫然出现了令人不爽的捣蛋鬼,醒目的大红色数字,嘲笑着没有及时查看新消息的我——“平时根本没人搭理你,好容易有人联系了居然还被你错过了,真的是有够蠢的!”

  我看没看跟你有什么关系,谁允许你提醒我了?你信不信我把你删了!

  毫不退缩的刺目数字一动不动——“不信!”

  不信就对了,就算没人联系我也要留着微信,毕竟还有家人和工作的群组,万一有事情在这里通知就我没看到也不好……

  好吧,反正估计也没什么正经的,顶多就是新闻更新或者老爸老妈发过来的不知又从那里发现的看似有道理实则一句有用的也没有的所谓大道理的文章、图片、视频链接之类的……估计点进去看一眼就可以退出来了,不会耽误太多玩游戏的时间的——要不然一直意识到这里有个破坏队形的东西存在也挺烦人的,即使不是处女座、强迫症,并不需要花多长时间就可以令事态恢复自我满意的原状的行动,我还是能够接受这一点“劳动”的……

  然而就在我放弃这得不到胜利的毫无意义的争论,准备主动伸出代表“和平”的手指(中指),屈服于数字的力量,点开微信的时候,我猛然间想起了什么,身上突然冒出了冷汗。意识到威胁,我本能的马上停下了点进去的动作。右手以一个对来人不礼貌的动作停在了半空中。

  等一等,等一等小胖,先别急着点开微信。你难道忘记上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后,发生的一系列“惨绝人寰”的悲剧吗?——就是在几个小时前发生的事情啊?难道忘了?

  我怎么可能忘记:昨天晚上从市内回来后,在车站宿舍里(就是现在我身处的这个地方),发现微信的新消息提醒后,无知的我无畏地打开了微信——如同不听从普罗米修斯的劝告叮嘱,愚蠢又贪婪的潘多拉打开了魔盒,放出了人间第一批也是最严重的灾难——我被名为“小晴”的厄运缠住了手脚,拖入了她一手遮天不得天日的凶恶巢穴,当做玩物供其肆意凌辱……听心姐早上对我的解释,小晴本来是被一些图谋不轨的男生缠住,想拿我当挡箭牌,帮她脱身,然而中间过程中不知发生了什么——或者可能就是这样设计的——我被小晴定义成了几十年没交过女朋友的死宅男大叔(虽然是实事)死缠烂打了好几年后终于从连备胎都算不上的位置上转“正”,因为没有安全感(又是与现实有一定契合度的描述),所以不得不时时刻刻掌握她的位置,想要她早点回去,所以不得不离开。

  本来还算是比较有理有据,对我伤害也不是很大的一个假说,但是演着演着,小晴来了兴致,利用了我没办法反驳的弊端,“戏霸”上身,不断给自己加戏,在我不经意或心软妥协下,一点一点占据了主导权,把我当成傻子来耍。既可以摆脱心怀不轨之人的纠缠,又给自己的形象进行了新的定位与修改,增添了不知多少的好处……

  而反之,却给好心帮忙的无辜的我带来了极大的心理伤害——起码短时间内不敢随便用微信了……

  可是,既然我都已经看见了,也不能简单地无视掉,而且万一是别人发来的消息呢?万一是小梓呢——想与我讨论“初恋成真”的可能性——我是真的不要脸,活该被人耍……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