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小城车站 > 第一百九十九章行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因为道路拥挤,车流量大,所以车行的比较缓慢,也不算太颠簸,再加上我和这帮小年轻的看似争执了许久,其实没过多长时间,因此车上人并没来得及做出多大反应,就见我们剑拔弩张,已经快要动上手了……

  附:

  下午五点多钟,正是单位下班,学校放学的时间。黄昏时分,血红的余晖洒在热闹的街道上。初春的北方城市,乍暖还寒时节,路上穿着还比较暖和的行人都快步行进着,向着早点回到温暖舒适的家中,放松紧张劳碌了一天的身子。

  我混迹在人群里,尽量隐藏自己,毫不放松的瞄着前方不远处,裹挟着郑浩的那群小混混。因为那几个头上花花绿绿的家伙毫不在意路上其他人深恶痛绝的目光,嘴里说着污言秽语,脏话连篇,大喊大叫;身子摇摇晃晃,举止鲁莽,恨不得在路上横着走。还不时大笑着,没轻没重的用力拍着畏畏缩缩的跟着他们的郑浩。

  我跟在后面恨不得马上冲上去,但是顾忌路上人太多,我们还穿着校服,现在冲上去势必会发生冲突——既影响学校的声誉更解决不了问题。看他们没有太过欺负弟弟,我也忍了下来。继续跟着,试图明白他们要去哪里。

  夕阳西下,暮色四合,天彻底昏暗了下来,路灯缓缓亮起,路上急冲冲行进的越来越少,添了许多出来闲逛,游玩的人,整个城市的速度也跟着慢了下来。我跟着他们穿过了几条大街,走过了几处路口,来到了城内繁华所在,以几处大型商场为中心,集商店、小吃、游戏厅等各种娱乐设施的步行街。

  我看了下时间:已经快七点了,正常这个时间早已经在家吃完晚饭了。好在父母给我打过电话:晚上要晚些回来,不用等他们。这样我也不用纠结是否要编个理由,晚点回去。

  我跟着他们路过一处烧烤摊,见他们停下,我也只好躲在旁边一个老阿姨看着的奶亭,阿姨看着我穿着校服,拎着书包一副刚放学的学生摸样,这么晚了还在这闲逛,怀疑地看着我。

  “你们学校不是放学了吗?”阿姨疑惑地问道。

  “阿姨,您知道我是哪个学校的?”

  “我妹妹孩子就是你们学校的,不是说你们那是城里管理最严格,升学率最高最好的学校吗,怎么今天刚开学就都像小流氓似的,到处转也不回家……”阿姨皱着眉,数落了起来。

  “我,那个——阿姨给我拿袋酸奶吧……”没法说出理由,我只好掏出了手机,扫码买了袋酸奶,成功打消了阿姨的牢骚。

  郑浩他们还站在前面不远出的烧烤摊前,摊主也是个年轻人,似乎和那几个混混很熟悉,烤着肉串和他们闲聊了几句,看差不多了,撒好了作料递给他们。没办法吃的郑浩,摆摆手没有接下,呆呆的站在那里。

  看他们吃的那么香,我拿起酸奶,狠狠咬了个口子,用力的喝下去。

  正当我饿的只能以酸奶充饥的时候,发现郑浩一脸痛苦地蹲下了身子。旁边正吃烧烤的不良也吓了一跳,面面相觑。

  我刚要冲上去,郑浩已经站起了身,跟他们说了几句后,低着头向我这边慢慢走来。

  我下意识地躲着身子,关心的目送郑浩走到路边,他头也不回的坐上出租车,走了——应该是中午吃的对他病弱的身子不好,我心疼的暗叹了口气。

  其实我也想跟上去的,但是看郑浩没什么大碍,我就决定继续今天的目标——搞清楚这些人的动向。

  本来吃的很香的几人,似乎也感觉道索然无味,囫囵吃了几口后就扔下了签子,钱也没给,就继续向前走。

  我依旧跟着他们,一路上躲避着迎面来人怀疑的目光,还要在他们毫无征兆的停下时,找到合适的地方躲着。好在这里多是些小贩,不想招惹注意,也就只好或怒视或赶走我,没人报警。

  这几个人走着走着,走到了本市最大的商场门口,雄伟气派的大楼上布满了各种广告和招牌。因为已经到了商店打烊的时间,只有不少看起来是营业员的女性不断走出商场——不是要进去吧

  几人合计了一会,就走了进去。我等他们进去了一会之后,也硬着头皮推门而入。

  虽然白天卖各种百货的柜台已经休息,但是里面还有许多其他设施:比如游乐场、餐厅、电影院等等。所以晚上的商场还是相当的热闹。

  商场内的装饰美轮美奂,装饰充满了奢华与时尚的感觉,一进门就是各种珠宝首饰手表之类的奢饰品,我看着他们对着柜台里的产品交头接耳,品头论足,似乎是觉得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有钱人的孩子,想法就是不一样。

  转了一圈,失去了兴致后他们上了电梯。因为害怕被他们发现,我没敢跟进去,准备等下一趟。

  当时站在电梯外,我有点懵了,呆滞的看着门上随着电梯行进不断变换的数字:一共六层,他们要去几层?

  就在我发愁的时候,后面聚了许多同样要坐电梯的人,多是些年轻情侣,这让我这个惟一的单身狗很是突出,我心里十分的不爽……

  “我们去几楼啊?”一对年轻情侣搂在一起,穿着时尚的女孩轻声问着旁边的男孩。

  “我带你六楼,那有个好地方。”男孩就好像解决了哥德巴赫猜想一样意气风发的说道。然后就开始腻腻歪歪了起来——大庭广众不好吧!我悄悄的回头,发现每一对情侣都很“狂野”,脸红的转回有点发昏的脑袋……

  听完了他们两人的对话,我看了眼电梯门边上贴着的各楼层的介绍图,发现六层里面有一处设施:旱冰场。

  我顺着人群进了电梯,荷载十人的电梯瞬间挤满了人,刚才那对情侣因为还在“缠绵”慢了一步,再想走进去,人已经满了,但还是向电梯里挤。

  “别进来了啊!”一个身材壮实的大哥护着女朋友把他俩推了出去,厉声道。

  被吓住的两人,只好作罢,走了下去。女生下了电梯就开始数落起旁边一脸尴尬的男生……

  因为每一层都会有人下,所以电梯每一层都要停一会,人也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几对情侣——还有我。

  终于到了六楼,我等着情侣们先下去,最后下了电梯。

  走出电梯,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卖东西的店里都拉上了卷帘门,走廊里也几乎没人在闲逛。

  我顺着路标,没走多远就找到了旱冰场。

  一千多平米,平铺着地板的场地中,男男女女几乎占满了人:有的身手矫健,顺着道路,风驰电掣的滑着,享受速度与激情;有的还不怎么会滑,只能颤颤巍巍的扶着栏杆,小心翼翼的慢慢走着;还有的三五成群,排成一排,拉起“小火车”,愉快的玩着……

  旱冰场的天花板上挂着各种球状的灯光设备,有点像电视上看到过的上世纪“迪斯科”舞厅的感觉。一闪一闪的不断变幻着颜色的灯光照在场地上,配合着四周大功率音响传出的震耳欲聋的流行音乐——从没来过这种地方的我有点受不了,感觉一切都在刺痛着我的神经,剥夺我的感官,让我有一种纸醉金迷的感觉。

  我尽量克服着头痛,下楼梯走进了场地,在外面的柜台,交了二十元钱租了双旱冰鞋,在长椅上换好装备,把鞋用给的袋子包好,放进书包里。

  我在周围人的嘲笑下艰难的起身,扶着栏杆,我蹒跚着走着。

  周围都是些年轻人(不过好像都比我大几岁),他们笑叫着,疯闹着。我尽量躲着人群,寻找着他们。

  围着场地走了小半圈,我有些累了,停下身子。突然身后有人叫喊着“让开”,我躲闪不及被推了出去,一个趔趄撞到了前面的人,摔在了地上。

  “对不起啊。”我坐在地上,揉着重重摔在地上的胳膊,向被我撞到的人诚心道歉。

  “SB你瞎啊——唉,你TM怎么来这了?”被撞到的人不断的骂着,突然抬头认出了我——正是我跟了一路正在寻找的混混中“带头大哥”。

  “呀哈,三好学生,学生会长,大半夜的不回家,跑这来玩了?”旁边的黄毛蹲下身子,故意探头仔细地打量我,开口嘲讽地说道。

  “会长挺能装啊,原来也是在外面混的啊——你混那一片啊,以后罩着点兄弟!”另一个黄毛也讪笑着。

  “啊,对——我就是来玩的,那个,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怕被他们发现我的真实目的,我赶忙答应之后,不顾伤痛,起身就要走。

  “等等”,被我撞到的为首红毛被其他几个人扶了起来,突然圆睁双眼,气势汹汹的说道,“你,不是跟着我们来的吧。”——可以啊,有一个不傻的。

  “啊,跟着我们干啥?”旁边一个小弟突然反应了过来,也跟着问道

  “你是不是看到那个叫什么来着,就那个小胖子,然后就跟着我们了?听说那是你弟弟?兄弟俩差那么多——你不是虐待他了吧!”红毛一脸不屑,嘲讽道。

  “对!我是要给我弟弟讨个公道!”既然已经被发现了,我也豁出去了,破罐子破摔冲他们喊了起来。

  其实我是看旁边人围了过来,想把事情闹大,逼着老板出面把我们赶走,我好趁机溜了——毕竟我只有一个,光靠身体我要吃亏的。

  “你们看这傻子,还讨公道,呸”说着红毛向地上啐了一口,“你以为我们愿意搭理那个死胖子?是他自己死皮赖脸的非得跟着我们!”

  “什么?”我不可置信的摇着头——这不可能!

  “其实你应该带你弟弟去精神病院看看:天台是他带着我们去的,就说了句那里风景好,就把门砸开了;后来中午把饭倒了,说什么想跟着我们混,要请我们去饭店,但是兜里一分钱没有;没钱也就算了,晚上还跟着我们,结果呆了一会自己就跑了……要不是看他病病怏怏精神还不好,我懒得搭理,早就揍他了——正好哥几个心里不爽,来这散散心,寻思能不能找个小妹——你又TM跟来了……”

  说完用力抓住了我的衣领——我还在消化刚才这一段让我猝不及防,没时间消化的信息量,根本没工夫给出反应……

  “别在这里打啊!”带着墨镜的冰场老板,走了过来,冲我们大喊。

  “行,给周哥面子,我们外面说话——走!”

  几人架着我把鞋脱了,我光着脚就被拖出了溜冰场,围观的也没人愿意招惹麻烦,继续玩了起来。

  来到了溜冰场旁边的拐角处,五个人像鬣狗盯着马上到嘴的猎物一般,摩拳擦掌,奸笑着围住了我。

  “今天估计是躲不了了”,我心里念叨着,握紧了右拳,“没办法了,只有靠你了……”

  正当我准备破釜沉舟的时候,突然耳边传过了“咻咻”破空的声音。

  “啊!”

  “谁啊?”

  “我擦!”

  本来正要动手的混混里的三人突然大叫着,捂着不同的部位倒下了。

  我仔细一看伤口上面各插着一把银光闪闪的小剪刀,上面还有三个小字——张小泉!

  “你TM还有帮手的?啊!”说话之人后背一疼,也跪在地上。

  又倒下了一个,只剩下最后为首一脸惊恐的红毛。

  “你,你等着!”红毛看了我一眼,头也不回地跑了,倒在地上的四人也都挣扎着,跟着他逃走了,还不时回头看着我的身后……

  我没理他们,松了一口气——好险!

  放开了已经运起力量的拳头,看了一眼地上的血迹——这不是梦吧。

  听到身后有走路的声音,我迅速的回头:一道靓丽的身影,婷婷站在角落,梳成两股辫子的粉色长发披在曼妙的身姿,穿着黑色连衣裙,踩着黑色皮靴的少女站在阴影处看不出面容,但是能感觉到她观察着我。

  “谢谢你啊,那个你是……”

  我话还没说完,少女突然掀起了裙子——我呼吸一紧,没来得及低头。

  接着双手一伸从大腿上绑着的战术武装带里掏出两把剪刀,向我冲了过来。美若天仙的脸上毫无表情,似乎在她眼里,我只不过是下一个目标。

  “现在还没确定,快停下!”

  一位戴着眼镜的娇小少女从旱冰场方向冲了过来,拼命的喊着——正是那位郑浩同班,曾给过我几次信息的少女。

  那位黑裙少女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扬手向我扔出了两把剪刀。虽然从小就因为别人欺负弟弟或小倩跟人经常打架,但是我何时见过这般场景,呆立当场,一动不动的看着两道银光带着死亡从我飞来……

  千钧一发之际,那位娇小少女发出了几句咒语似的声音,那两把武器竟凭空生起火来,精铁的剪刀融成了滚烫的液体洒在地上,慢慢凝结成块。

  那位黑裙少女见有人阻碍没能得逞,回身向着黑暗跑去,而救我的娇小少女向我走过来……

  茫然地看着周围,自己已经出了商场——这一晚上我都经历了些什么?

  ……

  回到家中,发现父母还没到家,我放心的松了口气。上楼回房间,路过郑浩紧闭的房门——我犹豫了一会,还是没进去。虽然那群混混的话我不想相信,但是我也不敢向弟弟确定,只好回到屋子,疲惫的躺在床上……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