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小城车站 > 第三十章开会(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派出所开完会,吃完午饭,我和老秦向所长辞行准备回去。

  “那行,你俩慢走,让老钱送你们回去——以后有什么事,我们还得常联系。”

  所长送着我们来到了门外,跟老秦握握手,客气地说道。

  “大胖以后常来啊!”

  刚才几位和我聊得还不错的年轻警察也向我道别。

  走出大厅,排队办事的人已经少了一大半,都办完回去了,还剩几个岁数大的老年人,在不停地询问着耐性的民警。

  因为派出所里也没有空调,所以没有太大的温差,出到外面,热浪袭来,“秋老虎”果然名不虚传。我抬头勉强睁开眼睛,“张目对日”,试图与火热的阳光作斗争。

  “大胖?”

  我和老秦向外面走着,因为在小城,大家都叫我小胖,老秦有点好奇,突然问道。

  我没想到他会对这个话题感兴趣,楞了一下,看向他。

  “啊,他们派出所有个小胖,我比他——身材壮实一点,主要是身高,我个子比他高……”

  我挠了挠脸,亏着心说道。

  走到外面,老钱也刚好吃完午饭正靠着车门玩着手机,估计是所长跟他安排好了,看见我们出来就搭话道。

  “走啊,马上啊,这把就要赢了。”

  “我帮你玩吧?”我想起了上一次陪着小晴来这里时的情景,不由自主的说道。

  “你算了吧!上回就让你带的那个小姑娘给玩输了——对了,你那个对象呢?”老钱严词拒绝了我,也想起了小晴,对我问道。

  “她上学了,也不是我对象……”好久没和她联系了,只能通过她发在网上的照片,了解她的近况。想给她打个电话,但是又怕刚开学,那边会很忙……

  正当我沉浸在思绪里的时候,老秦的手机响了,看了一眼来电,表情柔和了起来。

  “喂?我在镇上了,刚才开会来着……几点,好,我过去接你——先挂了吧,我这边来电话了……”

  今天老秦好忙啊。

  又接过了下一个来电。

  “喂,我还在镇上,刚开完会——几点?行,那我现在过去。”

  明明是差不多的说辞,接第一通电话的时候明显要温柔开心得多,语气也不像第二个来电那么生硬。

  “老钱,我们就先走了。”老秦通完电话,带着我就想外面走去。

  “你别急,我这就送你回去。”老钱以为老秦着急了,直接退出了游戏——估计要被举报了,说着就要上车载我们回车站。

  “不用了,我们不会去。”老秦拦住了他,说道。

  “那你们去哪,我送你们。”老钱坚持道。

  “我们去市里车站,下午还有个会要我过去。”老秦解释道。

  “那算了吧,所里下午还有别的事要用车,去一趟市里车站就得两个小时——那你们怎么去啊?”老钱也不再坚持,看着老秦问道。

  “坐大客啊。”老秦说完,就向外走。

  “中午了,都吃饭去了,没有车。下午差不多一点才能发车。”

  “那不行,我两点的会,一点发车来不及……”听到老钱的话,正向车站走的老秦停下了脚步。

  “那问问刘叔吧,看看他在哪?”我想了个主意——估计刘叔这时候正带着王大爷到处逛呢。

  “问啊?”老秦满脸无奈地看着我,我一头雾水地看着他——几秒钟之后我反应了过来,掏出手机,给刘叔打电话。背过身试图躲开老秦刺骨的目光……

  “刘叔,你现在在哪了?”

  “小胖啊,我和你王大爷在足疗城按脚呢!我这便宜,你来不?”刘叔大声笑着,开起了玩笑——可以确定没在药店,不然刘婶早收拾他了……

  “……正经的,刘叔,你到底在哪?”

  “我和老王在草原上跟巴特尔放羊呢。”这差距也太大了……

  “你开车了吗?”

  “开着呢,小心临走的时候让我没事多溜溜,她这辆新车基本没怎么动唤过,我正帮着磨合呢……”桑塔纳2000不是都停产好多年了吗?怎么心姐还有辆没磨合过的新车……

  “那麻烦你来派出所一趟呗,老秦要去城里车站开会。”我求救道。

  “那行,我这就过来,十分钟就到!”

  我道谢之后就收起了手机。

  “刘叔一会就到——我就先回车站了。”话音刚落,我快步就要跑——本来我就不想去城里车站,开会就更折磨人了……

  “你去哪?”老秦叫住了我。

  “开会有您这位领导在,我就不去了吧……”我回过身,愁眉苦脸地看着他。

  “开会不用你了,你去把你心姐接回去——过一会她就到了……”看来第一通电话真的是心姐。

  “刘叔和王大爷两个人接就够了吧……”我是真的很不想去车站——特别是现在还穿着制服,肯定会被认出来,不太想面对城里车站的那些人……

  “那你怎么回去?我找老钱——老钱呢?车怎么也没了?”我一回头发现本应呆在原地的老钱和车子都没了。

  “老钱给车加油去了。”一位正在巡逻的联防大叔回答了我。

  天命啊天命……

  不多时,刘叔自己开着车来了。我和老秦上车,不断感谢着他。

  “对了,刘叔,王大爷呢?”我有点好奇的问道。

  “他正‘薅社会主义羊毛’呢!”刘叔打趣道。

  “刘哥,麻烦你稍微快点。”老秦有些着急的催促道。

  “怎么,开会怕迟到?”

  “小心马上就要到站了……”老秦满眼都是焦急,如坐针毡。我看在眼里,不禁泛起一丝微笑……

  刘叔也被老秦的情绪所感染,开足了马力,在空旷宽敞的水泥路上飞驰。

  “这也太快了吧,刘叔!”窗外的狂风呼啸着掠过我的身上,虽然很凉快但有些过于刺激,我迅速的关上了车窗,但是前排的老秦无动于衷,窗户打开,吹得我睁不开眼,我只好有些紧张地对刘叔喊道。

  “怕什么,你刘叔开了一辈子车,从来都是遵守交通规则,连红灯都没闯过几个——再说条道是新修的,特平整,路上没什么车,也没限速,我这一阵子没事就带老王来着溜车。”刘叔自信满满地说道。

  “不是,我是怕这车受不了,都是多少年前的型号了……”我继续喊道。

  “没事,这车虽然古老了点,但是保养得挺好——而且给这车磨合差不多了,得提速伸练伸练……”刘叔看我胆小的样子,笑了起来,挖苦我说道,“就你这小胆是怎么考下来驾照的?”

  刘叔这句话戳中了我的痛处:其实当年高考完就应该向许多同学一样,直接在暑假把驾照考下来。但是因为高中过得不好,高考也很失败,就没什么心情——后来上了大学,一天也没什么事,大一的暑假被父母逼着去了驾校。结果去了才知道,今年驾校刚刚涨价了,因为考试加项也更严了……虽然后悔没在去年考,但是也不能就放弃了,只好硬着头皮报名。理论考试虽然过得还算轻松,实际操作可把我害苦了,特别是跑六百的时候没少被教练收拾——好在自己去得勤、学得快,基本所有考试都一次过了……

  自从我考完驾驶证就没怎么开过车,虽然家里当时还有车可以练,但是几乎没碰过——觉得开车太累太危险,一个不小心不注意就有可能是要命的事;而且过马路的时候也比以前小心得多,不敢像小时候那样,觉得没人敢撞我就各种横冲直闯。考完驾照我就知道了:开车的时候,这车子不是你能完全控制得住的。而且好多人即使学成了有了驾照(比如我),真正开车的技术也不敢恭维,更何况还有些没怎么学就拿到驾照的呢……

  “我考路面的时候,出了车祸……”

  “啥?那你怎么拿到的驾照?”刘叔和老秦不可思议的对视一眼,沉声问道。

  “就因为考试的那条路上出了车祸,堵车,我得以龟速行驶,平稳的过了这一项……”我如实说道。

  前面坐的两位也不知道该说些啥,只好不再提我曲折的驾考经历……

  刘叔不愧是我们小城首屈一指,在“专业”方面完爆其他人的“老司机”,只用了一个小时,就到了车站。

  看了眼时间:下午一点刚过,距离心姐坐的火车还有三十几分钟到站,老秦两点开会,也不用太过着急。

  刘叔把车停在了车站不远处一个商场的免费停车场内,我们都先坐在车上,没有下车。因为我和老秦穿着制服,都不想太招摇的急着过去。

  看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三人才下车,先去出站口接心姐。

  走在半路,老秦又来了个电话——今天真的好忙。

  接过电话,本以为是心姐的老秦和电话里那一边吵了起来。

  “不是说两点开始吗?现在过去干嘛?……那也不用提前将近一个点吧!……是,我是已经到了,但是——好吧,我现在过去!”

  老秦重重的挂掉电话,眉头紧锁。

  “怎么了?”

  “会上一会要来大领导,让我们现在就过去候着——明明提前十分钟到就好了,这帮人就知道溜须拍马,净搞这没用的……”老秦忿忿不平地说道。

  “那……”我犹豫着说道。

  “算了,发完牢骚也得回去干活——小心知道了也会劝我过去,你们去吧,我过去开会了——晚上不用等我,要是没车我就在这住一晚。”老秦交代完了就气势磅礴的走了……

  我们来到出站口,这里的工作人员都是些岁数比较大的,虽然看到我的制服有些意外,但是也都忙着干活,没有太过理睬我——这让我很舒心。

  看了眼出站口屏幕上的车次信息,正是心姐坐的那辆。我和刘叔全神贯注地观察着每一个出站的人,过了几分钟,戴着墨镜,穿着时尚,在混乱的人群中依然鹤立鸡群一枝独秀的心姐走了出来,看到我们后兴高采烈地招着手。

  “小心啊,你可算回来了,你刘婶他们都想死你了!”我们走出人群众多的出站口后,刘叔先开心地说道。

  “我也想死你们了!”心姐也欢呼雀跃地说着。

  “心姐,那个老秦他……”我挠着脑袋准备提不能前来的老秦解释。

  心姐伸手拦住了我。

  “他告诉我了。”

  心姐说着乐陶陶地把手机递到我面前。

  我看着屏幕上的信息:小心,我要开会,没办法接你了,对不起ORZ

  除了最后这个“老年人颜文字”,中间还有几个相当古老的表情包,看得我好尴尬——咱就不能更新一下手机吗……

  心姐却喜笑颜开,心花怒放的把手机贴在胸口,满脸的幸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