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肖邦夜曲op9no2 > 第十一章 番外一水手服与夜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有女装,钢琴PLAY,雷的慎入

  1

  “崔子,”魏子越在电话里说,“你现在在哪儿?我下周去度假,想跟你借一下滑雪板。”

  “我在回家的路上。”崔郢说,“回去拿给你。”

  “好,那我在你家门口等你。”

  “你进去等吧。”崔郢打了一下方向盘,“外面天冷。”

  “你放过我吧。”魏子越苦笑,“我可不想碰上七爷。不说了,你开车,我等着。”

  去年詹殊鹤发过一条朋友圈,图里崔郢穿着专业的滑雪装,戴着盔形帽和防风镜,踩着灰黑色的Freeride,背景是无垠雪山。魏子越看了心痒,私敲崔郢问了一下,才知道他拿过美国的AASI单板证书,立刻起了兴趣,说是今年也要出去玩一次。本来说要买崔郢同款,后来问过才知道是联名限量,只好借他的板出去拉风。

  崔郢把车停进车库,看见魏子越有点可怜地站在家门口。雪下得很大,魏子越帽子上已经积了一层雪,看见他回来连忙走过来。

  如果可以,魏子越根本不想踏进南山河苑。

  三年前他第一次见七爷的场景还历历在目,魏子越第一次见到披羊皮的狼是个什么样子。七爷这几年从背后走到前面,手腕强硬、做事严苛,魏子越亲眼见过他教训手下,那场景和手段魏子越这辈子都不想看第二次。

  他打了个寒颤。

  崔郢边往门口走边从口袋里掏钥匙,余光看见他抖了一下,问道:“冷?”

  魏子越总不能说是想起了七爷,只好干巴巴说了一句“还好”。

  魏子越觉得崔郢心理素质是真的够好,和阎王爷睡在一张床上,也不怕折寿。那边崔郢已经开了门,侧过身示意他进门,他踌躇了一下,觉得站在门口未免太怂,一咬牙硬着头皮走进去。

  崔郢在健身房取了滑板出来,递给魏子越:“刚开始慢一点,别太心急,护具要带好,小心受伤。”

  魏子越接过来,拉开包看了一下,两眼放光:“真酷啊。”

  “喜欢就送你了。”崔郢说,“我这几年玩得少了,放在这儿落灰也挺可惜。”

  魏子越没想到他这么大方,虽然知道礼貌上应该拒绝,但实在喜欢的不行,犹豫了一下还是收下了:“谢谢崔子,回头送你个更贵的。”

  崔郢笑笑。魏子越跟他闲聊几句就要走,正在玄关处蹲着身子穿鞋,一阵脚步声从楼梯处传过来。

  他下意识地抬头,看清的一瞬间,差点晕过去。

  “好看吗?”

  詹殊鹤穿着一身水手服,上身宽松,白衣蓝领,配着红色的领结;下身一条短裙,白色的袜子袜筒很长,一直拉到膝盖下方,袜子和裙边之间,是白皙细腻的大腿。他腿型极好,又细又直,没有多余难看的肌肉,比女孩子的腿还修长,蹬着黑色的小皮鞋,活脱脱就是个校花级别的女高中生。他就这样跑下来,像是勾引又像是炫耀,直勾勾地盯着崔郢,又纯又媚。

  崔郢没说话。

  詹殊鹤这才看见玄关处的魏子越,立刻变了脸。魏子越看他目光变沉,吓得三魂六魄乱飞,鞋带都没系就夺路而逃,也忘记和崔郢道别,逃命一样关了门跑了。

  他跑得飞快,脑子里那个画面却挥之不去,突然觉得脸上有些湿热,摸了一把才发现自己流鼻血了。

  魏子越哆哆嗦嗦拿出纸巾胡乱塞进鼻子里,边掏出手机打电话:“你好,我想明天去做个遗产公证......”

  2

  那天詹殊鹤和崔郢去超市买东西,崔郢眼神不过从穿着制服的女生身上掠过一眼,就被他记在了心里。回来的路上自己闷着生气,反复地想刚刚女生的脸和穿着,最后忿忿地想,腿还没我白。

  他也不知怎么突然就计较起来,订了一套水手服,非要把那女生比下去不可。

  詹殊鹤穿好之后自己欣赏了半天,确定形象姣好,才躲在卧室里等着崔郢回家。听见门口有动静,他就迫不及待地跑下来,谁能想撞见了自己的愚蠢下属。

  詹殊鹤被这么一搅,羞耻心倒是跳出来,觉得自己有点没羞没臊,顿时后了悔。崔郢站在门口,双手插在兜里,目光沉沉地望着他,一句话也没说。

  詹殊鹤转身就走,想把衣服换下来。刚走几步,就被叫住了:“站着。”

  詹殊鹤只好停住脚步。

  身后的脚步声响起来,离他越来越近,最后一把把他拦腰搂进怀里。

  崔郢火热的呼吸喷在他耳畔,男人的声音低沉而沙哑:“小公主,你跑什么?”

  3

  崔郢把詹殊鹤抱起来,一步步往卧室走。詹殊鹤就乖乖地搂着他脖子,一副任凭他处置的模样。

  崔郢把人放在床上,盯着他的眼神深邃得像是要把人吸进去。他伸出手,从短裙下探进去,沿着大腿根抚摸,碰到胯下的时候一挑眉:“没穿内裤?”

  詹殊鹤却突然轻轻推了他一把,露出很害怕的表情。他刻意让嗓子更细更柔一些,听起来竟真的有些雌雄莫辨:“崔老师,你别摸我。”

  崔郢手一顿。他立刻明白詹殊鹤在玩什么角色扮演的把戏,不禁来了兴致,宽厚的手掌反复摩挲着他的大腿,手下触感滑腻,让人舍不得放手。

  “小詹同学,”崔郢把手往中间凑了凑,若有若无地蹭他软趴趴的阴茎,“让老师摸一摸,期末考试给你满分。”他又伸出手,把詹殊鹤掖在短裙里的上衣拽出来,引诱道,“卷一卷上衣,让老师舔舔你的乳头。”

  “崔老师,我害怕。”詹殊鹤往后躲,嘴上却喘得娇气甜腻,“你摸我我好痒。”

  “哪里痒?”崔郢低头亲他的锁骨,“告诉老师。”

  “后面痒。”詹殊鹤抬起头,委屈地说道,“后面的小洞好痒。”

  崔郢几乎要笑出来。他把人翻过去,让詹殊鹤趴在床上,掀起他的短裙。

  黑色的短裙下,是光溜溜的屁股,和笔直的腿。崔郢掰开他肉肉的屁股,低下头去看那翕合的后穴:“老师帮你挠一挠就不痒了。”

  “老师怎么挠?”詹殊鹤偏过头,嘴里咬着床单,媚眼如丝。

  穿得比谁都清纯,表现得比谁都骚。崔郢被他激得完全勃起,伸出手脱裤子:“用老师的肉棒帮你挠。”

  4

  崔郢没脱詹殊鹤的衣服,撩起短裙就把性器顶进去。

  詹殊鹤被顶得喘不过气,他把上衣撩起来,借助崔郢的操弄,让乳尖在床单上摩擦。背后的攻击凶猛到厚重的紫檀木大床都在轻轻摇晃,龟头在肠壁里攻城略地,每一下都撞得他哼出声。崔郢掐着他的腰,俯下身问他:“小詹同学,还痒不痒?”

  “啊啊...呼...嗯啊...”詹殊鹤根本腾不出力气回答他,眼角流下生理性泪水,乳头被磨得又疼又爽,好一会儿才哭着说,“崔、崔老师...你好大...我...啊...我会不会...被操坏啊...嗯..呜...”

  “不会的。”崔郢重重地拍在他屁股上,发出脆生生一声响,“你这么骚,小穴这么软,吃得老师紧紧的,怎么会坏掉呢。”

  詹殊鹤呜呜地哭着,脸上全是泪,倒是显得梨花带雨挺可怜的。他射出来,床单上湿了一片,冰凉凉的,贴在他腿根有些难受。

  家里有地暖,还开了中央空调,即使是赤条条两个人,竟也不觉得冷,反而出了薄汗。崔郢就着插在里面的姿势把詹殊鹤翻过来,粗硬肿胀的阴茎就在后穴里转了半圈,詹殊鹤微微颤抖,性器又开始抬头。崔郢托着他的屁股把他抱起来,一下一下往上顶弄,詹殊鹤没有支点,只能用腿夹紧他的腰,环住他的脖子。

  崔郢一用力,把他又举高了一些,手臂肌肉线条绷得很紧,冒出青筋。他隔着水手服轻纱般的布料舔弄着詹殊鹤的乳珠,在那深色的乳晕上流连,用牙齿轻轻咬了一下那已经红肿的奶头。詹殊鹤抱着他的脖子,身体前倾把奶头送进他嘴里,叫得一声比一声响。

  崔郢抱着他往露台走,门一打开,外面的寒气让詹殊鹤抖了一下。崔郢抱紧了他,在琴凳上坐下来,让詹殊鹤背对着他坐在自己腿上,后穴紧紧与他相连。他搂着詹殊鹤的腰,在他肩膀上落下一个吻:“你还欠我一首肖邦夜曲。”

  詹殊鹤勉强去抬琴盖,刚要伸手弹,身后的人就猛地撞了他一下,他措手不及,手臂压到几个琴键,发出一阵噪音。崔郢把下巴搭在他肩膀上,说道:“弹。不准弹错,弹错了要罚。”

  詹殊鹤脚踩在崔郢的脚背上,落下了第一串音符。

  像他们初见时一样,詹殊鹤弹了降E大调。

  崔郢看得认真,身下却操弄个不停。詹殊鹤被撞得弹错了好几个音,节奏也打乱了数次。他手指轻快灵巧,对这首曲子显然已经烂熟于心,即使是边进行激烈的性爱,也可以还算完整地弹下来。缱绻醉人的旋律响在星空下,在静谧的夜里,呻吟与琴声交织,像一场带着情色色彩的梦。

  结束最后一个音的时候,崔郢搂紧了他,射在他体内。詹殊鹤掉着眼泪喘息,被堵住了嘴唇。

  詹殊鹤听见那个七年前闯进他心底的男人低声在他耳畔说——

  我爱你。

  结束啦!谢谢大家喜欢!被认可真的是很开心的事,看你们的评论是一种享受。

  这几天写文学习进度都耽搁了,我感到非常慌张,马上进入死亡学习模式。月底法考结束再来与大家相会,祝我2019法考必过TA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