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肖邦夜曲op9no2 > 第八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1

  崔郢醒的时候,药效还没过去,意识昏昏沉沉。

  他的眼睛被蒙住,什么也看不见,手脚全被捆住,只能听见轻微的油门声。

  大约两个小时前,他打了个电话给冯燃,说是要过去找他。电话挂上,他正要去拉车门,却突然从背后被反剪住胳膊。

  崔郢拳脚功夫极好,几乎是立刻就用力把人反甩在地上。那人躺在地上疼得咧嘴,但与此同时,五六个乌黑的枪口对准了崔郢的额头。

  “崔爷,请您走一趟吧。”

  容不得他拒绝,一剂强力麻醉打进去,崔郢失去了意识。

  2

  车又开了四十分钟左右。

  崔郢估算了一下药效让他沉睡的时间,又加上醒来后的车程,推定起码已经到了城郊最偏远的地方。他被车上的人推搡着押下车,那人踢了他小腿一脚,强迫他跪下来。

  眼睛上的布条被解开,露出一张阴狠猥琐的脸。

  “王老板,别来无恙。”崔郢仰着头,丝毫没有恐惧的情绪,只是冷眼看着。

  “崔郢,我不跟你计较我的手,算我大人有大量。”王政启的右手还用纱布缠着,白色的布条渗透出一点血迹。他居高临下睨着崔郢,忽而一笑,拍拍他的脸,力气很大,“但我和谭徽从小一起长大,因为你,他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我咽不下这口气。”

  “王老板。”崔郢扯着嘴露出讽刺的笑,“跟我有什么关系,杀他的人是七爷。”

  “是七爷没错,但七爷在谭徽和你中选择了你。”王政启敛起笑意,眯着眼睛,“谭徽被牺牲了。”

  “明明比你做事早,偏偏要被你踩在脚底下,想除掉你是很正常的事,大家各凭本事。帮派里还不是这些潜规则,弱肉强食有什么大惊小怪,七爷不也是这么过来的,手起刀落杀了多少人,大家不还是服他,从来没有别人插手的道理。”王政启踢了他小腹一脚,毫不留情,“可七爷为你破了例,没有保持中立。”

  “我要杀了你,给谭徽一个交代。”

  3

  道上的人从来没有心慈手软一说。

  王政启说要杀了崔郢,绝对不是一枪崩掉这么简单,他要看着崔郢在痛苦里一点点死去,看清整个绝望的过程。

  第一刀捅在崔郢小臂上。

  疼痛在一瞬间崩裂开来,锋利的刀刃划开皮肤,深深地陷进去,差点碰到骨头。崔郢只在捅进去的一刻闷哼了一声,此后只是抿着嘴一言不发。

  鲜血涌出来,染红了缚住他的绳索,掉落在地上,氤氲在泥土里。

  第二刀扎在小腹上。

  王政启的角度力道都把握得正好,不至于伤到内脏让崔郢很快死掉,又保持了足够的深度,好让他最大程度地承受着折磨。

  从骨子里的疼痛,如同千万只蚂蚁啮噬,从内而外把人掏空,生命的流逝像一个清晰的进度条,崔郢甚至可以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抓不住了,从毛孔里溜走。

  但他只是低着头,看着满目的殷红。

  4

  崔郢挨到第六刀的时候,心情彻底平静下来。

  他觉得非常疲倦,只想就这么睡过去。

  结束了。在道上混就是这样,可以很容易地赚钱,但可以更轻易地丢命。他手上的血并不少,风水轮流转,大概是该他偿债了。

  崔郢已经看不清周遭的事,感官无限退化,他站在边界处,跨一步就碰到死亡。

  崔郢没有感到恐惧,只是在那个瞬间,他突然想起了詹殊鹤的笑脸,干净的,纯粹的,带着浅浅的酒窝,藏着很深很沉的温柔和美好。

  如果知道这么快就会死去,哪怕知道詹殊鹤背叛了他,崔郢也会选择默不作声,在最后几天多抱一抱、亲一亲他。

  人生哪里有如果。崔郢闭上眼。

  他有一点想他。

  5

  崔郢在失去意识的一刻,听见了枪声。

  他猛地惊醒,疼痛又顺着神经传到全身,崔郢睁开眼,正看见带他过来的几个打手不约而同的倒下去,额头上都有一个乌黑的大洞,鲜血喷涌、脑浆飞溅。

  “王政启,我亲手把你剁了喂狗。”

  崔郢怔住了,这个声音......

  他努力偏过头,看见詹殊鹤站在风中,微长的头发轻轻飘着,眉眼冷峻,全身戾气,像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恶魔。

  站在詹殊鹤身后的,是三个清道夫,以及王政启的顶头上司,邱刚。

  詹殊鹤丝毫没有掩饰他的火气,举着枪用力顶着王政启的额头,逼得王政启退后两步。他眼睛死死地盯住王政启,话却是对着邱刚说的:“邱刚,你告诉我这笔账怎么算合适。”

  邱刚已经五十多岁了,身子微微佝偻着,眼中却带着狡猾的精光。他许多年没见过詹殊鹤失控到这个地步,就算王政启是他亲手带出来的,也护不住了。邱刚轻声叹口气,妥协道:“全听七爷的指示。”

  “那好。”詹殊鹤双目赤红,吩咐身后的清道夫,“把小东西递给我,我杀给王政启看。”

  清道夫回头,从车上抱出一个婴儿,还沉睡着,对周遭的危险一无所知。

  王政启看见的一刻几乎要发疯,他冲上去要去抢,被清道夫架住了,跪在地上嘴里大声叫着:“别碰我女儿!你杀我,剐了我!随你怎么样!别碰她!”

  詹殊鹤不为所动,把枪抵在婴儿的额头上,手指扣紧了扳机。

  “七爷。”

  詹殊鹤猛地回头,盯着跪在血泊里的崔郢,眼眶红了。

  崔郢用尽了全身力气,用微弱的声音说道:“算了。”

  詹殊鹤放下枪,眼角流下泪来。

  小詹英雄救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