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肖邦夜曲op9no2 > 第七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1

  崔郢的直觉一向准得惊人。

  第二天上午,晌欢的经理刘有贵打电话给他,说是有个工作人员出事了,警察已经介入调查,希望他能过来稳一稳人心。

  崔郢开车去晌欢的路上,眼皮一直在轻跳,握着方向盘的双手手心出汗。

  刘有贵见到他的时候松了一口气,看着远处正在询问的警察一眼,低声道:“崔爷,警察说施晓死在出租屋里了,因为他在晌欢兼职,所以过来了解一下情况。”

  崔郢问:“施晓是做什么工作的?”

  刘有贵面色尴尬了一瞬,陪笑道:“崔爷贵人多忘事,施晓就是昨天晚上陪您的那位小朋友。”

  崔郢沉默了一会儿说:“我没问他的名字。”

  那边两个警察走过来,年龄大一些的那位警察对着刘有贵颔首:“刘先生,基本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出勤表显示施晓的排班到晚上九点,往常也都是九点二十左右就离开。但马路对面的监控显示昨晚十点四十之前,死者都在这里待着,我们想调一下内部监控,看一下他那段时间和谁在一起。”

  刘有贵刚要说话,就被崔郢打断了:“警官,不用调了,他和我待在一起。”

  2

  两个警察在包间里坐下来,在桌上摆了一个DV。

  崔郢接过刘有贵端来的茶水,给两人一人递了一杯。

  “崔先生,我们的全部询问过程都会录音录像,接下来的问题请如实回答。”自称王城的警官面色凝重地说道,“下面开始采证。”

  崔郢说:“好。”

  “昨天,也就是24日晚九点,死者施晓结束了兼职工作,十点四十从晌欢离开。在此期间一小时四十分钟,他和您待在一起?”

  “是。”崔郢语速很慢,双手交叉放在腿上,“我们一直在晌欢四楼春暖包间,十点四十施晓离开,十一点我下了楼。”

  “你们在包间里做了什么?”

  崔郢看了郑重其事的警察一眼,微乎其微地嗤笑一声:“做爱。”

  王城面露尴尬,旁边年纪小的警察已经红了脸,假装低头记录。

  “您和施晓什么关系?情侣吗?”

  “不是,我昨天第一次见他。”崔郢沉吟了一下,“临时起意。”

  “恕我冒昧。”王城硬着头皮问道,“您的方式激烈吗?”

  “不。”崔郢面不改色,“他没受伤,我也没射在里面。”

  小警察的脸快熟透了。

  “您昨晚十一点以后去了哪里?”

  “半分。”崔郢抿了一口茶水,看着细碎的茶叶沉在杯底,染出一道绿痕,“从十一点到凌晨三点,我都在半分。半分有监控,半分的经理吴家安也能证明。”

  窗户突然被风吹开,摊在桌面上的笔录哗哗翻动,闪电把昏暗的天空从中劈开,竟突然下起了雨。惊雷乍响,小警察拿笔的手抖了一下,黑色水笔在桌面上迅速滚动,落在地上。从艳阳天到暴雨也不过半分钟,楼下隐隐传来路人的惊呼和抱怨。

  “最近怎么总是下雷阵雨。”王城皱皱眉,起身把窗户关上,弯腰捡起了笔。

  被关紧的窗户,还是在轻微地扇动,发出一点噪音,隐没在雨声里。

  3

  核实了崔郢的不在场证明,两个警察表情放松了几分,对他的态度也亲近起来。

  王城站起身,笑着和他握手:“谢谢崔先生配合调查,您可以走了。”

  崔郢颔首,抬头问他们:“我可以知道施晓是怎么死的吗?”

  王城和另外一个警察交换了一个眼神,露出心有余悸的表情。

  “不方便说也没关系。”崔郢把敞开的风衣拉紧,“只是我的员工出了问题,我需要给其他人一点交代安抚人心。”

  王城低声说:“这也不是不能说,媒体应该已经开始乱写了。施晓死在出租屋的床上,颈部大动脉被割,身上有虐待痕迹和干涸的精液,下身撕裂,应该是死前受过严重性侵。另外,”王城皱皱眉,显然又想起了现场的情况,有些反胃,“他的双手被砍掉了。”

  崔郢瞳孔骤缩,心理防线轰然崩塌,以至于差点维系不了一贯自持的姿态。他听见自己沉重的呼吸,一声一声,犹如溺水者,躺在深海之处,没有出口。

  4

  崔郢去停车场开车的时候,以为自己很冷静。

  直到发动前插钥匙的时候好几次都没插进去,崔郢才发现自己的手在抖。

  透过车里的后视镜,崔郢看见了一张慌乱迷茫的脸。

  他去了詹殊鹤的学校。

  崔郢来接过他很多次,径直上了楼。推开办公室的门,屋里有两个年轻的女老师,回过头来看他。

  崔郢问:“请问詹老师在吗?”

  小姑娘看清他英俊的脸,立刻露出几分羞涩,态度很热情:“詹老师请了病假,已经一周没有过来了。”她顶着红扑扑的脸问他,“您找他有事吗?”

  崔郢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没事,谢谢你。”

  他下楼的时候搜了一下今天的新闻,恶性的凶杀案果然博得了许多版面和眼球。

  「一周两起相似凶杀 疑似连环杀人案件」

  「男大学生惨遭奸杀 砍手寓意何在」

  ......

  崔郢退出页面,沉默了许久,拨给了冯燃。

  “燃哥。”崔郢听见自己沙哑的声音,仿佛被风沙侵蚀过喉咙,“我想和你谈一谈。”

  快要真相大白啦,小詹终于又可以出现了,我好想他。

  谢谢大家的评论!爱你们

  ps: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文章内容不代表作者价值观,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请大家不要挑战刑法,珍爱生命。(学法律的我写这种东西罪恶感好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