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肖邦夜曲op9no2 > 第六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1

  冯燃不接,崔郢只好收下了那串钥匙。

  晚上回家的路上,崔郢临到家门口突然打了一把方向盘调了方向,往城西驶去。

  他想看一眼那套别墅。

  南山河苑在西城子阳湖畔,方圆10公里都没有一家工厂,绿化率很高,空气质量在全城都数得上,说是城市之肺都不为过。

  崔郢把车停在停车场,刷身份证验证了户主身份,步行走过去找那套房子。

  古典幽静的长廊,脚下是打磨圆润的鹅卵石,绿蔓低垂,崔郢需要微微低头才能避过去。静水流深,浅浅蜿蜒的小河里,有成群的锦鲤,红黄相间,甩着尾巴跳跃穿梭。

  长廊的尽头,就是崔郢要找的地方。

  2

  崔郢开门的一刻,心中涌入了奇怪的感觉。

  整套别墅已经装修完毕,家具都已经添置好,完全可以直接入住。如果不是有些家具用蕾丝边的绒布盖住防尘,看起来都像是已经有人住下的样子。

  从壁纸到吊灯,从吧台到健身区,从偌大的书房到奢华的卧室,崔郢越看越心惊。

  无外乎其他,只是所有的细节,都是完全按照崔郢的喜好来布置的。

  崔郢甚至觉得,哪怕自己来亲自设计装修,都不一定有现在这样的完美。

  他推开卧室外的阳台门,近五十平方的露台显露出来,夜幕低垂,正中间,放着一架全新的三角斯坦威。

  崔郢走过去,在琴顶看见了一张曲谱。在看清楚的那一刻,崔郢屏住了呼吸,久违的,他听见了自己的心跳。

  ——肖邦夜曲op9no2。

  3

  崔郢在回家的路上反复梳理着这些诡异的细节。

  他向来是从容沉稳的,无论多危急的时刻都能保持理性判断和高效分析。可现在,崔郢脑中信息纷杂,掺杂着焦虑的情绪,有很多东西闪过,再想的时候却抓不住思绪的尾巴。

  七爷知道詹殊鹤的存在并不奇怪,待在他身边四年的人,肯定是要确保安全的,七爷必定是查过。那架三角斯坦威的出现也不算突兀,可以视为一个锦上添花的惊喜,也可以算作一个不言而喻的警告,时刻提醒崔郢,他的一切七爷都能知道。

  但在崔郢梳理的整个逻辑链里,唯独那个谱子,他解释不了。

  也许一开始,詹殊鹤就是七爷派在他身边的眼线。这么一来似乎说得通,但又不能解释,为什么七爷非要自己暴露出来。让他不着痕迹地留在崔郢身边,做七爷的眼睛,岂不是更好?

  吴家安做事利落,崔郢到家的时候,钢琴已经不见了。崔郢坐在沙发上,没有开灯,在黑暗里只有烟头忽明忽暗,映着他晦暗的眼。

  一坐坐到天明。

  4

  崔郢低头,看着腿间的人讨好地舔弄自己粗长的阴茎,边含边抬眼看他,像个勾子一样撩人。

  他伸出手摩挲男孩的脖颈,微微用力把性器从他嘴里抽出来,用勃发的龟头顶弄男孩的嘴唇和脸。

  “钢琴学了多久?”崔郢突然问。

  “十二年。”男孩不明白他怎么突然问这个,老老实实回答道,“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了。”

  崔郢没接着问,把人推在床上,肏进他的后穴,一下一下地顶弄,听着身下人短促的呻吟。

  “抓住床单。”崔郢捏了捏他的乳头,男孩立刻勃起了,一声声叫得更欢,听话地抓住了身下纯白的床单。

  崔郢没射在里面,最后的时候他拔出去,让男孩给他口出来,射得他半张脸都是精液。发泄完崔郢还半硬着,却转身去了浴室,对着男孩说:“你回去吧。银行卡号报给经理。”

  崔郢打开花洒,闭着眼睛抹了把脸。水流从他饱满的胸肌和紧实的腹部滑过,沿着腹股沟流进耻毛,在紫红的阴茎上汇成一股小水柱,滴滴答答落在地板上。

  他甚至不知道今天这个男孩叫什么。

  崔郢进晌欢的时候,他正穿着燕尾服在大厅弹钢琴,尽管分不出具体是哪一首曲子,但崔郢知道他在弹肖邦。

  于是他就把人带上了床。不仅如此,身下的男孩明明和那人一点也不像,崔郢却总是想起詹殊鹤漂亮的脸,以及那一双,全世界琴者都比不过的手。

  简直像是疯了。

  5

  崔郢从晌欢出来已经十一点,他看了看表,还是决定去半分看一下。

  工作刚交接到他手上,自然有很多人不服,等着看他的笑话。不过赵洁芮和魏子越应该比他更不好过,毒品那边的关关节节更令人头痛。最难的不是做好工作,而是收获手底下人的忠心。

  这一点七爷比他擅长得多。崔郢想。

  到半分的时候,吴家安正和副经理说话,见他过来连忙迎上来:“崔爷。”

  崔郢“嗯”了一声,问道:“没什么事吧?”

  “没有。”吴家安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说,“崔爷,您知道闫小少爷出事了吗?”

  崔郢摇头。

  “您竟然没看新闻吗?”吴家安有些错愕,接着继续跟他说道,“今天早上,闫小少爷被发现死在自家浴缸里,整个浴缸都是血。新闻说得不明不白,道上消息传得倒是玄乎,说是死相极惨,割了喉咙放血,双手被砍掉了沉在浴缸底。据说法医鉴定出来,是活的时候砍掉的。”

  吴家安喃喃道,有些唏嘘:“其实小少爷人真不坏,就是个小孩儿不太懂事而已。前几天才在半分看见他,就这么几天竟然死了,想想人生也挺无常的。”

  崔郢注视着对面的霓虹灯下人来人往,微微蹙起眉,心头闪过一丝不安。

  食用愉快!谢谢大家!

  注:遵纪守法是公民的义务

  本章含严重血腥暴力,三观不正,慎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