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肖邦夜曲op9no2 > 第四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1

  崔郢在闫少爷的包间里一个人喝酒。

  他没开灯,坐在黑暗里,不急不缓地喝了许多杯。崔郢酒量极好,一斤下肚也没什么醉意,只是太阳穴突突地疼。

  半个小时前,距离詹殊鹤和冯燃进温酒厅四十分钟,崔郢看见楼下地面停车场里,黑色的保时捷亮了灯。

  詹殊鹤走的时候,穿得不是来时的衣服。t恤牛仔裤换成了黑白格子的衬衫和黑色的低腰裤,弯腰上车的时候,露出一截纤细的腰肢。入夜微凉,冯燃脱了外套,披在詹殊鹤身上,绅士地微躬着身子举起手帮他护着头顶,见他坐进去,才绕了一圈坐上驾驶座。

  崔郢垂着眼睛,在看见詹殊鹤换了衣服的时候,彻底死了心。

  一个人养四年,说是宠物也多少有感情。崔郢有洁癖,各种意义上的,所以他的床伴向来都是雏儿,并且跟他的那段时间没有和其他人有任何牵连。

  倒不是有什么情结,只是单纯嫌脏。

  詹殊鹤到底对他来说是有些特殊的,在詹殊鹤之前,崔郢从没留人超过三个月。他对谈恋爱没有兴趣,只是发泄欲望而已,在床下也不会有什么实质性交流。

  崔郢为詹殊鹤破了例,却没能把人养熟。

  崔郢抬手,入口辛辣。

  2

  崔郢喝了酒不能开车,让吴家安把自己送回家。

  吴家安送他到楼底下,随口问道:“崔爷,弹钢琴的那位您还养着呢?这一次可够长的。”

  崔郢下车的动作一顿,没接他的话茬。

  他开门走进去,站在门关换鞋。大概是听到门口的动静,钢琴声悠扬地响起来。

  崔郢面容沉静地循声走过去,在门外站了半分钟,才推门进去。

  詹殊鹤穿着一身华丽的燕尾服,白色的领结,和他们初见时一模一样。他指尖跳跃,灵动、安静的旋律滑落,在空气中织出浪漫色彩。他弹得认真,带着笑意,眉眼弯弯,偏过头去看崔郢,眼睛里像是有着星星。

  一曲奏尽,詹殊鹤站起身,走过来踮起脚,拥抱住崔郢。

  “《肖邦夜曲op9no2》。”詹殊鹤把头靠在崔郢的肩膀上,闭上眼睛,“我遇见崔爷的时候,弹的就是这首曲子。当初您说——”

  似乎有些难以启齿,詹殊鹤停顿了几秒,还是讲下去:“您说第一次见我,就想脱了我的衣服在台上干我。今天您想做什么都可以。”他温柔又轻快地说,“生日快乐,崔爷。”

  崔郢低头看着他乖顺的发旋,一句话也没有说。

  3

  詹殊鹤经历了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粗暴的性爱。

  崔郢撕开他的燕尾服和白衬衫,让他跪着,上半身趴在琴凳上。没有过多的爱抚和前戏,崔郢破天荒戴了安全套,带着冰凉的触感侵入了他。

  那性器捅得又深又重,像是在发泄怒气。崔郢操了一会儿把人翻过来按在地上,拉起他的左腿撞进那湿热紧致的后穴,眼底赤红,紧紧地盯着詹殊鹤沾染着委屈和情色的脸。

  詹殊鹤看着他眼底的深重情绪,心底莫名发慌。他闻到了崔郢身上浓烈的酒气,这似乎解释了为什么男人这样失控,尽管他感到疑惑——崔郢工作时间从不碰酒。

  詹殊鹤抓着地毯上的绒毛,额头一层薄汗,身后的阴茎磨在肠壁和穴口处,擦着脆弱敏感的大腿根,所有的感知都在做爱时无限放大,以至于他能感觉到那性器上每一根青筋的律动。

  饶是这样近乎于折磨的性交,但因为对象是崔郢,詹殊鹤还是射了。他低喘着刻意夹紧后穴,好让崔郢尽兴。

  但他没有忽略,自始至终,崔郢都没有吻过他。

  4

  崔郢射完之后,把盛着精液的避孕套扔在垃圾桶里,转身走了。

  詹殊鹤只好自己扶着钢琴站起来,后穴撕裂般疼痛,两腿控制不住地颤抖,略有些艰难地走向浴室。

  洗到一半,崔郢走进来。浴室里雾气很大,熏得他表情模糊。

  崔郢走近了,眼神平静但冷漠,他问道:“詹殊鹤,你觉得四年时间长吗?”

  詹殊鹤摸不准他的意思,谨慎地说:“还好。”

  “我觉得挺长的。”崔郢突然笑出来,眼底却是冷的,说出的话平和但不容置疑,“明天搬出去,到此为止。”

  詹殊鹤大惊,他顾不得还赤裸着身体,从浴缸里站起来,紧紧抱住崔郢。他眼眶泛红,已经有了泪意,语气里充满了难过和小心翼翼,“崔爷,您不要我了吗?我不好吗?”他急促地说着,仿佛害怕停下来就会被崔郢打断,“我不好的地方您可以说,我都可以改……只要您别让我走,做什么都可以!”

  崔郢突然伸出手,掐住了他脆弱的脖颈,手下渐渐收紧。

  詹殊鹤下意识抓住他的手腕,却没有用力挣扎。随着崔郢的力气加大、时间流逝,詹殊鹤的脸越来越红,抓着他的手无力地垂下去,眼睛微闭着,似乎下一秒就会死掉。

  最终崔郢还是放了手。

  詹殊鹤跌坐在地上,剧烈地咳嗽,大口大口喘着气,白皙的脖子上有个清晰的手印,很快由红变紫。

  崔郢转身,离开的时候回头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詹殊鹤,以后如果再出现在我面前,我就杀了你。

  5

  詹殊鹤蹲在地上捂着脸,泪水从指尖溢出来。他的肩背微微颤抖,却始终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只是这样安静而小心地难过。

  崔郢已经睡了,眉头微皱,显然睡得不够安稳。床头的烟灰缸里,躺着六七根扭曲燃尽的烟头。

  天边泛起鱼肚白,云层厚重,光线昏暗。

  落雨了。

  大家不要慌!马上甜了!小崔给我速速后悔!

  ps:感恩姐妹们的打赏,我jio得我再签签到应该可以升3级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