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肖邦夜曲op9no2 > 第三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1

  冯燃说的没错,七爷确实洗牌了。

  毒品交给了魏子越和赵洁芮平分,军火还是冯燃负责,崔郢把谭徽剩下的俱乐部领走了。

  俱乐部是最吃力不讨好的一块儿生意。往来消费都是惹不得的人物,不仅要赔笑脸,利润还比不得其他。但是洗牌的同时,七爷改变了以前同比例提成的惯例,调整了每条线的比例,俱乐部总利润最低,因此提成比例拔到了最高。

  崔郢搂着詹殊鹤的腰,难得有些出神。

  七爷似乎太偏袒他了。

  正想着,其他人领了任务都要散去。清道夫走之前对着崔郢一颔首才离开,崔郢倒是一愣。

  詹殊鹤见人都走了,才抬起头在他耳边亲了一下,又轻又柔。

  2

  晚上睡前,詹殊鹤被崔郢按在钢琴上进入了。

  身下是快七十万的三角斯坦威,詹殊鹤被操弄的时候总是不小心碰到琴键,发出几个单音。詹殊鹤被插得快要背过气,即使四年了也没能习惯崔郢超乎常人的尺寸和霸道的作风。

  琴谱散落一地,崔郢的性器在詹殊鹤的臀缝里摩擦进出,他低喘着拽着詹殊鹤的头发把人翻个身,压着他的腰从后面操进去。

  “屁股撅起来。”崔郢几个巴掌拍在詹殊鹤的臀肉上,啪啪作响,撞得身下人快要站不住。

  “崔爷……啊啊……慢点……呜……”

  詹殊鹤又哭出来,崔郢却不饶他,速度丝毫没有减慢,低声说:“又浪又骚。”

  詹殊鹤射在了黑键上,白色的粘稠滴落在纯黑的键盘上,无比淫荡。

  3

  崔郢在床头抽烟。

  詹殊鹤洗了澡,蹲在他脚边,头发还是湿的,啪嗒啪嗒往下滴水。他依赖地亲了亲崔郢的膝盖,抬头问他:“崔爷不开心吗?”

  “为什么这么问?”崔郢把嘴里的烟头拿出来,递在詹殊鹤嘴边,看着对方好奇地吸了一口,呛得剧烈咳嗽。

  詹殊鹤咳了一会儿,咳得眼睛都带了泪,才回答道:“今天早上,听到爷的工作变了。”

  “变就变了,没什么不好。”崔郢低下头亲他,在他鼻尖咬了一口,“七爷待我不薄。”

  詹殊鹤沉默了一会儿,眼睛垂着,浓密的睫毛在脸上打下阴影,许久才小声说:“我只想让崔爷平安开心。”

  崔郢笑,摸了摸他的耳垂,随口哄他:“你在我身边,我就很开心。”

  4

  崔郢是被詹殊鹤亲醒的。

  对方缩在他怀里,仰着头含着他的嘴唇,眼睛一眨一眨。见他醒过来,詹殊鹤笑道:“崔爷,生日快乐。”

  崔郢这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生日。

  他和詹殊鹤生日挨得近,自己对这种事向来不在意,崔郢没那么多闲情逸致。

  但崔郢没有扫他的兴,低头勾住他的舌头:“谢谢。”

  两人在床上腻了一会儿,詹殊鹤说:“崔爷,晚上有时间吗?我想陪您过生日。”

  崔郢皱皱眉,从床上坐起来:“不行,晚上我要去‘晌欢’看着。我刚接手,很多工作要交接,不去看着我不放心。”

  詹殊鹤明显有些失望,眼神暗下去,但还是勉强笑着:“好。”

  崔郢握住他抓着被子的手,十指相扣,亲昵地蹭了蹭他的指尖。

  5

  崔郢在晌欢刚坐定没多久,吴家安给他打了个电话。

  “崔爷,城北闫家小少爷在‘半分’喝醉了,拉着人不放手,闹了一阵儿了。他身份敏感,我们也不敢妄动,您看能不能过来一趟。”

  崔郢说好。

  城北闫家是官家,闫家长子是市委常委,幺子是个不学无术的少爷,闹了不少笑话。但毕竟是闫常委亲弟弟,再无赖,手下的人也得敬他三分,的确两难。

  崔郢开车到了“半分”,径直去了三楼包间。闫小少爷果然已经醉得不省人事,拉着服务生不放手,非要和人家开房。小姑娘吓得发抖,泪已经把妆染花了,见一群人簇拥着崔郢进来,似是见到了救星。

  崔郢俯下身,重重地打了闫小少爷的手一下。他下意识地收手,回过神来时怒气滔天:“你他妈谁啊?”

  “闫少,”崔郢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我给闫市长的秘书打过电话了,您现在不走,一会儿就是公车接您走了。”

  闫小少爷惊得连忙爬起来,即使醉着,他哥哥的震慑力也还在,没好气地甩下一句:“小爷自己回去!”

  崔郢看了一眼吴家安:“送闫少爷回城北。”

  6

  一群人连哄带劝,扶着闫小少爷出去了。

  崔郢站在窗边,点了一支烟。

  天色已经暗了。

  崔郢静静地站着抽了一根烟,把烟头摁在烟灰缸里。他不经意地瞥了一眼楼下,却看见了意想不到的人。

  崔郢视力好,黑色保时捷,车牌号A8808,那是冯燃的个人专车。

  令他意外的不是冯燃来这里,而是冯燃从驾驶座下来,走到后排,主动给人拉开了车门。

  车上走下一个人,戴着鸭舌帽,挡去大半张脸,从崔郢的角度,只能看见一个尖尖的下巴。他穿着t恤牛仔,脚上一双板鞋,打扮得像个高中生。那人嘴里叼了一根烟,冯燃边走边拿打火机凑过去,那人却伸手挡过了,似是解释了几句,冯燃便收起了打火机。

  崔郢心沉到谷底。

  他看得清清楚楚,那双青葱白皙的手,崔郢再熟悉不过,熟悉到他绝对不会认错。

  詹殊鹤。

  7

  崔郢希望是自己看错了。

  他打了个电话给吴家安:“燃哥今天在‘半分’订了哪间?”

  “四楼温酒厅。”

  崔郢从楼梯走到了五楼,在楼梯拐角处站着。从这里正好能看见从四楼电梯出来的人,又不至于被人发现。

  三分钟后。

  电梯门打开,冯燃从里面走出来,低声和旁边的人说话。另一个人已经把烟夹在了指尖,仍然没有点燃,侧耳听着冯燃说话,突然露出一点笑意,推了冯燃一把,力气不大,说是埋怨不如说更像是嗔怪,极尽亲昵。

  是詹殊鹤的脸,温柔、漂亮、明快。

  崔郢气血上涌,咬着牙根站在光影交界处,一言不发,手指无意识碰了碰兜里的枪。

  大家可能也发现了,由于发帖格式有误,我被禁言7天等级积分都清空了,目前身无分文,连文都看不了,好在可以更新hhhh如果大家方便的话打赏一丢咸鱼给我8,我也想拥有快乐1551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