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肖邦夜曲op9no2 > 第一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1

  崔郢最喜欢在肏詹殊鹤的时候,偏头去看他抓着床单的手。

  修长、白皙、漂亮。

  那是弹钢琴的手,纤纤玉指,指尖浑圆饱满。崔郢曾逼过詹殊鹤自慰给自己看,一手在前面抓着自己的性器滑动,一手在身后插入自己的后穴。自始至终,崔郢始终盯着那双手。

  詹殊鹤现在正呜呜地流泪,睫毛上带着泪珠,白皙的屁股上全是巴掌印,他翘着屁股塌下腰,方便男人更深地进入,乳尖挺立。

  2

  这是崔郢把詹殊鹤带在身边的第四年。

  崔郢偶然去看了一场演出,附庸风雅坐下来观赏了一场音乐会。

  詹殊鹤是最后一个出场的,弹了一首肖邦。

  崔郢看见他在光影里演奏,精致的燕尾服,白色领结,指尖在钢琴琴键上快速掠过,优雅高贵。

  谢幕的时候,詹殊鹤鞠躬笑了一下,崔郢当时就硬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詹殊鹤那双水灵灵的眼睛,看的人是他。

  3

  当初坐在崔郢身边的是吴家安。他看着崔郢沉默地盯着台上的詹殊鹤,立刻明白了他的心思。

  崔爷喜欢?吴家安问。

  崔郢点头,让他去查。

  詹殊鹤像他想的一样,背景干净,父母都是老师,从小学钢琴,现在已经小有名气。照片上的人大概比现在还要年轻几岁,微长的额发显得乖巧甜美。

  4

  崔郢在第二次演出结束后,去了后台。

  詹殊鹤正在更衣室里换衣服,只穿着一条内裤,光滑的背脊弓着,流畅的腰线非常美,两条腿又细又直。他听见有人进来,略有些吃惊地回头,正对上崔郢的眼睛。

  崔郢从他腰上抚摸过去,感受手下柔软的触感。詹殊鹤很害怕,微微颤抖着,却不敢挣扎。

  崔郢手里拿着枪。

  跟着我吧。崔郢甚至没有自我介绍,只是盯紧了詹殊鹤漂亮的脸。

  5

  其实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

  当天晚上崔郢就把詹殊鹤带回了家,在落地窗前做爱。詹殊鹤显然是第一次,对于性似乎一无所知,只知道抱着他的手臂,闭着眼睛承受后穴里性器的贯穿。

  你真好看。崔郢在他耳边说。

  詹殊鹤羞红了脸,低下头不敢看他。

  6

  崔郢也没想到,会留詹殊鹤这么多年。

  道上这潭水又深又浑,他每天都在刀尖上行走,要么自己流血,要么手里沾着别人的血。

  一直用一个床伴很不安全,如果产生了感情,就多了一个软肋,这对于他们来说是致命的。

  他在隼地位很高,不要命能力又强,很快就升到了第一阶级。和他平起平坐的不过四人,只不过他们五个人中,也只有最早进隼的冯燃见过隼的当家人。

  这听起来是很诡异的事情,但确实是事实。没人知道隼的一把手的真实身份,那是一个谜。

  7

  与其说隼是个黑道组织,倒不如说是个组织严密、纪律严明的集团。

  这里自有晋升的一套体制,该是你的就是你的,因此所有人都拼了命地往上爬。当初创办隼的一共七个人,后期权力争斗、互相残杀,最后只剩下一个人留下来,把权力完全握在手里。

  因为最初按年龄排辈分,这位年纪最小却最心狠手辣、手腕强硬到清除全部异己的当家人,道上无论哪家,都得尊称一声七爷。

  他不出现,也让人闻风丧胆。

  8

  人都有好奇心,崔郢也在闲聊时问过冯燃,七爷是个什么样的人。

  冯燃点了支烟,摇摇头说,不太好形容。

  冯燃反问崔郢,你觉得七爷应该长什么样?

  崔郢想了想说,应该很高很壮,背上全是纹身,脸就是普普通通扔进人群找不到,善于伪装。脾气不好,城府很深,看谁不爽早晚能把人玩儿死。

  冯燃听了大笑。

  他说,这都什么年代了,当老大还得是大花背?你自己不是也没有纹身。

  崔郢失笑。

  9

  崔郢去学校接詹殊鹤。

  他在人群中很显眼,走出校门的时候抬起手和其他几个老师说再见,带着温柔的笑。

  崔郢很喜欢看他笑。

  他自己不是个爱笑的人,大多数时候都是沉默的。杀人杀多了心就硬了,体内总有一些随时冲出体内的野兽,会让人暴戾恣睢、阴晴难测、反复无常。但詹殊鹤在他身边待着,崔郢就很容易被安抚了。

  手脏心狠的人,都喜欢干净纯洁的事物,天生被他们吸引。

  詹殊鹤看见他的车,一瞬间露出惊喜的笑意,连忙快步走过来,拉开车门。

  崔郢带着他去看了电影。

  电影是个文艺片,詹殊鹤最喜欢的类型。他看得很认真,眼睛一眨也不眨盯着荧幕,唇微微抿着。

  崔郢对电影没什么兴趣。他包了场,整个场只有他和詹殊鹤两个人,自然不是来只看电影的。

  崔郢把人抱在腿上,慢条斯理地脱他的裤子。

  詹殊鹤吓了一跳,不敢反抗却也羞于脱下,拉着裤子怯生生地看着他。崔郢说,放手。

  詹殊鹤只好松手。跟了他几年,他最清楚崔郢说一不二的性子,知道他最讨厌别人不听从指令做事,不敢惹他生气。

  崔郢把他裤子脱了,露出白皙的大腿。他从后面搂紧了詹殊鹤纤细而有韧性的腰,插进他小穴里,一下一下往上顶。

  崔郢身后站着三个保镖,大家都眼观鼻鼻观心,假装什么都看不到。

  詹殊鹤的阴茎被崔郢握在手里,后穴被操得完全软下来,大开大合服侍那坚硬的性器。射出来的时候詹殊鹤极力后仰,闭着眼睛忍耐地靠在崔郢肩膀上,额头全是汗。

  崔郢把他调了个方向,重新捅进去。詹殊鹤坐在他腿上,因为身高的悬殊,脚碰不到地面,全身的承重点都在他们身体相接的地方。崔郢舔他的奶头,动作粗暴而不容反抗,射在他体内的时候吻住他的唇。

  崔郢说,宝贝生日快乐。

  詹殊鹤用力搂着他的脖子,回应他的吻。

  10

  崔郢第二天早上接到了新的通知。

  冯燃、崔郢、魏子越、谭徽和赵洁芮,五个人在金字塔的第二层,分工各不相同但都直接听命于七爷,由七爷发布指令。每次的指令都是通过短信发送的,一次性的号码,用完作废,每9天发一次。指令全是暗号,密码本36天更换一次,冯燃会提前一天把新的密码本交给他们另外四个人。

  崔郢一直没琢磨出,为什么偏偏是9天和36天。

  既不是一周,也不是整十,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含义。不过七爷不是一般人,他们自然猜不透这位爷的想法。

  崔郢记忆力极好,做事又谨慎,每次拿到密码本第一件事就是背,背完就烧掉,全凭着记忆来。他闭着眼睛想了一下这次的本子,结合短信里的数字分析对应了一下。

  [25日21点,82号仓库,王政启,55公斤,海洛因,带人。]

  崔郢皱了皱眉。

  七爷从不说废话,一向用最短的话交代最清楚的内容。崔郢又检查了一遍,确定七爷比往常多加了两个字:带人。

  崔郢意识到这一次的任务或许有些特殊。王政启和他们合作很久了,这个人惜命、贪财,不过这两个特质在道上算不上什么坏事。惜命让人谨慎,贪财让人勤勉,做事不会拖泥带水,爽快利落。

  但七爷在警告他小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