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偷吃月亮忘擦嘴 > 第 94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陪傅明灼收拾完屋子, 办理完所有手续, 傅明灼的家人们该走了。

  试问谁没有向往过大学自由自在、不受家长老师约束的生活呢?傅明灼当然也是不例外的, 这是她盼了十八年的长大。

  但是等家人们真的要去往机场把她一个人留在帝城的时候, 傅明灼还是慌了。

  她从来没有离开家人的照顾和庇护一个人生活过。

  她抱着傅唯不肯撒手, 越想越舍不得,鼻子一阵阵地发酸。

  傅唯摸摸她的脑袋:“你是大姑娘了, 要坚强一点。”

  “没事的灼灼, 你想回来就随时回来。”傅行此安慰她, “而且我们可以每天都打视频电话。”

  宴随:“喜欢什么就买,哥哥的副卡随便刷。”

  傅行此忍不住制止老婆:“宴随你别教坏小孩——”

  外婆先忍不住先哭为敬:“我可怜的宝贝,外婆就说让你别到那么远的地方来, 你非不听, 这下好了吧, 一个人孤零零的,可怜死了。”

  外公:“老婆子你能不能不火上浇油?”

  傅晨阳:“小姑姑,你别难过了, 你等我两年后也考来帝城, 到时候我就跟你一起住。”

  大伯母点着孙女的头:“那你要好好学习,不然你现在的成绩翻两倍都摸不着q大的门。”

  傅晨阳纠正奶奶:“我又没有说我也要考q大, 我只要考个附近的学校就能来陪小姑姑了。”

  大家七嘴八舌地哄着傅明灼,傅明灼没忍住, 噼里啪啦地开始掉眼泪。

  傅行此一行人好不容易才稳住她的情绪,然后一千个不放心一步三回头地坐上两辆车离去了。

  傅明灼红着眼睛站在路边,看着家人们乘坐的车辆消失在视野里, 回过神环顾陌生的城市,好一阵茫然。

  目光转到不远处一座花坛时,她的目光停驻了。

  倪名决戴了顶鸭舌帽,悠哉悠哉地坐在花坛边上;袁一概则热得满脸通红,拼命在脸旁扇动着胖手给自己打风。

  两人各牵了一条狗,王中王和盖中盖趴在树荫下,吐着舌头散热。

  也不知道他们在这等了多久了。

  人在亲近的人面前最是容易感到委屈,一看到他们,傅明灼本来已经止住的眼泪又有奔腾的趋势。

  倪名决叹了口气,率先站起来朝她走了过来。

  等走到她面前,他伸手摘下了自己的帽子扣在她头上:“戴上,别又晒黑了。”

  傅唯回家以后,傅明灼也几乎在家里待了一个多月,她皮肤恢复能力很强,没养多久就又是白白嫩嫩一条好汉,脸上身上也长了圈肉,再不见陪在傅唯病床外头时的黑瘦憔悴。

  “你妈妈也走了吗?”傅明灼反手抹一把眼泪,问道。

  “早就走了。”

  傅明灼嘴一撇:“我想家了。”

  倪名决曲起手指在她头上敲一下,试探着问:“那我请你吃冰淇淋?”

  “你以为我每次都会被冰淇淋哄好吗?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傅明灼撇过头,回答得很硬气。

  十分钟后。

  傅明灼意犹未尽地舔着嘴唇,眼神渴望:“倪名决,我可以再吃一个冰淇淋吗?”

  没错,她傅明灼就是这么没有骨气。

  倪名决断言拒绝:“不可以。”

  三人晚上去周边溜达了一圈,又一起在一家生意异常火爆的烧烤摊坐下来吃了顿晚饭。

  现在他们三个人有一个新群了,傅明灼给起名叫【蹦擦擦帝城支队】。

  虽然平常他们聊天都会在蹦擦擦总群聊,但她就喜欢弄些毫无意义的事情,自娱自乐。

  他们和林朝陆沅打了视频电话,五个人通过三个不同的镜头聚齐,傅明灼已经尝过啤酒有多难喝,所以她自觉要了旺仔牛奶,和两位男生还有屏幕另端的林朝陆沅碰了个杯:“干杯,敬我们的大学生涯!”

  袁一概仰头,骨碌碌把一杯瓶酒给喝了个底朝天,冰镇的口感令他从口腔到胃一路都舒服异常,他满足地长叹一声。

  “我的目标。”袁一概一边给自己倒酒,一边说,“就是混到毕业证,顺便在大学期间找个女朋友,不然你们两对,剩我一个孤家寡人,啊,原地自闭。”

  听到袁一概说“两对”,傅明灼偷偷摸摸看了旁边的倪名决一眼。

  虽然倪名决跟她告白过,但是那已经是很久以前了,而且倪名决从来都没有问过她要不要当他女朋友。

  在倪名决回视之前,傅明灼迅速装作若无其事地撇开了头,开启多管闲事模式:“一概,那你得减肥。”

  袁一概才不:“如果一个女生真的喜欢我,就该接受我的一切。”

  “包括你的肥肉吗?”傅明灼天真地问。

  “当然了。”袁一概很坚定地回答,坚信自己会找到不嫌弃他胖的真命天女。

  傅明灼设身处地地想了想,觉得袁一概的目标有点难。因为倪名决要是胖成袁一概这样,那她只能跟他做朋友了。

  蹦擦擦帝城支队在看不见星星的夜空下谈天说地到很晚才结束饭局,两个男生都喝了不少酒,已是微醺状态。

  袁一概的学校还要过几天才报道,他纯粹是为了陪倪名决才提前过来的,在袁一概开学之前,倪名决都不回学校住,跟袁一概一起住在酒店里。

  傅明灼想着自己今晚得一个人孤零零住在新家里,倍感凄凉,她若有所思地看着两个男生在收银台前付钱的背影,计上心头。

  “你们去我家住好吗?”她热情邀请他们,“我不想一个人住,我有点害怕。”

  两个男生互看一眼,袁一概忍不住露出个坏坏的笑来,二话不说答应下来:“好啊。”

  倪名决当然知道袁一概动的什么歪脑筋,他重重拍了袁一概厚厚的背一掌,袁一概的肥肉发出一声敦实的反馈。

  “你家有几个房间?”

  傅明灼说:“三个。”想了想,她改口,“但是其中一个是书房,我让改成狗窝了,所以只有两个。”

  她在帝城的房子讲究离学校近,上下课方便,不是什么豪宅,就是比较普通的高层住宅区,面积也不大。

  只有两个房间,倪名决不想跟袁一概一起睡,因为袁一概呼声震天,谁也别想跟他共处一室还能酣然入睡。

  傅明灼眨巴着眼睛,看出倪名决的抗拒来了,她生怕倪名决让她一个人回家,所以马上说:“我家客厅还有沙发!”

  倪名决:“……”

  “沙发睡着多不舒服。”袁一概看热闹不嫌事大,“明灼打呼噜么?不打?那好办。”

  傅明灼:“不行,我哥哥知道了会打死倪名决的。”

  哥哥走之前,非常严厉地警告她不许和男同学关系过密,不然就让男同学好看。

  倪名决:“……”

  最终,两个男生回酒店拿了行李和换洗衣物,跟着傅明灼一起回了家。

  袁一概的体型,睡沙发肯定是够呛的,所以必然是倪名决睡的沙发。

  沙发太软,没有着力点,倪名决翻来覆去一整夜,几乎没怎么睡着,一门之隔都能听到袁一概房间里传来的隐隐约约的轰鸣声。

  有好朋友们陪着,傅明灼在新家的第一夜不必再担心受怕,不过对于全新未知的大学生活,她心里百感交集,也是难以入眠。

  次日早上八点四十,傅明灼迷迷糊糊地被急促的敲门声吵醒,倪名决在外头喊她:“傅明灼,傅明灼起床了。”

  傅明灼临近天亮才睡,正是困得六亲不认的时候,她转个身,就又继续睡了。

  又敲了两次门,倪名决破门而入。

  傅明灼的毯子只剩一个角还在床上,剩下的全堆在地上,她整个人趴着睡在床上,睡相不好,睡姿已经变成横卧了,小腿悬在床外,裤腿一只卷在大腿,一只卷在膝盖,不止是睡裤,衣服也上缩,一截腰背露在外头,泛着莹莹光泽。

  像只待rua的、毫无防备的猫。

  大清早要命了真是。

  少年的定力遭受严重打击。

  俩人掐着点赶到的开学大典,辅导员正在点到,刚好第三遍叫到傅明灼,已然有些不耐烦,眼见就要在点名簿记傅明灼一笔,傅明灼自来熟立刻上身,换上最纯良无害的笑容凑了过去:“到,到,到,老师我在这呢。”

  在这张老少通杀的笑脸面前,辅导员怔愣一会,火撒不出来了,只能佯装严厉地说:“下次早点。”

  而傅明灼到倪名决去了另一个班的方队才知道,她和倪名决居然没分到同一个班,前一天报道的时候她压根没想到这一层,想当然地,连分班信息表都没查看。

  看倪名决的表情,他大概早就知道了。

  傅明灼简直是晴天霹雳,开学大典全程灵魂出窍状,连跟新同学打交道都顾不上。

  倪名决发微信安慰她:很多课肯定是整个系一起上的

  这并没有让傅明灼好受一点:那说明其它课还是要分开上的,我一个人上课,谁也不认识,肯定会很孤单的

  “……”孤单她个头,倪名决尽量忍住不去反驳她的睁眼说瞎话,跟傅明灼流利交流最好的办法就是乱出主意:那怎么,现在打道回府复读重考?

  傅明灼说出目的来:那倒不至于,但你不上课的时候可以陪我上课吗?

  倪名决反问:那我上课你不上课的时候呢?

  傅明灼就收起手机装死了。

  开学典礼过后,各班都有事情要交代,以班级为单位集合开会,竞选班干部、创班级群、以及明天开始的军训要注意的事宜等等。

  傅明灼在嘉蓝当了三年班长,官瘾已经餍足,再加上她还沉浸在倪名决不跟她一个班的噩耗里,更是没心情管那些有的没的。

  他们班散会的时候倪名决他们班还没散,傅明灼走到外头等他,她在台阶上坐下来,惆怅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开始发呆。

  “同学。”有人在她身边停下来。

  傅明灼奄巴巴地抬头看去,是两个不认识的男生,她问道:“干嘛。”

  “你是这届新生吧?我是学生会的现任副主席,法律系大三学生,我叫孔兴学,想问一下你有没有兴趣加入学生会?”其中一个男生热情地发给她一本学生会宣传册和一张报名表。

  “我没有兴趣。”傅明灼摇摇头,不接,她现在心情可差了,没有心情参与什么学生会不学生会的。

  两个男生互看一眼,继续劝道:“再考虑一下吧,学生会很锻炼能力哦,几年下来一定可以给你额外的收获的,还能拓展你的交际圈,我们进了大学不止是学习……”

  傅明灼还是摇头。

  另一个男生见状,马上拿出另一张宣传单来,夸得天花乱坠:“不去学生会的话,那你考虑加入宣传部吗?我们宣传部就缺你这样的颜值门面担当。”

  傅明灼听得出来,人家在夸她漂亮,但是夸她漂亮也没用,没能跟倪名决进同一个班,她好绝望。

  她还是摇头。

  两个男生见她神色萎靡,态度坚决,料想美女大概是碰到了什么烦心事,不是拉人的好时机,学生会副主席见缝插针:“同学,我们是自愿原则,你实在不愿意我们也没办法,但还是希望你认真考虑一下,要不我们加个微信吧,你改变主意了可以跟我说。”

  昨天是新生报名的日子,也是各大社团一年一度最隆重的摆摊招新时刻。

  新生队伍中,傅明灼格外显眼,在人群中脱颖而出,

  未施粉黛就已经又干净又漂亮,个头高挑,腰细腿长,本是明艳型的长相,浑身上下却偏偏带着同龄人没有的稚气和天真。

  奇怪的是,这两种矛盾糅合在她身上竟然一点也不突兀。

  帅哥美女是各大社团的重点攻略目标,傅明灼这样的自是一等一的抢手。

  而前一天没有一个社团敢上前找她。

  原因无他,她身边浩浩荡荡陪了七个大人,鞍前马后,嘘寒问暖。

  现在好不容易在人山人海的开学大典上找到她,哪里能随便放过。

  而加微信,除了社团拉人的任务,当然也有男性动物昭然若揭的别有目的。

  傅明灼犹豫一下,一面是觉得不好拒绝,一面觉得他们说的也有点道理,万一她明天心情好了就想加社团了呢?她本来就打算进了大学加几个社团充实生活的。

  她刚点出二维码让两名学长扫,倪名决出来了,他扬声喊道:“傅明灼。”

  “倪名决!”傅明灼收起手机,冲他飞奔过去,跑到半道才记起自己不告而别,因此冲两位学长挥了挥手:“再见。”

  倪名决不动声色地扫了两个男生一眼,伸手拽了傅明灼的辫子一下:“他们干嘛?”

  “他们要我加社团。”傅明灼说。

  “社团不是昨天摆摊了吗,干嘛还要来拉人?”倪名决拉着她的手腕往校外方向走。

  “可能没招满吧。”傅明灼说。

  “那你参加吗?”倪名决问。

  “我要考虑一下。”

  倪名决侧头看她:“你跟他们加微信了?”

  “是的,他们让我我考虑好了就跟他们说。”傅明灼说着拿出手机打开微信打算通过好友请求。

  倪名决额角一跳,夺过她的手机,仗着个子比她高手比她长,三下五除二左滑删除了两条好友申请。

  倪名决把手机还了回去,给出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课很忙,没时间浪费在这些事情上。”

  “倪名决你干什么嘛!”傅明灼鼓嘴。

  倪名决明明就是吃醋,他为什么就不能跟她说实话,她就是想再听一遍告白,想他亲口承认他们的关系。

  他们互相竞争也互相扶持着走过暗无天日的高三,约定一起上同一所学校同一个专业,倪名决因为误会她和陆沅在一起而吃醋,后来又千里迢迢跑到她爸爸住院的医院来找她。

  这一切当然意味着他们之间非同寻常,远超朋友的界限。

  可她想要明明白白宣之于口的关系,不说别的,就说个非常直观的弊端——他们连恋爱纪念日都没有。

  到晚上,傅明灼再度收到了一条好友请求。

  学妹你好,我是孔兴学,通过一下微信哦

  详情显示是通过微信号添加。

  看来,人家扫了个码就记下她的微信号了。

  傅明灼思索一小会,拿着手机去了客厅找倪名决。

  倪名决前一晚上没睡好,今天沙发再不舒服也抵不过他的困意。

  正要睡着,就被傅明灼拿手机光照脸照醒了。

  “干嘛?”他遮住眼睛。

  傅明灼把他的手扒拉下来让他看自己的微信:“刚才那个学长又来加我了,没想到他都背下我的微信号了,你说我要通过吗?”

  倪名决瞬间清醒了。

  给气的。

  他都给气笑了。

  “傅明灼,你怎么就这么能耐?”桃花朵朵开,开得艳丽又妖娆,他翻过身背对她,烦躁地回应,“你真不懂还是装傻,人家到底是想拉你进社团还是什么意思你不知道?你想加就加。”

  傅明灼看着他的背影,绝不善罢甘休,今天晚上她还就一门心思要逼宫了:“我为什么不能加?”

  她的声音掷地有声:“我当然知道他想追我,可我又没有男朋友,难道不能追吗?”

  眼前的背影有两秒钟的静默。

  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暴起。

  傅明灼只感觉到了迎面有阵气流刮过,她甚至来不及反应,眼前就落下一道比夜更深的黑影来。

  她的脸被一双手紧紧箍住,嘴上有温热柔软的物体贴上来,一触即离。

  他在黑暗里咬牙切齿地质问她:“傅明灼,一年前就亲过了,你耍什么赖,非要再亲一遍才叫有男朋友?”

  作者有话要说:  q大,既然用字母就代表半架空哈,毕竟我也没上过真正的……跟现实有出入的别太认真哈,一切为剧情服务。 2k小说阅读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