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综]个性是穿越 > 第 90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透酱!恭喜你拿到临时执照!才一年级就拿到这个证实在太厉害了!我刚向sir打听过, 这次的考核比以前严格多了, 淘汰率高得吓人, 哥哥真是为你骄傲啊!】

  电话一转到透的手里,就能听到堂哥那激动到哽咽的声音。

  透:“……”她沉默了几秒,“我考的证,你哭什么?”

  【因为……因为你哥我在你这个年纪时还是个学渣, 实力超弱的, 一年级就去考证这种事根本想都没想过,现在我妹妹办到了,我好高兴啊!】

  “……”差点忘记了, 到堂哥彻底掌控自己的【穿透】个性前,他在学校里的成绩评分一直都很低来着。

  【穿透】本身就是一种非常难以掌控的个性,像她爸爸,如果不是那天晚上情况紧急怎么也不可能主动使用能力的,结果为了能救妈妈他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人差点被截成两半救不回来。

  大伯当初也是因为这个缘故放弃了当英雄的梦想, 整个家族也只有堂哥一直咬牙坚持了下来,如今媳妇熬成婆, 从昔日学渣变成了雄英三巨头之首,这期间花费的心血精力与精神压力就算是透也是无比唏嘘。

  她忽然想起自己至今还没掌握的【穿越】个性,沉默之余又有些感慨, 他们通行一家的个性之路,都好艰难啊。

  “放心吧,你以前的糟心成绩绝不会放在我身上的, 需要我给你拍一张考场发来的评分成绩吗,我是现场唯一的满分,要么?”小姑娘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欺负堂哥的行为很坏心眼。

  【……】这回轮到电话另一头沉默,【要!】有的炫干嘛不炫,他妹从小就可厉害了!

  “除了恭喜我考到证,你应该还有别的话想跟我说吧。劝我跟你一起去夜眼的事务所就算了,说再多次也不会去的。”一口堵死堂哥八百年的老生常谈,这事绝对没商量。

  通行透虽然不觉得自己是个秘密主义者,但她因为个性的关系总会来到各种不同的异界,不是每个异界都对穿越者很友好的,一些心怀不轨的人在得知她并非土著时也会采取一些让她很厌恶甚至愤怒的针对行动,时间久了,她学会伪装自己的同时也极度注重自己的**。

  夜眼这种能通过预知能摸清她行为和**的职业英雄,是她本身极为抗拒接触的类型。

  何况她现在正暗暗谋划的东西,更加不能让这类人知道了。

  【透酱,别这么绝情嘛!sir他人很好的!】电话另一头的百万堂哥犹不死心,【人虽然严肃了点,可是对手下人很细心很照顾的,你哥我能变得这么厉害都是多亏了sir的指点。sir他以前还是欧尔麦特的英雄助手,这么厉害的人你真的不想多见见吗?】

  “真遗憾,我是少数非欧尔麦特迷的那群人,夜眼先生这层光环对我毫无吸引力。”小堂妹不为所动,“暑假那会儿因为老家的那出大事我连追星都戒了,你去找其他欧叔粉吧。”

  第n次拉人失败,通行百万简直想泪流满面,他妹真的是越来越铁石心肠了,明明小时候是那么乖巧软萌的小太阳的。

  “不过,你如果遇到麻烦,想让我帮忙倒是没问题。”透话锋一转,说起了别的,毕竟堂哥遇到麻烦也差不多意味着夜眼遇到麻烦,一天只能使用一次的预知能力绝不可能浪费在她这个不相干的人身上,这个时候过去还是非常保险的,“我对你们事务所之前就提过的那个能让人无法使用个性的药剂案件还是挺感兴趣的,算算也好几个月了吧,查到什么程度了?”

  死秽八斋组自从换了新的话事人掌权,那位为了弄到更多的研究那种药剂的资金,做事风格虽说是为了搂钱不择手段,可行事却极为低调小心,官面上几乎抓不到什么把柄。如此谨慎又难缠的人物,就算是夜眼想要在不惊动对方的情况下暗暗调查到明确的证据,用正常的那套流程说动警方弄到搜查令去调查他们的老巢,也是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的。

  不过这么长时间过去,应该也有不少进展才是。

  【唔……这个嘛,抱歉,有保密条令在,我不能说。】果然,一提起这个堂哥那边就直接言明拒绝了。

  透也不勉强,这种还在进行中没有破掉的案子会保密是很正常的事,兄妹俩之后又聊了几句,要挂电话的时候,堂哥又说了一句。

  【为了祝贺你考证成功,我也给你买了件礼物送过去哦,已经让店里的人送货上门了,好好期待吧!】

  他一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透从这个堂哥最后那偷笑的语气里感觉到了类似恶作剧的气息,不禁挑了挑眉,也没什么表示,直接淡定地回去继续吃饭了。

  等一家三口将晚餐解决……好吧,应该说饭量变大的透在父母都吃好后,又例行一个人把整张桌子的大餐都清空完毕没多久,公寓的保安就打来门铃电话,说有店员送货上门。

  于是,透顺利收到了堂哥寄来的礼物——他下单给川崎的一家玩具店,挑了一件粉红毛绒兔子玩偶让店家送来。

  金发黑眸的萝莉少女接过店员送来的毛绒玩偶时,玉雪可爱的小脸上是满满当当的无语。但她对面的夫妇俩看着抱着玩偶走回来的闺女,脸上全都是被萌得不要不要的激动红晕。

  太、太可爱了!

  我家的透酱果然世界第一可爱!!

  亲妈在第一时间掏出手机,两眼发光的给闺女来了十连拍,快门和闪光声连续不断。

  ……真是够了,你们稍微有点大人样子啊!

  “我觉得你堂哥这礼物挺好啊。”通行爸爸在后面哈哈大笑,“我记得你小时候特别喜欢这些毛绒绒的玩偶,出去玩都抱着不撒手,难为你堂哥记得这么清楚,找了一个相似的兔子布偶送过来。”

  “对对,透酱以前最喜欢猫啊兔子啊之类的布偶娃娃了。好怀念啊。”妈妈也开始跟着忆当年。

  “你们也说是小时候了,这喜好早就快过去10年了。”无奈地抱着这只布偶,透一边反驳一边往楼上走,“就知道他最后那声笑没想好事,我先上楼放东西了。”

  喜欢布娃娃?6岁以后她就戒了这爱好了。

  甜甜软软的小娃娃可是没办法在各种异世界里一直生存下去的。

  第二日,拎起书包来到学校,透发现考证结束的风波还在继续。

  比如她眼前全身容光焕发,连脖子上的那圈鬃毛都一根根变得油光闪亮的班主任,他一整张大狮子脸看向她时,那种赞赏和器重简直要溢出来。

  一眼就能看出老师接下来想说什么了。

  “恭喜你,通行同学!你不只是国立多古竞技场考核点的唯一满分获得者,更是全国三千多个考点里唯一一个满分状元!”班主任看向少女的眼神就跟捡到了一块大宝贝一样,“真的给我们士杰高校长脸了!”

  这倒是个意外消息,透愣了一下,很快回话:“这要感谢学校和老师一直以来的栽培和指点。”

  “英雄公安委员会的目良考官对你非常看好,说很期待你今后在各种英雄活动中的表现。”雷恩老师说话时表情与有荣焉,目良当时有些话里的潜台词让雷恩心中很受震动,委员会那边竟然有人觉得透有被培养成为下一个欧尔麦特的潜质,那可是日本这个国家和平的象征啊,只是这些话无论是目良还是雷恩都不会告诉通行透本人的,小孩子心性不定,未来会如何还要靠大人好好引导,“通行同学,你可要好好加油!”

  “是,一定不会辜负您和目良考官的期望的。”自家学生毫不迟疑的回答更是让他欣慰无比。

  这孩子,暑假那会儿经历了一场磨难,真的是成长了很多。

  就算只是为了不让神野区那样的灾难再度发生,她也一定会非常努力地朝着英雄之路前进吧。

  “啊,对了,这次特地找你来办公室,并不只是为了恭喜你。”班主任说起了正事,“英雄科的学生不论年级每学期都会安排校外实习的活动,区别只在于时间长短上。上个学期,有过七天职场体验的你应该对这种事心里有谱了。很快,你们的第二次的校外实习也要安排上了。”

  透安静站着没说话,等着老师的下文。

  “上个学期你说过不喜欢no.2的安德瓦,我和学校那边就商量着安排了一下,这次让你去no.3羽翼英雄霍克斯的事务所去实习一阵子,怎么样?”

  班主任觉得自己真是一个体贴学生的好老师,一脸的眯眯带笑,压根不知道对面的学生脑袋里浮现的却是那个no.3在上个学期被她披着马甲一拳ko的画面。

  “我没问题,一切听从学校的安排。”

  不管是在哪里,资源这种东西都是优先倾斜更优秀的人,学校里同样也是如此。

  a班的学生们在听说他们的领头羊通行大人之后前往实习的事务所是no.3霍克斯的,也只是表达了一下羡慕,完全没有任何嫉妒不服的意思。对方平时在学校里展现出来的实力就已经让他们很没脾气,更别提这次去和其他学校的二年级前辈们争锋还又把所有人都踩在脚下了,别说是要跟在霍克斯身后了,就是跟在欧尔麦特身后他们也都只剩理所当然的念头。

  “可惜欧尔麦特去雄英当教师去了,不然真想把你安排过去。”听出委员会潜台词的班主任比谁都遗憾这一点,一直到学生们即将各自出发实习的前一天都还在念叨,“怎么就这么不巧呢,雄英霸占的优质资源也太多了!”

  人家本来就是雄英毕业的,去母校任教也正常啊,老师快收一收你的不忿之心吧。

  在临时执照的考核里显露了一部分实力,透虽然料到自己肯定会很受重视,但是老师成倍增长的唠叨也让人挺受不住的,稍微顾及一下自己那张草原霸主的威严面孔啊。

  霍克斯的事务所在九州,这次她坐电车出发双亲没有来相送,耳边少了唠叨也让透轻闲了不少。

  唔……跑去被自己揍过的职业英雄手底下实习,这种体验也是挺新奇的。

  也许该谢谢学校没给她安排到黑帮虎鲸的事务所做事,那大概双方都很尴尬。

  羽翼英雄霍克斯,日本英雄榜排行第三,18岁创立自己的事务所,当年下半年就杀入了排行榜前十,如今22岁,只花了4年就爬到了第3名的位置,足见此人的实力和潜力。

  校方给自家的天才学生如此安排,其实未必没有考虑到他们都是年轻人,想法更接近,更容易沟通学习的意思。

  但是他们忽略了,天才都是有脾气,而且很容易互别苗头的。

  “你就是最近被人传得很厉害的士杰天才啊?长得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嘛,真看不出来能一击打倒黑帮虎鲸的样子啊。”气派的事务所大楼里,背后长着一对巨大翅膀的青年摸着下巴来回打量这位实习生,语气跳脱又直白,“他不会是放水了吧?要知道就算穿了限制实力的拘束器,黑帮虎鲸也不是一个学生能轻易打倒的对象呢。难道是因为看你可爱故意让你过关的?”

  和上回在那家犯事的公司大楼里见到的严肃形象完全不一样,这个说话既跳又欠的家伙是谁啊?

  透站在原地面无表情地任他打量,任凭他怎么逗弄也没有任何反应。

  故意说了一堆带刺嘀咕的霍克斯眼见这小姑娘完全不上当,玩世不恭的脸上眼底也认真了一些,随即两手一摊,面上又露出大喇喇的笑。

  “嘛嘛,英雄透是吗?”青年甩甩手,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远道而来辛苦了,休息一会儿后,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辖区巡逻?”

  “不用了,霍克斯先生,我现在就可以随您一起。”披着短披风的军装少女直接回答。

  呜哇,来的是一个冰山萝莉啊。霍克斯在心里暗忖,还是他之前逗过头,把人家小姑娘惹怒了?

  霍克斯其实一开始也没想过要这么对待新来的实习生,但是在收到士杰给的学生资料,他顺势查了一下这个小天才的执照考核视频,在看到她最后对付黑帮虎鲸的那一招手刀攻击时,不知怎的就联想起了几个月前自己被那个黑袍神秘人一拳击败的事。

  明明仔细对比过,这两者的出手风格并不一样,但这相似的一击必杀结局还是让他心里很不得劲。

  霍克斯抓抓脑袋,总觉得哪里不对。

  霍克斯的个性是【钢翼】,他翅膀上的羽毛可以随心射出又收回,无论是飞行还是远程攻击都收放自如,因此手底下并没有什么英雄助手,至少出门巡逻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完成的。

  大概是带了一个人的关系,他这次巡逻不是用飞的,而是老老实实在地上行走。

  这让他辖区里的民众们有了不少跟他打招呼的机会,不是跟他说话,要他签名,就是要求合照……整得跟明星出街一样。

  跟在他身后的透:“……”好熟悉的即视感。

  “怎么了?也不说话。”给一位热心民众签了民,霍克斯回头看向身后的小少女,“我可是有打听过你,跟我一样是少有的非欧粉,而且你还不粉职业英雄,是那位治愈歌姬的粉丝,这种事对你这个追星族来说也不陌生吧。……啊,自从那天晚上之后,你们神野区差不多都是歌姬粉了,救命恩人呢。”

  “霍克斯先生,我现在已经不追星了。”后面的小少女很认真的纠正,“您以为我在经历了那样的一夜后,还能像以前那样将大把时间放在追星活动上吗?”

  ……是不能。霍克斯心里这么想着时,就看到一个爬天桥台阶的老太太一个脚滑就要从阶梯上撤下,下意识地将羽毛分出去想托她一把时,老奶奶整个人已经悬空浮起,连带她已经洒掉的菜篮子都像倒放一样收回,最后连人带菜都稳稳当当地直接送到上天台上。

  “谢谢你啊,小姑娘!”天桥上的老奶奶朝着底下的透道谢。她这一手引来了不少路人的围观和惊叹。

  “哦哦哦!厉害厉害!”霍克斯拍起了手,戴着挡风镜的眼睛里满是惊奇,“这就是你在执照考核上用出来的类似念动力的能力吧!果然是适合救援的好能力!”

  透没来及回话,这位职业英雄突然一扇翅膀,整个人飞离地面两三米,居高临下看着她:“你能让其他人浮起来,一定也能让自己飞起来吧?这样吧,我们来比一比,绕着整个辖区飞一遍,看谁帮助的民众多,输的人答应赢的人一个无伤大雅的小条件怎么样?反正你已经有临时执照,没有我在身边也能自由行动。”

  也不等她拒绝,他振翅一飞,人直接走了。

  透站在原地却是眯了眯眼,这家伙搞出这一系列事端出来,显然是怀疑她和黑袍人有关,但又没有任何证据,便开始以天才相斥的借口搞事试探了。

  该说果然不愧是只花了4年就升到top3的天才么,直觉准得感人。

  可惜真要让他这么容易抓到把柄,她也就不用混了。

  透转身,去了和霍克斯离开时相反的方向,也没有真的飞起来,而是以缩地成寸的移动方式绕着辖区巡梭起来。

  天才之间的互别苗头么?

  借口不错。

  霍克斯都这么递梯子了,她干什么不顺着往上爬呢。

  路边贪玩差点被车撞的小孩,楼上差点砸到行人的花盆,偶尔出现的抢包小贼,心情抑郁想跳水自杀的年轻人……有时候不做一次巡逻英雄,是真不知道街头巷尾能事多成这样。

  透一路绕着辖区前进,慢慢的,周围的空间出现了熟悉的扭曲感。

  眼前的街道景色完全变了,透仍然站在街头,可是两边店铺上的招牌和之前出现了区别。

  意识到自己又穿越了的透非常淡定地停下步伐打量两边的店铺招牌,很快,她镇定的脸色就变了。

  上面有她很熟悉的欧尔麦特,但出现率同样不低的歌姬身影却消失无踪。

  时隔三年,她又来到了这里——自己本体世界的平行世界。

  没有歌姬,没有赤司、铃木等三大财阀,更没有她和父母一家人,但有雄英、有欧尔麦特和她堂哥通行百万的世界。

  等等,这里好像有点眼熟。

  透举目四望,顺着感觉往前走了走,很快就确定了,这里是她百万堂哥进行校外实习的地方,夜眼的事务所附近。

  下意识地朝着那边走了一段,意外地看到了也在附近的熟悉身影。

  “哥……million,你在那里干什么?”透看到了堂哥的身影,却发现他状态好像不对,“你今天没有去巡逻吗?不对,你都没有穿战斗服,你今天休息?”

  她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