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漠雪之痕 > 二十二、各自归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从很远便能在大漠之中看到那片绿洲之中伫立的高大城墙,筑城的材料像是黄沙,在太阳的光辉之下闪闪发光。城墙围着一大片湖泊,绵延几十里,城墙之下是一条碧绿的胡杨林带,宛如金石翡翠。挂着些巨大角兽头骨在城头的城门外,站着四名身穿黑衣的家丁,家丁们见了燕凌雪,连忙的弯腰拱手向她行礼,进了城门便是一座几十丈高的府邸,府邸依湖而建,用了三十二根十几丈长的角兽长牙做承柱,长牙穿过飞檐,向四周突着,发着寒芒,令人生畏。整座府邸,竟全是用耐火的红木筑城,有八角四层,每层每面,都刻上了面目狰狞的鬼头魔神。

  燕凌雪与阿福刚走进府邸来到独孤城的大殿,便见到了背对着他俩的燕苍城,燕苍城身着一袭黑袍,黑袍上用金丝绣着祥云,看起来华丽无比。

  “爹,女儿回来了。”燕凌雪对着燕苍城的背影开心的说道。

  燕苍城转过身板着个脸对燕凌雪说道:“你还知道回来呀,爹还以为你留在中原有了意中人就不回来了。”

  “拜见城主。”阿福弯腰拱手道。

  燕苍城摆了摆手,示意阿福收起行礼。

  “看来这消息传的真快。”燕凌雪浅笑了一下,说道。

  “说吧,此次回来所谓何事?”燕苍城依旧板着一张脸,他的内心依旧接受不了他一手带大的掌上明珠已经有了意中人。

  燕凌雪大步向前挽住了燕苍城的胳膊,她撒着娇说道:“爹,女儿就不能是回来看看您吗?”

  “呵,你这丫头对你爹我可没这么上心,你就别拐弯抹角了。”

  “知女莫若父啊,爹,我此次回来是想找我们独孤城去沙漠上搜寻毒蝎的人问个话。”

  “毒蝎?”燕苍城看着燕凌雪,疑惑的问道。

  “青吟姐姐在崆峒派发现了来自我们沙漠的毒蝎,而华山派的二弟子正是被那假冒的毒镖给毒死而后栽赃于女儿的。”燕凌雪松开了挽住燕苍城的手,一本正经的对燕苍城说道。

  “看来雪儿你传唤青女去中原一点都没错,这毒蝎换做别人可不一定辨别得出来。”燕苍城面露一丝笑意,但神色还是十分的严肃。

  “那是自然,我魔教使者出手必定能有所收获。”

  “阿姐,阿姐,你回来了!”

  闻声过去,一个约摸八、九岁模样长的白白净净五官端正的小男孩朝着燕凌雪高兴的跑了过来。

  “风儿你是不是又长胖了?两个月不见,脸圆润了不少啊。”燕凌雪笑着捏了捏颜凌风的脸,将他搂在了怀中,此时的燕凌风身高只到燕凌雪的腰腹部处。

  “阿姐你与阿福都不在,好东西都是我一人独享,自然是胖了呀。”燕凌风抬起头望着燕凌雪,奶声奶气的说道。

  “小少爷,您真好意思说。”阿福看着燕凌风笑着说道。

  “阿福,我给你留了一个好玩的东西,就等着你回来我们一起玩。”

  “什么东西?”阿福两眼放光的看着燕凌风。

  “呆会儿你便知道了。”说罢燕凌风便神秘的笑了笑。

  “阿福,你怎么还像个孩子似的?风儿多大你多大?”燕苍城看了一眼阿福,装作一副略带嫌弃的模样。

  “城主,阿福觉得像个孩子一样多好啊,无忧无虑。”阿福对着燕苍城说道。

  燕苍城轻瞟了一眼阿福说道:“跟着雪儿出去了一趟长本事了,都敢顶嘴了。”

  “城主,阿福不敢。”阿福连忙低下头,生怕燕苍城责罚他。

  “爹,大事要紧,赶紧的将猎门之人传唤过来。”燕凌雪看着情况有一些不妙,连忙的转移着话题。

  燕苍城看了一眼燕凌雪,又对着门外大声的说道:“来人,将猎门之人都传唤过来。”

  这独孤城分为生门、奇门、猎门、毒门四大分支,生门之人专以培训去往中原各地的探子,奇门之人则是练就独孤城上乘的武功以用来保卫独孤城,猎门便是抓捕天下毒物,毒门专以制毒用于各种兵器以及药物。

  当年的颜苍城是以毒门出生,掌握了制作奇毒之法,又练就了奇门最上乘的武功,最终平定四门之争,成为独孤城的城主。

  燕苍城示意让阿福将燕凌风给带了下去,毕竟他岁数还小,不必参与独孤城之事。

  午时还未到,穿过了远离巴郡的树林后,楚之珩与石云飞就要在此分道扬镳了。

  在分岔路口前,石云飞有些不舍的对着楚之珩与莫子殊说道:“之珩兄、子殊,我们就要在此处各走各的路了。”

  楚之珩温和的说道:“回衡山路途遥远,你们一定要多加小心。”

  莫子殊十分不舍的说道:“唉,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云飞兄,思卿姐姐,子殊会想你们的。”

  颜思卿笑了一下说道:“子殊,我们也会想念你的。”

  “相信过不了多久我们还会再相见的。”石云飞知道因严之齐与衡山派弟子的死因,他与楚之珩必定过不了多久就会联手。

  颜思卿看了一眼楚之珩,她有些犹豫不决但还是开了口对楚之珩说道:“之珩哥哥,去往昆仑山的这一路上思卿对你多有打扰了,思卿祝愿你与燕凌雪二人能够圆满。”

  莫子殊惊奇的看了一眼颜思卿,没想到就几日不见,这颜思卿居然就变了个模样。

  “多谢颜小姐的祝愿。”楚之珩看着颜思卿温和的说道。楚之珩想着既然这颜思卿已经想通了,那么石云飞的机会便也来了,如此甚好。

  石云飞看到颜思卿此时已然是将楚之珩给放下了,他笑着对颜思卿说道:“师妹,我们走吧。”

  颜思卿点了点头后就将拴在马匹上的缰绳朝着右边的道路拉扯了一下,只见马匹便朝着右边走了过去。

  “后会有期。”石云飞笑着对着楚之珩与莫子殊说道。

  “后会有期。”楚之珩与莫子殊一同回答道。

  此时的两路人一路北上朝着华山方向赶了回去,一路南下朝着衡山赶了回去。

  一刻钟过后,猎门的庄门主便带着手下之人走进了大殿内。

  “属下拜见城主,少城主。”庄门主带领着猎门之人对着燕苍城与燕凌雪弯腰拱手道。

  “不必多礼。”燕苍城摆了摆手,示意他们都起身。

  “少城主从中原回来了呀,不知此次回来便传唤我猎门之人所为何事?”庄门主面带着敬意的问道。

  “既然庄门主快人快语,那本小姐也就直说了,近半年来,你们猎门之人去抓捕沙漠毒蝎之时,可有何异样?”

  庄门主想了想,便回答道:“除了如今旱季已到,毒蝎数量大不如雨季,其余的没什么异样。”

  “你门下之人可有人发现过其他人来逮捕过毒蝎?”

  庄门主转身过去,对着门下之人厉声问道:“可有?”

  众人皆摇摇头,不敢开口。

  “本小姐已在别处发现了有人用我沙漠毒蝎制毒杀人陷害我独孤城,如若被本小姐知道了你们有谁之情不报,本小姐便将你们整个猎门给处死,如若今日有人想起来那么一点事情并说出来,本小姐便放了你们猎门一条生路。”燕凌雪看着眼前的猎门之人,满脸威严的说道。

  燕苍城站在燕凌雪的身后不做声,算是默许了燕凌雪说的话。

  庄门主听了燕凌雪的话,连忙对着门下之人大吼道:“还不给我都好好想想,我猎门之生死就握在你们自己的手上。”

  过了片刻,猎门中终于有一人发出弱弱的声音,说道:“禀报城主,少城主,约摸三个月前小人夜间在沙漠之中捕抓毒蛇时,瞟到过有二人身穿夜行衣正在寻找着什么东西,只不过小人当时发现了一条极为罕见的响尾蛇,一时之间太过于专注,就并未理会。”

  “捕蛇确实是要高度专注,可你这专注也让我独孤城蒙上了不白之冤!”燕凌雪朝着说话之人怒瞪了一眼。

  被燕凌雪瞪过之人吓得赶紧的低下了头,此时的他站在原处瑟瑟发抖。

  “如若当时你及时禀告,我们杀了那二人,便不会有后续之事,来人,将他拖出去处死。”庄门主厉声说道。此时他若不先发制人处死他门下之人,只怕整个猎门都会受到牵连。

  还未等说话之人开口求情,燕凌雪便大声说道:“慢着!”

  “少城主可是不满意这个处决?”庄门主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看到之人可有看到你?”燕凌雪问道。

  说话之人连忙摇摇头,说道:“小人藏的极为隐蔽,他们并未看到小人。”

  “行吧,那处死到不必了,从此刻开始起你便盯着那毒蝎看是否有人来捉取,一旦你有任何的发现有可疑之人便立刻的告知城主,还有你们整个猎门,都给本小姐盯紧了!”燕凌雪心里想到,如若不是那捕蝎之人制毒杀了楚之珩的师弟栽赃于她,楚之珩也不会找她寻仇,那一切的一切就都不可能了。

  “谢少城主不杀之恩!”说话之人连忙跪下朝着燕凌雪磕头道谢。

  “属下遵命。”庄门主与一众猎门之人恭敬的对着燕凌雪回答道。

  “如若再有下次,便是你们猎门灭门之时,都给本城主记住了!”燕苍城冷冷的说道。

  “是,城主!属下们定当牢记。”众人拱手大声的承诺道。

  燕苍城摆了摆手,猎门众人便退下了大殿。

  燕苍城看了一眼燕凌雪,他像是觉得有什么异样的对着燕凌雪说道:“雪儿,你变了,如若是以前,这猎门之人今日怕是都会受到处罚,而你却放过了他们。”

  燕凌雪对着燕苍城笑着说道:“爹,女儿出去了一趟也算是有所成长,懂事了一些嘛。”

  “只怕你是因为栽赃你之人让你遇到了那臭小子,你才仁慈了一回吧。”燕苍城白了燕凌雪一眼,装作一本正经的说道。

  燕凌雪笑了笑,她轻声对燕苍城说道:“真是知女莫若父呀,那,没什么事女儿过两日便再次前往中原去了。”

  “去干嘛,急着去见那臭小子?你这丫头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爹了。”燕苍城有些吃醋的说道。

  “哎呀,女儿只是去查明真相还我独孤城一个清白,对了,还有衡山派被偷袭之事爹应该也听说了,我燕凌雪可不能让独孤城蒙受不白之冤呀。”

  “有青女与阿福便可,你不用再去中原了。”燕苍城试探着说道,他想看一看那华山派的大弟子在燕凌雪的心中究竟有多重要。

  “不,女儿一定要去,老实告诉您吧,女儿就是要去找那楚之珩。”燕凌雪嘟着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没了他便不行?”

  “不行。”

  “好吧,爹也拦不住你,但爹还是劝你一句,正邪不两立,除非那臭小子可以抛却华山派大弟子的身份与你在一起。”

  “我不愿他为了我抛弃自己原有的生活,就这样吧,船到桥头自然直。”燕凌雪眼神中带着几分坚定。

  “唉,爹看你注定要吃苦头。”燕苍城叹了一口气,说道。

  “那娘亲当初跟着爹来到孤独城不也过得很快乐,琴姨娘说,娘亲临死前对您说这一生之中最开心日子的便是与您在一起的三年。”燕凌雪一边说着一边眼底开始泛着红,她的娘亲如若不是因为生她之时难产,也不会年纪轻轻就没了。

  “好了好了,你与那臭小子之事爹不管。”燕苍城拍了拍燕凌雪的肩安慰着她。燕苍城知道他的女儿每次提起自己的娘亲便会很难过。

  “谢谢爹。”燕凌雪看着燕苍城松了口。便又挽住了燕苍城的手臂撒着娇。

  “哟,这是谁呀,我们燕大小姐竟然舍得从她的情郎身旁回来了。”

  燕凌雪闻声看了过去,只见司鹰一脸笑意的从大殿之外走了进来。

  “司鹰拜见城主。”司鹰走到燕苍城的跟前对着燕苍城拱手道。

  “这里只有雪儿,你便不用行礼。”燕苍城随和的说道。

  “司鹰哥哥,你可别胡说,我此番回来可是有正事的。”燕凌雪略有些嫌弃的对着司鹰说道。

  “你这个丫头片子能有什么正事,一定是为了那楚之珩的事情才回来的吧。”司鹰不屑的说道。

  燕苍城白了一眼燕凌雪说说道:“连司鹰都知道你的小心思。”

  燕凌雪故意的放慢语速对着司鹰说道:“他当然知道了,也不知是谁特地跑到我跟前去教我如何……”

  “咳咳。”司鹰有些心虚的轻咳了两声来阻断了燕凌雪继续要说下去的话。

  燕苍城看了看有些心虚的司鹰,又看了看此时停住嘴的燕凌雪,于是他便严肃的问道:“你们两个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本城主?”

  “没有,城主您想多了。”司鹰连忙说道。

  燕凌雪装作一副坦荡的模样对着燕苍城说道:“爹,女儿确实没有什么事情瞒着您。”

  燕苍城一脸神气十足的说道:“不说是吧,好,雪儿你不准踏再出我独孤城半步,什么时候说什么时候为父便放你出去找那臭小子。”

  燕凌雪看着司鹰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说道:“司鹰哥哥,雪儿也是没有办法,你就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只能出卖你了。”

  “卖吧,你随意。”司鹰无奈的摆了摆手说道。

  燕凌雪淡然的说道:“爹,女儿与楚之珩在一起司鹰哥哥可是从头到尾都知情,他还亲自跑到楚之珩面前去试探了楚之珩一番。”

  “就这?”燕苍城不屑的问道。

  燕凌雪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说的全是真话。

  燕凌雪没有说出司鹰是如何教她将楚之珩给弄到手的司鹰已经放下了心,毕竟这要是被燕苍城给知道了非得气死他。于是他便低下头对着燕苍城拱手道:“司鹰求城主责罚与我,毕竟司鹰没有对雪儿的事加以阻拦。”

  燕苍城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说道:“罢了罢了,这雪儿的性子哪是你能够拦得住的。”

  “司鹰谢城主不责罚。”司鹰抬起头说道。

  司鹰一抬起头燕凌雪便朝着他笑着眨巴了一下眼睛,就像是在对司鹰说着我怎么可能会出卖你呢?

  大漠的落日余晖撒在一寸一寸的黄沙上,也洒在独孤城那一片绿洲之上。

  独孤城内,燕苍城一家人正坐在饭桌前其乐融融的吃着晚膳。燕凌雪坐在燕凌飞的身旁各种挑逗着燕凌风,一旁的燕苍城与琴姨娘都乐呵呵的笑着。

  “雪儿此次回来过两日就又要走?如此舟车劳顿身体上怎么吃得消?”琴姨娘一脸关切的说道。

  燕凌雪客气的说道:“琴姨娘不必为我担心,我吃得消。”

  “阿姐是为了早日见到你的心上人吧?”燕凌风偷笑着说道。

  “为何连风儿都知道此事?”燕凌雪突然面带一丝羞涩的说道。

  “准是我与你爹讲话时他在门外偷听到的。”琴姨娘笑着说道。

  燕凌风得意的说道:“对呀,谁让爹爹和娘亲说话不关门。”

  燕凌雪用双手揉捏着燕凌风的脸颊,宠溺的说道:“你这个小偷听贼。”

  “阿姐,你这么凶看上你的人怕是吃了豹子胆吧?”

  “两个月没有挨打皮痒痒了是吧?信不信我把你吊在这独孤城得城墙之上打一顿?”燕凌雪白了一眼燕凌风,专门吓唬着他。

  “阿姐,我错了,你快多吃点。”燕凌风连忙的认着错,此时的他一副怂样。

  “雪儿,这一路要多加小心呐,要不要再多带几个人保护你?”燕苍城一本正经的问道。

  “不必了,有阿福一人便可,再加上爹亲自为我准备的火焰镖,足够了。”

  “过两日爹送你出关。”

  “不必了,送我出城门便可,您要是一到那玉门关,中原武林可不又要提心吊胆了。”燕凌雪笑了笑,调侃着燕苍城。

  “那好吧。”燕苍城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了燕凌雪说的话。

  “阿姐,你能不能带我也出去玩呀?”燕凌风侧着小脑袋,期待的问着燕凌雪。

  燕凌雪白了一眼燕凌风,说道:“呵,带你?你做梦去吧。”

  “爹爹,孩儿什么时候才能像阿姐一样去中原玩?”燕凌风对着燕苍城一脸认真的说道。

  “待你的武功和你阿姐一样厉害了你就可以去了。”琴姨娘慈爱的看着燕凌风说道。

  燕凌风叹了一口气,他用一副忧郁的样子说道:“唉,做小孩子好难呀。”

  燕凌风的话惹得在场的众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燕苍城看着眼前的一双儿女觉得自己甚是幸福,至于十年前他追求的那江湖霸主之位他早已看得云淡风轻了。

  五日后,华阴城内,下过一场秋雨后的天气变得凉爽了些许,清风拂面,撩人发丝。街道两旁的摊贩大声的吆喝着,他们想赶着在天黑之前将所售之物尽可能的多卖些出去。

  楚之珩与莫子殊二人牵着马匹大步的在街道中穿行着,二人欲在天黑之前赶回华山派。

  “大家看一看呀,上好的玛瑙珠钗……”

  听着一旁摊贩的吆喝,楚之珩不自觉的朝摆着形色各异的珠钗瞟了一眼。他定住脚步仔细端详了片刻后便拿起了一枚用金丝穿绕红玛瑙作簪头、金子镂空成鹊衔珠模样作底的珠钗。

  摊贩看到楚之珩拿起了这枚珠钗,他赶紧的笑着说道:“公子好眼力啊,这枚珠钗名为鹊桥仙,是我家娘子精心打造而出。”

  楚之珩轻笑一声,说道:“鹊桥仙,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看着这枚珠钗楚之珩不禁想到燕凌雪那日夜里在鹤舞山庄一袭红衣面带红妆时那倾国倾城的模样。这珠钗的寓意也与他二人十分的相配,只要彼此心意相通便可,其他的都无所畏惧。

  “大师兄,这枚珠钗你是要买来送给凌雪姐姐吗?”莫子殊看到楚之珩拿着那枚珠钗甚是喜欢的样子,他拍了拍楚之珩的肩,笑着问道。

  “老板,这枚珠钗怎么卖?”楚之珩问道。

  “既然公子好眼力,那我就不说高价了,五两银子。”

  “五两银子,这么贵?抢钱呀你这是。”莫子殊一脸惊讶的对着摊贩说道。

  “能否便宜一些,在下出门在外已久,尚未归家,实在是拿不出五两银子。”楚之珩诚恳的对摊贩说道。

  “一分都不能少,我家娘子可是辛苦了数日才打造出来的这支珠钗,如若公子现在不方便,明日再来买也行,我可以为公子将这珠钗留至明日此时。”摊贩看了看楚之珩的举止与言行,一看便知他不是寻常山野村夫,这桩生意应该是做的成。

  楚之珩犹豫了一下正准备答应摊贩的话,莫子殊突然从袖兜里掏出一个钱袋放到了楚之珩的眼前,他对着楚之珩一副心痛的模样说道:“这是你师弟我攒了多年的积蓄,今日就借与大师兄你了,记得还我。”

  楚之珩拿过莫子殊的钱袋轻摇了两下,他满意的打开了钱袋数了五两银子放到了摊贩的手中,而后他便将剩余的一点碎银归还给了莫子殊。此时的莫子殊看起来就像是吃了黄莲一般的苦。

  摊贩拿过碎银数了数,五两银子不多不少,他便拿出一个雕刻着彩云追月的实木盒子递到了楚之珩的面前,说道:“公子,将这珠钗放与这盒子内吧,这可是一套的。”

  楚之珩点了点头将珠钗放进了木盒子内,他拿过盒子揣到了自己的袖兜里,对着莫子殊笑着说道:“师弟,今日师兄便谢谢你了。”

  莫子殊摆了摆手装作十分豁达的说道:“师兄高兴便好。”

  衡山派内,石云飞带着颜思卿与其余两名弟子风尘仆仆的赶回了衡山派,此时的颜群奕端坐在大殿之上,他看到了平安归来的石云飞与颜思卿,不禁快步的朝二人走了过去。

  颜群奕用双手分别轻放在石云飞的右肩与颜思卿的左肩之上,将二人并排的站在一起,他激动的说道:“云飞,卿儿,你们俩没事老夫便放心了。”

  “爹,女儿此次出远门可想您了。”颜思卿见状便扑到了颜群奕的怀中,对着颜群奕撒着娇说道。

  “爹也想你呀,听到你们出事后,你爹我的心可悬到了嗓子眼。”颜群奕拍了拍颜思卿的背,他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

  “师父,未能给您传消息报平安是云飞疏忽了,云飞让师父您担心了。”石云飞一脸歉意的拱手说道。

  “只要你们二人平安的回来了,这些都不打紧。”颜群逸高兴的说道。

  石云飞认真的看着颜群逸问道:“师父,那师弟们惨遭毒手之事师父您有何打算?”

  “为师就是在等你回来一起商讨此事。”颜群奕摆了摆手,大殿之中其余的弟子与丫鬟便都退了出去。

  待其余人都退了出去,石云飞开口说道:“师父,弟子觉得这其中有诈,如若孤独城的人真想杀我们衡山派的人,那我与师妹早就在去昆仑山的路上就死在了燕凌雪的手上。”

  “师兄,话可不能这么说,那燕凌雪不杀我们不代表她爹不想给我们衡山派一个下马威。”颜思卿看着石云飞说道。

  “卿儿说的也不无道理,那燕凌雪恐怕为了之珩侄儿已背离了他爹想要称霸武林的意愿。”

  “师父也知道了之珩兄与燕姑娘的事情?”石云飞抬起头看着颜群奕,好奇的问道。

  “为师自然是听说了,恐怕知徽老头也听说了,唉,为师真为知徽老头感到心痛呀。”颜群奕看了一眼石云飞又看了一眼颜思卿,身为师父和父亲,他自然是知道这二人的心思的,而现在楚之珩与燕凌雪在一起了,自然是没有颜思卿什么事了,如若颜思卿日后能够与石云飞成亲,那便是极好的。

  “不说这个了,爹,你准备怎么替四位师兄弟报这个仇?”颜思卿感觉到了颜群奕看着她与石云飞眼神中所含的期许,她赶紧的开口说道。

  颜群奕捋了捋鬓角,说道:“我衡山派势单力薄,如若贸然去往独孤城寻仇势必会不敌对方,所以为父已经飞鸽传书一封给了知徽老头,知徽老头回信说等之珩侄儿回来了再做打算,如若联手华山派一起报仇,便可稳操胜券。”

  “呵,爹你在说什么笑话呢,您信不信那楚之珩第一个站出来反对?”颜思卿轻笑了一声,一副看着颜群奕是不是还没睡醒的模样。

  “是啊,师父,这招恐怕行不通。”石云飞附和着颜思卿说道。听到颜思卿已经不再喊楚之珩喊之珩哥哥,石云飞的心里顿时安心了许多。

  “为师当然知道行不通,所以此事还得从长计议,此仇我衡山派是一定会报,但时机尚未成熟。我们不妨先等之齐侄儿的死因被查出来。”

  “师父明智。”石云飞明白了颜群奕是何意思,如若没错的话,等华山派查出真相之后,便离衡山派的复仇不远了,他衡山派只需坐收华山派的成果便可。

  颜思卿也点了点头,此时的华山派与她衡山派也算是被拴到了复仇的同一条船上。

  卯时,楚之珩与莫子殊二人已经牵着马走到了华山派的门口,此时楚之珩的内心竟有一丝的担忧他的师父知徽掌门是否知道他与燕凌雪的事情。如若不知,他该如何说出口。

  莫子殊像是看出来了楚之珩的担忧,他小声的安慰着楚之珩说道:“进去吧,大师兄,有些事情迟早是要面对的。”

  楚之珩点了点头,他大步的踏进了华山派的大门。

  “大师兄回来了……大师兄回来了……”华山派的弟子们都开心的奔走相告。

  后院内,知徽坐在前厅静等着楚之珩与莫子殊过来,他一言不发毫无表情的端坐着。而莫子衿则是既开心又有些不甘心的站在一旁。

  楚之珩与莫子殊二人走进了前厅后便对着知徽行礼问安。此时的二人一看知徽的脸色便猜测到知徽恐怕已经是知道了楚之珩与燕凌雪的事情。

  “之珩,跪下。”知徽不露声色又带着几分威严的说道。知徽一眼便看到了楚之珩手中所拿的白影剑,但他却当作没有看到。

  楚之珩听到知徽对他的命令,便双膝着地跪了下去。

  一旁的莫子殊看到楚之珩跪了下去,他也连忙的跟着跪了下去,他慌张的对着知徽说道:“师父,徒儿也有错,一切都是徒儿怂恿的大师兄。”

  “闭嘴,我的事情与你无关。”楚之珩斜眼瞪了一眼莫子殊,示意他不要插手。

  知徽板着脸严肃的对着楚之珩问道:“照你这个样子,那江湖上的传闻便是真的了?”

  楚之珩平静的回答道:“都是真的。”

  “子殊,你跟在你大师兄的身旁不好好的劝阻他,让他一错再错,你的错为师先处置完你大师兄再跟你算。”知徽严厉的看了一眼莫子殊,对着他教训道。

  “师父,感情之事又岂能是他人能够劝阻得了的,一切都与子殊无关,还请师父责罚我一人便可。”莫子殊神情坚定的对着知徽说道,他的目光中不带有一丝一毫的怯懦。

  “大师兄,你就跟师父认个错,就说你是一时鬼迷心窍,从现在开始起你与那妖女再无瓜葛,这件事情便过去了。”莫子衿在一旁焦急的说道。

  跪在地上的莫子殊看了一眼此时说话的莫子衿,又看了一眼冷着脸的知徽,他知道,楚之珩是绝对不会按照莫子衿说的来做。

  “之珩,为师的意思与你师妹相同,只要你不再与燕凌雪有来往,为师便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知徽捋了捋胡须,对着楚之珩说道。

  “师父,恕徒儿难以从命,徒儿恳求师父,只要您同意徒儿与雪儿在一起,不论付出什么代价,徒儿都愿意承受。”楚之珩拱手对着知徽说道。

  “师兄,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莫子衿情绪有些许失控的对着楚之珩怒吼道。

  知徽气急之下拿着身旁的佩剑带着剑鞘便朝着楚之珩的背打了过去,这一下打的楚之珩的背部像被撕裂似的疼,而他却一声都没吭。他的眼里还是透露着一股坚定之气。

  “大师兄,你就听我的一句劝。”莫子衿红着眼说道。她没想到此时的楚之珩竟已经如此的爱着燕凌雪了,从来不会违背师命的他,今天为了燕凌雪也不惜违背了。

  “你就在这里跪着,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起来。”知徽冷眼看着楚之珩,而后离开了后院。

  “大师兄,你这是要为了那妖女宁可背弃师门吗?”莫子衿带着些许哭腔,她不敢置信的问着楚之珩,虽说她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楚之珩并未回答莫子衿的问题,他怕他回答了便会寒了整个华山派所有人的心。

  莫子殊看了一眼此时如此坚定的楚之珩,他的心里也十分的难受,他知道以他的师父的内力这一剑鞘打下去,恐怕楚之珩的身体上有些吃不消,但这内伤好治,楚之珩与知徽二人的师徒之情一旦出现裂痕便不会好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