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漠雪之痕 > 二十一、袒露心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未时,这巴蜀之地虽已到了秋季,但这个时辰的太阳依旧灼热,镇远侯府内,段郁文站在书房的书桌前正在聚精会神的描绘着画作,在他的身旁有一名丫鬟正给给他磨墨。

  只见段郁文在画纸上画的是一位带着笑意甚是貌美的女子,段郁文一笔一笔的轻轻描绘着,燕凌雪的轮廓便赫然出现在了画纸之上。

  段郁文身旁胖的那名侍从快步的走进了段郁文的书房之中,他瞟了一眼段郁文正在描绘的人物后便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站在了一旁。

  段郁文抬眼轻瞟了一眼侍从,看到侍从想对他说什么但又不敢说的样子,于是段郁文便开口说道:“有什么话直说便可,不必藏着掖着。”

  侍从面露难色的说道:“世子,这可是您让小的说的,小的说了您可不要难过。”

  段郁文继续描绘着燕凌雪的衣袂,一幅画眼看着就要画完了,他头也不抬得随口说道:“有何事会让本世子难过?你但说无妨。”

  侍从弱弱的开口继续说道:“世子,据江湖传言,燕姑娘与那楚公子二人已经成一对了,楚公子为了保护燕姑娘更是不惜与那武林正派中人反目了。”

  段郁文手中正拿着的画笔突然一下便停住了,此时的他一下子就愣在了原地,一种突如其来的疼痛感一下子便占据了他的整个心,他知道这该来结果的总是要来的,只不过没想到竟然来的这么快。

  看到段郁文没有说话,侍从便也只好安安静静的站在了一旁,他知道他的这个消息必然会让段郁文难受一阵子。

  过了良久,段郁文便继续动笔开始将他手中的画作给细细的描绘了起来,他冰冷的开口说道:“你去告诉父亲,本世子同意娶那安宁郡主,婚期就由他老人家决定。”

  侍从对于段郁文突然做出的决定感到了一丝的心疼,他小心翼翼的对着段郁文问道:“世子,您真的打算要娶安宁郡主为世子妃吗?”

  段郁文忍耐着自己的难过说道:“既然本世子身旁之人已经不可能是她了,那么本世子娶谁都无妨。”

  “世子,您可要……”

  “不必再说了,本世子心意已决。”段郁文抢先说道。

  “是,小的这就去禀告侯爷世子您的决定。”侍从说罢便拱手离开了段郁文的书房内。

  段郁文停笔仔细的看了一番由他亲手画出来的燕凌雪,他苦笑了一下便将画笔搁在了一旁。

  “珠儿,这幅画风干之后便替本世子收好。”段郁文对着方才站在一旁磨墨的丫鬟说罢后又再次看了一眼桌上的画作,而后他便离开了自己的书房。

  “是,奴婢遵命。”珠儿看着段郁文离开的背影恭敬的回答道。

  巴郡的街头,此时天还透亮,街面之上的摊贩们因为天气燥热的缘故,他们的吆喝声比辰时要小了许多。

  本是与师父还有其他二位师姐一起走在街头的宁絮槿因多看了一个香囊几眼后便和她的师父、师姐们走散了,此时的她一个人徘徊在街面上焦急的寻找着她的师父与师姐的踪影。

  宁絮槿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城门外,想着时辰已经越来越晚了,而她却走散了,她的心里就越发的着急了起来。

  此时在城中的沈一秋也尊师命在街面上正寻找着宁絮槿,她的心里也开始着急了起来,毕竟这宁絮槿还小,而且她也不曾一个人在这繁盛的巴郡内游走过。

  走累了的宁絮槿看到了城外的不远处有一颗大树,于是她便走到大树下面蹲了下来。她喃喃自语的说道:“唉,也不知师父与师姐们此时都在何处。”

  不远处一位身穿花青色长衫手拿着一把龙须钩的男子看到了蹲在树荫下的宁絮槿,男子眉眼之间带着几分邪气,但他的五官却也算的上精致。在男子的身后还站着几名身穿黑色衣服的随从。

  男子走到宁絮槿的跟前饶有兴致的俯身对着宁絮槿说道:“这位姑娘,不知你是遇到了什么难处会独自蹲在此处?”

  宁絮槿抬起头看了一眼此时正俯身看着她的男子,她低下头装作一副冷漠的样子说道:“与你无关。”

  男子笑着说道:“你这丫头还挺冷漠的,难道是你的情郎惹你不高兴了?”

  在宁絮槿抬起头的那一刹那,男子便觉得眼前的这位姑娘长得可真是水灵。

  宁絮槿突然一下便站了起来,她冷眼看着眼前的男子说道:“你别胡说八道。”

  “这位姑娘可真漂亮,少庄主你不如将这位姑娘带回无涯山庄做你的女人。”男子身后的一名侍从看到了宁絮槿的容貌过后便邪笑着说道。

  宁絮槿像是受到了屈辱一般的生气的拔出了自己手中的佩剑,她提起剑正对着方才说话的那个随从愤怒的说道:“今日我便杀了你这个好色之徒。”

  侍从连忙躲到男子的身后快速的说道:“少庄主,小的这也是为了你呀,你可要保护小的。”

  男子轻挑了一下眉对着宁絮槿说道:“要不姑娘你就与在下切磋一番,如若你输了你便做我的女人,如若你赢了,你便杀了他。”

  “没想到你也是个登徒子,今日我就一并也杀了你。”宁絮槿说罢便快速的挥剑朝着男子刺了过去。

  男子迅速后退躲过了宁絮槿的一剑,他快速甩出了自己手中的龙须钩将宁絮槿再次刺过来的剑给反弹了回去,此时男子的几位随从赶紧的都退让到了一旁。

  在与宁絮槿交手了几招过后,男子邪魅的一笑说道:“姑娘你是来自峨眉派?”

  “你这种登徒子不配提起我峨眉派!”宁絮槿眼神里充满着不屑的对着男子说道。

  男子听到宁絮槿的话后再次轻笑了一下,此时的他只觉着着眼前的这位姑娘可真是越看越有意思,于是他便拿出了自己正真的实力想要快点将宁絮槿打败后好让她跟他走。

  眼看着男子用力的将龙须钩抛向了自己,宁絮槿赶紧提剑挡住了自己,只是此时的男子加深了自己的内力,于是宁絮槿在挡开男子的龙须钩后便被他的内力给向后弹了出去,男子突然有些慌张的想要快步去接住此时正要从空中跌落下来的宁絮槿,只见另外一名男子纵身一跃轻轻的护住宁絮槿的肩将她接落在了地面上。

  宁絮槿看了一眼将她护住的男子,她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云飞哥哥,你怎么在这里?”

  石云飞身后的颜思卿看到了方才石云飞一看到宁絮槿有难便快速的飞身而起将宁絮槿给接住了,此时她的心里突然一下就乱了。

  石云飞快速的松开了护住宁絮槿的手,他略有些疑问的对着宁絮槿问道:“宁姑娘你怎么和别人打起来了?”

  宁絮槿指着眼前的男子愤怒的说道:“这个登徒子出言不逊,絮槿只是想教训一下他罢了。”

  男子依旧还是笑着说道:“看来姑娘你姓宁,名絮槿,在下记住了。”

  石云飞瞟了一眼男子,他只身护住宁絮槿对着男子冷眼说道:“宁姑娘姓甚名谁与你何干?我劝你还是识相一点赶紧走,不然我石云飞对你不客气。”

  男主轻笑一声说道:“原来是衡山派大弟子石云飞呀,怎么,这宁姑娘是你的心上人吗?”

  石云飞干脆的回答道:“不是,我只不过是看不惯你这种无赖欺负别人一个小姑娘罢了。”

  听到石云飞如此干脆的回答,宁絮槿不自觉的抬起头看了一眼石云飞,此时的她眼眸里带着十足的失落与难过。而颜思卿则是对石云飞的这个回答很是满意。

  男子自然是看到了宁絮槿眼中的失落,他的心里也带着一丝的失落,他想着,原来这丫头心属石云飞。

  男子收起自己的龙须钩半认真半痞里痞气的对着宁絮槿说道:“今日就暂且到这里了,宁姑娘,在下名叫沈星,日后我会去那峨眉寻你的。”

  宁絮槿生气的指着男子说道:“你这个登徒子若是敢来我峨眉,我必让我的师父打断你的腿。”

  “就算被打断腿我沈星也会去寻你的。”沈星说罢后便笑着转过身离开了。

  “这个不要脸的登徒子!”宁絮槿瞪了一眼沈星的背影小声的说道。

  看到沈星已经走了,石云飞便对着宁絮槿问道:“宁姑娘,你怎么会一个人跑到这城门外。”

  宁絮槿叹了一口气说道:“都怪絮槿一时粗心大意与师父、师姐们走散了,才会因到处找寻她们而跑到这城门外。”

  “师兄,既然那名男子已经走了,那宁姑娘也应该不会再有危险了,我们继续赶路吧。”颜思卿走到石云飞的跟前对着石云飞面无表情的说道。

  石云飞温和的对颜思卿说道:“宁姑娘一个人怕是不安全,我们不如帮她找到她的师父与师姐们再走吧。”

  站在颜思卿身后不远处的衡山派弟子开口说道:“对呀,师妹,人家一个小姑娘家的要是再遇上了坏人怎么办,我们还是先带着她找到她的师父吧。”

  颜思卿忍着自己心中的不悦一脸镇定的点头说道:“好,一切依大师兄的意思来。”

  石云飞笑着对颜思卿说道:“师妹,既然这样我们便再次进城吧。”眼前的颜思卿让石云飞感觉到了有一丝异样,但他也说不出来是怎样的异样。

  宁絮槿一边走着一边对着石云飞问道:“云飞哥哥,在昆仑山的时候你为何不辞而别一大早就走了。”

  被宁絮槿这一问,颜思卿本来已经将楚之珩与燕凌雪的事情给放在了一边,此时的她又再次想到了在昆仑山之时的场景。

  石云飞看了一眼颜思卿过后,他平静的对着宁絮槿回答道:“自然是我衡山派有要事需要我赶紧回去。”

  宁絮槿点了点头说道:“看来燕姐姐对絮槿所说的说的没错。”

  看到宁絮槿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石云飞连忙的说道:“我们快点走吧,宁姑娘你的师父与师姐们也应该正在找你。”

  宁絮槿点了点头便加快了走路的步伐,她的心里想着,看来燕姐姐说的没错,如果有缘,我与云飞哥哥便会再相见。

  申时,华山派内,知徽坐在大殿之上正在抽查着大殿之下的一众弟子们背诵剑法口诀。他微眯着眼,细细的听着弟子们的背诵内容。

  一名弟子大步的跨过大殿的门槛朝着知徽快步的走了过去,弟子站在大殿之下对着知徽拱手道:“掌门,衡山派来信。”

  知徽听到弟子的话后便抬手示意大殿之下正在背诵剑法口诀的那名弟子停下。

  看到知徽起身站了起来,弟子便快步的走到知徽的跟前将一张卷着的小纸条递到了知徽的手中,只见纸条的封口处用的是衡山派独有的半圆形图腾。

  知徽打开纸条看了一眼,他的心里想着这颜群奕果然是要与老夫一起商讨如何为弟子们报仇的事情。

  知徽将纸条撕掉后对着弟子说道:“替本掌门回书一封,一切等之珩回来再做商讨。”

  “是。”弟子拱手说罢后便退出了大殿之中。

  大殿之下的一名弟子听到了楚之珩的名字过后便小心翼翼的对着知徽问道:“掌门,江湖传言……大师兄……与……与那妖女……”

  “住口,江湖传闻你们也信吗?”知徽严厉的对着大殿之下说道。

  弟子鼓足勇气大声的说道:“可是……就算是捕风捉影那也是有影子的呀。”

  “是呀,掌门,如今可都传的沸沸扬扬,弟子们实在是担心大师兄着了那妖女的道。”另外一名弟子也大声的说道。

  知徽摆了摆手说道:“行了,你们都住口,一切等之珩回来本掌门会亲自向他求证的。”

  弟子继续说道:“还望掌门您一定要断了大师兄与那妖女的来往,切莫让大师兄坏了我华山派的名望,而且二师兄的死那妖女还撇不清嫌疑。”

  “放肆!本掌门何时需要你来教我如何去做了?”知徽一脸怒气的瞪了一眼说话的弟子。

  “弟子不敢!”说话的第一连忙的低头对着知徽拱手道。

  “你们都下去吧。”知徽挥了挥手,示意着大殿之下的人都退下。

  “是,掌门。”众弟子齐声回答够朝纷纷的退出了大殿之中。

  知徽坐在大殿之上叹了一口气,他皱着眉捋了捋胡须,他的心里觉着这楚之珩可一直都是最让他省心的徒儿,可如今却成为了最不让他省心的那一个。知徽知道,楚之珩与燕凌雪的事情八成是真的,以楚之珩的性子和思虑,如若不是他全心全意的爱上了那燕凌雪,他是不会和燕凌雪在一起的,毕竟选择了燕凌雪楚之珩就要背负着来自于整个中原武林对他的指责。

  眼看着明日就要到玉门关了,阿福望了望四周,他笑着说道:“小姐,这一路上都有人跟踪咱们,现在总算是清净了。”

  “是呀,即将要回家的感觉真好。”燕凌雪望着眼前的风景,舒心的说道。

  “是不是青吟使者来消息了,所以小姐急着赶回独孤城?”阿福对着燕凌雪问道。

  “是呀,我还以为你猜不到呢。”燕凌雪看了一眼阿福,像是对他说着你还是挺不错的。

  “阿福又不蠢,你与楚公子怎会大打出手,况且楚公子对你的心意日月可鉴,又怎会说出那样的话。”阿福自顾自的嘟囔了几句。

  “唉,连你都看得出来我和我的与楚之珩决裂是假的,那别人又怎会相信,太失败了。”燕凌雪故意想气着阿福说道。其实她的心里也在担心,那白奇焕究竟会不会相信她与楚之珩演的那一场好戏。

  “小姐你什么意思呀?阿福也是很聪明的好吗?”阿福生气的翻了翻白眼,不去看燕凌雪。

  “哎哟,逗你玩的,也不知楚之珩回了华山派面对他的师父会怎么样。”燕凌雪收起了看着远方的目光,她与楚之珩的事情在中原武林现在恐怕已是人尽皆知了吧。

  “小姐你还是操心一下城主知道了你会怎么样吧。”阿福对着燕凌雪挑了挑眉。

  “我爹能把我怎样,难不成还能杀了我?”燕凌雪白了一眼阿福。

  “那楚公子便也是如此。”阿福镇定自若的说道。

  燕凌雪听到阿福的话恍然一笑,是啊,那知徽老头又不能杀了楚之珩,既然这样,那又能把他怎样。

  巴郡之中,石云飞一行人带着宁絮槿穿梭在街面上,不一会儿,眼尖的沈一秋便看到了宁絮槿的身影。

  沈一秋大声的朝着不远处的宁絮槿喊道:“师妹!”

  宁絮槿听到了沈一秋的声音,于是她快速的侧过头朝着沈一秋看了过去,宁絮槿欣喜的朝着沈一秋跑了过去,沈一秋也终于放下了心朝着宁絮槿大步迎了上去。

  宁絮槿开心的拉着沈一秋的手说道:“二师姐,絮槿可算是找到你了,你都不知道絮槿有多着急。”

  看到宁絮槿与沈一秋可算是碰上了,石云飞便也放下了心。

  只见着沈一秋带着宁絮槿快步的朝着石云飞走了过来。沈一秋一走到石云飞的跟前便对着石云飞笑着说道:“石少侠,听师妹说是你们衡山派的几位一路上保护着她让她得以顺利的被我给寻到了,一秋在此代表师父谢过各位的好意了。”

  石云飞温和的说道:“一秋姑娘不必客气,我衡山派与你峨眉派同属武林正派,云飞保护着宁姑娘也是应该的。”

  沈一秋轻叹了一口气说道:“怎么同为名门正派的大弟子,那楚之珩与你石云飞的差别怎么就如此之大,也不知他是如何被那妖女给迷了心智。”

  石云飞笑着说道:“云飞可不这么认为,他们二人既然真心相爱又为何不能在一起,这世俗的条条框框本就不是每个人都要去遵守的。”

  宁絮槿一听石云飞说的话定会让沈一秋不服,于是她赶紧开口说道:“二师姐,既然你已经寻到我了,我们就赶紧去和师父碰面吧,不然师父该担心了。”

  “好,我们走吧。”沈一秋也不想与石云飞争辩,于是她便点了点头应了宁絮槿的话。

  就在沈一秋转身之际,宁絮槿对着石云飞有些羞涩的小声说道:“云飞哥哥,如若有缘,你我二人是不是还会再相见?”

  石云飞愣了愣,此时的他竟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如若说会再相见那么便是给了宁絮槿一点希望,如若说不会再相见,未免是不是有些残忍。

  看到石云飞并未作答,宁絮槿便笑着对石云飞挥手说道:“云飞哥哥,下次再见。”

  看到石云飞并未回绝宁絮槿,颜思卿此时的整颗心都是乱的,她知道石云飞不做声是怕伤害了那宁絮槿,她也知道石云飞对宁絮槿并没有意思,但是自从有了宁絮槿的出现过后,颜思卿便认识到了自己是接受不了石云飞的身旁有其他的女子。

  “大师兄,这宁姑娘可是看上了你呀。”一名衡山派的弟子坏笑着对石云飞说道。

  “衡山配峨眉,倒也不错。”另外一名弟子也掺和进来对着石云飞坏笑着说道。

  “对呀,师妹也觉着,这衡山配峨眉确实不错。”颜思卿接过话来有些生气的盯着石云飞的眸子故意的说道。

  石云飞察觉到了颜思卿情绪上的不满,于是他连忙的哄着颜思卿说道:“师妹,你不要误会,我与那宁姑娘可没什么。”

  两位衡山派的弟子察觉到了方才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于是他们俩便相互心虚的看了一眼。

  颜思卿绷着一张脸对着石云飞说道:“本小姐可没有误会师兄你与那宁姑娘,今日天色已经不早了,我们就继续在此留宿一晚,明日一早说不定师兄你又能见到你的缘分。”

  颜思卿说罢便转过身大步的朝着前方走了过去,此时她的心中由乱变成了越想越生气。

  “师妹,你走那么快干嘛?”石云飞见状便连忙的朝着颜思卿追了上去。

  两位衡山派的弟子则是也快步的跟了上去,他们的眼里可是看得清,这颜思卿明显就是因为宁絮槿而吃醋了。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楚之珩与莫子殊骑着马也到了这巴郡。只见城中的摊贩们都已经回去了,此时的城内一片寂静。

  楚之珩骑在马背上想着在巴郡之时自己是如何屡次的伤害了燕凌雪,楚之珩就开始越发的想念着燕凌雪,几日不见,他也不知道燕凌雪有没有安全的回孤独城。

  莫子殊打趣的对着楚之珩说道:“大师兄,你说这段世子若是知道你来了巴郡,他会不会相邀你前去侯府?”

  楚之珩瞟了一眼莫子殊说道:“你大师兄我是不会让他知道我来了巴郡,毕竟雪儿已经是我的人了,我又何必去刺激那段世子。”

  莫子殊笑了笑说道:“大师兄说的有道理。”

  客栈内,因与石云飞置气的颜思卿连晚膳都没有吃几口就回到了客房之中,此时的她坐在窗前望着那窗外的月亮正发着呆。

  石云飞的房间内,此时两名衡山派的弟子正在石云飞的房里给石云飞分析着颜思卿不高兴的原因。

  其中一名弟子说道:“大师兄,这师妹绝对是因为宁姑娘对你有意思而吃醋了,既然师妹也喜欢你,你就赶紧的去哄哄她呀,你去给师妹认个错就行了。”

  石云飞心里没底得说道:“可是我就是不确定她到底有没有喜欢我。”

  另外一名弟子诧异的说道:“师妹表现的都这么明显了大师兄你还不确定吗?我若是你,我现在就赶紧去师妹的房里把话说清楚,然后好好的跟她认错。”

  “真的吗?”

  “真的真的,大师兄你快去吧。”两名弟子不约而同的带着嫌弃的神色对着石云飞说道。

  石云飞看了二人一眼过后,他便朝着颜思卿的房间走了过去。

  站在颜思卿的房间门口,石云飞深吸了一口气过后便轻敲了两下颜思卿的房门。

  颜思卿猜到了是石云飞来了,于是她便板着一张脸对着门口说道:“我已经睡下了,有什么话师兄明日再说吧。”

  石云飞心里想着,师妹怎么知道敲门的是我?石云飞再次开口说道:“师兄是来跟你道歉的,今日是师兄的不对,师兄希望你不要生气了。”

  “那师兄你说说,你哪里不对了?”颜思卿挑眉对着门外问道。

  这一问又把石云飞给难住了,他的脑海里死命的想着自己今日到底哪里做错了,可是石云飞就是想不出自己到底错在了哪里,难道是自己不该护送那宁姑娘找到她的师姐吗?

  颜思卿等了半晌都没等到石云飞的回答,于是她便愤而起身打开了自己的房门。

  颜思卿白了一眼石云飞说道:“师兄,你连你自己错在哪里都不知道你胡乱的认什么错?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着?”

  “是不是师兄不该护送那宁姑娘找到她的师姐?”石云飞站在颜思卿的门口试探性的问道。

  颜思卿快速的摇了摇头。

  “难道是师兄不该出手救那宁姑娘?可是师兄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宁姑娘被人调戏吧?”石云飞再次试探性的问道。

  颜思卿还是再次的摇了摇头。

  石云飞对着颜思卿柔声的央求道:“师妹,你就直接告诉师兄我错在了哪里,师兄下次一定不会再犯了,好不好?”

  颜思卿白了一眼石云飞说道:“你和之珩哥哥走的那么近,你为何一点都没学到他?”

  听到颜思卿提起了楚之珩,石云飞心里的醋意一下子便起来了,他的语气一改方才的软弱,他对着颜思卿带着一丝的怒意的说道:“你让我学他什么?你是想把我当成他的影子吗?”

  颜思卿看出来了石云飞此时情绪上的变动,她继续的说道:“你应该学学他是如何拒绝自己不喜欢的人,他不管是不是在燕凌雪的面前,他都会丝毫不留情面的拒绝我,他从来都不会顾忌到我难不难受,他只会顾忌燕凌雪难不难受,而你呢?你顾忌到的是会不会伤害了那宁絮槿。”

  “师妹,原来你在意的是师兄没有果断的与宁姑娘讲清楚。”石云飞恍然大悟的说道。

  颜思卿的眼角慢慢的开始泛起了红,她轻笑了一下说道:“对,所以你们有缘再相见呀。”

  石云飞再次柔声说道:“师妹,师兄向你保证,如若下次师兄真的遇到了宁姑娘,师兄一定会果断的拒绝她的心意,一定不会像今日这般让你不高兴。”

  颜思卿再次白了一眼石云飞,她快速的准备将门关上欲把石云飞给关在门外。

  石云飞眼疾手快的一把握住了颜思卿将要关上门的手,他像突然一下子反应过来了似的对着颜思卿笑着说道:“师妹,师兄方才说错话了,师兄与那宁姑娘一定不会再见面了。”

  “我要睡了,师兄你请回吧。”颜思卿说罢便快速的抽出了此时被石云飞握住的手。

  “那师妹你不生气了可好?”石云飞继续柔声的笑着说道。

  颜思卿点了点头后便将自己的房门一把给关上了。此时的她竟觉着与石云飞袒露了自己的不悦后倒也让人轻松了不少。

  石云飞看到颜思卿点了头,他便高兴的朝着自己的房间走了回去,今日的他算是真的验证到了颜思卿对他的心思。

  次日,天刚泛起鱼肚白,石云飞便带着颜思卿还有其他两名衡山派的弟子一同骑着马上了路。此时在另一家客栈内,楚之珩也带着莫子殊一同骑着马朝着城门外走去。

  随着街上的吆喝声越来越盛,天也渐渐的越来越明亮了起来。

  此时的城门口也是形形色色的人正在穿行着,石云飞刚走出城门便随眼瞟到了在他前方不远处骑在马背上正背对着他的楚之珩与莫子殊。

  石云飞指着前方不远处的楚之珩笑着对颜思卿说道:“师妹,你昨日说的在此多留宿一夜可真没有错,我的缘分果真来了。”

  颜思卿看了一眼楚之珩过后便白了一眼石云飞,她调侃的对着石云飞说道:“既然师兄你的缘分来了,你赶紧的去喊住他呀。”

  “好的,师兄这就去。”石云飞说罢便拍打了一下马匹,只见那马匹快步的朝着前方踏了过去。

  颜思卿仔细的看了看楚之珩的周围,她发现楚之珩的身旁竟没有燕凌雪与阿福,于是她也拍打了一下马匹朝着楚之珩走了过去。在颜思卿身后的两名弟子见状也一同跟在了颜思卿的身后朝着石云飞去的方向加快了马的速度走了过去。

  “之珩兄,没想到我们又在这巴郡遇到了呀。”石云飞将马匹骑到了楚之珩的左侧后对着楚之珩开心的说道。

  楚之珩笑着白了一眼石云飞说道:“你小子在那昆仑山上不辞而别还敢来见我?”

  莫子殊喜笑颜开的对着石云飞说道:“云飞兄,见到你子殊可真是太开心了!”

  “云飞还不是因为要照顾我那师妹的情绪才不辞而别的,之珩兄你应该心里清楚。”看着有莫子殊在,石云飞便没有将话说的那么透彻。

  “为何要照顾思卿姐姐的情绪,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是子殊不知道的?”莫子殊探着小脑袋朝着石云飞问道。

  楚之珩快速的回答道:“你还小,不必知道。”

  看着楚之珩的反应,石云飞便更加的相信了颜思卿说的楚之珩与燕凌雪已经共处一室的事情是真的了,于是他便坏笑着看了一眼楚之珩。

  石云飞突然发觉此时只有楚之珩与莫子殊两个人,于是他便一脸疑惑的问道:“之珩兄,燕姑娘与阿福呢?”

  “雪儿与阿福回独孤城了。”

  “那燕凌雪居然舍得回孤独城。”颜思卿一脸平静的跟在石云飞的身后说道。

  “燕姑娘为何要回去?”石云飞紧接着颜思卿的话问道。

  “有正事要办。”楚之珩小声的简短回复道。

  “看来事情有进展了?”石云飞侧着头轻声的对楚之珩问道。

  楚之珩点了点头并未作声。

  “云飞在衡山派等之珩兄你的消息。”

  “好。”

  石云飞突然一下瞟到了楚之珩手里拿着的佩剑竟然已经不是他原有的那把剑,而这把剑与颜群奕对他描绘的白影剑有些神似。石云飞好奇的对着楚之珩问道:“之珩兄,你手中这把剑可是白影剑?”

  楚之珩抬起右手将白影剑拿起给石云飞看了一眼,他一脸平静的说道:“此剑正是白影剑。”

  石云飞两眼露出了羡慕的眼神对着楚之珩说道:“这白影剑已经不见踪影几十年了,之珩兄是如何得到这把神器的?”

  听到石云飞说到了白影剑,颜思卿与其他两名弟子也纷纷的朝着楚之珩手中拿着的佩剑看了过去。

  楚之珩淡淡的说道:“孤独城的司鹰使者赠送于我的。”

  石云飞继续说道:“那日在去昆仑山的路上我便见到了司鹰使者的黑渊剑,这黑渊与白影可是一对百年神器,那司鹰使者竟然如此大方的将这白影剑给赠送于你了。”

  莫子殊随口的说道:“司鹰使者还不是看在这大师兄迟早是他的妹夫,所以便将这白影剑给了大师兄,如此一来大师兄也能更好的保护凌雪姐姐了。”

  石云飞再次坏笑着说道:“子殊说的有道理,毕竟未来的妹夫嘛,这黑渊与白影还是在一家人的手上。”

  “你们两个闭嘴。”楚之珩浅笑了一下说道。

  颜思卿听到前面的三个人所说的话她竟然没有像往常那般的生气了,此时的她算是明白了自己现在已经放下了对楚之珩的执念。

  ------题外话------

  所有的相遇都是缘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