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漠雪之痕 > 十五、几度煎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已经深了,客栈各客房内的烛光已经灭得差不多了,楚之珩坐在客房内的圆桌前用右手转动着桌上的茶杯,此时的他正在犹豫着要不要去找燕凌雪随意的说几句话,可是在他的再三犹豫下,天色已经越来越晚了。

  燕凌雪坐在房内双手撑着头,此刻的她又发着呆,颜思卿说的话还在她的脑海中在回荡着,她的心里不禁感叹着:爱一个人都是如此的难吗?

  次日,天色又渐渐地到了黄昏之时,因到了这西北处,所以黄昏便只是灰蒙蒙的一片,楚之珩与白奇焕一行人正骑着马走在一条左右都是戈壁的小路上。

  “穿过这条小路,出去后便是石鹏镇,今日我们便在这镇上住下。”白奇焕骑在马背上指着不远处说道。

  燕凌雪看了一眼白奇焕说道:“白奇焕,你对这去昆仑山的路线挺熟的呀。”

  白奇焕看着燕凌雪笑了一下说道:“这崆峒山临近昆仑山,白某自然是对这路线熟记于心。”

  “看来此番与你同行还真个不错的决定。”燕凌雪浅笑了一下说道。

  看到燕凌雪对自己笑了,白奇焕笑着对燕凌雪调侃道:“燕姑娘日后还是要多笑一下,不要总是冷着一张脸,你看你笑的多好看。”

  听到白奇焕的话,楚之珩皱了皱眉,他的心里不禁有些疑惑,为何这燕凌雪自从离开了那巴郡过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燕凌雪听到白奇焕的话后并未做声,她心里想着在楚之珩面前与白奇焕这般模样便就可以了吧。

  看到楚之珩皱着眉,在楚之珩一旁的石云飞为了打断燕凌雪与白奇焕交谈于是他便开口说道:“听说这一带路势单一且狭窄,常有山贼路过,也不知是不是真的?”

  白奇焕向后瞟了一眼石云飞说道:“有山贼又何妨,这一带谁敢拦我白奇焕?”

  这白奇焕的话音刚落,眼前便冲出了数十个黑衣人,为首的黑衣人双手拿着两个带着齿轮的大锤,其余的人则是都拿着大刀。

  燕凌雪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黑衣人,她嘲讽的对着白奇焕说道:“拦你的人这不来了吗?”

  “师兄,你这什么乌鸦嘴呀,怎么说来山贼就来山贼?”颜思卿看着眼前的黑衣人小声的对着石云飞嘟囔道。

  “就是,云飞兄你可真是乌鸦嘴。”莫子殊也小声的嘟囔道。

  石云飞一脸冤枉的看了看颜思卿又看了看莫子殊,楚之珩则是泰然自若的坐在马背上一动不动。

  还未等有些尴尬的白奇焕开口,为首的黑衣人便举着锤子对着燕凌雪大声说道:“妖女,今日本帮主要将你生擒了献给各大门派。”

  说话之人便是刚成立不久的青龙帮帮主尹柯。

  燕凌雪不屑的说道:“原来是冲着本小姐来的,这各大门派此时有三派就在本小姐的身旁,你打算将本小姐献给谁?”

  尹柯一本正经的说道:“你这妖女不会是以为这华山、衡山、崆峒派真的只是与你一起上那昆仑山吗?你也不想想你爹当年造的孽,他们恐怕也只是为了将你胁迫上那昆仑山吧?”

  白奇焕神色轻松的对着燕凌雪说道:“我白奇焕发誓我可不是打算胁迫于你。”

  尹柯将对着燕凌雪指着的锤子又指向了白奇焕,他愤怒的说道:“白奇焕,你这个不孝子,难道你忘了你爹当初是怎么被那燕苍城给废掉的吗?”

  白奇焕不客气的说道:“我崆峒派的事轮得到你这青龙帮来管吗?”

  燕凌雪嘲讽的对着尹柯说道:“青龙帮?青龙帮是什么帮,本小姐怎么从未听过?”

  看到燕凌雪对自己如此不屑,尹柯便纵身一跃准备朝着燕凌雪一锤子打过去。就在楚之珩快速的拔剑之时一位身穿黑色长袍的男子以极快的速度一掌隔空打开了尹柯的大锤。

  看到司鹰来了,燕凌雪与阿福都开心的笑了笑。

  司鹰轻快的双脚落在了地面上后便不屑的对着尹柯说道:“敢打我家雪儿的主意,你是找死吗?”

  听到眼前这位前日夜里便看到过的男子口中说出我家雪儿这四个字,楚之珩的火气便一下子就上来了。他瞟了一眼眼前这名男子的样貌,前日夜里天黑没有看清,此时看清了男子样貌的楚之珩也不得不觉得这名男子长的可真是好看。

  “你又是谁?”尹柯也装作不屑的对着司鹰问道。

  “你这种小角色不配知道。”司鹰说罢便拔出了自己手中通体都是黑色的佩剑。

  看到司鹰拔了剑,尹柯与其他的兄弟们便一齐朝着司鹰围攻了过去。

  只见司鹰如同有着分身一般,他以让人看不清的速度在眨眼之间便将除了尹柯以外的黑衣人给一剑封了喉。瞬间那些个黑衣人便一个接一个的倒在了地上。

  司鹰的出招让楚之珩与石云飞看着这剑法与速度都不禁有些佩服这眼前之人,看到眼前的人手中拿着的恐怕就是百年名剑黑渊剑,楚之珩此时也已经约莫猜测到了这名男子是何人。那莫子殊与颜思卿自然是已经瞪大了双眼。白奇焕此刻则是仔细的端详着这独孤城之人的武功。

  看着自己的兄弟们都已经倒在了地上,尹柯一时之间便慌了神,他趁着司鹰的剑还未向他刺来之时,他便快速的挥起了手上的锤子朝着司鹰的后背打了过去。

  司鹰敏捷的转过身一剑朝着尹柯刺了过去,尹柯见状快速的挥着锤子躲过了司鹰的一剑,司鹰冷笑了一下,他快速的用剑攻击着尹柯手握锤子的双手,不到三招,尹柯手中的锤子便被司鹰给打掉在了地上。

  “你究竟是何人?竟如此厉害。”被打掉锤子的尹柯此时惶恐的问道。

  “我说了你不配知道。”司鹰说罢便将手中的剑给插回到了剑鞘之中。

  看到眼前之人将剑给收了回去,尹柯还以为眼前之人会放过他。

  还没等尹柯多想,司鹰便抬起右手运功将尹柯给吸到了半空中。

  被吸到半空中的尹柯此时更加的惶恐了,他拧着一张脸大声的求饶道:“这位大侠饶了我吧,我也只是想将这燕凌雪抓住之后令我青龙帮能在江湖上扬名立威不被欺负罢了。”

  “今日我便江湖上的人都知道,如若是敢打燕凌雪的主意,我便让他尝尝这挫骨扬灰是何滋味。”司鹰冰冷的说罢后便抬起左手一同朝尹柯运着功,在尹柯绝望的哀嚎了一声过后,只见顷刻之间那尹柯便只剩下一身衣服与残血飘到了地上。

  看到眼前的场景颜思卿被吓得大叫道:“啊……!”

  此时得莫子殊与崆峒派的其他三名弟子也都有点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看到颜思卿受惊了,石云飞便连忙的一把握住了颜思卿的手让她不要害怕。

  白奇焕带着恨意的皱了皱眉,眼前之人所用的武功便是十年前燕苍城废掉他爹的魔教邪功,只不过当年他爹的内力还算深厚,只被那燕苍城给废掉了全身筋骨。

  燕凌雪与阿福看到了这场打斗已经结束,二人便从马背上跳了下来走向了司鹰。

  “司鹰哥哥,看来你与我爹正式一战指日可待呀。”燕凌雪走到司鹰的面前笑着对司鹰说道。方才看到司鹰的出招燕凌雪也不禁有些惊讶。

  一旁的阿福则是客气的对司鹰拱手行了一个礼。

  听到燕凌雪喊眼前之人司鹰哥哥,楚之珩便知道自己是猜对了。此刻的他一脸敌意的看着司鹰。

  “你这丫头是巴不得我与城主一战吗?”司鹰笑着对燕凌雪说道。

  看到方才还如同一个厉鬼的司鹰此刻却对燕凌雪笑的如此温柔,楚之珩的心便更加的慌张了。

  “只要你打赢了我爹,这独孤城便是你的了,如此不好吗?”燕凌雪调皮的说道。

  司鹰白了燕凌雪一眼说道:“我可没打算与城主一战,我若是当了城主日后还要替城主把你给养着,我多亏呀,倒不如让城主一直养着我。”

  燕凌雪拍了一下司鹰的肩膀说道:“司鹰哥哥,我还是忍不住想夸一下你,这有一段时间没见着你动手了,你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我爹居然将他的绝学挫骨扬灰都传给了你,这城主你日后可当定了。”

  “别别别,我可不想无名无份的养着你。”司鹰说罢便又白了燕凌雪一眼。

  阿福笑着小声问道:“司鹰使者,你与小姐岂是无名无份??”阿福的心里知道这司鹰早已将燕凌雪当作了自己的亲妹妹一般。

  听到司鹰与阿福竟在说名份之事,楚之珩心中的怒火遍又增添了几分。

  “反正日后谁娶她谁就养她。”司鹰在说这句话时故意放大了声音,为的就是让楚之珩听得清楚。

  “司鹰哥哥,话说你怎么来的这么巧?”燕凌雪知道司鹰的意思,于是她便换了一个话题。

  “上次不是跟你说货物的事情吗,我在调查货物之时偶然得知有人想要对你图谋不轨,我便跟着他们一起过来了。”司鹰一脸平静的说道。

  燕凌雪笑着说道:“那司鹰哥哥还是蛮关心我的嘛。”

  司鹰将手抬起宠溺的轻抚了几下燕凌雪的头,他温柔的对着燕凌雪说道:“你可是我司鹰的心头肉,你说呢?”

  听到司鹰说的话燕凌雪感觉自己都快要恶心的吐出来了,但是她却强忍着笑意对着司鹰说道:“司鹰哥哥,还是你对雪儿最好。”

  阿福看着眼前的二人不禁愣了愣,他的心里想着明明在独孤城里面他们俩不是这番模样的,为何现在他们二人看起来竟如此暧昧。

  “你这丫头知道便好,我走了,此番昆仑山之行我便由着你,去往昆仑山过后你便回独孤城,我在独孤城等你,你若是不回去我就来中原将你给逮回去。”司鹰说罢后又对着阿福带着几分威严的口吻说道:“阿福,一定要把雪儿保护好,不然本使者扒了你皮。”

  “是,司鹰使者,阿福定当全力保护小姐的安全。”阿福恭敬的回答道。

  司鹰点了点头后又笑看了一眼燕凌雪便转身快速的飞身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阿福诧异的问道:“小姐,你与司鹰使者是什么时候……”

  还未等阿福问完,此时背对着楚之珩的燕凌雪便朝着阿福使了一个看向楚之珩的眼神。

  阿福被燕凌雪的这一个眼神便点醒了,他想到燕凌雪昨日说的司鹰给她上的情感课后就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了,于是阿福接着说道:“什么时候感情这般好了,看来小姐你是想通了要顺着城主的意思嫁给司鹰使者了吗?如此一来就太好了,反正司鹰使者迟早是下一任独孤城的城主,小姐你便从少城主变成下一任的城主夫人,多好呀。”

  看到阿福反应的这么快,燕凌雪一脸赞赏的看了一眼阿福,她顺着阿福的话说道:“本小姐这几日也想通了,听从我爹的安排也未尝不可,司鹰哥哥可是他这一生最看中的人。”

  听到燕凌雪与阿福的对话,楚之珩黑着脸直接骑着马从燕凌雪的身旁越了过去。此时他那黑着的一张脸仿佛是要杀人一般。

  缓过了神的颜思卿的盯着燕凌雪一脸憎恶的说道:“魔教之人可真是恶毒!”

  燕凌雪转过身不屑的瞟了一眼颜思卿后便开口说道:“说我司鹰哥哥恶毒,你们中原武林之人又有几人是善类?”

  “我们中原武林之人可比你们魔教好多了!”颜思卿有些生气的反驳道。

  燕凌雪冷哼了一声说道:“好在哪里?想当年华山派只不过是中原芸芸众派中不怎么起眼的一派,其他的各大门派自然是对华山派冷眼相待,是谁还在十年一次武林大会上羞辱华山派白白的占用了华山之巅那块好地方。可结果呢,十年前我爹横扫整个中原武林,只有知徽老头敌得过他,从此知徽老头一战成名,华山派也一战成名,再也没有任何一派敢瞧不起华山派,再也没有任何一人敢说华山派白白占用了华山之巅那块好地方,各派又争先和华山派交好,你们中原武林之人如此的厚颜无耻还有什么脸面来说我魔教?”

  听到燕凌雪说的话,已经骑着马走了数十步的楚之珩不由自主的停下了马,他侧过头轻瞟了一眼燕凌雪后又将头转了回来。燕凌雪说的话字字珠玑,让楚之珩由衷的心生赞同之意。

  “你……”此时的颜思卿被燕凌雪给说的哑口无言。她的脸涨得通红却又找不到什么话来反驳燕凌雪。

  莫子殊竖起大拇指一脸骄傲的对燕凌雪说道:“凌雪姐姐说的好!”

  白奇焕看了一眼燕凌雪又看了一眼颜思卿,他主动做起和事佬说道:“你们二位大小姐别吵了,之珩贤弟都走到前面去了,我们也动身吧,不然天都黑了。”

  “要你管!”颜思卿说罢便拉扯了一下手中的缰绳,马匹便朝着前方开始走动了。

  看到颜思卿已经向前走了几步,石云飞骑在马背上对着还站在路上的燕凌雪小声说道:“燕姑娘,别跟我那师妹一般见识,她还小。”

  燕凌雪淡然一笑说道:“看在你石云飞的面子上,本小姐自是不会与她计较。”

  “云飞谢过燕姑娘。”石云飞笑着说道。

  燕凌雪笑着对石云飞摆了摆手,示意他赶紧的去追上颜思卿。而后燕凌雪便与阿福一齐拉着马匹上的缰绳分别坐到了各自的马背上。

  白奇焕明知故问的看着燕凌雪问道:“燕姑娘,看来你对华山派很是欣赏呐。你难道不应该将以打败华山派为目标吗?”

  “这是我爹的目标,不是我的。”燕凌雪说罢便策马扬鞭朝着前方奔腾而去。

  白奇焕咧着嘴轻笑了一下,他的心里想到:看来这燕苍城还是有再席卷而来的心思,到时候就看最后谁能得到最终的胜利。

  半个时辰过后,一行人踏着初升的月色跟随着白奇焕来到了一家看起来简朴却又十分干净的客栈之中。

  客栈的掌柜的对着眼前的众人有些抱歉的说道:“各位客官,由于这两日来投店的人有些多,所以只剩六间客房了,要不各位挤挤?”

  楚之珩看了一眼门外的天,这天色已经黑成了一片,而且西北处的夜晚寒风凛冽,于是他开口对着莫子殊说道:“子殊,你同我一间房。”

  莫子殊连忙拒绝道:“大师兄,子殊与阿福兄一间房吧,你与云飞兄一起。”

  石云飞佩服的看了一眼莫子殊,他笑着说道:“子殊,你可不愧是小机灵鬼呀。”石云飞的心里知道只要这莫子殊把阿福给缠住了,那么燕凌雪就只能呆在楚之珩的身旁。

  楚之珩也明白了莫子殊的意思,他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莫子殊对他的安排。

  燕凌雪看着大家正在分配房间,于是她便快速的说道:“白奇焕与你师弟一间,然后剩下的两个师弟一间,本小姐与颜思卿各一间,就这么决定了。”

  白奇焕有些不愿接受的对着燕凌雪说道:“白某可从未和男人睡在一张床上过,只有和女人。”

  燕凌雪白了一眼白奇焕,她转过头对着掌柜的一本正经的问道:“掌柜的,这镇上最好的青楼在何处,让你家店小二带着这位公子前去,顺便给这位公子找个头牌,本小姐出钱。”

  “哈哈哈……”石云飞与莫子殊二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此时白奇焕身后的三位崆峒派的弟子和颜思卿也捂着嘴偷偷的笑。只有楚之珩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忍住了笑意。

  “燕凌雪,算你狠,本少爷今日就破例这一回。”白奇焕有些生气的对着燕凌雪说道。

  燕凌雪得意的说道:“白大少爷果然明事理,本小姐佩服。”

  楚之珩温柔的看了一眼燕凌雪,他的心里想到:这丫头鬼点子可真多。

  正待众人拿着行李准备跟随掌柜的上楼前去自己的房间之时,一位身着鹅黄色纱裙,头上束着一个白玉发冠,手拿着佩剑的姑娘从二楼走了下来。这位姑娘一看就与莫子殊年纪相仿,她有着鹅蛋形的脸庞,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弯弯的柳叶眉,樱桃似的小嘴。这位姑娘便是在华山论剑之时对石云飞心生爱慕的峨眉派中人。

  姑娘一看到人群中的石云飞便浅笑着走到石云飞的面前低着头对着石云飞柔声说道:“云飞哥哥,小女子是峨眉派宁絮槿,前些时日在华山之巅时我们见过一面,云飞哥哥还记得吗?”

  石云飞愣了愣,他的脑海里快速的闪过了一遍那日在华山之巅上见过的所有姑娘,好似对这位姑娘并无印象。

  看到石云飞说不出话来,眼前姑娘的脸色也有些尴尬,于是燕凌雪笑着对宁絮槿说道:“姑娘生得如此俊俏这石云飞怎会不记得你,只是这石云飞有些羞涩罢了。”

  “真的吗?”宁絮槿抬起头笑着问道。

  “姑娘可真是年轻貌美我见犹怜呐,石云飞,你说是不是?”燕凌雪抬眼瞟了一眼石云飞。

  “是。”被燕凌雪这样架着一说,石云飞只好如此回答。

  宁絮槿听到石云飞的回答后更加的开心了,她笑着对石云飞说道:“云飞哥哥,那日我师姐败在了你的剑下,我也想讨教一下你的剑法,可以吗?”

  “不可以!”还未等石云飞回答,颜思卿便黑着脸替石云飞回答道。不知为何,看着眼前这位貌美的姑娘对石云飞这般欣赏,颜思卿的心里竟十分的不悦。

  看到眼前的局面正如了自己的意,燕凌雪便故意的对着颜思卿说道:“颜思卿,你未免管的也太宽了,人家小姑娘想要讨教一下你师兄的剑法关你什么事?”

  “师兄,我不准你与她比剑法。”颜思卿说罢便转过身欲要走到楼上去。

  石云飞再次楞了楞,他没想到这颜思卿竟然对自己与这位姑娘比剑法这般反对。

  燕凌雪毫不客气的对着颜思卿的背影说道:“颜思卿,你一边说喜欢楚之珩,一边又不让其他姑娘喜欢石云飞,你未免也太自私贪心了吧,怎么着,两个男人你都同时想要是吗?”

  听完燕凌雪的话,颜思卿停住了脚步,这一问可真把颜思卿给问住了,她以为她一直想要的得到的都只是楚之珩而已,可未曾想到,她自己对石云飞也是这般在意,只不过石云飞一直都在他的身旁从未离开过她,而此时宁絮槿的出现让她终于有了一丝的危机感。

  “这个问题,也太生猛了吧。”白奇焕站在燕凌雪的身后以一副看好戏的姿态随口说道。

  楚之珩明白了燕凌雪的用意,他一脸冷漠的开口说道:“为何要将我给牵扯进来,此事与我何干?”

  宁絮槿坦然的说道:“你们都不要再说了,我懂了,是我贸然打扰了云飞哥哥,希望没有给云飞哥哥你带来不便。”

  石云飞有些歉意的对着宁絮槿说道:“宁姑娘,你没有贸然打扰,也没有给云飞带来不便,还请姑娘你不要多想。”

  “如此便好,絮槿回房休息了,此番昆仑山之行你我定会再相见。”宁絮槿对着石云飞说罢便转过身快步的越过了颜思卿走到了楼梯之上。

  燕凌雪看到颜思卿还站在原地,于是她便故意说道:“石云飞,这么好的姑娘你可不要错过了,这峨眉派配你衡山派可谓是般配,你这满腹的情深付诸东流倒不如珍惜眼前之人。”

  颜思卿转过身对着燕凌雪一字一顿的说道:“燕凌雪,你劝别人的时候这么会说你怎么就不劝劝你自己呢?你的情深还不是照样付诸了东流,有本事你就不要一路上黏着之珩哥哥,你回你的独孤城不好吗?”

  楚之珩听到颜思卿这般说燕凌雪无异于是在挑起燕凌雪心里的痛楚,于是他便皱着眉说道:“是我要求燕凌雪一路上与我同行的,不是她黏着我。”

  本来听到颜思卿说的话燕凌雪一下子就难过了起来,可是当她听到楚之珩的话后,她的心里就舒坦了几分,起码这楚之珩在颜思卿的面前还是维护着她的,这便足够了。

  颜思卿有些不服气的说道:“之珩哥哥,你这么袒护这妖女有本事你就和她在一起呀,你看知徽掌门到时候会如何对你。”

  “楚之珩和不和本小姐在一起本小姐已经不在意了,你也不用拿知徽老头来压他。”

  听到燕凌雪说自己已经不在意了,楚之珩的心突然的就抽搐了一下,他的心里想着难不成燕凌雪真的已经打算回孤独城与那司鹰使者成亲了吗?

  石云飞听到颜思卿还是挺在意他的,他便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付出也算是没有白费,他平和的对着眼前争吵的二人说道:“师妹,燕姑娘,你们二人就不要再吵了,早点歇息吧。”

  莫子殊已经被二人吵的头皮都发了麻,于是他也赶紧的劝说道:“是呀,凌雪姐姐,思卿姐姐,你们快点去歇息吧,这一日路途奔波你们二位应该也累了。”

  掌柜的也连忙见机说道:“二位姑娘,小的这就带你们先回房间。”

  燕凌雪与颜思卿看着大家都在劝她们,于是她们便停止了争吵各自回了各自的房间之中。

  在众人都用过晚膳过后,时间已经静悄悄的过去了将近两个时辰,此时已刚到子时。

  正在燕凌雪睡不着发呆之际,一个飞镖穿透了门的纸窗,钉在了墙上。燕凌雪起身拿下飞镖,只见飞镖上卷着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楼下后院庭院内见。燕凌雪收起纸条快速的打开房门,她大声的说道:“谁?”燕凌雪又拿起手中的镖看了一眼,这飞镖并不是她们独孤城所用的。

  带着疑惑燕凌雪快步的向庭院内走去,坐在房间里面还未睡着的楚之珩听到了燕凌雪的声音,他也快速的走出了房间,轻声跟了过去。

  庭院内此时黑漆漆的一片,就连路旁的油灯也只有一盏,亏得是今晚的月亮圆润通透,多走几步后的燕凌雪便感觉没有那么黑了。

  只见那白奇焕站在了庭院的中央一脸笑意的看着燕凌雪。燕凌雪看到了白奇焕的手中还拿着一个白色的大布袋。

  “方才让本小姐下来的人是你?”燕凌雪开口问道。

  白奇焕轻点了一点头,说道:“自然是在下了。”

  “这么晚了你找本小姐所谓何事?”燕凌雪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白某看着燕姑娘今日不开心于是想给燕姑娘一个惊喜,还请燕姑娘闭上眼睛。”白奇焕的神色略显神秘,像是密谋着什么事情一般。

  跟下来的楚之珩看到是白奇焕在等着燕凌雪,他便侧身躲在了树荫中看着眼前的二人。

  燕凌雪虽有些犹豫,但她还是闭上了眼睛,反正大家伙都在楼上的房间内,他白奇焕自然也不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白奇焕将手中的白布袋松开,一时间从里面飞出了不计其数的萤火虫,他开口说道:“睁开眼吧。”

  燕凌雪快速的睁开眼,只见眼前都是她从未见过的只听别人讲起过的萤火虫,萤火虫们在夜色之中轻快的飞舞着,将夜色点坠得极其美丽。

  燕凌雪情不自禁的笑着说道:“哇,好美呀。”

  “白某知道燕姑娘从大漠中来,从未见过萤火虫,便将这萤火虫捉来给燕姑娘你瞧瞧。”

  燕凌雪一笑,说道:“这得花多大的功夫才捉得来呀?”

  “为博美人一笑,花多大的功夫白某都愿意。”看着燕凌雪开心的模样,白奇焕也跟着笑了起来。他的心里想着如若真能得到燕凌雪这样的绝色女子,那此生也便是无憾了。

  不远处的楚之珩看着眼前的一幕,他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气愤感,此时的他恨不得出去拉上燕凌雪的手就走,可是他知道他不能这么做。

  “那就谢谢你能够让本小姐看到如此美丽的场景了。”燕凌雪本是有些愁苦的,可是看到了眼前的美景,她的心情又一下子好了很多。

  “燕姑娘可否再闭上眼?”白奇焕再次神秘的问道。

  燕凌雪点了点头再次闭上了眼,此时的白奇焕从怀中掏出一支玉簪,他将玉簪轻轻的插到了燕凌雪的发髻之中。玉簪仍是通体碧绿清澈,只是这一支的簪花是雕刻成了沙漠中独有的沂蒙花。燕凌雪也感觉到了有东西插到了自己的发髻之中,她睁开眼睛用手摸了摸插上去的东西准备要拿下来,就在她侧着头欲将玉簪取下的时候她瞟到了不远处的树荫后一个白影子,此时的她嘴角不禁露出了一抹浅笑。

  白奇焕看到燕凌雪准备取下玉簪,他立即说道:“燕姑娘就让这玉簪在你的头上戴着可好?”

  “白奇焕,你为何要送本小姐玉簪?”燕凌雪听到白奇焕说的话便将手收了回来,不再去碰那玉簪。

  “这玉簪乃是我崆峒山上独有的玉石经我崆峒派独有的手艺打造而成,专门赠与心上之人。”白奇焕依旧是面露笑意,看起来十分的真诚。

  “心上之人?可本小姐听说你是有妻室之人,而且你爹的事情你能一点都不在意?”燕凌雪戏谑一笑,看着白奇焕。

  “白某与我那发妻是指腹为婚,无半点感情,可就在华山论剑之时白某一眼便看上了燕姑娘,如若燕姑娘肯与我回崆峒派,我便休了她娶你,至于我爹,那已是上一辈的恩怨了,与我无关。”白奇焕的眼中露出了几分真挚的神情。

  “呵,都说中原男子薄情寡义,看来一点都没错。”燕凌雪轻瞟了一眼白奇焕,转身欲离开,她抽出发髻上的玉簪看了一眼后便背对着白奇焕继续说道:“簪子本小姐先收下了,谢谢你的好意。”

  白奇焕望着燕凌雪离开的背影,他饶有兴致的笑了一下,他的心里想到:这个女人可真是有意思。白奇焕自然是知道楚之珩就在不远处看着他,于是他便也快步的离开了庭院之中。

  燕凌雪快步的离开了庭院,她装作一副从未看到过楚之珩的样子。她的心里想到:收下了那白奇焕的簪子,楚之珩应该会有所动容吧。

  楚之珩等白奇焕从另外一个方向走进自己的房间之时,他便从树荫后出来快步的走向了燕凌雪的房间。他以为燕凌雪断然不会收白奇焕的玉簪,没想到她却收了,想到这楚之珩便生气得想要去找燕凌雪问个清楚,可是走到一半他又止住了自己去往燕凌雪房间的步伐,他的心里想着,他自己又有什么资格不允许燕凌雪收其他男子赠送的表白之物呢?他又能以什么身份去质问燕凌雪?

  ------题外话------

  互相煎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