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漠雪之痕 > 三、华山论剑(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此时已是巳时,山顶环绕的晨雾已然褪去不少,日光焦灼,南峰之上一片热气。

  石云飞环顾了一眼四周,他手拿佩剑一个翻身踏上了擂台,此时台下的颜群奕眼里露着满意的目光。

  石云飞站在台上拱手对着台下的众人客气的说道:“今日华山论剑是由我的师父衡山派颜掌门发起的,那么第一个上台的就理应是我石云飞了。”

  看到石云飞上了擂台,底下其他门派的人自然是按耐不住,想要讨教一下衡山派大弟子的剑法。

  “峨眉派沈一秋,还请石少侠赐教了!”来者为一名二十多岁模样的女子,她手拿着一把细长的佩剑,身穿淡绿色的长袍,头上的发髻被简易的盘起,发髻上插有一根碧绿色的玉簪。

  “赐教不敢,还请一秋姑娘手下留情。”石云飞微微一笑拱手道。

  只见二人同时拔剑,空中刀光剑影,在日光的照射下,剑锋都显得格外的锋利,在两个回合后石云飞身手矫健的躲过了沈一秋给他的一击,他顺势往下一仰挥剑打向沈一秋的腰部,而沈一秋也敏捷的躲过了石云飞的招式,众人皆看的津津有味,只有峨眉派和衡山派的人纷纷皱紧了眉,生怕自己的门派输掉了比武。

  颜思卿看着台上的二人不分高下,她赶紧大声的喊道:“师兄,和峨眉比武要用我爹最新教你的凌空剑法。”

  这一大声喊叫大家都看了一眼颜思卿,许是看着她年纪尚小,也就没有说什么。颜群奕也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示意叫她不要多嘴。这一套剑法乃是他潜心研究了数载,专以用来制衡以峨眉派为首的这一类花哨的剑法。

  石云飞听到了颜思卿的话,嘴角露出一抹淡笑,他一改此时的保守出招,舞出了凌空剑法。由于剑法直攻沈一秋的薄弱处,三个回合下来沈一秋就不敌石云飞了。只等石云飞的最后一击,沈一秋最终败下阵来。

  “石少侠果然是英年才俊,一秋佩服。”沈一秋拿着剑拱手道。看来这衡山派为了此次的华山论剑可是下足了功夫。

  擂台下站在峨眉派之中的一位身着桃粉色衣裳的姑娘笑着看了一眼石云飞,此时的她看到如此翩翩君子还打赢了她的师姐,这位姑娘的春心不禁开始萌动了起来。

  峨眉派首战就不敌衡山派,这让台下的众人面面相觑,原本大家都以为会打一个平手,没想到衡山派的新剑法竟如此的厉害。

  坐在台下的颜群奕笑了笑,他将目光看向了知徽,仿佛是在告诉知徽,今日就等和华山派一战。

  其他门派的人纷纷上去应战,都被石云飞给打下了擂台,这让颜群奕的面子上增了不少光。颜思卿也开心的看着她的师兄,

  看着众人皆不敌石云飞,白奇焕冷笑了一声,他扇了几下画着山水画的折扇,而后飞身到了擂台上。

  “云飞贤弟的剑法是日益见长呀,今日就让我白奇焕来讨教一下你们衡山派的剑法吧。”白奇焕说罢便将折扇一挥,只见那折扇的扇叶上露出了一把把的尖刀。

  石云飞也素闻崆峒派的武器都是“奇兵”,今日见到白奇焕出招果真是如此。

  白奇焕朝着石云飞用力的甩出了他的折扇,折扇在空中平行的旋转了几圈,直攻石云飞的颈部,石云飞见状连忙用剑一挡,将折扇弹开了,白奇焕一步便接下了折扇,近身到了石云飞的右侧。只见那白奇焕拿着折扇看似毫无章法却又声东击西的攻击着石云飞的近身,招招封喉,且速度惊人的快,而石云飞也被拿折扇晃住了眼睛。

  “那白奇焕的出招也太狠毒了,招招致命啊这是。”莫子衿蹙着眉喃喃自语道。

  “对呀,再这样下去,恐怕云飞兄得受伤。”听到了莫子衿的话,莫子殊也赶紧的说道。

  站在一旁的楚之珩也皱了皱眉,没想到那白奇焕竟出招这么狠。

  颜群奕皱了皱眉,按照眼前的局势,自己的爱徒是一定会输的,那白奇焕的招式太狠毒,就怕石云飞有什么危险,但是自己是一派掌门,还是那白奇焕的长辈,颜群奕根本拉不下面上台去救自己的徒弟。

  “爹,你快想想办法,再这样下去,师兄怕是有危险啊。”颜思卿俯身摇了摇颜群奕的胳膊,担心的说道。

  正在众人担心石云飞的安危的时候,白奇焕再出奇招,他从腰间扯下一记飞镖,朝着石云飞甩了过去,石云飞没有躲过这一镖,所幸飞镖只是扎进了左臂。石云飞面容略带痛苦的叫了一声。

  颜群奕愤怒的起身准备着替自己的徒弟讨回公道。

  “卑鄙!”看着自己的师兄被暗算了,颜思卿一张小脸被气得通红。

  身着桃粉色衣裳的姑娘此时也有些担心的看着石云飞,她心里只能盼望着有一个人能够出手拦住白奇焕。

  就在此时楚之珩拔剑飞身到了擂台上,他接过了白奇焕正准备攻击石云飞的一招,楚之珩有些不满的说道:“我师父说了今日比武点到为止,白兄又何必下杀手呢?”

  “我们崆峒派可没有点到为止这一说法。”白奇焕冷笑了一下,用着同样的招式攻击着楚之珩。他的心里想着,这楚之珩果真上了擂台和他交手,如此便能试出他究竟修为如何了。

  负伤的石云飞用右手扶住了自己的左手,走下了擂台,一看到石云飞下来了,衡山派的弟子们便立即跑过来扶住了石云飞。颜思卿也着急的小跑了过来。

  莫子衿也朝石云飞走了过来,她温和的说道:“石公子,师父刚刚交代让子衿带你前去我华山派内包扎伤口。”

  “还请莫姑娘替云飞谢谢知徽掌门。”石云飞客气的回复道。

  “师兄,让卿儿来扶你吧,子衿姐姐我们走吧。”颜思卿赶紧的扶过石云飞,又看了一眼此时正在擂台上和白奇焕打斗的楚之珩。此时的她虽想一睹楚之珩的风采,但她的心里还是觉得陪石云飞去包扎伤口更为重要。

  莫子衿点了点头,她走在最前面带领着石云飞和颜思卿走下了南峰。

  看到石云飞被华山派的人给带下了南峰,身着桃粉色衣裳的姑娘便也放下了心,此刻的她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继续看着眼前的比武。

  几个回合下来,虽白焕招式狠毒且快速,但楚之珩的剑法却比白奇焕的招式更加的快,最后楚之珩使出了华山绝学虚无剑法,一剑在正中央将剑气分散成了上十把剑,各剑气相互流窜,速度越来越快,看得那白奇焕迷了眼,楚之珩运功一掌将剑推了出去,那剑气也都随着剑攻向了白奇焕,就在剑快要刺向白奇焕之时,楚之珩快速移步将剑柄拉住了,只有剑气攻向了白奇焕。此时的白奇焕抵挡不住这剑气,护住他的折扇被剑气攻的粉碎,而他也受了剑气的伤。

  “之珩贤弟不愧是华山派的掌门继承人呀,连这华山派的绝学虚无剑法知徽掌门都已传授于你,我白奇焕认输。”白奇焕虽受内伤,但他强装着一副毫发无损的模样。

  崆峒派的弟子们见状赶紧的跑到擂台之上准备扶着白奇焕下来,白奇焕一挥手,拒绝了他们的搀扶,自己走下了擂台。

  楚之珩也走下了擂台,知徽看了一眼楚之珩,欣慰的一笑。一旁的莫子殊则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

  少林寺的圆一方丈走到众人面前乐呵的说道:“今日华山论剑依老衲所看,就到此结束吧,这华山之巅还是站着华山之人呐。”

  “圆一方丈,你们少林寺不参加这次比武吗?”昆仑派玉镜掌门好奇的问道。

  “老衲是受颜掌门之托,来主持公道的,自然我少林不参加比武,现胜负已分,想必大家心里也都服气吧。”圆一方丈笑着说道。

  “我颜某自然是服气的,论晚辈还是之珩修为最好啊。”颜群奕也由衷的笑了笑。

  知徽捋了捋自己的胡须,笑着说道:“群奕贤弟过奖了,云飞侄儿过个两三载也必定能有此修为。”

  “知徽掌门就别谦虚了,走,我们去你华山派里面聊。”圆一方丈提议道。

  “好。”知徽点了点头,走在最前面带着路,大家边走边聊着家常。

  “对了,还有一个月便是老夫六十岁的寿辰,这请帖老夫还是规规矩矩的让弟子送到你们各门派去了。”昆仑派的玉镜掌门突然说道。

  “我们都在这里,你还费这么大的周章干什么?”颜群奕捋了一下鬓角,说道。

  “这礼节还是不能少。”玉镜笑了笑,看了一眼各大门派的掌门。

  “玉镜掌门客气了。”知徽捋了捋胡须,笑着说道。

  各大门派的掌门走在前头,其余的各弟子都跟随在了后面,今日的比武论剑楚之珩可谓是一战成名,成为了各大门派口中的宠儿。

  鹤舞山庄内,燕凌雪看了一下时辰,这个时辰华山论剑应该已经结束了吧,不知那楚之珩有没有上擂台。想到这燕凌雪浅笑了一下,她坐到了桌边端起桌上的茶轻抿了一口。

  正在燕凌雪想的出神的时候,阿福走了进来。阿福拱手道:“小姐,你吩咐的事情阿福都办妥了。”

  燕凌雪回过神后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说道:“很好,各大门派应该不会有所察觉吧?”

  阿福连忙保证道:“放心吧小姐,经过楚公子冒充刘仁青一事,阿福也算是吃一堑长一智了,这一次绝对不会有问题。”

  燕凌雪笑了笑,对着阿福说道:“你先回房休息会,然后晚点去帮我打听一下华山论剑的结果。”

  “好的,小姐。”阿福点了点头,便笑着走出了前厅。

  华山派后院内,楚之珩与莫子殊一同走进了疗伤室,只见石云飞的手臂已经被莫子衿给包扎好了。见到楚之珩走了进来,石云飞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今日多亏了之珩兄相救。”石云飞拱手道。

  “云飞贤弟不必多礼,你我两派自古就交好,你也不必跟我客气。”楚之珩将石云飞拱着的双手给按了下去。

  “你们都没见到今天大师兄有多厉害,最后用了我们华山派的绝学虚无剑法将那白奇焕打的毫无招架之力。”莫子殊炫耀的说道,好似是他将那白奇焕打赢了一般。

  “真的吗?好想看到之珩哥哥使出虚无剑法的模样,今日没有看到还真是可惜。”颜思卿看着楚之珩,那目光中依旧是满眼星辰。

  “这不是大师兄的正常发挥吗?”莫子衿笑了笑,她看了一眼颜思卿看着楚之珩的眼神,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幸好衡山离华山足够的远,就算颜思卿有这样的想法,恐怕也只能留在心中了。

  而一旁的石云飞也自然是看到了颜思卿那充满爱慕的眼神,他的心里也充满着无可奈何。

  华山论剑过后,各大门派在华山安置了一夜过后,第二天一早便都在知徽和楚之珩还有众弟子的礼送下走下了山。人群里面最不愿意走的恐怕就是颜思卿了,只见她一步三回头还看着楚之珩,在她的心里明白,这一别,应是很难再相见了。走在颜思卿身旁的颜群奕自然是看透了女儿的心思,他笑了笑,没有言语。

  两日过后,戌时。

  华山派内此时已经是十分的安静了,只有一缕一缕的灯光和星辰笼罩着山庄,楚之珩换上了他的夜行衣,轻手轻脚的走出了房间,就当他准备翻墙而出的时候,有人在他身后轻声喊住了他。

  “大师兄这是要去赴那妖女之约吗?”莫子衿站在楚之珩的身后,她料定了楚之珩大概会在天黑之时翻墙而出。

  “是的。”楚之珩停下脚步,背对着莫子衿。

  “我希望师大兄你不要受了那妖女的蛊惑,毕竟我们正邪不两立。”莫子衿装出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我只是为了之齐而已。”说罢楚之珩便一跃飞出了墙,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莫子衿一人站在了原地,她的心犹如被针刺了一下,那颜大小姐她大可不必放在心上,可是这燕凌雪给她的危机感是前所未有的,就算楚之珩从未喜欢过她莫子衿,可是只要没有其他女人的介入,那么他楚之珩就还是只是她莫子衿独有的大师兄。

  鹤舞山庄庭院内,此时夜已经稍凉了,空中繁星甚微,一轮弯月在云层中时隐时现。

  燕凌雪独自一人坐在庭院内的四角亭内,她身着一身中原女子的鲜红色刺绣薄纱裙,外披一件鲜红色绣有金丝花边的披风,第一次身穿如此的繁琐的中原服饰,燕凌雪只觉着有几分的不自在。燕凌雪头上的发丝均由黑色的丝带编起,最后一束而上盘成了一个发髻,她的发髻上戴着一个金色的嘴携珍珠的朱雀发冠,发冠的两边各生出一条金色的步摇,今日的她额头上画了一束火红的火焰形状的花钿,眉毛也是一根一根经过了细细的描绘,她轻启朱唇,尝了一小口酒。

  听到亭外似乎有动静,燕凌雪放下手中的酒杯,她朝外看了一眼,果然是楚之珩来了,燕凌雪笑着再次拿起酒杯,轻抿了一口。

  “本小姐可都等了你一个时辰了,你怎么才来?”燕凌雪放下手中的酒杯,看了一眼已经走入亭中的楚之珩。

  楚之珩看着如此精心打扮过了的燕凌雪,他的内心不免甚是惊讶,今日的她一改往日的英气,竟看起来有几分的妩媚却一点都不艳俗,这火红色的一身和火红色的朱唇衬得燕凌雪的皮肤雪白,眼眸黑亮,这一下子竟让楚之珩竟有点看出了神。但他随即便收回了思绪,楚之珩淡然的回答道:“近几日天气不好,晚上山路不好走,故迟了一些。”

  “坐吧。”燕凌雪示意让楚之珩坐下,然后继续说道:“听人说华山论剑,你楚之珩一战成名啊。知徽老头不愧是打败过我爹的人,教出来的徒弟也是不一般。”

  “我来找燕姑娘你不是和你说这些话的,你说的线索呢?”楚之珩边说边坐到了燕凌雪的对面,他坐下后便将佩剑放到了桌上。

  燕凌雪左手翻起一个酒杯,右手拿起酒壶,朝酒杯中倒了一杯酒递给了楚之珩,她笑着说道:“本小姐若是跟你说我没有线索,只是想让你来找我呢?”

  看着燕凌雪一笑,楚之珩此时只觉得眼之人为何笑的那么好看,笑的他竟有一丝不知道是什么样感觉的悸动感。但是他还是板着一张脸将手中的酒杯放了下来,他起身面无表情的说道:“那在下就告辞了。”

  “你给本小姐坐下。”燕凌雪白了一眼楚之珩又继续说道:“你如若把打败白奇焕的那套虚无剑法舞一遍给本小姐看,本小姐便告诉你线索。”

  “燕姑娘对我们华山派的剑法很感兴趣吗?我华山派的绝学又怎能随意的舞给你看。”楚之珩又坐了下来看着燕凌雪,她不知道眼前之人心里又在想着什么鬼点子。

  燕凌雪用双手撑着头,她一脸无邪的对楚之珩说道:“不,本小姐只对你楚之珩舞剑感兴趣,本小姐可不管那剑法是不是你华山派的绝学。”

  二人目光对视之时,燕凌雪倒是很自然,可楚之珩却像身上起了鸡皮疙瘩一般,浑身不自在。这种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感觉楚之珩还从未有过。

  “在下怕燕姑娘使诈,不如燕姑娘你先说,我再舞剑给你看。”楚之珩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他拿起燕凌雪给他倒的酒,喝了一口。

  燕凌雪噗嗤一笑,说道:“本小姐在你眼里是这么狡猾的一个人吗?”

  “在下可没有说燕姑娘狡猾。”楚之珩轻瞟了一眼燕凌雪说道。

  “好吧,本小姐就告诉你吧,本小姐怀疑杀你二师弟之人也是中原武林中人,他想挑起独孤城和华山派之间的战争,利用你想要找我复仇杀了我,到时候我爹必将卷土中原要除掉华山派,其他和独孤城有恩怨的门派自然会与你华山派结盟,到时候一齐抵抗我独孤城,若最后两败俱伤,凶手必将坐收鱼翁之利,成为中原武林的霸主。只是让凶手没有算到的是,你楚之珩竟会如此的相信我,不会杀我。”

  “燕姑娘说的这些我和师父都想到了,还有呢?”楚之珩拿起桌上的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此时的他竟不知为何刻意的想要去躲避那燕凌雪的目光。

  “你华山派属于名门正派,自然是有些事情拉不下脸面去做,而本小姐不一样,你们口中的妖女嘛。”燕凌雪停顿了一下,她看了一眼楚之珩,继续说道:“本小姐在各大门派都集齐在华山也是各大门派人手最薄弱的时候,让阿福调动了所有我们独孤城在中原的耳目,让他们密切的监视着各大门派的动向,少林已不问江湖事许久,峨眉全都是女人不会有成为中原霸主的野心,且与我爹无仇,剩下的便是衡山派、崆峒派和昆仑派,崆峒派的白掌门被我爹废掉了筋骨,昆仑派的上一任掌门也被我爹给杀了,一直与你们交好的衡山派颜掌门的师兄也是死在我爹之手,所以这三个门派最可疑。我给崆峒派和昆仑派各准备了一份大礼,至于衡山派嘛,只要盯住颜掌门的大徒弟石云飞即可,看得出他是个正派的人。”

  “看来燕姑娘都部署好了呀,燕姑娘是怎么就能看得出石云飞是一个正派的人?”楚之珩挑眉看了一眼燕凌雪,他的眼神之中带着几分刮目相看的眼神。

  “凭本小姐的第一感觉,华山之巅论剑之时本小姐看到他了,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说的就是他石云飞了。”燕凌雪拿起酒壶淡淡的说道。

  楚之珩拿起佩剑冷着脸欲起身离开亭内,燕凌雪喊住了他:“你不是答应了本小姐告诉你线索你就给本小姐舞剑的吗?怎么,要走?”

  “既然那石云飞那般好,为何燕姑娘你不让那石云飞为你舞剑?”楚之珩不知怎地听到燕凌雪那样子夸石云飞竟心中有点不悦。

  燕凌雪偷笑着说道:“石云飞比武不是输了吗?本小姐只看中赢的那一个。”

  “输赢有那么重要吗?”楚之珩说罢便摇了摇头又向前走了两步。

  “楚之珩,你这个骗子,不守承诺!你以后再别想找到本小姐了!”燕凌雪起身有几分生气的朝着楚之珩的背影大喊着。

  听到燕凌雪的话楚之珩停住了脚步,一向不受人威胁的他今日竟不知怎的受了那燕凌雪的威胁,他的心里只好告诉自己不找到她又怎能从她的嘴里知道最新的线索呢。

  “看着吧。”

  楚之珩转过身拔出了剑,他对着燕凌雪舞着华山派的虚无剑法,一时间周围的树叶与花朵都被那剑气所吸引,发出摇晃的声响。

  燕凌雪双手抱胸,满脸都是欣赏的样子看着楚之珩舞剑,月光下挥着剑的楚之珩脸上带着几分如月光的冷峻,这个模样要比初见他的那个时候更加俊美。燕凌雪想到自己刚刚提起石云飞楚之珩那一脸不悦的样子,就忍不住偷笑了起来。

  楚之珩用舞剑的余光瞥了一眼站在亭子内正看着他笑的燕凌雪,此时的他心中竟产生了一种如若燕凌雪不是独孤城的人那该有多好的想法。

  ------题外话------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