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双面王爷千年求妻记 > 66.桃花夕阳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夕阳西下,只抛撒一片暖橘色的光辉笼罩大地,小小的村庄里尽是小小一潭的湖泊,清澈的湖水在夕阳的残红映照下波光粼粼,动漾起点点星光。

  这时家家户户的烟囱早升起了袅袅炊烟,伴随着孩童们如银铃般的笑声往家归去。

  宋琰觉得五脏六腑都要碎了,口中又猛的吐出一口鲜血,顿时头蒙眼花,身子摇摇晃晃就要倒下。

  确是又看见一个庭院开着门,朝里望去就见一株桃花树,桃花挨挨挤挤,一簇一簇的开满枝头,散发着淡淡芳香。

  宋琰刚迈过高高的门栏准备求救,便体力不支昏厥过去了。

  桃花依旧在院内散发着阵阵芬芳,屋内有一个瘦弱的女子,一身粗布麻裳,头发简单的编成麻花辫披于身后,只留些许零散秀发散落在饱满白皙的额头。

  她手持一截苍绿地长竹竿,在地上铛铛地敲着,路过桃花树行至一亩三分地小田地,正是她自己操持种的一些蔬菜,此时正是鲜嫩水灵,一片绿油油的,可惜她看不到。

  她垂头抚摸着菜叶,嘴角抿起一抹微笑,脸颊上隐隐浮现出两个醉人的梨涡。

  她持着竹竿又是一阵铛铛脆响,前去堂屋拿了一个木桶,正要去湖边挑些水来浇她的菜,竹竿子就捣到一团软乎乎的东西,鼻翼间也闻到一股厚重的血腥味。

  她脸色苍白了些许,颤抖着俯下身子,摸到的是一个男人,衣服料子是羽缎湘绣莲青云纹,摸着柔软光滑。

  过了好一会,她才试着拖起男人,把人弄到屋子里。

  几日的悉心照顾,宋琰才是清醒了过来,抬眼看着屋内的环境,简单的一张漆黑的圆木桌摆在正中央,配的几把椅子年久失修,有些散架。

  “唔……”宋琰想喊人,发现嗓子疼痛嘶哑,一把掐上自己的喉咙,神色痛苦,他不断地发出沙哑不清的呜咽声,喉咙像是塞了细碎的石粒灼痛。

  “你别担心,应是身上伤口感染引发了伤寒所致,过几日便会好了”她听到声响匆匆进屋安慰他。

  宋琰看着进来的姑娘,白皙的秀丽的脸庞,一袭粗布麻裳也是清新脱俗,偏偏双眸飘散没有聚焦,不禁皱眉,“你……”

  她轻轻地抿着嘴笑,笑容纯净美好,摆到桌子上一碗青菜瘦肉粥,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你先吃点东西吧,几日未曾进食了”

  他有一个仇人,两个人斗了十几年也没能谁先取了谁的性命,结束这场纠葛恩怨,前几日他们再次大打出手,他受了重伤逃至附近的小村庄,那人伤的也不轻,必定会寻他来,他不能留在这里。

  临行,他看着她嫣然的脸庞,坚定的说到,“我此去若是能活着回来,就让我照顾姑娘你吧!”嗓音嘶哑低沉,如同含了沙子。

  她轻轻的笑,看不到他,只朝他所在的方向点了点头,“好,我等你”

  几日后,他回来了,他说“我来娶你来了”声音悦朗明亮。

  她站在桃花树下,花瓣柔软粉嫩飘洒而下,落在了她的肩,落在了她的发。

  她只轻轻的笑,脸颊是两个醉人的梨涡“你声音真好听”

  他楞了一下,便搀扶她进了屋子,“你笑的也很美”

  这几日朝夕相处,他会给她做饭洗衣,他会给她讲江湖趣事,一般的都是他滔滔不绝,努力地逗笑她。

  说到天上的云,地上的花时,她躺在他怀里好奇的问,“那是什么样子?”

  他答,她又好奇追问“白色的白是什么?桃花粉又是什么粉?”

  他扬了扬浓眉,低头深情地看着她,“白云的白,就是前日我带你吃的棉花糖,绵绵软软,桃花粉的粉就是你笑起来脸颊的红晕,不及它三分之一”

  她听出来他是在夸她,锤了他两下,只嘻嘻地笑。

  又是几日,他们便想着邀请街坊邻居,红袍嫁衣拜天地,从此福祸相依,相伴一生。

  门外却突然一阵熙攘喧哗,他的脸色瞬间苍白了,按住她的肩膀,郑重的说,“我有事要处理,你等我,回来我们便成亲。”

  她还是轻轻地笑,“好,我等你”

  几里之外的湖畔,他把他们引得远远的才停下。

  “大人,就是他,就是他杀了宋大人,我们杀了他为我们宋大人报仇雪恨”

  “对,兄弟们不怕死,我们一起上”

  ……

  来人有十几个,都是一身衙服,其中两人武功高强,一脸高深,正是宋琰最忠心耿耿的手下,张飞和刘虎。

  一场恶斗,遍地尸体,张飞和刘虎也受了重创,他跌倒在地,流淌了一地的血,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了,他剧烈地咳着血,看着步步紧逼的余下的人。

  “徐陆洲,大人待你不薄,处处帮你,你怎能这样对他……你简直是,畜生……”

  徐陆洲哈哈大笑,笑得牵痛身上的伤口,只能瘫倒在地上。

  “这江湖本就是这样,他下不去手,自是有人下的去手,一报还一报,他死了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你,简直不通人性,丧心病狂……”

  “上辈子的恩怨为何要扯到下一代人身上,他父亲犯下的罪过为什么要他来偿还?,他何其无辜……”

  “那我呢?我就不无辜了?我的父母就活该被杀死对吗?我就该从小便沦落街头以乞讨为生,被市井混混欺辱,活得连狗都不如,然后被剁掉两根手指是吗?”

  徐陆洲嘶吼,像是用尽了毕生气力,

  “我该找谁报仇?我还能找谁报仇?你告诉我,我还能找谁?……”

  突然间他双目涣散无神,一脸的迷茫,身体的伤痛此刻对他已经算不上什么了。

  张飞悲哀地看着他,转过身默默地下了杀令。

  四月突然飘起了蒙蒙细雨,湖面上像是生了一层缥缈的青烟,岸上青青的柳树摆动着像女子腰肢一样柔软的枝条。

  他的血森森渗入湖水中,他艰难的往家的方向爬着,却是纹丝不动,他满目哀伤,怎么办,那个快要变成一个家的地方还有一个美好的人儿在等他,可是怎么办,他回不去了。

  徐陆洲想起宋琰临死之前的嘱托,

  “我答应要照顾一个姑娘,可我要失约了……麻,麻烦你帮我好好爱护她”

  “呵,凭什么?你以为……”他还没说完,对方就咽了气。

  徐陆洲身子猛的僵住了,眼睛里是不可置信,眨也不眨,直到眼睛酸痛难忍,他才转身离去。

  寻了几天,徐陆洲到底还是找到了那个他说的姑娘。

  她呆呆的坐在桌前等他,脚边是一截长竹竿,这些日子有他搀扶着,她用着竹竿已经不习惯了。

  他们要成亲了呢,想着她脸上露出一抹娇羞的笑容,似朵朵桃花开。

  她其实早就知道了他不是当初的那个他,第一次相见就知道了。眼盲的人其他的感官总是特别地灵敏。

  可那又怎样样,她一生孤苦无依,似是水中浮萍荡来荡去,她都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他们又在哪?她甚至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

  邻居们叫她小桃花,仅仅是因为她喜欢桃花,不管住在哪里,她总是要在院子里栽一株桃树。

  但是她不喜欢这个名字,她想等有一个人出现了,那个人会陪着她,会给她取个有名有姓的名字,冠他之姓,以他命名。

  现在多好,那个人出现了,不管他是谁,他都可以免她颠沛流离,免她无枝可栖,她很开心。

  她又铛铛地敲着竹竿做出一碗青菜瘦肉粥出来,他喜欢喝的,自从相识都是他在照顾她,关怀备至,细心周到,今天就让她来给他做一次晚饭吧。

  她笑着坐在桌前,面前的粥冒着袅袅香烟氤氲在她脸上,她听着门外的小雨有些担心外出的他是不是被淋着了?怕是要生病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