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双面王爷千年求妻记 > 59.族长,你回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黎陌不知道前世发生了什么,或者是不是存在着误会,但是她想要知道的话就不能直接的问他前世究竟发生了什么!

  因为她能透过他的狠戾看到他深藏内心的高傲,直接问,他一定会觉得这是对他的再次折辱,他必定一个字都不会透露。

  所以黎陌才问他前世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他是知道的,为了反驳他说的误会,他一定会透露出一些事情。

  黎陌问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却不怎么开心,因为她知道的与她预想的实在是有着太大的不一样了。

  她本以为不过是是一点一滴积累成的误会,却没想到他们中间隔着真实的深仇大恨。

  这每一件,每一桩事情都会将对方的心伤的更狠,把人推得更远。

  黎陌有些无话的看着凤玺琛,眼神似乎有些无力。

  凤玺琛强压下心头窜起的一抹怒火,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几个字,“惹怒我对你没有什么好结果!”

  两人再度无话,只一步步的往那几乎快要隐于云层的山上走去。

  黎陌很长时间没有吃过东西了,已经失去了对饱饿感觉的感知能力。

  但是此刻的雪花,寒风,都在深刻地刺激着她全身上下的感官。

  好在很快就到了,黎陌再度被震惊了,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个城堡,竟然是一座城堡。

  那城堡并非金碧辉煌,而是才用黑檀沉木所制,雄伟壮观,透着一股阴森暗沉。

  它的占地面积几乎有几十亩了,黎陌走到门前往回望,之间层层叠叠延伸往下的阶梯,一般都掩在云层下。

  这种城堡在地面上建造出来,并不足以吸引人的眼球,因为除了这金贵的黑檀木,这就是普通常见的。

  但现在建在云上,就是一座天空之城。

  黎陌看着某人伸手就粗暴推开了眼前的沉重木门,心里有点隐隐地心疼这座像是神话传说一样的建筑。

  黎陌跟着进去,发现里面是一片空旷,可能是这个高度种不活什么植株,所以显得这座城堡更大了,也更冷清了。

  一路上前行着,黎陌没有在这里看见一个人,知道到了一个个分隔的小房子,才在一个小房子的门前看见了一个有些精明的老人。

  那老人穿着长长的,长长的道袍,蓄着一把花白的胡子,此时柔顺的打在胸口处,显着整个人仙风道骨。

  黎陌甚至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却看见凤玺琛与那个老者交谈。

  “族长,你回来了!”

  老人的脸上有些发红,趁着白花花的孩子出奇的有一丝憨态,此时满脸笑容的看着他。

  凤玺琛勾起嘴角应了一声,奇怪的是,在这人面前,凤玺琛好似敛去了浑身狠戾鬼魅的气势,变得有那么一丝的平易近人。

  黎陌觉得,这人对他肯定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老人迟肃一转眼就看见了站在一旁的黎陌,心里有些惊奇族长竟然会带着外人来到这个地方。

  因为年迈,眼睛都有些看不清人了,盯着黎陌细细地好一番打量,才惊讶的伸手指着她,转头看向凤玺琛问道。

  “她,是她……”

  是那个凤玺琛心心念念了千多年的人,是那个让凤玺琛爱恨情仇具系于一身的女人。

  是那个在千百年抛弃凤玺琛,还无情狠下杀手的那个女人。

  若不是他,他巫山一派的继承人,巫族少主救下凤玺琛,凤玺琛早就魂飞魄散,哪能活的到现在,而且……

  当年他赶去现场,就见到现场一片狼藉,凤玺琛像是一块破烂的抹布一样被人丢在乱葬岗,大概谁都不会想到一代战王,竟然死的如此凄惨。

  他拖起凤玺琛运功离开了,来到了巫族设有特殊结界的巫山,从此阻隔了外界,专心致志的复活凤玺琛。

  令人起死回生本就是逆天而行了,哪有那么容易,是巫族的几大族长是自己的精血倒逆于凤玺琛的体内,知道几人浑身精血耗尽,凤玺琛才有了一线生机。

  知道现在迟肃也不明白,为什么几大族长会损耗自己的精血去救他,甚至不惜付出自己的生命,难道仅仅就是因为他也是他们巫族一员?

  好在修养了将近一个月,凤玺琛就睁开了眼睛,那是一双怎么样的眼睛啊!

  迟肃如今想起来还是心惊胆战,那双眼睛里的阴郁气息似乎是从尸骨成山的乱葬岗印染而来。

  狭长的眼眸里却是阴郁邪肆与清明亮丽相斜抗,各距半壁互相拉扯着。

  直到阴郁邪肆的一方胜出,逐渐占据主导地位,凤玺琛的意识也逐渐清醒。

  迟肃见他浑身嚣拔弩张的气息逐渐平稳,才敢上前一步前去查看。

  凤玺琛无视眼前的少年,起身就走,几乎是有意识有目的的往一个方向飞去。

  迟肃忙不迭的跟上,心里又忍不住惊愕佩服他身体的恢复能力,那可是起死回生啊!

  史上确实是有过几次想要气死回生的先例,但是最终都以失败告终,因为起死回生不仅需要武功绝强的四位高手同时献上自己全身的精血,更加考验的是那个接受者身体的承受能力。

  一单承受不住就会爆体死亡,而现在迟肃看着比他飞的还快的人,又是忍不住嫉妒,这都是什么人啊!

  不爆体死亡就算了,武功也比之前多出来几乎整整一甲子,这是什么运气宠儿。

  凤玺琛不眠不休的运行轻功,终于降落了下来,地点却是改革一新,一片新气象的皇宫。

  顿时浑身邪戾气息四散,狭长的双眸阴沉的扫着下方一片和乐荣荣的景象,又是四处搜寻,像是想要找什么。

  他的手指陇于长袖中捏着,迟迟地没有动手,谁都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皇宫里的士兵暗卫都没有一丝察觉有人侵入皇宫,一个个就像死的一样。

  终于,迟肃气喘吁吁的落在了屋檐上,看着站在树影里的男人,有一点的莫名其妙,不知道他的举动是为了什么。

  正当他有些站不住,想要飞过去询问的时候,凤玺琛动了。

  动作如魅影一般连残影都不见,飞驰掠下一把抓住了一个小太监的咽喉,声音狠戾道。

  “不要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