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逆天狂妃:并蒂花开邪王家 > 第115章 全力比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明白了百里安娴的这样一种选择之后,墨阡殇不由得是苦笑了笑,属于这样的一种情形之上,在这样的一些个前提当中,既

  然有着这样一种,完全而又绝对地认可状态之下,那么又都还会是怎么样,才可以去真正解决的一种可能了吧。

  墨阡殇明白了百里安娴的意思,却也并不再去做过多的解释,他只是转身望向了月桂,既然百里安娴信任自己,将这些事情交

  给自己前去处置了,那么这样一来,自己的事情当然也就只有自己去解决了,才有着资格去直面百里安娴嘛。

  这样的一种考虑之间,这样一来所有的事态当中,如何又都还是会成为了一种可能性的存在当中,那样一切的问题当中,又才

  会是变成怎么样的一种可能吧。

  “月桂,你又是何苦呢?”

  墨阡殇望向了月桂,就这样再一次地开了口,嘴里边却也就还再一次地开了口,用着认真之极的口吻,问出了话来。

  这样的情形之下,墨阡殇也都还是有着一种绝对的坚定,他由着百里安娴那样一句意有所指的话语当中,也都已经是明白了,

  自己现在必须要去做的事情是些什么。

  只有将这样的一切当中,又都还会是去做得到一种真正而又完全的解决,才是真正的应该有可能。

  当这样的事态当中,所有的一切,也都还会是必须要去做得到解决,墨阡殇也就才会去真正而又必须要去做得到的一种可能。

  墨阡殇就这样子直面着月桂,并不去多言,因为他也明白,这样的事情,特别是情感之间的事情,往往别人的话,也都并没有

  多少的作用,别人的意见,更也是达不到任何的一种可能。

  要去将所有的一切,都是做得到完全的一种解决,也就只有一点,那就是能够彻底地让两人之间的情感,可以做得到一些个必

  须。

  这样其间的一种认知,一种完全,也都只有这样子,才是适合于去将这种事情给做得到完全的吧。

  如若不然,就只是凭着自身完全而又绝对的事态当中,那样一种可能性的存在当中,又才会是变成了怎么样的一种可能。

  而墨阡殇现在也还是勉强认知得到自己眼前的危机,他也还是明白了皇级家族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正也是因为这样的一种知晓,明白了这样一种可能,那么如此一来,墨阡殇也就会明白,自己所需要去直面的危险,在自己眼

  前的风险,又都是怎么样的一些个所在。

  所以如此一来,在明白了需要去做得到的事情之后,墨阡殇也不得不去感觉一下自身的力量是怎么样的,墨阡殇也算是强,但

  是,这样的一种强大,却又如何能够去直接应对得了所有的问题?

  皇级家族的强大,自己也都还是明白的。

  但是除开了皇级家族之外,在皇级家族之上,还有着皇家的存在,这样的一种强大,这样的一些个前提,才是真正而又完全必

  须要去做得到的坚守!

  这样一种必须要去认知得到的可能性当中,那些个前提里边,最后又都还会是变成了怎么样的一种可能?

  墨阡殇现在的力量,所有的那些个人,也都已经是完全被消灭掉了。

  正也是因为这样的一种原因,所以墨阡殇也不得不去考虑,如若是一旦翻了脸,那么这样一来,所有需要去应对的麻烦,也都

  将会是一样比一样都还要严重,都还是让人无力去对抗的啊!

  这样的一些个认知当中,这样一来,所有的问题里边,也都才算是属于墨阡殇可以认得到的一切。

  自身的力量就算是有着再多的强大,但是这样一来,真正需要去解决的问题当中,又岂还会是随意之间,就可以做得到?

  皇级的几大家族,并不是那么易与的,如月桂赵季他们这样银阶的巅峰阶段的高手,也都已经是不知道有着多少,更加别说,

  在这几大家族之间,存在的一些个长老之类的高手,这些个存在,又都将会是在最后,带来如何样的一种威胁。

  这样的其间,又岂还是墨阡殇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去明白的一种所有?

  想要轻易地去将这样的问题给解决,那根本就是没有多少的可能,现如今唯一的一点,也许月桂这边,正是一个突破口。

  墨阡殇现在不仅仅是需要保护好自己,更加重要的,还是要保护好百里安娴的性命。

  正也是因为这样一种最为重要的所在,必须要去将百里安娴给保护好,那么如此一来,这样所有的问题当中,要去真正认知得

  到,还有着必须要去解决得到的事情,也都才会是变成这样的一种所有。

  月桂听到了墨阡殇的问话,身子轻轻地一颤,一时之间,在她的一双眼睛里边,冒出了一抹痛楚,“何必?呵呵,墨阡殇,你难

  道自己也就不要好生地想一想,我是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吗?在我的心里边,究竟是怎么样想的,你都不会考虑一二吗?”

  听到月桂的回答,墨阡殇也就摇了摇头,但却用着认真的口吻,去回应着,“没有,每个人的想法,都不是别人可以轻易去揣测

  的,正也是因为这样的一种认知,所以我当然也就不会去考虑属于你自己的心头,是怎么样去考虑这些个事情的了啊。”

  墨阡殇说话之时,也还是同样用着一种完全诚挚的口吻,就这般去说出了话来,将这样一种,完全而又绝对的考虑,直接之极

  地讲了出来。

  月桂听到了墨阡殇的话,内心当中马上就涌起了一阵的酸涩,一种痛楚,也就才会随之而继续地涌了过来。

  当自己满心汹涌的情感,却也就在这会儿,完全地表达了出来之后,却又才会变成了这样一种被人忽略,被人无视的情感,当

  这样一来,又都还会是变成怎么样的一些个所在?

  那是一种无法去忽略的问题,月桂原本认为,自己将自身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是在这般完全而又绝对的情感之下,去彻底地表

  露了出来,那么当这一切,都已经是行进到了这样的时刻之间后,那么又都要去做到怎么样的一种事情,才会是属于绝对的应

  该?

  一切的一切,也似乎是变得极其的简单,可是,这样的简单之间,却也都还是往往会代表着一种剧烈之极的痛楚。

  但是这样一来,那么样的一种存在当中,又都才会是有着怎么样的事情发生,又还会是有着怎么样的一种可能会去存在?

  真实而又完全的想法,也就才会在这样的一时之间,完全地涌上心头。

  月桂望着墨阡殇,她恨恨地咬了咬自己的牙齿,冲着墨阡殇开了口,“你的意思也就是说,在这样所有的事情当中,你真正要去

  做的一切,都只是属于对于自己的情感在意,除开这一点之外,在其他的方面来说,也都还是没有着其他的一种认知了?”

  “对!”墨阡殇没有任何的犹豫,马上就开了口,嘴里这还是用着那样一种认真之极的口吻,做出了回应来,“我也还是认定了这

  样的事情,毕竟属于我们自己的一切认知当中,在这样的最后,又都将会是变成怎么样的一种可能!自己的情感,更也是应该

  由着自己去认知,但却也就在抛开这样的一切之后,在这其间,又还会有着怎么样的一些个麻烦?”

  墨阡殇的话语当中,也都才会这样子去表达,将所有的一切,也还会是认知得到了吧,这样的一种可能,一种本能,一些个真

  正而又完全需要认知的考虑当中,也都才会随之而彻底地表露了出来。

  一切的一切,既然是由自己而起,那么,是不是也应该要有着其他的一种考虑?在这样的事态当中,还会是属于有着其他的一

  些个认知?

  月桂望着墨阡殇,眼中的泪水已经是滚了下来,“你现在告诉我这些,又才会变成怎么样的一些个事情?墨阡殇,你在我的眼里

  ,在我的心里边,永远永远都是高高的所在,可是你却一丁点儿也都不接受我,那么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在你的心里边,就不

  可以有我那么一丁点儿的位置吗?就只是一丁点儿,一少许,可不可以?”

  这时候的月桂,说话之间她的眼泪也就随之而哗哗流淌了下来,也就才会是因为内心当中那样一种绝对的痛楚,也就这样,才

  会随之而彻底地表达了出来。

  而这样的一切当中,除却了这些外在的一切,真实而又完全的也就只有情感的所在了啊!

  “月桂,你应该让我怎么说呢?我不想骗,你在我自己的心里边,所爱的人当然只有百里安娴一个人,所以除开这一切之外,其

  他的问题,我自己也都还是无法去得知的啊。毕竟,我与你之间,如若非得要去论,情感当中,我也只有自己认真考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