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修真之重登巅峰 > 第217章 独自垂泪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嘎!什么?姜,姜天!竟然是您的儿子!”

  罗文瞠目结舌,惊得脸色都煞白。

  “没错。这个实验室是他全权负责筹建的,今天他说的话,就是我的话,他说你当不了这个实验室主任,那你就当不了。”张晚晴微微一笑,淡淡地道。

  “张董事长,您瞧这事儿闹的,我实在是有口无心啊,您千万别放在心上……”

  罗文脸色顿时垮了,再也傲慢不起来,得意不起来,站起身来,双手伸出,想要与姜天握手,赔笑道:“姜天,不姜少,你也太低调了。有这等尊贵的身份在学校竟然也不说出来,否则当年在学校的时候,我岂不是要关照你几分?来来来,我们重新认识下!”

  姜天看都不看他一眼。

  罗文一脸尴尬,装着端水杯的样子不着痕迹地收回手,又笑道:“姜少,我知道,当年在学校的时候,我是对你批评多了一点,但那也是为了你好,希望你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影响我们现在的合作。你放心,只要将实验室主任交给我,我保证,一年之内,一定能拿出成果。”

  实验室主任的年薪可不比普通的研究员,那都上百万了,相当于罗文现在工资的七八倍,他又岂能丢掉这块肥肉?

  姜天看也不看他一眼,说道:“其实对当年你对我的严格管教,我还是很尊敬的,很感激的,但我认为你实在没有担当这个职务的资格。我是公事公办。”

  罗文还不死心,苦笑道:“那你认为谁能有资格当这个实验室主任呢?”

  “黄志辉教授!”

  “什么?我,我当实验室主任?”黄志辉顿时愣住了,根本不敢相信。

  这些年,为了给女儿治病,他的学术成果大部分都卖给了罗文。

  小部分论文,即使署名发表了,但由于研究领域太过于冷门,也得不到学术界的承认。

  但现在一个年薪百万的实验室主任的职务,竟然落到了自己头上,简直喜从天降。

  “黄教授,我相信你的研究方向和学术水平,也相信你一定会做出成就来,希望你不负重望啊。”

  姜天淡淡地道:“看你现在应该挺缺钱的吧,我先预支你两年的工资吧!”

  “什么?预支工资……我,我要不给药王集团拿出成果来,我猪狗不如!”

  黄志辉一阵激动,眼眶有点湿润。

  对他来说,100多万的年薪,可以改变他现在整个的生活状况,可以给女儿治病。

  更重要的是,担任了这个实验室主任,他就可以进行自己的研究,一展抱负。

  这些年,他为了搞中药现代化提取的研究,拿不到课题经费,他甚至自掏腰包二百万万购买不少研究设备。

  搞得家徒四壁,在外面欠下巨额债务,女儿的病没有及时治疗,连老婆都精神崩溃,天天要和他吵架,都到了离婚的边缘了。

  可以说,他为了学术研究,是砸锅卖铁,倾尽所有,不惜出卖尊严,就差卖血卖肉了。

  他在学术领域并没什么大名气,也得不到学界认可,混到四十五岁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副教授。

  他万万没想到,姜天会这么信任他看重他,让他担任实验室主任,还在百忙之中登门拜访,还预支两年二百多万的工资,实在让他感动得不知该说什么好。

  ?想到这几年来的辛酸,黄志辉一时间没能控制住,泪水就滚滚而下。

  这哭开来一时就收不住,这么大的男人坐在那里,哭得跟着孩子似的;他老婆站旁边也不住抹眼泪,哭成泪人。

  见黄志辉哭成这样,张晚晴也有几分心酸,微笑宽慰道:“黄教授,不要难过了,我们药王集团今后一定会鼎力支持您的研究,您的日子也会越来越好的!”

  姜天看向罗文,淡淡地道:“罗院长,我想在学院当个讲师,您看可以吗?”

  他话是在商量,但语气根本是毋庸置疑,完全是命令的语气。眼神也是冷冷的,就好像高高在上神灵在俯视蝼蚁一般。让罗文气得险些闭过气去。

  罗文心中暗骂,你个不学无术的废物,连《本草纲目》连《千金方》都背不全,还想当什么讲师教授?

  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么!

  但是,姜天是他的财神爷,他却无法拒绝。

  以姜天这种纨绔大少的个性,如果他不能让姜天如愿,姜天甚至会把这个实验室迁出金陵药科大学,选择与黄志辉教授个人合作。

  而一旦药王集团撇开金陵药科大学,他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连一点政绩都捞不到。

  此时,他也只能捏着鼻子忍着恶心吃下这泡屎,还得赞味道不错。

  他满脸堆欢地陪笑道:“姜少,您可是药王姜家的子弟,可谓是家学渊源,底蕴深厚。我相信,您在医药上一定有独到之处,别说当个讲师,就是给我们当个客座教授,那也是绰绰有余的啊。”

  “那就当个客座教授吧!”

  姜天一句话险些把罗文气炸了。

  我去,你还真是能顺杆爬啊,你还要不要点脸啊?

  “那我们今天就谈到这里!”

  姜天懒得看他的眼色,和黄志辉再次握手,欣然起身。

  “我来送您!”黄志辉立刻满脸堆欢得起身相送。

  ?自始至终,黄灵儿没有离开她的房门露一下脸,姜天坐上车时,抬头看了一眼,二楼西屋里拉着鹅黄色的窗帘。

  虽然看不到黄灵儿窈窕的身影清丽幽怨的面容,但姜天知道她不可能平静。

  不知道她不是躲在窗帘后看着自己,不知道她心里是不是还恨着自己……

  直至姜天的黑色帕萨特在拐角处消失,黄志辉才返身回家。

  一进门,他就气呼呼地问妻子:“灵儿呢?”

  “她半天没出来,也是知道错了;你不要骂她了……”?老婆劝说着。

  黄志辉打开女儿房门,见拉着窗帘,漆黑一片,也没有开灯,怒喝道:“关了灯以为就不骂你!你到底是泼罗院长还是想泼张董事长?”

  他摸着把灯打开,却见女儿蹲在墙角里满脸是泪,也顾不上责骂,心痛地说道:“不骂你,不骂你,你哭什么啊?又没有人来打你。”

  ……

  回到办公室,罗文就一连摔了三个杯子,破口大骂道:“姜天,你算是个什么玩意?靠着有两个臭钱,就敢在我跟前耀武扬威。当初要不是老子放你一马,连学位证都拿不到!现在在我跟前充大头蒜,也不想想当初你挂科的时候,在我跟前苦苦哀求的可怜样!”

  秘书闻声走了进来,问道:“罗院长怎么啦?”

  罗文收敛怒容,一屁股坐进大班椅,冷冷一笑,道:“你拟一个文件。新学期,姜天担任我们学院‘生命科学与未来学’这门课的客座教授。”

  “啊?他行吗?”

  “别管这么多了,赶紧去安排吧!”

  “好的,罗院长!”秘书领命而去。

  罗文阴森一笑,咬牙切齿地道:“姜天,捧得越高摔得越狠,客座教授可只有社会名流和行业之内的专家才有资格担任。你这种垃圾担任客座教授,整个学院恐怕没有一个讲师或者教授甚至学生会服你。你就等着被他们群起而攻之吧。”

  他虽然奈何不了姜天,但是也下定决心,绝对不让姜天在金陵药科大学过得舒坦痛快。

  “这个就是传说中的捧杀吧,我真是太机智了啊!”

  罗文得意洋洋地哼着小曲,一摇三晃地走出了办公室。

  ……

  回药王集团的路上,老妈耐不住好奇地问道:“天儿,你想做研究,只管去做就是了,为什么还要当什么讲座教授呢?这完全就是浪费时间啊!”

  “妈,你还记得我读大学的时候,有一个女孩为我自杀吗?”姜天沉默了片刻,才眼神复杂地道。

  “我记得,你这小子啊,有时候……”

  老妈欲言又止,眼神有几分责备,但想想姜天现在已经改变了性子,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她只是叹气道:“那时候我曾经试图联系那姑娘给人家一点赔偿,但是人家根本避而不见,这姑娘也是一个有骨气的人呢。”

  姜天眼神闪过一丝沧桑,轻声道:“那个女孩儿,就是黄志辉教授的女儿!”

  “什么?是她!怪不得她泼了一盆洗脚水下来,原来那盆洗脚水是冲着你来的呀!你这小子啊……”

  老妈摇头叹息,一脸无奈。

  不过,下一刻,她就像忽然想到了什么般猛然一惊,语重心长地道:“姜天,有些事过去了那就过去了,你现在已经有了晴儿,即使你对那姑娘百般内疚,但是也不能再动其他心思的”

  “妈,我明白的,你放心吧……”

  姜天点了点头,陷入了沉思之中。

  似乎冥冥之中,有一张无形的命运之手,将这个世界变得那么小,将两人拉到了一起。

  不过,现在的姜天可不像大学时候那般滥情,胡作非为。

  他是很亏欠黄灵儿,但亏欠和内疚并不等于爱情。

  他已经有了晴儿,也很满足很幸福,自然不能和她再有什么暧昧关系。

  但既然前世欠她,今生今世,自己阻拦悲剧的发生,许她一世安稳幸福安康,还是没有问题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