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玉藻前的男人绝不认输[综] > 第10章 第十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十章

    说起羽风和高天原的这位到底有什么关系,大概应该说是曾经的幼驯染。

    其实按道理说,这俩人一神一妖本来就应该是死对头才对,但是羽风大概真的是妖怪中的奇葩——

    他总能跟神玩的非常嗨!

    还是各种神!

    玩就玩吧他还总是拽着人家一起去毁灭世界啊!!

    荒就算了,本来就天然还中二一天到晚只会“这是命运的抉择”,所以根本不搭理他,不会跟着他们一起去厮混,但是他们之中的另外一个家伙就不一样了啊!

    搞事小分队真的能气死人的!

    要不是当初他们总搞事的话,大概也不会出现那么多半虚半假的绝世恶妖传说了。

    好吧恶妖传说什么的其实也可以接受。

    但是为什么有些画本中还会画一些诡异的春|宫|图啊!!

    玉藻前一想起来胧车上被狐火烧成了灰烬的那些成山的画本后就幽怨了起来。

    真是不爽呢,我都没有和羽风大人在春|宫|图上同框过。

    另外一边,金鱼姬也从荒的身后探出头来,悄悄的看了一眼羽风。

    虽然一开始她猜到了这是个大妖,但荒大人可是传说中的神明诶,这个人敢在荒大人头上动土……

    难道其实是一个连荒大人都不敢得罪的大人吗!

    #感觉征服世界正在向我招手!#

    因为年龄较小所以不怎么认识羽风的小金鱼姬双眼冒着光看向了羽风,像是要把他整个人给吞掉一样。

    而用上帝视角观测所有人脑回路的荒,此时继续保持淡定脸。

    #我仿佛已经习惯了全世界皆奇葩的生活#

    同样感受到两方诡异眼神的羽风抽了抽嘴角。

    #我可能也感觉到了#

    羽风干脆无视他们两个,问道荒,“吸血姬在哪?”

    金鱼姬听到后激动的跳了出来,“我在这!”

    竟然被荒大人都不敢得罪的存在提到了啊!

    羽风看向荒,“这是吸血姬?”

    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

    “吸血姬是她幻化的。”荒说道,完了还狐疑的看了羽风一眼,接着把兴奋的金鱼姬又往后拽了拽。

    羽风:“……”

    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那审视恋|童|癖的眼神!

    荒其实还是有点意外的,他早就已经在境中见过羽风,但亲眼看到本人他还是感觉跟虚幻的不太一样的。

    特别是身上的和服。

    “很适合。”荒这么开口。

    以前羽风总是喜欢那些所谓“反派的颜色”,他没怎么见过对方穿这种素色的衣服,这样看起来确实比暗色更适合一点。

    尽管他知道羽风身上的是女装……

    羽风皮笑肉不笑的,“可以借给你穿。”

    荒:“……这就不用了。”

    交谈之际,周围却又传开了一股异样的气息,玉藻前感受到后摇桧扇的手一顿,眼中的笑意变得更重了些。

    总算来了!

    荒也是凛了凛眉。

    他也是因为预料到了这个人会来,所以才让金鱼姬引玉藻前过来这里的。

    他们身后的海面上突然之间就惊起了海浪!

    海水拍打在礁石上将水花直接激到了空中,一个巨大的妖物从海中一下子从水面中升起。

    羽风转头,对上了一双血红的双眼。

    “看我发现了谁。”嘶哑的声音带着兴奋传到了几个人的耳中,低眉俯视起了羽风四周的人。

    “真是厉害,刚醒过来就一堆大、人、物、来保护,能这么招蜂引蝶的话不如去花楼啊。”那人贪婪的盯住了羽风。

    羽风看到海面上的他却不屑道:“就算是花楼也不会有妖妓愿意去服侍你这半蛇不蛇的丑八怪的。”

    龙骨精听后炸毛,“半蛇个头!老子是龙啊!!”

    而且老子也不丑啊!在龙界也是帅哥的好吗!?

    玉藻前却不在意的摇了摇扇子:“龙可没什么稀罕的,我外甥就有一只呢。”

    远在阴阳寮看着现场画面的安倍晴明汗颜,严重怀疑自己要不要把这么坑人的大舅送人。

    龙骨精看向了玉藻前。

    他还是有点忌惮玉藻前的,身为狐族之主的玉藻前可不比任何人的实力差。

    再加上后面还有个神站着随时可能影响局面。

    啊……对方好像战力非常充足啊。

    要不然今天还是算了?

    后面那个一挥手天上的流星就能把他砸死啊!更不用说前面这只狐狸了!

    QAQ总觉得那个叫荒的神后面的那条盘绕着的龙以后就是我的下场。

    上帝视角的荒知道他在想什么说道:“我不要颜值不达标的龙。”

    羽风听后明白了他们的脑回路,随后给了他一个怜悯的眼神。

    羽风眼神:看吧,就算你想被人家给收了人家还不要你呢,太惨了。

    龙骨精:“……”

    有现在选择咬死他还来得及吗。

    不过这里确实战火太强了点,要不然他还是跑吧。

    但是他真的是好不容易才从自己的地盘跑到这里的啊,就这么放弃太不甘心了!!

    你们知道西国距离这里到底有多远吗!

    我还是走的水路啊!!

    虽然是这样,但是龙骨精还是冷哼了一声开口:“不跟你们打了。”

    说完翻了个身就离开了,激起一堆水花还溅到了岸上,完全没有要留的意思。

    #像小孩耍赖一样#

    但是谁也没发现雾气笼罩之中,还有一根龙须已经悄悄的爬上了礁石。

    之后羽风的脚腕上突然传来异样的触感,发觉后他立刻躲开,定眼一看才注意到是龙骨精的龙须。

    羽风对着它踩了一脚,“你走就走带我干嘛啊!”

    被踩后龙须明显缩了一下,接着龙骨精在水中就露出了一脸的狰狞。

    就算龙须只是他的胡子但妖怪的须也是会痛的啊!!

    愤恨的龙骨精再次控起龙须,快速缠上了羽风的脚腕一用力直接就给拽了下来。

    突然凌空的羽风被玉藻前下意识抓住了手腕。

    羽风坠下海崖,海风划过他的脸颊。

    上面手腕被玉藻前拽着,下面脚腕被龙须拽着,此时的他硬生生被两方用力扯着。

    #非常痛,真的#

    面部狰狞的羽风用另一只脚踹向了龙须,但明显龙骨精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金鱼姬从荒旁边悄悄走上了前,趴在崖边看了看被拽的羽风,抬眼歪头问玉藻前:“为什么你不能下去把他抱上来?”

    非要在这里像普通人类一样你拉我扯的。

    难道是想要等抓不住掉下去之后去撕心裂肺的呐喊一声练练嗓子?

    玉藻前:“……”

    你不说我都忘了自己还是个妖怪。

    随后玉藻前直接松开了羽风,接着他就被龙须拽了下去。

    羽风一被玉藻前松开直接腾了空,海风划过他的脸颊,龙骨精还在拽着他,几秒后羽风的腰肢被人揽起。

    不知道什么时候身上的华服又变回男装的玉藻前稳稳的把羽风抱在了怀里,他脚腕上的龙须也被一层狐火给烧灼。

    风华正茂的玉藻前,此时与穿女装时的感觉烟圈不同。

    但羽风却没空欣赏玉藻前那张脸,他的眼睛瞥到的是天边升起的鱼肚白。

    太阳即将升起来了。

    今天晚上马上就要过去了。

    他生命值到期了啊啊啊!!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羽风躺在自己的木屋里面。

    是的,自己的,木屋。

    他没死,没错。

    在海崖时太阳一出来他就昏了过去,但昏迷前他还是听到了系统续命的声音的。

    但是为什么系统连命都续了他还会昏过去,这事他就不知道了。

    羽风躺在床上看了看木屋的四周,入眼的是房顶上的蜘蛛网和桌子上已经枯了好久的樱花枝。

    以及自己身上盖着的东西。

    看起来不是毯子,毯子没这么多毛。

    这么多毛……

    !!?

    羽风“腾”的坐起来,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看向了旁边,果然就直接看到了躺在他身后笑着的玉藻前。

    刚刚盖在他身上的就是玉藻前的几条狐狸尾巴。

    尾巴!!

    羽风恼怒:“不知羞耻!”

    他难道不知道尾巴代表什么吗!

    不过玉藻前没在乎他说的话,从床上坐起后下一秒就靠近他的脸庞。

    玉藻前修长的玉指抚上了羽风的锁骨,一丝的凉意传遍了他的全身,羽风瞳孔的瞳孔也在转瞬之间放大。

    因为玉藻前那尖利的指尖,此时已经狠狠的掐住了他的脖颈。

    羽风咬牙切齿:“你想怎么样。”

    “是想杀了我再奸|尸,还是先奸了再杀。”

    在羽风的认知里,玉藻前这个男人从来都不是一个善类。

    狡猾,诡异,甚至可能还变态。

    刚刚的那两种奸|杀,羽风觉得玉藻前恐怕真的可能会做出来。

    尽管他其实也没有见过玉藻前奸杀过谁,都是他猜想的。

    当然这种事他也不稀罕看到。

    那他为什么会这么猜——

    因为自己当初真的差点被他上了啊奇耻大辱!

    那时候羽风十分出名,性子孤傲把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与大江山的酒吞童子比起来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遇上玉藻前这件事,是当初的一个心血来潮才造成的。

    当时的他沉迷各种画本故事,也在那些画本上发现了那所谓的什么花楼与天伦之乐。

    他确实真的从来没去了解过这些东西,其实也知道天伦之乐到底是干嘛的。

    不过终究还是母胎单身了几百年,从来没了解过当然会好奇,自然也就有了去花楼看看的想法。

    好奇心害死猫,这话真没说错。

    ——他在花楼里被不停灌酒,直到后来衣服被对方褪下时,他才认出这只名扬内外的狐族之主。

    靠在榻上的羽风瞳孔放大,酒劲的让他迷了心智导致妖力都没办法控制。

    他虽然认出了压着他的人就是玉藻前,但却根本丝毫没办法动弹。

    ——他从来不知道喝酒竟然会让自己脚软的根本站不起来。

    直到后来玉藻前的狐尾后来缠上了他的大腿时,他还不由得轻哼了出声,感觉到羞耻后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

    那时的玉藻前覆到他的耳边只是轻道了一声“找到您了,羽风大人”。

    后来他突然化为了原型,那晚上才算是狼狈逃过了一劫。

    那时玉藻前无奈的笑了笑,就这么抱着醉酒又化作原型的他的单纯睡了一觉。

    之后的羽风就一只坚信,狐狸什么的就应该见一只杀一只!

    玉藻前放开了掐着他脖颈的手,随后抚弄起了他的衣领欺身压下,正如几百年前的花楼那夜一样。

    但今天的男女外貌却换了身份。

    玉藻前单手抓住了羽风的两个手腕压了羽风的头顶,羽风惊愕,随后挣扎起来,“你还真这么变态的吗!?”

    玉藻前:“变态这个词本来就是羽风大人评价的。”

    羽风被他的话噎住,话中有点着急,还没忘记挣扎,“那行,你不变态了行吧,赶紧放开我!”

    发觉到羽风话中着急的玉藻前勾笑起来,挑起了羽风的下颚开口。

    “你求我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