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玉藻前的男人绝不认输[综] > 第9章 第九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九章

    (放在正文前的提醒,上一章改了一点去掉了补充的生命值,此时羽风的生命值依旧是只剩了一天。)

    “负责你个大头鬼啊!”羽风怒跳脚。

    某些人这么长时间不见脸皮都扔到野外了!连偷窥人洗澡的事都干得出来!!

    偷窥也就算了还要明目张胆的裸奔!!

    这是人干的事!??

    脸皮给狗吃了吧!!!

    羽风看着玉藻前那张明明妖艳风骚还一脸人蓄无害的样子就气的吐血。

    我现在紧急联系一只桃花妖请求起死回生还来得及吗(_)?

    至于玉藻前说的什么吃干抹净……我实名证明真的没这回事!

    明明当初是这狐狸先动的手!!

    不对啊动什么手!

    总之我是清白的!!

    然而一旁一直用双手捂眼的千雪却在羽风炸毛的时候悄咪咪张开了手指缝。

    她偷瞄了一眼裸着的玉藻前,结果恰巧就被羽风给逮了个正着。

    ——当你看到死对头裸奔现场准备开损,却发现周围的吃瓜群众发出了所谓的“饱眼福”的神态,你的反应:

    “就算你是个母狐狸也不能这么见色起意的啊喂!”

    实际上他深层意思是让千雪明白过来他们家大佬其实是个变态!!

    偷窥又裸奔!裸奔前还女装!女装!!

    重点不是女装!女装才不是变态!!重点是女装还裸奔啊!!!

    但当事人千雪听着他的话却理解成了另外一种意思。

    她眨了眨眼,看了下羽风又看了下玉藻前。

    千雪下意识认为,羽风不让她看玉藻前的裸|体是因为占有欲爆棚。

    难道羽风大人这种行为就是传说中的公然护食?

    哦呼,感觉好像赶上了某种大型翻车现场。

    翻的貌似还是胧车!

    身在阴阳寮的安倍晴明,看着呱太带过来的里裸奔化的自家大舅影像之后,实在忍不住的捂了捂脸。

    当初他还说羽风不要脸,这俩人根本就是半斤八两啊。

    还是说女装大佬其实都干得出来这种事?

    正想着,安倍晴明突然想起来了某位曾经被请入女子会的大佬。

    ……算了这个人还是别想了,再说了人家也没女装过。

    无意之间,安倍晴明又瞥到了莫名赖在他家镜子前面根本不挪动屁股的呱太。

    接着就看到了呱太在镜子前的搔首弄姿的样子。

    安倍晴明:“……”

    搔首弄姿也就算了,但是请问你知道自己其实是一只荒呱吗?

    果然变态是会传染的吗!

    安倍晴明恶寒,又想起来了自己刚刚摸过呱太的那只手。

    嗯,看来今天得好好的把手洗一下了。

    想着这里的安倍晴明,再次看向了面前正在直播中的八点档大舅恋爱史。

    “没关系,羽风大人您不负责的话那就妾身对你负责好了。”玉藻前手中的扇子遮住了脸,只留下了那双充斥着笑意的妖瞳。

    当然如果他穿着衣服的话或许会可以形容成比画还美——

    但主要是他没穿啊!

    羽风:“你就不能穿上衣服再说话吗!!”

    玉藻前故作惊讶:“羽风大人是要脱下来自己的给我穿?”

    “脱个球!!”

    没办法跟这死狐狸沟通了!

    玉藻前轻笑收起桧扇,身遭的妖力形成的雾气慢慢覆盖了他的全身,雾气再消失的时候他身上便出现了一身华服。

    “羽风大人。”玉藻前道,“其实我还很想知道您到底做了什么梦呢。”

    到底是什么梦能让曾经一度桀骜不驯的他警惕成那种样子?

    谁能不好奇!

    不过他没有去等羽风会再骂些什么,莞尔一笑就消失在了原地。

    听到玉藻前这么说羽风立刻红了耳尖,愤恨的又看向了玉藻前离开的地方。

    “羽风大人!”千雪没注意到羽风的异样,“吸血姬也不见了!”

    羽风缓神回头:“吸血姬?”

    千雪沉思了一下,“是玉藻前大人带走的吗。”

    羽风正想说话,却听到了系统在脑海里熟悉的提示音。

    【宿主,提醒您如果没办法在副本收尾的话是不能续命的。】

    听到之后的羽风懵了一下,嗓子轻出了一个短音节:

    “哈?”

    你怎么不早说!!

    羽风迅速对着千雪丢下一句“你留在这!”之后,也离开了原地。

    留下千雪自己开始怀疑人生。

    难不成这两位都是真·萝莉控??

    一个走的时候不忘带萝莉,另一个为了萝莉奋起直追,看起来可不就是这样吗!

    没办法……千雪以为羽风是因为刚刚她说的那句吸血姬被带走了才追上去的。

    不过羽风确实是去追吸血姬了没错,但他是为了续命啊!

    羽风奋起直追,顺着月光朝着海涯那边移动,一路上残留的都是灼烧的痕迹。

    是狐火烧的,这是刻意留下的痕迹。玉藻前那个死狐狸早就猜到他会追过来!

    虽然早就知道是什么陷阱,但老子是怕陷阱的人吗!!

    羽风咬了咬牙,加快了速度继续往前面移动。

    空中的流星再度进入他的眼中,移动中的羽风猛地驻足。

    流星怎么一直在掉却从未着地?

    他的脑中再度想起了玉藻前一开始对他说过的话。

    ——第四个出海时遭遇天罚,为了活命而把第一个从船上推了下去。

    海边的小村,会遭遇天罚。

    会降天罚下来的必定会是神明,而会在海边小村降下天罚的神明——

    可恶!他怎么现在才想到这个!

    黑夜,流星,如同神祗降临的那天一样。

    玉藻前手中拽着吸血姬的衣领出现在了海岸上,海浪冲刷着礁石发出了一阵阵的水声。

    他的面前站着的是那个男人。

    “狐族之主公然脱衣的事如若被其他各国得知的话,肯定会引起纷舆的吧。”

    荒站在礁石之上,对上了玉藻前的双眼。

    玉藻前嗤笑,“没想到高天原的使者也有偷窥的癖好。”

    荒:“呵,论偷窥我可比不上你。”

    神祗是按照命运行事的,世间的事情什么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简单来说——就是传说中的上帝视角。

    所以玉藻前在人家温泉里装死偷窥的那档子事,他早就知道了。

    双方大佬开始用对话斗智斗勇。

    当然,其实说偷窥好像也没什么错误。

    因为某位在破庙里做梦的这件事,荒也非常清楚他到底梦到了什么。

    想到了这里荒就轻咳了一声。

    玉藻前把手里的吸血姬丢在了地上,转瞬间原本眼中还存在着恨意的小女孩就变了一副模样。

    玉藻前:“仅仅因为这点事人类就化作了妖物那这个世界早就不存在脆弱的人类了,安排妖物侵袭人类可不是神明会做的事。”

    金鱼姬变回原样后躲在了荒后面,对玉藻前吐了吐舌头做了一张鬼脸,接着嘟囔了起来。

    “自己都有龙阳之好还来指责荒大人。”

    玉藻前摇桧扇的手一顿。

    金鱼姬发觉自己说的太大声立刻躲了起来。

    玉藻前:笑。

    我龙阳我乐意还不行吗。

    荒无视了金鱼姬的话,“这都是命运的抉择。”

    玉藻前听后又吊起死鱼眼看向了他。

    看吧,面前这位的中二病又开始发作了。

    “来了。”荒说道。

    玉藻前知道他在说谁。

    荒:“不,我说的不是他来了。”

    “?”玉藻前抬头疑惑。

    然后没等他问出口,一个暴栗就直接落到了他们两个人的头上。

    “你们!这两个!混蛋!!”

    荒眼神示意:我说的是他的无影拳。

    玉藻前:“……”

    咱能别总是把话说到一半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