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百年好合 > 断舍离(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断舍离(2)

  赵文春从出租车里下来,司机从车窗递给他找零的两块钱。梧桐树下, 丁雅荷双手环胸而站, 高跟鞋纤细, 妆发精致, 看表情已是等得十足不耐, 不停看时间。她身旁站着倪蕊,冲这边抬了抬下巴, 丁雅荷回头,气势立刻如风起。

  多少年不见了,赵文春略感不自在,他走近,好心说:“外面风大,要不上家里坐坐吧。”

  丁雅荷冷嘲热讽,“那是得回家, 把门关起来,免得丢人现眼。”

  赵文春微微皱眉, 欲言又止,被她盛气凌人的眼神一瞪, 又怏怏作罢。

  “坐吧,我给你们倒点水。”进门口, 赵文春没让她们换鞋, 维持着基本的礼貌,一颗心悬悬浮浮,蹦跳得厉害。

  倪蕊第一次来这里, 一眼就能望到全部的两室一厅,虽干净整洁,但装潢实在是老得不能再老。目光巡视完毕,以不屑鄙夷盖章。

  “行了行了,你也别倒什么水了。”丁雅荷站在沙发边,看着他说:“赵文春,当时咱俩好聚好散,各种各路,按道理,今天我不应该上门找你。”

  赵文春放下水杯,嘴角微微颤了下,然后点了点头,“啊。”

  丁雅荷把他这反应解读成逆来顺受,一下子又联想到曾经共同生活的琐碎不悦。她一直觉得赵文春身上那些文质彬彬和儒雅是最没用的东西,没有男子汉的担当,尽是书生穷酸气。

  丁雅荷的审美喜好数十年一日,根深蒂固,至今仍带偏见。

  “但我和你有个共同的女儿,这些年你也辛苦,一个人把西音拉扯大,这是你的功劳,我很感谢你。”

  赵文春语气平和,“是我女儿,应该的,没什么好感谢。”

  被插嘴,丁雅荷越发不快,冷声一哼,“我念你一个男人不容易,但你自己也说了,是你女儿,尽义务,也得尽责任。”

  赵文春眉头紧皱,“小西到底怎么了?”

  “怎么了?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丁雅荷变了脸色,一早上的不痛快逐渐倾泻,“她小时候,我就反对她学跳舞,是你一直坚持,什么兴趣最重要,她高兴就好。就是你这种纵容无底线的态度,才让赵西音如今这么娇蛮不懂事。”

  赵文春一下子也不高兴了,“我小西很懂事,你不能这么说她。”

  “懂事?呵呵,今天的笑话顶天了。” 丁雅荷气不打一处来,“她懂个屁的事儿。”

  “雅荷,我知道你对我一直有怨言,咱们两人合则聚,不合也散了。你去过你喜欢的生活,我守着我的日子,柴米油盐百家味,辛酸苦辣各自担着。事到如今,咱俩谁也不欠谁。你可以选择老死不相往来,但你不可以这样诋毁小西,毕竟她也是你的女儿。”

  赵文春始终平声静气,把道理说得明明白白,通透而不乱。反衬丁雅荷,咄咄逼人的姿态越发尖锐。她气得双眼打转儿,情绪澎湃,一字一字道:“赵文春,你还怪罪起我来了是吧?行,今天就跟你把账本算清楚。”

  丁雅荷双手环胸,围着沙发来回踱步,高跟鞋叮叮脆响,“你今年五十了吧,才评上正教授吧?你们同组的老张老黄,享受职称待遇都好几年了,哪个资历比得上你?你这是脑子不开窍。还有,以前你是怎么对待我妈的,逢年过节让你买点礼物,你就是听不进,害我被那几个嫂子耻笑。你这是不懂人情世故。成天就知道写那些乱七八糟的诗词毛笔字,理想能当饭吃?你家是有金矿还是怎的?你这是不敢面对现实。”

  细数罪状,十宗百宗都说不完。

  “你自己想想,小西如今的样子,是不是像极了你,她现在的生活方式,是不是继承你衣钵。”丁雅荷连番发问,火气突突上冒,头顶三丈草木生,分分钟能燎原。

  赵文春张嘴欲辩驳,又被她厉声抢了先,“我小西无论外貌还是学历都拿得出手,她本可以找个高门嫁得风风光光,可你看看,你看看她嫁的是个什么男人。根底差,家世不明,不说上好大学,大专你也得拿个文凭吧。他周启深顶多是个暴发户,莽夫。你这个当爸的目光短浅,不知深浅,竟还同意女儿嫁过去,现在尝到苦头了吧。年纪轻轻离了婚,女孩子最好的年龄都耗在那老男人身上了,图什么,啊?究竟图个什么!”

  丁雅荷嗓门本就大,说到这里,竟感同身受心有戚戚,眼里的泪光隐隐斑驳,“行,这个不怪你,像我,真像我。我们母女俩都遇人不淑,年轻时候蒙了眼,”

  赵文春垂着头,心脏哐哐乱跳,每一下都像要砸出胸腔,蹦出嗓眼。他下意识地抬起手,掌心悄悄在胸口按了按,极力调整逐渐紊乱的呼吸。

  丁雅荷哽咽哭啼,细细碎碎既刺耳,更刺心。

  赵文春忍过这波不适,一开口,嗓音干巴,仍是好言好语:“小西,小西到底怎么了?”

  “怎么了,你还想要她怎么样!”丁雅荷忍下哽咽,咬牙切齿道:“她为了当主角儿,为了出人头地,连基本的礼义廉耻都不要了。这才重新跳舞几天啊,天天跟这个制作人吃饭,跟那个大老板应酬,出息,你们老赵家的孩子出息大发了。”

  赵文春脸色一刹灰白,身体一瞬发颤,也就在这个时刻,他的情绪终于崩断那根弦,怒不可遏地抓住丁雅荷的手臂,“不许这样说我女儿,你这是侮辱她!”

  “赵文春你发什么疯?松开,给我松开。”丁雅荷被他抓疼,疼得头冒虚汗,“团里老师都找她谈话了,一个女孩子要自爱,这么基本的道理你个当父亲的都不教好。早知如此,离婚的时候,我就该带她走。”

  “闭嘴,你闭嘴。”赵文春眼瞳都涣散了,身体明显站不稳,脚步踉踉跄跄,但双手跟烙在丁雅荷身上一般,越来越用力。

  一旁的倪蕊慌慌张张过来掰他的手,“你放开我妈,你怎么这么野蛮啊。放开放开放开!”

  掰不开,倪蕊就疯狂捶打推搡赵文春。

  赵文春老了,枯枝一般的面容染上憔悴,与花红柳绿的两个女人站在对立面,愈发显得孤苦伶仃。他不像丁雅荷,在年轻时候及时止损,断舍离做得绝情绝义,舍弃在她看来没有远大前程的自己,一心高飞,攀龙变凤。他守着幼年女儿,在红尘俗世里平稳朴实地走下去。

  家不成家,落叶无根,唯与这个女儿相依为命。

  赵文春本就是普通男人,胆怯,平庸,安分守己。他的平凡成为曾经爱人眼里一颗罪大恶极的沙砾。

  倪蕊宛如第二个丁雅荷,脾性表情如出一辙,耳濡目染,跟着一块儿看不起这种类型的男人。赵文春跟魔怔一般,死死抓住丁雅荷不松一分劲。

  倪蕊高高抬脚,用力踩去他脚背,是真急了,“放开我妈。”

  她脚第二次落下之前,就被一股猛力给撞开了。

  赵西音从门外跑进来,连人带撞,豁命一般要与倪蕊同归于尽。这一下劲儿太大,两个人摔去茶几,抖落上面的一套茶具,瓷片碎得一地狼藉,刺耳的破裂宛如刀刃划开的血口。

  赵西音掐住倪蕊的脖子,倪蕊本能反抗,两人扭在一起,又从茶几滚落到地板,那些碎瓷片又尖又利,刺破女孩儿薄薄的衣料与皮肤。滚了几圈,倪蕊疼得哇哇大叫,赵西音面色不改,骑在她身上,掐住她的脖子,死死的。

  倪蕊起先还能剧烈挣扎,手脚乱蹬,渐渐的,白眼都给掐了出来。

  “疯子!你是疯子吗!这是你妹妹!”丁雅荷大惊失色,气急败坏地把赵西音往地上拖。

  第一下没拖动,丁雅荷去扑第二下时,门板“砰”的一声巨响,被踹到墙上弹了几弹。周启深这一脚,气势破门而入,像是被人掘了祖坟来报仇的。

  他进门就往赵西音身边拦,戾气遍布眼底,“再碰她一下你试试。”

  丁雅荷尖声:“她在杀人!”

  周启深冷笑,“杀了又怎样,她爱掐就掐,想打就打,掐到她高兴为止。手酸了,我替她来,打累了,我帮她继续。她不叫停,你就给我好好看着!”

  周启深本就不是什么翩翩贵公子,童年扭曲,少年艰辛,他性格里从没有春风化雨的一面,阴暗面却真真不少。这是劣根,是丁雅荷最瞧不起的那种骨子。但偏偏能够夹缝求生,乘风追月,嚣张得理所当然,狂妄得天经地义。

  倪蕊白眼翻了几道,赵西音的手背青筋凸起。她是真杀红了眼,直到赵文春声音发颤地叫了她一声:“小西。”

  如梦初醒,理智续了命。

  手劲一松,倪蕊便挣扎着翻身,嘶哑着嗓子爬向丁雅荷,口齿不清,干呕不断,极度恐惧,“妈,妈。”

  赵西音背对着所有人而站,静默数秒。

  周启深见赵文春脸色实在不妙,便伸手扶了他一把,等再转过头看赵西音时,彻底愣住。

  赵西音侧颜绝美飘摇,她的表情没有一丝波澜变化,沉静而木讷,唯一活着的,是她眼底无声涌出的两行清泪。

  身后的丁雅荷抱住倪蕊,心疼着安慰:“乖,乖,妈妈在,妈妈在。”

  赵西音瞬间就崩溃了,她转过身,苍白的一张脸,“我也是你女儿啊。”一遍之后,她歇斯底里大叫:“我也叫你一声妈妈啊!”

  丁雅荷下意识地颤了下肩膀,神色有那么一秒的退缩。

  赵西音视倪蕊为眼中刺,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她冲过去,抓着倪蕊的头发又往地上拖,她是真逼急了,力气大得谁也拦不住。把倪蕊往赵文春面前一按,按着她的脸贴住地面。

  “我爸五十岁,百年过半的老人,你对他有没有一点尊重?你姓倪,我姓赵,这是我赵家,你有什么资格上这儿来发疯?你打我爸,推我爸,你要不要点脸了?倪蕊,我话搁这儿了,从此往后,我要再劝你一个字,我明天出门立刻被车撞死。我要认你这个妹妹,我这辈子不得善终。你给我听好了,就算我真的陪吃陪喝陪人睡,那也跟你一毛钱关系也没有。听见没,所有,任何,通通都没有!”

  赵西音的毒誓十分发指,甚少有这么狠绝的时候。

  语毕,她用力拽住倪蕊的头发,将她脖颈往后,然后猛地一按,就听见——

  “咚”。“咚”。“咚”。

  三声,赵文春脚边,倪蕊额头磕地的重响。

  倪蕊哭得惊天动地,被羞辱得脸色通红,屋里鸡飞狗跳,动静之大,引来邻居在门口探头侧目。赵西音整个人都是炸的,气血翻涌,双目赤红。

  刚才一通扭打,碎瓷片扎得她肩膀、脖颈遍布细小血口。手背一蹭,血渍漫开,十分妖冶。

  周启深向前一步,站在她背后,然后伸出右手,一把勾住她往怀里带。另只手从后往前,宽厚温热的掌心轻轻盖住她的眼睛。背后胸膛滚烫,坚硬,有力。是一隅天地,是方寸栖息地,是血战而归时最后的温暖家园。

  赵西音几乎瞬间就软了铠甲。

  周启深沉静安定的声音在她耳边萦绕,重而有力,怜而温情,“小西,靠着我。”

  然后只听见一声重响,出其不意的,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

  赵文春一头栽去了地上。

  ——

  十一月末,深秋白日由长渐短,六点不到,天色就暗了。

  又等待两小时,医生给赵文春做了第二次复检,走出病房,告诉周启深人没事。年纪大了,心脑血管疾病容易复发。让病人多注意休息,主要是别太着急上火,情绪一定要平稳。

  周启深拍拍医生的肩,“谢了,改天请您吃饭。”

  “客气,咱俩之间不说这个。”医生笑了笑,两人边走边聊了会,等周启深再回来,赵西音坐在走廊的椅子里依旧一动不动。

  “爸爸没事儿了,好吗?”周启深在她面前蹲下,轻声耐心。

  赵西音低着头,手指缠着手指,指尖仍在微微发抖。

  周启深一把包裹住,用力握了握,“小西,看着我。”

  刚开口,他就皱了眉,指尖传来的手感不对劲。周启深抬手往她额头上探,心惊:“你在发烧。”

  赵西音没说话,一点一点往前栽,脑袋栽到他肩膀,整个人的重量都挪去了他身上。她额头发烫,透过薄薄的西装外套和内搭的衬衫,渗透进周启深的皮肤,他们的体温一点一点融合接近,一种微妙的亲密。

  静了几秒,周启深哑声,“小西,我抱抱你,好不好?”

  赵西音埋头于他肩膀,没吱声,但双手慢慢上移,轻轻环住了他脖颈。

  周启深微微起身,稍弯腰,不费力地将人抱了起来。赵西音眼睛红肿,模样并不完美好看,周启深跟哄自己孩子一样,八辈子的温柔都用在了她身上。

  “看医生,打针,退烧,不许哭,好不好?”

  赵西音点点头,脸颊贴着他心脏位置,听见男人的心跳在大动干戈。

  “吊了水,护士刚量了,三十七度,在退了。”医生从病房出来,也是挺无奈,“你这一天也不轻松啊。”

  周启深微微一笑,“没办法,拖家带口的,自己人,总得费点心。”

  说这话时,他心里忐忑,又跃跃欲试,在外人面前炫耀,还有那么点小窃喜。这医生是他熟人的朋友,还是能吹一会儿牛皮的。

  医生也笑,“行了,进去看看女朋友吧。”

  周启深认认真真纠正:“是老婆。”

  牛皮吹破天,管他的,挺爽。

  病房里,赵西音和衣而睡,病了,脆弱了,防备心也没了。她侧躺蜷曲,面色白皙,五官温婉恬静,这个姿势就像初生的婴儿。周启深挨着床沿坐下,逆着暖黄灯光,就这么安静看她。

  赵西音翻了个身,正面朝上。

  周启深下意识往后坐了十厘米,见她仍是熟睡,便又大胆凑近,俯身低头,面对面距离缩短。女孩儿的呼吸都是甜的,那种深入骨髓的熟悉感与幸福感,让周启深差点眼热。

  入迷半刻,赵西音慢慢睁开眼。

  周启深懵了下,来不及躲了。

  四目相对,他一时找不到解释的措辞,抓心挠肺之际,赵西音却只是半睡半醒,朦朦胧胧地伸出手,本能反应地勾住了他的脖子。

  周启深没稳住重心,被勾得又往下近了三分,左脸贴着她的右脸。

  赵西音动了动,嘴唇便刮过他的耳垂。

  火花闪电,噼里啪啦,周启深五指一抓,狠狠揪紧了床单。

  赵西音无意识时,会带点奶音,就这么迷迷糊糊地叫了他一声,“……爸爸。”

  这声爸爸很精准地戳中了周启深脑子里的某个点,他的兴奋来得莫名其妙,低声诱哄,“乖,再叫一遍。”

  等了几秒,赵西音梦里听明白了,头一偏,轻轻枕住他的右肩,再叫了一遍……

  “……臭老头。”

  作者有话要说:  周老板:我浑身上下长满了莫名其妙的g点。

  ——

  这章也是500只红包~ 2k小说阅读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