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奸相当道:我家夫人谁敢动 > 第4章傲气张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nmdzp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霍清云对夏世子还是有点印象的,记忆里是个高高瘦瘦的男子,记得不错的话他应该是当初和成将军的nv儿定了娃娃亲,算算时候此时康亲王进京只怕还是要处理世子爷的婚事。

    霍清云顺着夏千瑾指的方向看过去,那里有着不少的富家公子,还没到就听见一群的高谈阔论。

    霍清云摇摇头,低声道:“我这身T偏虚,近不了人多的场合,我们还是姐M两走走,然后去会场,反正日子还长,我迟早会见到世子爷的!”

    一听霍清云说这话,夏千瑾忙应着,霍清云T弱多病的事自己有听闻,来时母亲早就叮嘱她,好好照顾永安姐姐。

    姐M两个人顺着长廊往前走,丫鬟小子们跟在后面,可不巧有人迎面走了过来。

    “姐姐这是跟谁一起走着,可不是忘了MM不成……”一声娇滴滴的声音发出。

    霍清云一抬头就能看到迎面走来一位少nv,带着J个丫鬟,此nvP肤如雪似玉,眉如墨画,唇如桃瓣,目若秋波,嗔时亦多情。

    身上浅Se罗裙缭姿镶银丝边际,水芙Se纱带曼佻腰际,着了一件浅粉彩绘芙蓉拖尾拽地对襟收腰振袖的长裙。

    刘画彤,刘陌影的亲MM!

    这整日里出入将军府的熟客,可是天天跟着霍清莲的小尾巴,就等着霍清莲当嫂子了,平日里没大没小的不知礼仪,真是不知道礼部尚书怎么会教养出来这样的闺nv。

    霍清云摸着自己手上温润的玉镯子,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声音里温柔而冷淡,“这说的哪里话,我向来是记X好的,自然不会忘了画彤!” s1();

    这一声画彤让来人听着有J分惊讶,毕竟霍清云平时见到她都是很热情的,今日里怎么有些冷淡。

    刘画彤抬眼看看站在一旁的夏千瑾,夏千瑾常年生活在塞外,她自然不知道这人是谁,只当是哪里小户人家的nv儿。

    刘画彤看过去的目光也有些不屑,自小被父母握在手心里宠着,她向来以自己为中心的,哪里会顾及什么别人的感受。

    因着霍清云不ai说话,刘画彤第一次进将军府时没有对她行过礼,而她又一向有优越感,往后的日子中便免了这该有的礼节。

    既然她这么目中无人,霍清云不由得眸中闪过一丝坏意。

    她也故意不着急介绍夏千瑾的身份,就任着刘画彤肆意。

    天Se较暗,刘画彤也没看清夏千瑾头上的郡主头饰,就大摇大摆的过来。

    “姐姐,这位是?”夏千瑾不认识京城里的姑娘家,但刘画彤脸上的傲慢之气却是毫不遮掩的,既然看到郡主的头饰也不行礼,夏千瑾还以为是哪里的小主,便主动向霍清云询问。

    霍清云慢慢地转过头,眸光微冷但是笑得轻柔,“这位是礼部尚书的千金,刘画彤!”

    礼部尚书这J个字出来,刘画彤的脸上傲气更是张扬了!

    他父亲是一品大员,多少豪门贵族要追捧她,刘画彤自小就是活在父亲带来的荣光里,在她的世界  里除了皇家人,她就是极尊贵的存在。

    夏千瑾不由得皱起眉头,礼部尚书的千金,竟然见到她们两位郡主丝毫没有礼节,那得意洋洋的表情惹恼了夏千瑾。

    夏千瑾还记得一件事,这礼部尚书就是陛下给霍清云指亲的那一户,堂堂尚书家的小姐竟然这般目中无人实在是匪夷所思!

    “姐姐,可曾见到我哥哥和清莲姐姐?”刘画彤的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她眼底的嘲讽是那么的明显。

    刘画彤看不起霍清云,她懦弱的X子怎么配得上郡主的位子,不就是靠那个死去的父亲,不然这个病秧子有什么本事能坐在位子上。

    霍清云看着刘画彤的表情,墨黑Se的瞳孔里泛起丝丝冷意,“他们刚刚回去,你要想念了,也可以回去看看!”

    听这话,刘画彤微愣,她出门慢了些,哥哥说携着霍清莲先去了,怎么如今又回去了?

    “姐姐,雨势大了,我们向前面走走吧!”夏千瑾已经听不下去了。

    刘画彤不屑的眼神毫无遗漏的落进了她的眼眸里,刘画彤说的话做的行为无疑不在揭露一件事,这位永安姐姐过的并不安心。

    夏千瑾挽着霍清云就要往前走,刘画彤忙上前拦住,眼睛紧紧的盯着夏千瑾怒声道:“你是哪里来的,我在和永安郡主说话哪里轮得到你cha嘴!”

    听了这话,霍清云的唇角慢慢的扯出一丝嗤笑! s1();

    夏千瑾也被这句话惊到了,看着面前少nv那副得意洋洋有恃无恐的样子,她清明的眸子里闪过怒意,慢慢的迈着步子B近刘画彤。

    “你问我是哪里来的,你自己觉得,你有什么身份问本郡主!”

    郡主!这一称呼不由得让刘画彤诧异。

    当长廊的灯光照亮夏千瑾头上的配饰时,刘画彤这才注意到夏千瑾头上是郡主的配饰!

    “寿安MM别生气!”霍清云将伞往前面送遮住夏千瑾,“今天大好的日子犯不上生气!”边说着边看了一眼愣在一旁的刘画彤,笑的意味深长。

    河灯会的会场就在长廊的尽头,从岸上过去要近很多,在场的很多贵族小姐已经到了,各自打扮的花枝招展,粉白黛绿,衣着是华美的江南绸缎,头上是浮翠流丹,一个个的丹铅其面,点染曲眉,欢声笑语自远而观恍惚离世仙境。

    雨,晶莹的雨珠在芭蕉的绿叶上滑动,留下一道道水纹,细雨的清蒙中,微风渐起。

    霍清云和夏千瑾踏进长廊,对面是百里宫灯连缀起来的。

    “姐姐身为郡主怎么任她欺负?”夏千瑾来的时候就听说了霍清云X子弱的事,一开始不相信,但只这一幕却让她好不心酸。

    她知道霍伯伯和伯母去世后就剩下霍清云一个人,孤苦伶仃,又常年病重处在深院中,一出来难免被人欺负。

    没想到的是刘尚书可是姐姐的未来夫家,长nv却这般目无尊卑。

    本以为嫁人后姐姐能有人照顾,却不想会这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